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如何認識人

作者: 倪柝聲著

認識人的緊要

我們作工的人,有一件要緊的事,就是認識人。當一個人來到我們的面前,我們必須認識他屬靈的情形,必須知道他本來是甚麼種的 人,現在他是到了甚麼地步;必須知道他口裏說了甚麼話,心裏實在是要說甚麼話,他口裏和他心裏所不同的到底在那裏,他在我們面前遮蓋了甚麼;也必須知道他 的特點是甚麼,他是不是一個剛硬的人,他是不是一個謙卑的人,他的謙卑是真的或者是假的。我們作工有沒有功效,與我們能不能知道人的屬靈情形有極大的關 係。如果神的靈藉著我們的靈給我們看見,來到我們面前的人是甚麼種的情形,我們就能對他說合式的話。

我們在福音書裏看見,每逢有人到主面 前來,主都對他說合式的話。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主並沒有對撒瑪利亞的那個婦人講重生的道,主也沒有對尼哥底母講活水的道。重生的道是對尼哥底母講的, 活水的道是對撒瑪利亞的婦人講的,這是何等的合式。對於沒有跟從祂的人,祂呼召他們來;對於要來跟從祂的人,祂要他們背十字架。對於自告奮勇而來的人就講 估計代價,對於遲慢的來跟從的人就講要讓死人埋葬死人。主的話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合式的,因為主認識每一個人。人來到主面前,不管是來尋求,不管是來窺探, 我們的主都認識他們,所以主對他們說的話都是有功效的,都是合式的。在應付人的事情上,主是遠遠的在我們前面,我們是遠遠的跟從祂。雖然是遠遠的跟從,但 是我們還得跟從,方向還得一樣。求神憐憫我們,使我們能學祂那樣認識人。

一個靈魂擺在一個不認識人的弟兄手裏,這個弟兄根本不知道如何對 付。他只是憑著主觀來說話,他那一天有甚麼感覺,就無論對誰都說那一個感覺,他有一個特別喜歡的題目,就無論對誰都說那個題目。這樣的工作能有甚麼功效 呢?沒有一個醫師可以只用一個藥方給所有的病人喫。可惜有些事奉神的人,只有一個藥方。他不認識人的病,但又在那裏治人的病。他不能分別人的難處在那裏, 不知道人複雜的情形,沒有學會認識人屬靈的情形,竟然在那裏好像全套都豫備好,可以應付人似的。這實在是愚昧的事。我們不能盼望只用一種屬靈的藥方來醫治 一切屬靈的病,這是不可能的事,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們不要以為感覺遲鈍的人不能分辨人,思想敏銳的人就能分辨人。思想敏銳和感覺遲鈍,在分辨人的事上同樣的沒有分。人不能用思想和感覺來分辨人。人的思想無論多敏銳,並不能把人深處的情形顯出來,並不能摸著人深處的情形。

作 工的人遇見一個人的時候,第一件事,基本的事,就是先要找出他在神面前實在的需要是甚麼。有的時候,連他回答的話都靠不住。他說頭痛,真的頭裏有病麼?也 許頭痛是一種症狀,病卻不在頭部。他告訴你覺得很熱,但不一定有熱度。他對你說許許多多的話,你能找出來他所說的話不一定都靠得住。很少有一個病人真的知 道他自己生甚麼病。他不知道他生甚麼病,要你診斷他生的是甚麼病,要你定規他所需要的到底是甚麼。你要他自己說出他的需要,他不一定說得對。必須懂得病理 的人,學習過認識屬靈難處的人,纔能告訴他,他所需要的到底是甚麼。

你在那裏說的時候,要真的知道纔可以,不是勉強說他生甚麼病。主觀的人是要勉強人生他所想像的病。主觀的人要硬說人生的是甚麼病。人生病,人有難處,人不會說,你要會說,但你不能用你的主觀勉強的說他生的是甚麼病。

