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 ep.2 (黃毓民、倪匡)

(由於原影片受損,此乃修復後的,質素較差,見諒)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主持 : 鄭漢文博士
講員 : 陳耀南教授.倪匡先生.黃毓民先生

毓民:剛才南叔已講解了 – 要謙卑,我記得早前我們在這裏有一個講壇的時候,我看那本小冊子 – 李熾昌教授(中大文學院院長),他也是很深入的研究希伯來聖經(的學者),他在解釋「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我看到那本書的封面寫著”Walk Humbly with God”,我人告訴我,其實也可以有另一個解釋, “Living Humbly with God”,跟祂一齊生活,是不是?所以我想問一下倪匡,你「酒色財氣」樣樣都有,現在可能甚麼都沒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是不是?好啦,信耶穌那一刻,你有沒有一個… 可能能「酒色財氣」甚麼都會沒有… 又可能也會繼續擁有…

倪匡:我相了耶穌,有五、六個牧師跟我說:「倪先生,信耶穌就不要喝酒啦!」我上了他們的當,真的兩個禮拜沒去喝酒,我看了兩個禮拜聖經,然後請那班牧師食飯,我說:「先來幾瓶啤酒」,牧師便說:「不是不喝酒了嗎?」我說:「你們是牧師,你們也知道耶穌在人間的第一個神蹟是甚麼?」

毓民:水變酒!

倪匡:每個牧師的臉都青了!耶穌不反對喝酒的!聖經說「你祇管歡歡喜喜喝你的酒」

毓民:你祇管歡歡喜喜喝你的酒,好嗎?

倪匡:祂只是叫你不要喝醉,不要亂說話,其實聖經是很活潑的,一般人以為聖經是很沉悶的,我覺得聖經非常的活潑,它教你做人的道理,透徹的不得了,而且道理很簡單,非常容易明白的。

毓民:聖經又透徹、又簡單、又活潑…

倪匡:對呀…

毓民:就好像教歷史一樣,不是歷史本身沉悶,而是講的人「悶」,對不對?

倪匡:我說意見不值,你拿麥克風也不直,就更加聽不到?

毓民:腰也不「直」,拿麥克風也不「直」…

倪匡:如果大家喜歡我說國語也可以,不過老實說我國語還比較差…

毓民:「酒色財氣」呀,老兄!

倪匡:「酒色財氣」… 我的稿子上面本來有兩個印章,一個叫做「余有四好」,就是說我有四樣喜歡的東西,下一個就是「酒色財氣」。這次來了香港,我說不寫稿子了,蔡瀾又使硬的印了一份稿子給我, 他說「你仍舊是這兩個印章嗎?」我說「要換一換了!」上面仍是「酒色財氣」,下面是一個大空白,甚麼都沒有!就是「四大皆空」!

毓民:大家聽得懂嗎?聽得懂我就不去解釋了!蔡瀾幫他刻印章弄一個稿子…

倪匡:他幫我刻得很好,「四大皆空」四個空白…

毓民:「酒色財氣、四大皆空」…

倪匡:對呀!

毓民:倪匡你今年幾歲了?

倪匡:我覺得真的空虛呀,空虛… 好像..

毓民:好像教授所說的… 空虛呀,空虛…

倪匡:聖經傳道書裏面說的… 我在美國那麼多年,自己差不多有十年的時間,達摩xxx不過是九年,我在美國的十年,領悟到聖經的道理當中,最要緊的一點,就是它告訴你,我們現在這一階段的生命是很短暫的,你不可太認真,不可太留戀,它叫你不要積聚世上的財富,要積聚天國的財富,就是說,我們要去到天國或是地獄,生命還有下一個階段的,為你下一個階段做多一點事情,這一個階段做少一個事情,我覺得這是非常… 非常… 非常… 唉!上帝的話真的很難形容… 是一種非常透徹的人生觀念…

毓民:對是說,倪匡在美國十年,就面壁十年,不過是看聖經,所以大家就不要以為他信耶穌是玩票性質,你們有誰想挑戰他的,等一下可以來挑戰他,不過我告訴你,你一定帶點面覷,記得有一次有位牧師,叫他「戒酒」,剛剛你說酒,那你再說另一個故事來聽聽…

倪匡:甚麼故事?

