凄雨中的印族人

從前對印第安人的印象,總離不了好萊塢電影,在煙塵瀰漫的荒山,衝出一群印第安戰士,襲擊曠野上的篷車隊或牛仔美軍,然後白人牛仔開槍射擊,像打鴨一般,一個個印第安人被射殺,倒在馬下。電影中的印第安人都是被槍擊之目標,並且野蠻嗜殺,令人恐懼‧所以我們見到唐人埠的印第安人,總有點遠遠避開的傾向,這也形成了我們深深的種族偏見。

當我來到加拿大時,遇到基督徒愛華會主席朱偉光,他告訴我印第安人是受苦的一群,很需要華人的關顧,因為華人和他們的長相較接近,也沒有仇恨,人生哲學也類似,很可以帶來和諧。

當時剛剛在魁北克爆發霧鶴族印人與軍警對峙事件,一些印人在溫哥華藝術館門前示威,朱先生受到邀請出席,也把我帶去了。

那是一個凄寒苦雨的下午,印第安人在廣場生了火取暖,並打鼓長嘯,發放出心中的怨苦。他們衣著破舊貧窮,臉容帶著無言的凄清,在一個他們完全無地位和尊嚴的社會,原是如此無奈。他們邀朱先生上台講話,因為他是極少數的其他族裔支持者。朱先生一開始就說:〝在上帝眼中,印第安人亦是人,與任何人一樣有尊嚴、有價值。〞眾人立刻鼓掌長嘯,因這是他們僅有的鼓勵。朱先生最後引述《聖經》云:〝唯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願你們終獲公平待遇、〞大眾歡呼,這是難得的種族和諧的經驗。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