我 們能不能幫助弟兄姊妹,就看我們能不能摸出弟兄姊妹的難處,對症下藥。如果我們的診斷準確,我們就有法子幫助他們。或者你找出來這一個難處不是你所能幫助 的,事情也就清楚。你應當知道,有的人屬靈的情形是你所能幫助的;你也應當知道,有的人是超過你的能力,不是你所能幫助的。你總不要冒昧到一個地步,以為 所有的工作你全能作,以為所有的人你都能幫助。有的人你能幫助,你就把你所有的都擺進去幫助他。有的人你不能幫助,你就可以告訴主說,『這是超過我力量之 外的,這個病我不能治,這個我沒有學習,我不能應付這個難處,主阿!你施憐憫。』或者你看見肢體的功用,你覺得某件事是某弟兄能作的,某件事是某姊妹能作 的,你就讓他們去解決這些事。你知道你自己是有限的,你知道你自己只能到此為止。我們不能以為所有屬靈的工作我們都會作,我們不能以為所有屬靈的工作自己 一個人能包辦。我們要看見自己的限度,同時也看見別的肢體的供應,能去找別的弟兄說,『這是我力量之外的事,這是你的事。』在這裏我們看見有同工的問題, 有身體的問題,我們絕不能單獨行動。

每一個作主的工的人,要事奉主的人,總得在主面前學習認識人。不認識人屬靈的情形,就沒有法子作工。 何等可惜,許多人的靈性,經過那些沒有學習的弟兄的手就糟了。他們沒有法子給人幫助,他們只能給人主觀的意見,而不能滿足客觀的需要。這是最大的難處。人 不能因著我們這樣想就生這個病。人屬靈的情形是怎樣就是怎樣。我們的責任是要把人的屬靈的情形找出來。所以,我們自己如果沒有弄得好,我們就沒有法子來幫 助其他神的兒女。

認識人的工具

一個醫生看病的時候,他有很多的醫療器械來幫他的忙。但是,我們沒有醫療器械,我們沒有體 溫表,我們沒有愛克司光,我們沒有任何物質的東西來測量人屬靈的情形。那麼,我們用甚麼東西來斷定一個弟兄有病或者沒有病呢?用甚麼東西來斷定他的病是甚 麼病呢?神的工作就在這裏,神是要把我們這個人變作測量的標準。神要作工在我們身上,作到一個地步,我們能測量出人有沒有病,測量出人生的是甚麼病。主就 是要這樣用我們。這個工作,比醫生的工作難得多。因此,我們要深深的覺得,我們的責任是何等重大。

假定說,世界上從來沒有發明過體溫表, 那麼,醫生的手必須一摸就知道人有熱度沒有熱度,醫生的手就是體溫表。這樣,他的手必須非常敏銳;不只敏銳,還應當非常準確。在屬靈的工作上就是這一種情 形。我們就是某種的體溫表,我們就是某種的醫療器械。因此,我們就需要嚴格的訓練,需要經過嚴格的對付。因為在我們身上所容留的,將來在別人身上也必定容 留;在我們身上所沒有學習的功課,我們就不能幫助別人學習。先決的問題,在乎我們自己在神面前有沒有學習。我們所學習的越完全、越徹底,我們在神工作裏的 用處就越大。我們所學習的越少,換句話說,我們所付上的代價越少,我們所保全的自己越多,我們拯救自己的驕傲,拯救自己的狹窄,拯救自己的意見,拯救自己 的喜樂,這樣,我們就是一個沒有多大用處的人。這些東西我們都拯救了,都沒有從我們身上失去,這些東西在別人身上,我們也就沒有法子去對付。驕傲的人不能 對付驕傲的人,狹窄的人不能對付狹窄的人,虛假的人不能對付虛假的人,放鬆的人不能對付放鬆的人。自己是那一種的人,不定罪那一種的病,他就沒有法子找出 別人是甚麼種的人,有甚麼種的病。一個醫生可能會醫別人,不會醫自己,但在屬靈的事上卻不能這樣。作工的人,自己就是病人,必須自己的病得著了醫治,纔能 醫治別人。自己所沒有看見的,就不能帶領別人看見;自己所沒有經過的,就不能帶領別人經過;自己所沒有學習的,就不能帶領別人學習。

我們 必須在神面前看見,我就是神所豫備來認識人的器械,所以,我這個人必須可靠,我的感覺必須可靠,我的診斷必須可靠。為要我的感覺可靠,我就禱告說,『主 阿!求你不放鬆我。』為要我的感覺可靠,我就讓神在我身上作我從來沒有夢想到的工作,並且讓神作到一個地步,使我成為神所能用的人。如果有一支體溫表,度 數的高低不彀準,醫生就不肯用牠。體溫表應該準確,體溫表應該可靠。我們摸人屬靈的難處,比摸人身體的疾病更嚴重,不知道要嚴重到多少倍。可是,我們有自 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意見,有自己的辦法,一會兒會作這個,一會兒會作那個,我們是不可靠,不能用的人。我們必須經過神的對付,纔能有用。