毓民:牧師幫你禱告戒酒呀!

倪匡:哦… 我之所以成為上帝的信徒,成為基督徒,就是因為上帝在我身上行了一個神蹟,這個神蹟真的是很奇怪,我有一個時期因為喝酒喝得實在太多了,中了酒毒,就是完全被酒精控制住了,不喝酒不行,早上起來,大約有十多分鐘是清醒的,刷完牙之後,人就開始發抖,冒冷汗,一定要喝大量的酒,才可以鎮定下來,然後就一路開始喝喝喝… 喝到半夜三更,昏迷不醒,直到睡著為止,那時候我一天喝的酒,大約是兩瓶白蘭地,再加1500cc 一定要五公升的伏特加酒,那麼大瓶,差不多每天就是這樣子在喝,有時,有朋友來聊天的話,還謙不夠,然後喝多了,真的很辛苦,下午就去醫院打點滴,打點滴的時候,有一個朋友和我一齊打的,是古龍和我一起打點滴,後來古龍喝一喝就死了… 真的很無可奈何,我自己知道不行,我本身是一個喜歡自由自在的人,不喜歡被任何東西控制,但好端端的被酒精控制,覺得好痛苦,自己有幾次想戒都戒不了,人家叫我去醫院戒,而且還嚇我說,戒酒比戒海洛因毒還要困難,醫院至少要住兩個月,我一路猶猶豫豫不去戒,結果有一次有機會碰到一位牧師,我在想我本來都看過聖經,就試一下說「聖經裏頭說,兩個人禱告,上帝就會聽的」牧師說「是啊!聖經是這樣子說的,倪先生,你也看聖經呀!」我說「是啊,有看!我跟你一齊禱告!」他說「你想幹什麼?」「總之我有點事求上帝!」那牧師很害怕,他說「哎呀!倪先生,上帝不行神蹟很久了!」我說「我知道上帝很久沒行神蹟了,儘管試一試嘛!沒害嘛!」我根本就不知道禱告的方式是怎麼樣的,完全沒做過禱告,有次在一個朋友家吃飯,我的朋友是醫生,本身不喝酒的,知道我要去,就特地的買了兩瓶伏特加酒放在那兒,那一天是七位太空人遇難的一天,我在夏威夷,那個牧師姓黃,後來那位牧師很自豪,說我信教回轉是他帶領,然後他帶我到另一個房間禱告,他問我為甚麼事禱告,我說暫不告之,我自己… 我說「禱告不用講出來的,對嗎?」,他說「不需要講的,心說就可以了」,他就教我一套有前奏,有… 然後怎樣說「阿門」,都教了我差不多有十多分鐘,他說「你求的東西,都滿多的」,我說「我重覆了好幾遍,因為我覺得這事對我來說很嚴重」,出來的時候大約是下午兩點多,然後大家討論那七個太空人怎麼會因為太空穿梭機爆炸而死… 說著說著… 說到將近黃昏食自助餐,忽然間有人想起「倪先生,怎麼你不喝酒呀?」我也奇怪,怎麼我不喝酒呀?快點,把酒拿來,有人說「你平常不是不喝酒很難過嗎?」我現在不是很難過呀!我只是想,好像不喝也行呀!真的,我大約做過超過十次見證,我相信現在在座,雖然你是基督徒,你仍舊有很多不相信我說的,但是真正、真正的打從那次起,變成我控制酒,而不是酒控制我…

毓民:好酒就喝,不好的就不喝!

