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未破碎與破碎後

作者: 倪柝聲著

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個事奉神的人基本的經歷。神需要把我們外面的人破碎了,纔能使我們為祂作出有效的工作。

一個事奉神的人在他作工的時候,有兩個可能發生:第一個可能是因著他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他的靈不動,他的靈出不來,他的靈發不出能力,而是他這個人的思想或者情感在那裏作工。他是一個聰明的人,他的思想在那裏作工;他是一個熱情的人,他的情感在那裏作工。這樣的工作,不能使人遇見神。第二個可能是因著他外面的人沒有被分開,他的靈出來的時候披著思想而出來,或者披著情感而出來,這就是攙雜、不乾淨。這樣的工作,使人在經歷的時候也會有攙雜、不乾淨。以上這兩種情形,都使我們不能好好的事奉神。

『叫人活著的乃是靈』

我們如果要作有效的工作,有一件事是我們必須有一次基本的承認的,就是『叫人活著的乃是靈。』這個問題,我們今年不解決,明年也得解決;我們信主的第一天不解決,十年之後也得解決。我們遲早總得承認這個事實。有許多人需要被帶到山窮水盡的地步,需要在工作上只有虛空的成就,結果纔知道許多的思想都沒有用,許多的情感都沒有用。思想無論能得著多少人,情感無論能得著多少人,結果都沒有用。我們遲早都要承認:『叫人活著的乃是靈。』只有靈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思想也不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情感也不能叫人活。人只能因著靈而活。主說的話總是事實。能彀叫人活的乃是靈。許多作主的工的人,經過了很大的痛苦之後,經過了很多的失敗之後,纔真的看見這個事實。因為叫人活的乃是靈,所以只有讓靈出來,罪人纔能得重生,只有讓靈出來,信徒纔能得建立。重生是靈傳遞生命叫人得生命,建立是靈傳遞生命叫信徒得建立。沒有靈就沒有重生,沒有靈就沒有建立。

有一件事是最奇妙的,就是神沒有意思要將祂的靈和我們的靈分開。在聖經裏有許多地方不能分別那個靈字是指著人的靈說的,那個靈字是指著神的靈說的。這件事,許多精讀希臘文的人都沒有法子分別。歷代以來,所有繙譯聖經的人,從德國的路德,英國欽定本的譯者,一直傳下來,都沒有法子確定新約裏面這麼多次的靈字,到底那些是指著人的靈說的,那些是指著神的靈說的。

羅馬八章恐怕是聖經裏面用到靈字最多的一章;有誰知道在羅馬八章裏有多少靈字是指著人的靈說的,有多少靈字是指著神的靈說的呢?繙譯聖經的人,譯到羅馬八章,只好讓人自己去看,是指人的靈或者是指神的靈。英文聖經繙譯『勃紐瑪』(『靈』)這個字,有的大寫,有的小寫,許多種譯本都不同,沒有一個人的意見可以作為定論,因為聖靈和人的靈實在沒有法子分。我們得著新的靈時,也得著神的靈;我們人的靈從死裏活過來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得著聖靈的時候。我們說聖靈是住在我們的靈裏,但是我們要分甚麼是聖靈,甚麼是我們自己的靈,就不容易分。聖靈和我們的靈是有分別,但是不容易分開。所以,靈的出去不只是人的靈出去,靈的出去也就是聖靈藉著人的靈出去。因著聖靈和人的靈是合而為一的,所以我們在名詞上雖然可以分別聖靈和人的靈,但是在事實上就沒有法子分開。靈的出去是人的靈出去,也就是聖靈出去。人摸著你的靈也就是摸著聖靈。你如果能使人摸著你的靈,感謝神,神的靈也給人摸著了,你的靈把神的靈帶到人中間去了。

神的靈工作時,要用著人的靈把祂背出去。就如:電燈的電並不像天上的閃電那樣走法,電燈的電是藉著電線走的。今天不只有電力,並且有電線,是電線背負這個電力,在物理學上稱牠作電荷,荷的意思就是背負。你如果使用電,就需要有電線來荷牠,背牠。神的靈也是這樣,祂要使用人的靈來荷聖靈,藉著人的靈把聖靈帶到、背到人中間去。

