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如何分辯神的聲音?(上)

天父、耶穌曾與基哥對話?究竟他看見甚麼、聽見甚麼?…

基哥語絮: 我以後都會為神講見證,講到死為止!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好!各位聽眾你們好,又是麥基《人生多面睇》。基哥!
基:你好!你好。
國:你好。又是我呀國和基哥再一次與大家《人生多面睇》。基哥,上一集很豐富呢!上一集我們一齊探討一個很尖銳而且問了很多年的問題,很多人都會問的,就是基督徒自殺能否上天堂的問題,這一集又是一個很尖銳的問題,有聽眾給我們回響想基哥和我們分享和研究。
基:是甚麼問題呢?
國:其實第二集基哥也有分享有一些經歷,就是天父親自和你說話,耶穌親自和你說話,有一些聽眾很好奇想多問一點,我們這一集就探討一下:到底怎樣辨別神的聲音呢?基哥,這一方面你的經驗都很豐富呢!
基:那又不是。
國:在未錄節目前你也和我們分享了很多呢!
基:這一方面,首先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有一些人神給他們不同的恩賜,而我也很有幸,很感恩… 先說說我的信仰… 我再次回去天父身邊的時候,我和天父說:天父,我離開了天父35年…
國:35年?
基:大概35年左右吧,這35年裡,我都只是SUNDAY CRUNCH goer,逢星期日去禮拜堂…
國:星期日信徒!
基:是就是這樣,是有名無實的基督徒。當我正正式式回到天父身邊,決志當時我在美國到了一個很悽慘的地步,第一次回到禮拜堂,我找到一間說廣東話的禮拜堂──聖公會,很好的。因為我晚到了,進去的時候是有點閃閃縮縮,像個賊。
國:門口的位置,鬼鬼祟祟的。
基:是,一進去坐下來,眼淚就無法止住,我看見聖壇和stained glass(彩色玻璃)。
國:詩歌班呀…
基:想起了幾十年前,在聖保羅堂裡面的彩色玻璃、詩歌班…
國:嘩!你是詩歌班呢?
基:是,以及青年團契的情況…到了此時此刻,我離開了神三十幾年,我沒有照神的話語去做人,每一天都營營役役,一星期七天還嫌不夠,還想有十天。覺得頭變大了,每一天頭都痛得很厲害,足足痛了三十多年。那天我一到禮拜堂,看見聖壇,眼淚就不斷的流,我就對天父說:「我離開祢35年,今天我回到祢身邊,回到爸爸的家中,是浪子回頭,我答應祢,從今以後,我真真正正、一心一意侍奉祢。至於以前的日子,我欠祢多少,我並不知道,但我知道大概有35年離開了祢,沒有聽祢話,沒有照祢的話語做人。我的頭痛了35年,我亦很感恩,這35年我沒有間斷地為我的頭痛祈求祢再次醫治我,沒有說不祈禱,我的頭痛是罪有應得,因為我沒有履行我的承諾。我答應祢,祢第一次治好我我要敬拜祢,可是我沒有。我的確很辛苦,求祢真的……
國:再次……
基:再次憐憫,我第二次,而這一次,我真真正正要回到祢身邊。我三十幾年,確實的日子可能祢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有大概七分之一的時間我沒有來禮拜堂,七五三十五,我要無條件為您做義工五年去彌補我所欠祢的。」結果呢,我沒有做五年,做了四年八個月,我回來香港,神給我回來香港。我相信神是很precise(準確的),是不會欺騙我的。
國:是的是的。
基:四年了八個月,夠了,您回香港吧,回香港傳道。
國:再做喲!
基:在這段日子,我一心一意去事奉神。在美國,我肯做,很快就進了堂委會,很快在裡面做到各種各樣的工作,有行政,甚麼都參與。在禮拜堂,所有的地方、任何一個角落,我的手都摸過。
國:哈哈。
基:我是landscaper,是做園藝設計。
國:吓?是嗎?