我 們有沒有感覺到我們責任的重大?神的靈不肯直接作工在人身上,祂無論如何要經過人來作。一個人有甚麼種的需要,雖然一方面有聖靈的管治在那裏替他安排,而 另一方面,神作工是藉著話語,是藉著話語的執事。如果沒有話語執事的供應,就不能解決弟兄姊妹屬靈的難處。這個責任落在我們身上,是非常嚴重的一件事 - 我這個人可用不可用,要影響教會能不能得著供應。

比方說:有某種病,熱度一定要高到某一個度數,假定是華氏一百零三度,你不能用手摸一 摸說,這大概是一百零三度。必須準確又準確的是一百零三度了,你纔能斷定是某種病。神用我們來診斷人生了甚麼病,就是用我們這個人。如果我們的感覺是錯 的,我們的思想是錯的,我們的意見是錯的,我們靈裏的認識是錯的,我們在神面前的學習是不彀的,而我們竟然去替人診病,那未免太冒險了。如果我們在神面前 作一個準確的人,作一個可靠的人,作一個神所能信任的人,神的靈就可以從我們出去。

屬靈工作的起點,就是在乎我們在神面前經過校對又校 對。一支體溫表,必須依照一定的標準來製造,經過仔細的檢查,是合乎規格的,在使用的時候,纔能準確、可靠。我們就像那個表,如果不準確,就要把許多問題 都弄錯了。我們要準確,就要受過極精密的對付。我們是醫生,我們也就是醫生所用的器械,所以,我們必須好好的學習。

認識人的路 - 病人方面

我們怎樣纔能認識一個病人的情形?這個問題要從兩方面來看:一方面從病人身上來看,一方面從我們身上來看。

從 病人方面來看,我們怎樣纔能看出他的病來呢?你要知道一個人的病在那裏,你只要看他突出的部分是在那裏。突出的部分是最顯露的,不管你如何隱藏都藏不住。 一個驕傲的人,所顯出來的就是驕傲。即使他在那裏謙卑,連他的謙卑都是驕傲,沒有法子假冒。一個憂愁的人,連他的笑都是憂愁的。甚麼種的人必定露出甚麼種 的情形來,甚麼種的人必定給你甚麼種的印象,這是一定的。

聖經裏面多次說到人屬靈的情形:人有暴躁的靈,人有剛愎的靈,人有憂傷的靈等 等。事實上,我們能用各種各樣的字眼來講論一個人屬靈的情形,我們能說一個人有輕浮的靈,一個人有沉悶的靈等等。這些靈的情形是從那裏來的?比如說,靈的 剛硬,這個剛硬是從那裏來的?靈的驕傲,這個驕傲是從那裏來的?靈的狂放,這個狂放是從那裏來的?正常的靈本來是沒有色彩的,靈自己除了彰顯出神的靈之 外,本來是沒有色彩的。但是為甚麼又說剛硬的靈、驕傲的靈、狂妄的靈、不赦免的靈、忌恨的靈等等呢?這是因為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沒有分開,外面的人的情形 就變作裏面的人的情形。你看見一個靈是剛硬的,這是因為裏面的靈穿上外面的人的剛硬。一個驕傲的靈,就是外面的人的驕傲穿在裏面的人身上。一個忌恨的靈, 就是外面的人的忌恨蓋在裏面的人身上。這就是外面的人和裏面的人沒有分開。靈本來是沒有色彩的,是外面的人的色彩變作靈的色彩。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靈就 是以外面的人作牠的色彩。

靈是出乎神的,本來是沒有色彩的,是我們自己外面的人錯了,所以靈也受影響。靈會驕傲,靈會剛硬,都是因為外面 的人沒有被破碎,外面的人的情形攙雜在靈上,所以一個人的靈出來的時候,外面的人的情形就套在靈上面,和靈一同出來。驕傲的人就把驕傲套在靈上,和靈一同 出來;剛硬的人就把剛硬套在靈上,和靈一同出來;嫉妒的人就把嫉妒套在靈上,和靈一同出來。因此,在經歷裏,我們看見有驕傲的靈,有剛硬的靈,有嫉妒的靈 等等。這些實在不是靈自己的色彩,乃是外面的人的色彩。所以,要叫一個人的靈乾淨,不必去對付靈,只要去對付外面的人。難處不在靈上,難處是在外面的人 上。一個人的靈帶著甚麼色彩而出來,我們就知道這個人在甚麼事上沒有被破碎。你摸著一個人的靈是甚麼種的靈,就是說這一個人的外面的人是甚麼種的情形,也 就是說他在這件事上沒有被破碎。他將這些東西給了他自己的靈,戴在他自己的靈上,掛在他自己的靈上,他的靈就不得自由,他的靈就披上了他外面的人的這些情 形。

