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教分離??

政教分離??

 
 
00:00 /
 
1X
 

語音檔案: 政教分離??

(左起:基哥、阿國)

基哥呼籲:歡迎聽眾在網上留言發表意見,或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給基哥,基哥願回應你在信仰、人生上所遇到的問題。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基哥,人生多面體又來了!轉眼已43集了!

基:43集了嗎?每集要相隔多久?已是年半多一點了!

國:每集相隔兩星期,八十多星期,約年半吧!

基:時間過得很快!

國:我們經歷了很多吧!

基:所以我們要珍惜時間。

國:對的,阿們!

基:現在你還年輕,覺得浪費一點時間也沒要緊,但對我來說便覺得日子過得越來越快,要做的事卻很多。少年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年輕時總覺得死亡很遙遠,做事情會更為拖延。舉個例子,我認識一位先生告訴我關於歷史事情,俄國有一位鐵血宰相,每天睡四小時,他說如果他多睡了便少看了世上的事情,所以他盡量不睡覺,就因為他這說法,我也受到一點影響,也盡量不睡覺。道理很簡單,一個人如果有一百歲,睜開眼睛的時間,每天十小時,即看了一百年的十小時,若是十五小時,便可多看百分之五十,即是變為一百五十年,學習事物也不能一看便懂,是無形中積累而成,待人處事也可以因此而提升。多看一點、多學一點、多知道一點,將來也聰穎一點,成功機會也快!

國:我們也是這樣教導年青人,想成功便少睡一點、少玩一點、少一點上網、多看一點書!言歸正傳,今天我們來談政教分離!近日,基督教中也有關於選舉議題,今屆立法會選舉很特別,有一位牧師在新界西參選,引起一些討論,甚至有些大教會發出聲明,表明政教分離,並不鼓勵傳道人及牧師直接參與選舉,基哥怎樣看?

基:可有兩方面。現在選舉是公民的權利,也是應盡的責任,總的來說是要遵守的,耶穌沒有參政,但從整本聖經中也沒有提到要反抗當權者,或不屈服!

國:除非是暴政,就很難說了!

基:暴政也沒有說要抗衡。聖經說暴君(掌權的)是神所容許才得位,所以基督教是叫人不要背叛當權者,因為當權者是神所揀選的,不論相信與否,都是神所容許的,神自然會挪走不合適的,所以如果用個人呼籲他人對抗政府的,是絕對違反聖經道理。

國:我們怎樣面對教會與政府之關係?教會亦是機構,我們也受政府條例的管轄,或者我們申請基金資助去扶貧等,怎樣面對這種與政府的關係?

基:我們認為合理的便要遵守。我們提倡不合理便需要指正,但卻不會強迫改正,這是神許可的。還有,就算不正確,也要遵守,這是耶穌教導。就像那次提及納稅給凱撒,他說屬凱撒的便歸於凱撒。今時今日在香港,一國兩制,那便照依從,不是單獨的做,不是偏幫,是整體社會一同實行的。聖經提醒不要反叛當權者,要聽命。不合理的也要伸張,讓他知對錯。沒能力推翻政府是一回事,但卻要表達。見到不對的也不作聲,就埋沒了良心,神喜悅伸張正義。舉例說:自己做賊,不會教自己的孩子做賊,也會供書教學。所以說到政教分離,我們也可說是,因為我們不參與政事,有了權勢很容易腐敗,若加上錢財,更容易腐敗。一旦敗壞便影響應做的事,也會慢慢遠離神。為什麼財主入天國是艱難的,他忘了所得的不是自有的,因此,貧窮的人更懂得感恩,常說哈利路亞,不會遠離神!就算遠離了,也很容易回頭,所以不要參與政治,但正義的事要表揚!

國:香港越來越政治化,基督徒越走越前,還有牧師參選,直接把聲音帶入議會,將另一類(基督教文化)帶入議會,把基督教價值帶進議會,製造不同的聲音。現在還有不少大學教授、社會知名人士支持。雖然現在的民調顯示當選機會不大,你對這事情有什麼看法?