基:我園藝設計,弄了禮拜堂花園裡漂亮的草鋪和很多美麗的植物,連間隔建房子和裝空調我也會,通渠我也可以,就是這樣做,二十四小時 on call(候命),做了四年八個月。好了,首先你就問,怎樣分辦是神的聲音呢?當我第一次回到禮拜堂,第一天,禮拜堂的棚頂漏雨,我帶了一些墨西哥工人上去重輔棚頂,那天熱得不可開交,差不多有現在的溫度,四十攝氏度,平時日間一有太陽我就頂不住,那天整天頭都沒有痛過,真開心。那我就跟教友說,他們就說:「那當然呢!是天父知道你真真正正為祂做工,當然治好你的頭痛才給你做呢!難道要你半死地去做嗎!」
國:是呀,怎樣做!
基:就是那一天到現在。
國:沒有痛過?
基:沒有痛過。第一天開始工作,就醫治我了。神就是很靈驗的,祂鑒察到我有一種很強烈悔改、後悔的心,去服侍祂。做得好與否,神不在乎。
國:是呀是呀!
基:難道我做得很好嗎?只要你真正有這個心,祂就憐憫、施恩於你。好了,當祂治好了我的頭痛,我就很感恩了,痛了三十幾年,忽然頭就不痛了,你說多開心!於是我為了要報恩,感恩圖報,我才開始讀聖經,決志讀聖經。一讀完聖經,就說回第二集說的話題呢!就問祂問題,第一次,祂就這樣答覆我。
國:直接回答你的?
基:很直接的。那怎樣能分辦是祂的聲音呢?首先,我祈求,我是跟天父祈禱;第二,祂回答我的聲音,不是心聲,不是在收音機裡的聲音,也不是在很遠傳來的聲音,都是不是,而是現實的聲音,physical voice,任何人都可以分辦到的,不是你現在與我,你能分到我和你對話是活生生的聲音嗎?
國:是是是,分到的。
基:如果是收音機的聲音你聽得清楚的,電視機和收音機的聲音是不一樣的嗎?
國:對,都不同的。
基:完完全全就是這樣,即是 physical voice。
國:即活生生的聲音。
基:活生生的聲音,不過只是人看不見。還有我就問天父,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然後天父就說「我」,你說,誰敢用天父的名答覆我呢?誰敢呢?除了天父自己本身,連耶穌基督都不敢的呢!而且祂聲音的威嚴,威就是權威的威,很威,即很有權柄很威嚴的聲音答覆我,但從祂的答案裡面,我說了我的答案,第二集你聽到了!但我SENSE(感受)不到天父開心。
國:哦,感受不到。
基:是,感受不到,那為甚麼呢?我就想想,就給我想通了,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你放眼看一下全地,所有的人,好的壞的,都是祂的兒女,聽了祂的說話,照祂話去做人又有百分之多少?
國:唔…
基:你說呢?我為甚麼會體會到了,因為我在美國生了一對子女,像外國孩子,女兒成績很好,但是兒子就差得不得了,那我一想起我的兒子就頭都大了,但女兒跟我說話時,又讓我很開心,那你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會這樣,但天父有十個壞兒子,只有一個乖女兒呢!你說祂開心的時刻有多少?祂帶有憐憫,很慈悲、慈悲為懷,一想起你:唉!那些壞孩子將來弄得焦頭爛額的,做父母的怎可開心呢!因此我真的感受不到天父有開心。所以當時我就說:天父我來侍奉您,我以後就盡量做好一點讓祢開心點吧!
國:哈…反過來逗祂開心。
基:讀完了聖經,也在天父答覆了我以後,之後的祝福,想倒水一樣地湧出來,幾十年前求的甚麼都沒有,說難聽一點就是連屁都沒有。今時今日,嘩!
國:那些祝福吧!湧到你那裡。
基︰那些祝福是Pouring down(湧下來)。
國:即傾倒在你身上。
基:真是多得使我害怕。我就對天父說:「天父,您給我那麼多,我不行了,受不住了。」最不好的就是聖公會沒有見證會的,我說如果再沒有見證會,我自己自動請纓去另外一間禮拜堂說見證。
國:太感恩了。
基:太感恩了,真是太感動了。聖經是否說過,耶穌說:「你未求之先已經得著了。」
國:是。
基:當我讀到這段經文的時候,我想,甚麼是未求之先已經得著了?我連自己要求甚麼都不知道,又怎麼會得著呢?像似很抽象、很沒有可能的事。唯有在我身上發生了兩次,現在說的就是第一個。我說:「天父,我們聖公會沒有,如果這個星期再沒有機會我就自動請纓去另外一間禮拜堂說見證。」
國:湧出來的。
基:那個星期回到禮拜堂,我在禮拜堂負責把出席率打進電腦裡,所以我一定到,每個星期都出席,我的出席率比牧師好的,百分之一百,就自從那一次之後。
國:哈……就是悔改之後。
基:百分之一百的,甚麼我都做,那就入電腦等等的工作…那天回到禮拜堂,因為在禮拜堂我負責煮飯給教友吃的,煮了五年,給百多人吃…
國:嘩!你甚麼都可以呢!百多個那麼厲害?