每一個人蒙恩以後,都有聖靈住在他的靈裏。一個人能被主用和不能被主用,分別不是在他的靈,分別乃是在他外面的人。有的人的難處就是他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在那裏沒有一條血跡的路,在那裏沒有創口、沒有傷痕;結果,神的靈被拘禁在人的靈裏,沒有法子出去。有時候,我們外面的人動了,裏面的人沒有動;僅僅是外面的人出去,而不是裏面的人出去。

幾個實際問題

我們從幾個實際問題來看。像講道,許多時候我們在那裏講,很熱切的在那裏講,真是講得好,頭頭是道,但是有一個難處,就是裏面是冷冰冰的,想感動別人,卻感不動自己。外面的人在那裏作,裏面的人不加進去,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不一致,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不統一,外面的人熱,裏面的人卻是冷冰冰的。我們能對人說,主的愛多大,但是我們裏面一點沒有感覺。我們能對人說,十字架的苦難多慘,但是我們回到房間裏去會笑。這種情形真是沒有辦法。原因是裏面的人和外面的人不統一,外面的人在那裏作工,裏面的人根本沒有動。這就是上面所說的第一種的情形。是思想在那裏作,不是靈作;是情感在那裏作,不是靈作;是外面的人在那裏動,裏面的人沒有動。好像外面的人在那裏表演,裏面的人在那裏參觀,外面的人是外面的人,裏面的人是裏面的人,兩個不一致。

另外有一種情形,就是裏面的人非常熱切,裏面要喊,但是說不出來,說了半天好像是兜圈子。裏面越急,外面越冷,一直要說,說不出來。看見罪人,裏面巴不得哭一場,但是哭不出來。裏面有一個迫切的心,上講臺的時候要喊出來,但是外面不知道說到那裏去了。這種情形,使我們感覺痛苦。這也是因為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裏面的人就不能出來。外面的殼子還在身上,外面不聽裏面的指揮。裏面哭了,外面不哭;裏面難受,外面不難受;裏面充滿了意思,外面的思想不給你傳出去。裏面有感覺而衝不出去,靈沒有辦法衝過外面的殼子。

這些情形,乃是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時的情形:或者是靈不動,外面的人動;或者是靈動,外面的人把靈攔阻了。所以,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個學習事奉神的人的第一個功課。每一個事奉神的人基本的學習,就是要叫裏面的人能彀通過外面的人而出來。每一個真實被神用的人,乃是外面的思想不單獨行動,外面的情感不單獨行動,而是裏面的要出來的時候,外面能讓牠出來,靈能從外面的人衝出來達到人身上。這一點我們如果沒有學會,我們在工作上的功效就有限得很。盼望神把我們帶到外面的人被破碎的地步,盼望神指引我們一條路,使我們知道怎樣能彀在主面前成為一個破碎的人。

一個人一被主破碎,自然而然再沒有表演的事了。外面很熱鬧,裏面不動,這樣的事沒有了。是裏面有感覺,裏面有話,外面就作。也絕沒有裏面要哭,外面不哭的事;絕沒有裏面有意思,外面在那裏繞圈子,一直說不出來的事。思想的貧窮不會發生,兩句話能說出來的,不必用二十句話來說。思想會幫靈的忙,思想不會擋住靈。情感也是一個很硬的殼子,許多人要喜樂不能喜樂,要哭不能哭,外面的人不聽他的話。主如果藉著聖靈的管治或者光照,把我們外面的人重重的擊打一下,我們感覺喜樂就能喜樂得出來,我們感覺憂傷就能憂傷得出來,我們裏面的靈就能很自由的出來,一點不受攔阻。

外面的人的破碎,使靈能自由的出來。靈自由的出來,不只在工作上有用處,也在我們個人的生活上有用處。靈如果能出來,我們就能繼續不斷的與神同在。靈如果能出來,我們就自然而然會摸著聖經裏面默示的靈。靈如果能出來,我們也就自然而然能用我們的靈來接受啟示。靈如果能出來,就自然而然當我們作見證的時候,或者傳說神話語的時候,用神的話來服事人的時候,就是作話語的執事的時候,我們就有能力用我們的靈將神的話送出去。還不只,如果靈能出來,自然而然我們能用我們的靈去摸別人的靈。一個人來到我們面前說話的時候,我們的靈能把他測量出來,他是甚麼種的人,他是甚麼種的態度,他是甚麼種的基督徒,他的需要是甚麼。我們的靈能摸著他的靈。我們的靈如果是自由的、釋放的,就自然而然別人也很容易摸著我們的靈,我們的靈很容易給人摸著。有的人,我們只能遇見他的思想,只能遇見他的情感,只能遇見他的意志,卻摸不著他的靈。有的人,我們和他談三個鐘頭,我們是基督徒,他也是基督徒,但是摸不著他。他外面的殼子很厚,別人沒有法子摸著他裏面的情形。外面的人的破碎,能使靈流露,能使人敞開。我們的靈敞開,就容易被人摸著。

