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與假假

「腐敗的證人無公道可言」

一個富翁有一次開放私人戲場,不收取費用,並且宣佈說,如果有人能發明新戲法,可獲得厚酬,於是有很多人為這獎賞而競爭。

其中有一個聞名的丑角,他說他有一種把戲,從來沒有在台上表演過。這消息一傳出,大為轟動,戲場擠得滿滿的。

丑角獨自一人在台上出現,沒有器具,也沒有配角,觀眾因為太期待看他的表演,全場鴉雀無聲。

丑角突然把頭俯到胸前,學小豬叫,他叫的聲音逼真得使人驚嘆,由此大家說他把豬藏在衣服裏面,要求他將衣服抖開。

他照做了,但是並沒有找出什麼。全場觀眾給他很熱烈的喝采聲。

一個鄉下人在人群中看了全部經過,喊道﹕「大力神,幫助我,讓我勝過他。」他就宣佈他次日也要來表演同樣的把戲,而且更加的自然。 第二天,到場中來看的人更多了,但大家大多偏愛昨日的丑角,因此他們是來嘲笑鄉下人,而不是來看表演的。

兩個表演的人一起在台上表演。丑角先做豬叫聲,和昨天演的一樣,一樣得到觀眾的喝采和歡呼。

然後鄉下人開始了,他說他藏了一隻小豬在衣服底下(鄉下人確實把豬藏在衣服底下,但是觀眾沒有懷疑他)。

做小豬叫聲時,他把小豬捉住,拉牠的耳朵,小豬因為痛,便叫了起來。然而,觀眾都把丑角的叫聲當做真的,便鬧了起來,要把鄉下人趕出場外。鄉下人便把小豬從衣服底下捉出來,證明他們的錯誤,他喊道﹕「請看這裏!你們是什麼評判家啊?」

這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就表演來說,丑角的叫聲才是真的;但以豬叫聲來說,鄉下人的表演才是真的,因為那是真的豬叫。然而,群眾竟然把假的當作真的,把真的當作假的。可憐的鄉下人,說破了嘴巴也沒人相信。

箴言十九章28節上說–「腐敗的證人無公道可言。」意思是說,人要是心術不正,他們的作證自然也不可靠了。這麼說來,不論多少人作證,只要事實不對,他們的作證就是完全不可靠的。

我們常常強調「少數服從多數」;既使是一些違背道德的事情,只要「大部分」的人做,我們就會認為是沒有問題的。要是不謹慎,我們與那些烏龍的群眾也就沒有什麼分別了。

既使是大眾都在做的事情,不一定就全是正確的。我們必須有明確的判斷力,走在正直的道路上。

為了持守正義,我們很可能要排除一切的群眾壓力,堅持到底,甚至是為之捨命。

請問你看準了嗎?

承蒙文橋傳播中心授權轉載,摘自 《青出於藍》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