倪匡:我好喜歡喝,真的奇怪到極點,我真的…

毓民:接著就信耶穌…

倪匡:有時候,我自己也不相信,那牧師說「你還不相信?」對呀!只好相信啦!

毓民:你聽倪匡說,是比起我來說好笑多了!倪匡戒酒,弄得牧師直發抖…

倪匡:我沒有戒酒… 我沒有戒酒…

毓民:其實是控制酒…

倪匡:沒有酒… 沒有酒…

毓民:沒有酒癮…

倪匡:我以為是一時間,第二天早上很緊張…

毓民:恐怕有事…

倪匡:恐怕會發抖、冒冷汗…

毓民:結果沒事… 現在他就喝好酒,可是好的酒喝多了會頭暈暈的…

倪匡:後來的變化,還更奇妙!又喝了十年、八年,一樣喝多、喝少都可以,間中好酒都拿來喝,不再喝伏特加酒,俄國酒太難喝了!突然間有一天,出去吃飯,喝了兩瓶清酒,本來我一向是喝十多瓶清酒的,喝了兩瓶清酒,臉又紅,頭又暈,我想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是不是有病?我太太說「你喝醉了」,我說「有沒有搞錯!兩瓶清酒能喝得醉?」真的,從此酒量都沒有了!這些我沒有禱告過,我喜歡有酒量的,這是上帝自己自作主張的… 我沒有禱告過說「不要酒量」,所以現在有些年輕人很自豪說「你又說你喝酒,你都不行的,你又沒死過,五瓶你都喝不了!」現在我不能說些甚麼了「是、是、是,我是不行了…」

毓民:大家都知道,倪匡是寫科幻小說最出名,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沒有人沒讀過衛斯理小說,他也曾經說過,耶穌是外星人,把一些牧師嚇到腳得軟下來,你現在是否仍認為耶穌是外星人?

倪匡:你的說法太籠統,我相信耶穌…

毓民:應該具體一點…

倪匡:耶穌、上帝和其他宗教所信奉的神是一種不屬於地球的,一種超力量來的,這個力量可以影響你,可以接收到你的信息,我們之所以要禱告給上帝知道,就是要傳遞我們的腦電波上去給祂,祂知道了,祂會回應你,祂覺得有需要,祂就會回應你,要不然幹嘛要回應你?就是一種這樣子的力量,這種力量與人相比,真的是太渺小了,祂看你,就好像我們看一隻螞蟻一樣,所以你… 基督教道理更加簡單,你只要信就可以了…

毓民:一個字「信」 …

倪匡:道理很簡單,祂又不要你怎麼樣去研究…

毓民:又不用繳「會費」…

倪匡:你不要考驗祂,真的要你… 所以我覺得一個「信」字非常要緊,你一定… 除非你不做「教徒」,做了教徒,你一定要將自己全然地交給上帝,我自己全沒了,空了,完全由祂來控制你,你自己就可以不用擔心,這就行了…

毓民:這很化算呀!甚麼都交給祂,自己甚麼都不用做…

倪匡:還可以得永生…

毓民:這樣子我們這一部份就比較簡短,因為剛才教授都很詳細的說了主題,我希望我們能有些時間… 我是比較想台下有多一些人… 我也可以回答一些問題,你問我也可以,因為我說自己的東西說得很少,今天很難得倪匡來到這兒,我想倪匡能夠多說點,倪匡也不喜歡自己握著麥克風在那兒「夫子自導」,他喜歡有人逗一下他呀,問些問題呀…

倪匡:我不會像陳教授那樣讀稿子,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講,有人問我,我還可以講一些出來…

毓民:所以他寫小說也是一樣,他有時跟我說,他都弄不清,為何有一些人會找他寫,他都不知道自己寫了些甚麼?他每一次都是這樣子的,寫完一本書,就說不知道自己寫了些甚麼?你是不是這樣子說呢?

倪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明天寫甚麼!今天寫甚麼是知道的!