如果我們會摸人的靈,我們就知道這個弟兄的需要是在那裏,因為認識人的祕訣就是摸人的靈。我們總得摸著那個人靈裏的東西。不是他的靈 本身有甚麼東西,乃是他的靈帶上了那個東西。知道他靈的情形,就知道他外面的人的情形。我們要著重的說,認識人的基本原則,就是這一個。人的靈的情形,就 是人外面的人的情形。靈是甚麼樣子,外面的人就也是甚麼樣子。靈的色彩,就是外面的人的色彩。一個弟兄在那一點上是突出的,在那一點上特別強,好像有一個 東西碰到你面前來,你一摸就摸到那個東西,你一碰就碰到那個東西,你就知道那個東西就是他沒有被破碎的外面的人。你只要摸他的靈,你就能知道他的情形怎 樣,你就能知道他所顯露出來的是甚麼東西,或者他所想要遮蓋的是甚麼東西。我們要認識人,就是根據他的靈來認識他。

認識人的路 - 我們方面

在 我們方面怎樣來認識人的靈的情形?這一點,是我們所要特別注意的。聖靈在我們身上的管治,都是神給我們學的功課。聖靈管治我們一次,我們就破碎一次;聖靈 管治我們一點,我們就破碎一點;我們在那一件事上受聖靈的管治,我們也就在那一件事上被破碎。並不是一次的管治或一次的破碎就彀了。在我們身上有許多問 題,要經過許多次的管治,許多次的破碎,纔能叫我們達到可用的地步。我們能用靈去摸弟兄,這並不是說,我們能用靈去摸所有的弟兄,也不是說,我們能用靈去 摸一個弟兄一切的屬靈情形。這乃是說,我們自己在某件事上受了聖靈的管治,在某件事上被主破碎了,我們也就是在那一件事上能摸著弟兄。我們自己在某件事上 沒有被主破碎,我們自己的靈沒有感覺,我們自己的靈不能用,在那件事上,我們就不能供應弟兄姊妹的需要。換句話說,我們所受聖靈的管治有多少,我們的靈的 感覺就也有多少;我們自己所受的破碎有多少,我們的靈的出去就也有多少;我們在那一件事上受了破碎,我們的靈在那一件事上就也能出去。這是一個屬靈的事 實,是無法勉強的,你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因此,我們要接受聖靈的管治,要接受聖靈的破碎。只有歷練多的人,他的事奉纔能多;只有破碎多的人,他的感覺纔 能多;只有損失多的人,他纔有多的可以給人。我們如果想要在某一件事上拯救自己,我們就在那一件事上沒有屬靈的用處。我們在那一件事上保留自己,原諒自 己,我們就在那一件事上沒有屬靈的感覺,也沒有屬靈的供應。這是基本的原則。

只有學過的人,纔是能事奉的人。一個人可以把十年的功課在一 年之中來學,也可以把一年的功課攤在二十年、三十年之中來學。人如果耽擱自己的學習,就是耽擱了自己的事奉。神若在我們心裏給我們一個意念要事奉,我們就 要把道路認準了,事奉神的路乃是被破碎的路,乃是受聖靈管治的路。沒有受聖靈管治的人,沒有被破碎的人,就不可能有事奉。受聖靈的管治有多少,被破碎有多 少,他的事奉就也有多少。這是沒法勉強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在這裏,人的情感沒有用,聰明也沒有用。神在你身上作了多少,就是多少。越受對付的 人,就越能認識人;越經過聖靈管治的人,就越能用自己的靈來摸著別人。