出去與回來

外面的人如果能破碎,自然而然人的靈就能繼續不斷的在神面前。有一位弟兄信主第二年的時候,就讀勞倫斯著的『與神同在』那本書。讀了之後,感覺非常痛苦,因為勞倫斯能繼續不斷的與神同在,能一直享受神的同在,但是他不能。那時他和另外一位弟兄就定規,每一個鐘頭有一次禱告。為甚麼這樣作呢?因為聖經有話說,要常常祈求,他們就改作時時祈求。他們每一小時都祈求一下,每一次聽見敲鐘就禱告一下。他們因為一直覺得不能維持神的同在,所以只得盡力量多回到神面前來。好像作事的時候人出去了,需要趕快回到神面前來;讀書的時候人也出去了,需要趕快回到神面前來。不回來就變作整天出去了。他們常常禱告,禮拜天整天禱告,禮拜六半天禱告,這樣一直維持了兩三年。然而難處在這裏:回到神的面前的時候是感覺神的同在,可是一出去就失掉了。這不僅是他們的難處,也是許多基督徒的一個很大的痛苦。這是靠著人的記性來一直維持神的同在。這一種的與神同在,是記得的時候就有同在;一忘記,同在就沒有了。這一種用記性來維持神的同在,是愚昧的,因為神的同在是在靈裏,不是在記性裏。

要解決與神同在的問題,就得先解決外面的人破碎的問題。我們的情感和神是不同性質的東西,不能聯在一起;我們的思想和神也是不同性質的東西,不能聯在一起。約翰四章給我們看見,神的性質是甚麼,神是個靈。只有我們的靈和神是同性質的,只有我們的靈纔能和神永遠和諧。所以我們如果是用思想來得著神的同在,思想一放,同在就失去;我們如果是用情感來得著神的同在,情感一放,同在也失去。有的時候我們很喜樂,就以為神是同在了,但是喜樂會停止,喜樂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了。或者我們以為感覺悲傷流淚的時候,就能覺得神的同在,但是我們不能一輩子流淚,流淚總得停止,不流淚的時候就不覺得神的同在了。因為思想情感的活動都不過是行為,沒有一個行為是不會停止的。如果用行為來維持神的同在,只要行為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必須是性質相同的東西,像空氣和空氣,水和水,纔不容易分開。因為性質相同,所以能同在。裏面的人的性質是與神的性質一樣的,所以能藉著神的靈將同在顯出來。外面的人都是活在行為裏,所以能打擾裏面的人。外面的人不只不是一個幫助,反而是一個攔阻。外面的人被破碎的時候,裏面的人在神面前就不受打擾。

靈乃是神擺在我們裏面作祂的反應的。外面的人乃是為著反應外面的事的。一個人喪失神的同在,不能享受神的同在,乃是因為他外面的人一直對於外面的事有響應。我們沒有法子把外面的事都除滅,但是我們有法子破碎外面的人。我們沒有法子把外面的事停止,世界上千萬億兆的事都要繼續。如果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只要外面一有事,我們裏面就響應。我們不能安靜的繼續的享受神的同在,就是因為有這個外面的人的響應。所以與神同在是根據於外面的人的破碎。

神如果憐憫我們,把我們外面的人破碎了,我們就有以下的情形:本來我們是非常好奇的,今天沒有法子叫我們好奇了。本來我們是情感非常強的,一有一件事,就能激動我們,或者激動我們最細嫩的感覺,就是愛;或者激動我們最粗的感覺,就是脾氣。只要外面一有事情,我們就有響應,我們就活到那個裏面去,就失去神的同在。但是,神憐憫了我們,把我們外面的人打破,打破到一個地步,有許多事情來的時候,我們裏面不動,神的同在還在那裏,我們裏面是安靜的。