毓民:我小學、中學都是唸教會學校,但是真真正正好像倪匡那樣說,將自己交給上帝是在03年,之前是… 因為我們是從一個… 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的角度去看「基督教」,中、小學是因為你強迫要去看聖經,是不是?小的時候,因為有免費派奶粉,那時候很窮,我們一見「耶穌」就很開心,有奶粉、有餅乾… 在鑽石山的教堂那邊取餅乾,但當你長大後的想法就不一樣了,我和南叔都是「知天命」的時候,就是真真正正將自己交給上帝,所以我不覺得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有些人會覺得很奇怪,假定我們這些人不應該不會信耶穌,你位份「大」,你就可以信,我就不可以信,對不對?這個講不通的嘛!有些會說「哎呀!這些人也會信耶穌?」我記得有一次許冠文見到我們兩個人信了耶穌「你們兩個信耶穌的嗎?為什麼你們兩個會信耶穌的啊?你跟倪匡怎麼會信耶穌?有沒有搞錯?你和倪匡兩個會信耶穌?你信有人釘十架替你死?」那是許冠文,倪匡當時怎麼回答他,不曉得他自己還記不記得,他說「這些東西很難跟你說的,我跟祂有話可談,你跟祂又沒話可談!」對不對?不能解釋的!接著他就說「信耶穌最簡單,一個字,叫做『信』!」對不對?「信」就可以,你不信,講甚麼都沒有用,你跟他講更多的費話也沒用,他就是不信,他信的時候,你已經可以不用再跟他講了,所以我們也都是一樣,但是我們信了之後,我們都會將自己一些的想法,或許是信了耶穌之後,自己檢視生命之後的一些心得,我都經常到處去談的,我覺得我是去分享,不是去作見證,見證的話,有些人有一種方式,我們那一些又是另一種的方式,譬如說,我會有一些議題分享,例如早前我說了一次,令到一些基督徒都很不開心的,找我去的都是一些很「神」(虔誠)的人,你知道香港有些教徒是很「神」的,言必稱上帝,又跪又拜,又哭又鬧,甚麼都有,你懂不懂?那些人很「神」,我就不是那麼「神」的人,我們是比較「世俗」一點的,就跟倪匡不一樣,倪匡現在走不動,快去見上帝了,他是這樣子經常如此說,一邊講,一邊笑,他這種是 一種很豁達的人…

倪匡:見上帝多開心啊… 見上帝很開心的…

毓民:很開心的…見上帝很開心的… 見上帝?祂不給你去呀!老兄!先不讓你上去,你是頑童,先讓你玩一玩,才讓你上去,那麼快你就想呀!這位老兄常這樣說,你懂不懂呀!「哎!七十多歲了,走也走不動!這邊是這樣,坐在這,握著麥克風也握不穩,快要見上帝了!」這個就是倪匡!但是他是一個很豁達的人來的。所以,我們到了「知命」、「知年」,你自己在社會裏頭也常搞東搞西,有些人會有一些不一樣的看法說「基督徒不應該如此!」我記得我有一次走去搞葉劉淑儀,在一些基督徒的網站,有一些人就說「這些叫基督徒?真是基督徒之恥!」耶穌在教堂「掃場」(整治)你沒見過嗎?對不對?現在就對了,今天講「行公義、好憐憫」,對不對?原來我們不可以為了「公義」,為了「真理」去發怒的嗎?不行嗎?行不行?

倪匡:行!為什麼不行?

毓民:行!是嗎?

倪匡:殺人都可以…

毓民:完全可以,對吧!

倪匡:上帝殺了多少人呀!

毓民:我記得耶穌都在教堂「掃場」(整治),把一些人給掃出去,發脾氣,對嗎?很多說「基督徒不要談政治」,真是奇怪,整個西方基督教文明,決定西方千多年來,那個政治的模式,沒有基督教就沒有今天的西方民主政治,叫基督徒不要談政治…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