基:是的,我五年來都一直在作飯。那天禮拜堂來了很多人,都坐滿了,濟濟一堂,因為當天有一個講座,就是「如何預防地震」,因為我們就在震央附近,常常震震震震,震習慣了。我不理睬那個聚會,我做我要做的,牧師一講道,我就快馬加鞭地去禮拜堂的廚房裡準備飯菜等教友下來。散堂鐘聲響了,散堂了,教友們就下來了,我們的副堂很大的,像禮拜堂那麼大。
國:是,是很大的。
基:可以坐幾百人,那些人就排隊,每人一個碟子就開始拿吃的,吃到一半,牧師就走過來,他叫我:MICKEY(基哥)。我問甚麼事呢?他說:今天的講員沒有出席呢!我說:這跟我又有甚麼關係呢?
國:你來呀!
基:他說:你看你可以做甚麼去應酬他們。我說你都發神經,要我演戲我都不做,還要應酬他們?
國:哈… 演戲。
基:我說NO WAY NO WAY NO WAY(不可能),牧師說:那也得找個話題吧!全部的人都來了。我能說些甚麼?他說隨便找一些事來講來應付那些人吧!那我就老老實實,我甚麼都不想說,我只是想講見證。講見證一個人講就夠了。
國:嘩,為你安排好了。
基:我一聽到之後,忽然間開開竅了:「未求之先已經得著。」原來今天的聚會已經在周刊做了一個月的廣告,叫弟兄姐妹把他們的親戚朋友都請來,臨時拿起Speaker(麥克風) 就叫我上去講。
國:嘩!神都安排好了。
基:你說這些安排怎樣受得了?你說廣東話中用字面說「受不了」這字,除了自造的「UN頂TABLE」(新潮流用語,意思是受不了),真是「無得頂」(頂呱呱),我只可以「無得頂」來讚美天父。我第一次戰戰兢兢地說了一個多小時。
國:小兒科吧!
基:說著說著,說完之後。我就對天父說:「天父,您真的是頂呱呱,我真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原來祢這樣為我做廣告,我還未祈求之先,祢就知道我有今天,臨時拿起Speaker(麥克風)叫我說,不到我不服祢的,真的是『心服口服』。」好了,我就一路讚美天父,一路走進廚房(因為廚房是我的地盤,我常在那兒煮東西呢!)忽然間,第二次,其實這不是神的話語,是神的賞賜,天父給我第一次的賞賜,是怎樣呢?忽然之間我覺得自己恢復了嬰孩時代,牙牙學語時,好像給我的母親一手抱著,靈就往上升。
國:嘩,在廚房嗎?
基:在廚房呀,人站著,但靈就往上升。
國:嘩,上了三重天了,像保羅一樣。
基:嘩嘩嘩,怎麼會這樣的呢?又不是呢,我又是站著的,但人就一路飄上去,接著怎樣呢?天父說:「兒子,你為爸爸說見證,爸爸疼你的。」祂說完之後,就受不住了… 爸爸疼你了,那些JOY。
國:喜樂。
基:那些喜樂就像填鴨似地填到這裡。
國:到整個喉嚨了。
基:你猜我的Physical reaction 是怎樣?
國:是身體有甚麼反應?
基:整個人直打哆嗦、雞皮疙瘩…不停地抖動著說:「天父,我知道祢疼我,我受不住了,祢把我放下吧!我知道祢疼我,祢把我放下,我……
國:哈,「UN頂TABLE」(受不了)…
基:我這一輩子說到死的那一天,也會為祢講見證,祢把我放下,把我放下…我不停的求天父把我放下,我說我知道了,祢把我放下,我以後都會為祢講見證,講到我死為止…這個時間大概維持了多久呢?
國:多久呢!