我們必須看見,享受神的同在是根據於我們外面的人的破碎。一個人能繼續不斷享受神的同在,乃是靠著外面的人的破碎。像勞倫斯,他在廚房裏面工作,許多人向他要東西的時候,聲音嘈雜,盤子亂響,但是勞倫斯的裏面不受他們的影響。他在禱告的時候感覺神的同在,他在工作忙碌的時候也感覺神的同在。何以他在忙碌中還能感覺神的同在?因為外面的聲音不影響到他裏面去。有的人為甚麼會失去神的同在?因為一有外面的聲音,就影響到他裏面去。

有些不認識神的人,想要保守神的同在,他們怎麼作呢?他們要尋找一個環境是沒有盤子響的。他們以為離開人越遠,離開事越遠,就越能感覺神的同在。他們誤會了,以為難處是在盤子上,是在人的攪擾上。不,難處是在他們自己身上。神不是拯救我們脫離一切的盤子,祂是拯救我們脫離一切的響應。外面儘管鬧,但是裏面根本不響應;外面儘管敲,但是裏面根本不響應。主把我們外面的人一打碎,我們裏面就不響應,裏面好像沒有聽見。感謝神,我們可以有一個非常靈的耳朵,但是因為恩典在我們身上的緣故,因為主在我們身上作了工的緣故,因為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緣故,那些事情來到我們外面的人身上的時候,就不再影響到裏面來,盤子響的時候就像獨自禱告的時候一樣,能專一的在神面前。

一個人外面的人一被破碎,他就不必再回到神面前來,因為他原是在神面前,所以不必回來。一個未經破碎的人,他去辦一次事情,就需要回到神面前一次,因為他是出去了,所以要趕快回來。一個已經破碎的人,他從來沒有出去,所以用不著回來。許多人因為他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所以一直出去,連作主的工都是出去的。他最好不動,一動就出去。但是,一切真實認識神的人,他們沒有出去,所以他們不必回來。他們今天一天繼續的在神面前禱告,是享受神的同在;今天一天忙著擦地板,還是享受神的同在。外面的人一被破碎,我們就能活在神面前,不必回來,沒有回來的感覺,也沒有回來的需要。

我們的習慣,都是到神面前來的時候纔覺得神的同在。我們作任何的事情,不管多麼小心,總是覺得自己出去了一點。我們各人的經歷,恐怕都是這樣:雖然把自己保守得很緊,但是多作一點事情,還是會出去。許多弟兄姊妹總是覺得,要把手中的事放下了,纔能去禱告。好像到神面前來的景況,和作事情的景況,總有一點不一樣。比方:我們在這裏幫助一個人,或者是傳福音給他聽,或者是造就他,等一等,我們覺得要跪下來禱告,要禱告的時候,總是覺得要回到神面前一下,總覺得和人談話是離開神一點,要禱告就得向神挪近一點。剛纔好像是出去了,現在是要回到神面前來。剛纔是失掉了神的同在,現在需要再得著。或者我們作一點日常生活上的事,像擦地板,像作手藝,作了這些事之後,要禱告,總是覺得要回來一下,好像有一大段的路要回來。任何要回來的感覺,都是告訴我們剛纔已經出去了。外面的人的拆毀,就是使我們不必回來。我們和一個人談話,要像和他一同跪下來禱告一樣的感覺神的同在。我們擦地板、作手藝,要像禱告一樣的與神同在。這些事不能使我們從神面前出去,所以我們也不必回來。

我們引一個極端的比方:在人的感覺裏,最粗的是人的怒氣。聖經並沒有禁止怒氣,有的怒氣與罪並無關係。聖經說發怒(生氣)卻不要犯罪,可見發怒可以不犯罪。但是,發怒是何等的粗,發怒是已經近乎罪了。神的話裏沒有說,愛卻不要犯罪,因為愛離開罪很遠。神的話裏也沒有說,溫柔卻不要犯罪,因為溫柔離開罪很遠。可是神的話裏是說,發怒卻不要犯罪,可見發怒近乎罪。有的時候,有弟兄犯了很大的錯誤,需要嚴嚴的責備他,但這是最不容易作的事。慈愛的感覺容易用,發怒的感覺不容易用,因為一不小心,就落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所以,要按著神的旨意發怒,是不容易的。如果有弟兄、有姊妹認識,甚麼叫作外面的人的破碎,而能享受在神面前的同在,靈因著不受外面的人的打擾,能繼續的與神同在,那麼,當他嚴嚴的責備一個弟兄的時候,和他在神面前禱告的時候,是同樣的在神的同在中。或者這樣說,當他嚴嚴的責備一個弟兄之後,他到神面前去禱告,不必有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覺。任何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覺,都是證明他出去了。我們承認這件事是非常難的。但是,我們外面的人如果被破碎了,我們就能責備一個弟兄而不必回到神面前來,神的同在還是同樣的繼續被享受。