基:參選與否最重要的,第一:理念是什麼?有一次在一個論壇中,那位牧師所說的跟基督教沒半點關係,若選了,所說的也不著邊際,跟基督教沒關係,那為什麼?

國:他沒有把握機會!

基:由此可見,他不懂得把握機會!機會到了也不提基督教的事情,只說平常話,那為什麼要選他?可能是怯場、緊張,但若有這毛病,也實在不配了。

國:對著百萬觀眾!

基:真實的話要說。在佈道會中,面對成千上萬的人也可以說話,我在港督面前也曾說過話。從前邵氏訓練班時在大球場表演,是用英文的。開始的時候,是有點緊張和不舒服,但一分鐘過後就自如了,十萬人也不是問題。我們曾受訓練如何說話,控制得好便能把重點說出,可以簡單、直截了當的說出,人們一聽便明白,不用兜圈子,這是很重要。

國:公眾辯論中,公眾演說很重要。

基:若說政教分離對與否,實際上人是聚集一起,教會是可以在道理上影響當權者,但只能漸進,不能急進。太急進的我認為是神所不喜悅的,因為急進便會用武力。當權者有他的政治理念,就是民主也要顧及政府,若人人都是文盲,有法律也沒有用,就只能用人人能明白的方式,定出很多規則也不能明白。我很欣賞溫家寶總理所說,民主要付出很多時間和代價,要教育和培育人民什麼是民主,更要視乎國情。如非洲殺人族以殺人為榮的,怎跟他們說民主。

國:我們跟他們的文化是不同的。

基:對我們來說殺人是不對的,對他們來說殺人是光榮的,要先將理念灌輸給他們,待全族人都明白了,才可轉變。

國:要經歷一個教育過程。

基:若你認為不可以要監禁這些人實在不可行。世上有很多人只管說,沒有理會從遠古以來的文化,他們的規矩、習俗等,並不容易改變。政教分離是應該的,但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裡,應該互相包容。面對認為不對的,可以表達、示威,但不是要你去推翻政府,只可以強烈示威,表達訴求,神仍是讓他當權,所以最重要是互相包容。不要隨意「拉布」,只是吵鬧,得不到任何效果,令很多施政不能推行。

國:最後民生受影響。

基:其實政府所做的是為了市民,吵嚷卻令市民受罪。在這次選舉中,最欣賞的是唐英年先生,他說若一上場當特首便增加三千元生果金。有人問他為什麼那麼急,他說長者等不來了,真令人拍案叫絕!他真能體諒老人家,明白民情。哈利路亞!

國:我的教會也討論有關教會與政治的問題。我們有先知的角色,不公平、不公義的要提出,如果他不是行暴政,若政策是中性的,如建高鐵,有贊成的、有反對的,在並不太認識的時侯,我們的立場是在講道時並不偏幫任何人或宣傳。在教會中弟兄姊妹會支持不同的黨派,大家有不同立場。教會便站在中立的位置,我們會鼓勵投票,但不會給予意向,這與你的看法類似。政教分離就看怎樣詮釋,你說與教會沒關係就難說了,要看界線和包容。

基:提出意見後,能令對方接受和修改就好,但現在傾向暴力,情況越來越嚴重,從前是沒有的,現在經常大吵大鬧,不知所謂,實在是道德的墮落,沒有進步,有什麼好處,只是增加了噪音,只是令人不安,怎能有進步!應該認真地溝通。昨天才跟弟兄說,人有人性,有上帝給予的靈,如果全世界的領袖能一個月中抽點時間以不同方式坐下來談談,世界一定和平。人是自負的,卻有同情心,若領袖間能互相尋求彼此協助,必定可以談得來。很贊成不同國籍的學生交流,也許將來成為領袖後,彼此也認識,便成為一家人。人的確有同情心,但若只顧個人利益,便不成話了!

國:未來數天,就靜待投票結果吧!我當然會投票,但不會告訴你投哪一位。鼓勵選民投票。今集的時間到了,下次談保釣行動。下集再見。

《葡萄樹傳媒》整理:Josa Tsun/校對:YY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