基:我相信是一分鐘多一點,那些喜樂呢…我的靈就慢慢地往下沉,腳踏實地,祂就離開我,我就回復正常了。這個就是天父第一次的賞賜,祂兩次對我說話,「兒子,你幫我作見證,爸爸疼您了。」天父兩次這樣說。好了,天父的聲音是很有威嚴的,耶穌基督的聲音則是很溫柔的,但從溫柔中祂的話語是直接進入你的心。
國:很有力的。
基:是很有力,而從祂的言語裡反映到,祂早知道你在想些甚麼,要說些甚麼。你的答案祂在無形中也說了給你聽。那我就說說主耶穌基督吧。這是在夢裡面的。
國:在夢裡。
基:在夢中的主耶穌基督… 但很奇怪,不管任何一個人做夢,假如我和你是面對面的,一兩次,你總會記得,所有夢中的情境我都一一清楚記得,但是祂的樣子就Erase(被抹去)了。
國:看不到?
基:不是看不到,是Erase了我的Memory(記憶)。
國:祂拿走了你的記憶。
基:即是祂不想我畫祂的樣子出來,不想我畫錯祂,祂不是這個樣,或許祂對每一個人都不一樣。當我看見耶穌基督的第一個感覺是怎樣呢?耶穌基督,哎呀!原來你就是主耶穌基督了?祂說:「是的,我就是主耶穌基督了。」祂熟悉我的一切,比我父親還要熟悉,認識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為什麼我會有這個夢呢?就是有一個晚上,我就做夢,在不知道一個怎麼樣的情形下,我去了一個地方,在那個地方等一個人,那個地方全部都是crystalize,即是透明,全都是水晶做的。
國:晶瑩剔透。
基:晶瑩剔透。我就坐在那裡,那道門就像現在這樣,差不多一模一樣,但因為那門是Transparent的。
國:透明的。
基:我看見門裡面有一個女人,就是Rainbow colour的坐著。
國:彩虹色?
基:彩虹。小個子的,坐在那裡做事,接著耶穌基督,就是我所說的耶穌基督的那一個人就俯身和那女人交談,接著他一看到我,就走出來,從那門走出來,他一走出來就是給我一個Signal(指示)給我:我出來了,我來見你了。我就走近門前,大家就在門前相遇,就是你和我現在的距離那麼近。我就看見祂,再看回去那個女人那邊,她不見了。我就問:「咦!你的朋友,那麼快就走掉了?」耶穌就說:「不是,是父叫了她去。」我說:「父?」祂說:「是的。」我在猶豫的時候,祂就說:「是的,就是你的天父。」然後我心就想:那你豈不是主耶穌基督?祂說:「是的,我就是主了,我就是主耶穌。」我說:「哎呀,原來您是主耶穌基督,那… 那個是聖靈嗎?」「是,我們很多時候就是這樣,忙!都是很忙」,聖靈是一個rainbow colour,很抽象的,是一個個體戶。
國:人的形像。
基:像人的但細小一點,是耶穌基督的three-quarter size,細小一點。
國:小一倍?
基:再小一點,是耶穌基督的四分之三左右吧。我一看到耶穌基督,祂就說:「是的,我就是主耶穌。」哎呀,原來你就是,怎樣呢,老大。這是我心想的,他完全知道的,不需要我說到出口的,那我就死纏著,耶穌基督不得了… 我說:「我可不可以有空就上來探望祢,和祢聊聊天呢?」祂就說:「我看沒有這個必要,沒有這個必要,因為第一我也很忙,第二你要記住,你以後如果需要我幫助你做甚麼,你向天父求,我自然會知道了。你記著,以後你要我幫你做甚麼,你向天父求吧!我自然會幫助你。」自從祂這樣說過以後,有十五… 十六十七… 十八年了,這十八年來,我從來未有向主耶穌基督求過甚麼。
國:向天父求。
基:我任何祈求都是向天父求,我亦明白,在地上給人的誡命,第一誡是孝順父母,除了前四誡是說神的外,第五誡就是孝順父母,祂孝順父母,如果沒有天父,何來耶穌基督呢?祂唯一的獨生子,甚麼也好。祂也懂得叫我們將榮耀去孝順父母,祂也想divert那些榮耀歸給天父。因為甚麼呢?如果我求耶穌基督,耶穌幫助了我,我就謝謝耶穌基督,感謝主耶穌基督。雖然在神裡,祂們的位格是怎樣算的我不太知道。
國:讓祂們自己計算。