外面的人與裏面的人分開

外面的人被破碎,就是使你所有外面的事只到外面為止,而裏面的人能一直繼續的活在神面前。許多人的難處,就是他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是聯合在一起的,所以,影響到外面的人的東西,也都影響到裏面的人。其實,外面的事只能影響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則能影響裏面的人。在沒有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能影響裏面的人。在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不能影響裏面的人。如果神施憐憫,破碎我們外面的人,把我們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分開,那就外面的事只能影響外面的人,外面的事就不影響裏面的人。因為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已經分開,所有的擾亂都到此為止,不得進去。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和人談話,你還能用你裏面的人和神交通。你外面的人聽見盤子響,但是裏面的人還活在神面前。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去辦事、去勞碌、去與世界形形色色的東西接觸,但是所有的都到此為止,你裏面的人不受影響,你仍然活在神面前,你既然沒有出去過,所以也不必回來。比方說,有一位弟兄在那裏築路,如果他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是分開的,那麼外面的事就不能擾動他裏面的人。他能用他外面的人在那裏作工,而他裏面的人能一直向著神。或者有的作父母的人,他外面的人是在帶著小孩子笑,帶著小孩子玩,帶著小孩子說;等一等一有屬靈的事,立刻可以將他裏面的人送出去,他那個裏面的人從來沒有離開過神。我們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分開,與我們的工作和生命都有極重大的關係。因為只有這樣,纔能使我們繼續不斷的作工,而不必回到神面前來。

有的人,他的人是一個;有的人,他的人是兩個。有的人,他裏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一個;有的人,他裏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分開的。有的人只有一個人,他怎麼樣呢?他辦理事務的時候,整個人都去辦事,他從神面前出去了;等到禱告的時候,就要把事情丟掉,整個人都到神面前來禱告。他需要整個人去作事,他也需要整個人到神面前來禱告。所以這個人常常要出去,也常常要回來。這個人是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的人。另外有人,他外面的人被主破碎了,外面的人不再影響裏面的人了。這個人能用外面的人辦外面的事,又能用裏面的人一直繼續在神面前,一直繼續與神同在,甚麼時候需要裏面的人彰顯在人面前,一轉就能出去,他和神的同在沒有間斷。所以問題是這個人是一個人呢,或者是兩個人;換句話說,這個人的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有沒有分開,這個分別非常大。

你如果蒙神憐憫,給你有分開的經歷,那就當你在那裏辦事的時候,你外面雖然在動,但你知道你裏面還有一個人連動都沒有動。一個是出來的,一個是在神面前。外面的人管外面的事,外面的事只到外面的人為止,不通到裏面的人來。認識神的同在,就是外面的人對付外面的事,裏面的人在神面前,兩個一點都不混在一起;可以像勞倫斯那樣,外面在事務上雖然勞碌,但是另外一個人在神面前,神的同在一直沒有斷絕。這樣,我們就能在工作上省去許多時間。許多人是因為裏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沒有分開,他需要整個人出來,等一等他也需要整個人回去。許多人在辦事上遇見難處,就是因為裏面的人跟著外面的人一同出去。如果裏面的人與外面的人分開,只用外面的人去辦事,裏面的人不動,外面的事就不會辦錯。這種情形能保守我們對於外面的事不受血氣的影響,也不摸著我們裏面的人。

總而言之,人的靈能不能使用,是根據於神的兩個工作:一個工作是要破碎我們外面的人,另外一個工作是要把我們的靈和魂分開,或者說要把我們裏面的人和我們外面的人分開。只有當神在我們身上作了這兩件事之後,我們纔能使用我們的靈。外面的人的破碎,是藉著聖靈的管治;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的分開,是藉著聖靈的啟示。 倪柝聲著
摘自《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基督的僕人需要學習的一個基本的功課,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讓靈能彀出來。惟有出乎靈的工作,纔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纔能讓靈自由的工作。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