基:神在他們中間,他們怎樣算是祂們的事呢!總之無形中我只是感謝了耶穌基督,把天父放在一邊,天父是不在意,但耶穌也不想冷落了祂,因為沒有天父就沒有祂了,在這個情況底下,祂唯有說:「你要記住,以後向天父求說可以了。」那我就感謝天父了!因為祂願意把所有的榮耀歸給天父的,所以我十八年來,我從來沒有間斷和天父禱告,甚麼都向天父求,甚麼都向天父說,我說我有甚麼東瓜豆腐(不測),頭暈發熱,肚子痛… 全都是跟天父說。
國:主禱文都是這樣的,我們在天上的父…
基:我就覺得很多人有些矛盾,他們一直向主耶穌基督求,求祢甚麼甚麼、甚麼甚麼,結尾時就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你已經向我求了,怎麼還要奉我的名呢?真的不知道那些人是怎樣想的?不過他們有他們的STYLE(作風),祂會不會怪責呢?神當然不會。
國:是的是的。
基:祂是個靈,祂知道,即是你說要分辦神的聲音,神和耶穌基督的聲音是很溫柔的,真是很溫柔,很柔順的,但是祂一說話就直達進你的心底裏去;一看見祂,哎呀,很熟悉的。這就是第二個經歷,因為時間關係,至於第三個,耶穌還有其他聲音,聖靈幾個聲音,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吧!
國:不過好的,剛剛我聽基哥你說的幾樣事,你每一次… 之前你說的經歷,天父啦、耶穌啦,其實你的生命接下來真的有改變了。剛剛你說到,你得到了很多的祝福、嘩,要說見證呀… 湧出來似的,不說不行。剛才你又說在夢裡的,和耶穌有個相遇,我以後要更加愛耶穌,更要禱告,向天父祈求,其實從這個生命果子裏,就可以分辦出神的聲音!而且真的帶給你一個生命的改變。
基:是的。
國:咦!不過很好奇,好奇地問一下,你和耶穌說話的時候是說中文還是英文的?耶穌怎樣答你呢?
基:中文,祂一定是用你的native language。
國:是,你最明白。
基:你最熟悉的語言跟你講的,不管祂說甚麼你也用你最熟悉的語言來聽,知嗎?或許祂講的是天父文、神文,你不知道的,但是講出來祂自動翻譯了,你就會明白的。
國:一聽就會明白的。
基:是的,一定不會錯的,如果神給你的信息是錯的話,還是神嗎?就是這樣了。
國:好的,嘩!很好,剛剛一直聽基哥分享我都全神貫注,不單單是Interesting有趣那樣,但在聽的過程中,我也有一個很渴慕的心,今晚臨睡得時候也祈禱一下呢!也鼓勵各位聽眾今晚睡前也來祈禱,主呀,給我一個恩典,就是在夢中可以與耶穌有相遇,嘩……很羨慕你基哥,哈…….
基:在這裡我也要奉勸弟兄姐妹千萬不要去追求這些事,為什麼呢?因為神給我們每一個人的恩賜是不一樣的。
國:那也是。
基:祂給我們很多東西,我也沒辦法學的,無法子得到的,難道全部恩賜都在我身上嗎?是嗎?但是或許是神憐憫我的愚昧,甚麼都要面對面,因為我和神說:「如果您要給我什麼啟示,我不想作任何的猜測,我會錯,我常常搞錯,所以最好的是要聾的、瞎的、啞的都要知道的。」祂用話語直接對我說那就是最好,真的,祂全部都直接用話語對我說。祂說:「你要的,壞兒子,那就跟你說好了!」所以這些都不是我們追求的目的,我亦很羨慕其他人有著不同的恩賜。
國:不同的,是的是的。
基:但是神就特地ASSIGN(分配)不同的恩賜給各人,就是這樣了。千萬不要刻意追求,這是不對的,但多點禱告,耶穌基督都是這樣說的,下一集我會跟大家說的,祂說:「如果你要力量,多點禱告吧!」
國:嘩!基哥,嘩,好豐富,瞬眼間時間也到了,第五集就要想想怎樣跟進才行的。這一集真豐富,謝謝你基哥,下一集再和大家《人生多面睇》吧!謝謝收聽。
基、國:再見、再見。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12支派 E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十二支派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月朔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猶太節期 琴與爐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