有一件事使我們非常痛苦,就是有許多弟兄姊妹在屬靈的事上不會分 辨,有許多出乎主的,他們不覺得,有許多出乎天然的,他們也不覺得,一個人用他的腦力在那裏作工,他們也不覺得,一個人用他的情感在那裏作工,他們也不覺 得。所以不會分辨,就是因為自己所學的太少。神的靈是神一次給了我們,但我們的靈的學習是一生一世的。我們多學一次,就多看見一次。主在甚麼事情上嚴嚴的 對付過我們,以後這件事情在別的弟兄身上只要一發苗,我們就立刻知道,不必多出來,只要發一點苗就知道。主在我們身上作了多少工作,我們也就知道多少。屬 靈的感覺,是一個一個得著的,是一次一次得著的。經過多少次對付的人,他最多只有多少次的感覺。比方說,有的人在他的頭腦裏能定驕傲為罪,這個道理他也能 講,但是在他的靈裏並不覺得驕傲不對。別人驕傲出來的時候,他靈裏不厭煩,他裏面好像充滿了同情。直到有一天,神的靈在他身上作工,給他看見甚麼是驕傲, 他受了神的對付,驕傲在他身上被燒掉了。結果,他口裏所講的定驕傲為罪的道,也許仍像從前一樣,但是有一個基本的分別,就是每逢有一個驕傲的靈從一位弟兄 身上出來,他就覺得不對;他不只覺得不對,他也厭煩。他從神那裏所學習的,所看見的,能叫他裡面有感覺,叫他裏面厭煩。厭煩這兩個字,用來表明那種感覺, 是最恰當的。從那時起,他就能服事那個弟兄,因為他認識那個病。那個病他也生過,他先得了醫治;雖然他不敢說完全得了醫治,但最少他能說得了一點醫治。這 是屬靈知識的來源。

神賜聖靈給我們是一次的,我們得著屬靈的感覺是多次的。有多少次的學習,就有多少樣的感覺。少了一次學習,就少了一樣 感覺。所以,拯救自己、保全自己有甚麼用!凡拯救了自己生命的人,就要失喪生命。我們在那一件事上保守自己少受痛苦,我們就在那一件事上失去主所要我們得 著的。所以,要求主在我們身上不停止祂自己的手。盼望祂在我們身上作工,盼望祂一次過一次的作。最可惜的是,主在我們身上作了一次沒有結果,作了兩次仍沒 有結果,一次過一次,我們不知道主的手在那裏作甚麼,我們沒有注意主所作的,我們甚至是在那裏抵擋。人所以沒有屬靈的竅,不會有屬靈的分辨,就是因為缺少 屬靈的學習。所以,我們盼望在神面前能知道,我們所受的對付越多,我們所認識的人也就越多,我們所認識的事也就越多,我們所供應人的也就越多。我們要擴充 事奉的範圍,就要擴充我們受對付的範圍。我們如果要事奉的範圍擴充,而受對付的範圍不擴充,這是不可能的。

實行的方法

我們受了這些對付之後,有了這些基本的學習之後,我們的靈就能出來,我們的靈就能去摸別的弟兄,我們的靈就能認識別人的情形。現在我們要學習在實行上怎樣認識人。

我 們要摸人的靈,總得聽他開口說話。我們也承認,有的人不必等人開口,就能摸著人的靈。但達到這樣地步的人非常少。普通的時候,總是要等人開口。神的話是 說,人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一個人不管他用意如何,手腕如何,總是他口裏所說的是他心裏所充滿的。口裏說的時候,自然而然靈就出來。他如果是狂傲 的,狂傲的靈就出來;他如果是虛假的,虛假的靈就出來;他如果是忌恨的,忌恨的靈就出來。你聽他的說話,你就能摸著他的靈。一個人在那裏說話的時候,你不 要光注意他說了些甚麼話,你更要注意他的靈是甚麼種的情形。我們不是憑著人的話來認識人,乃是憑著人的靈來認識人。

有一次主耶穌往耶路撒 冷去的時候,兩個門徒看見撒瑪利亞人不接待祂,就對主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他們這樣一說,他們的靈就 出來了。主說,『你們的靈如何,你們並不知道。』(『心』照原文可譯作『靈。』 - 路九54~55。)主在這裏給我們看見,聽人的話,要知道人的靈。話一出來,靈就出來。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他心裏面是甚麼情形,他話裏面一定說 出來。

還有一點,你聽人說話的時候,不要去注意那件事,而要注意人的靈。比方:今天有兩個弟兄出事情,甲說乙不對,乙說甲不對。這件事放 到我們面前來,我們要怎樣對付?當事情發生時,只有他們兩個在場,我們沒有法子知道。但是,兩個人一開口,有一件事情是我們能知道的,就是他們兩個人的靈 如何。在基督徒中間,不只是事情錯了就是錯,乃是靈錯了就是錯。一個弟兄一開口,我們能說事情如何我們不知道,但是靈錯了我們知道。你說是他罵你,但是你 的靈不對。所有的問題都在乎靈。靈錯的人,不只這一件事情錯,連他的人也錯了。在神面前的是非是憑著靈來定規的,不是單憑著事情來定規的。所以聽人話的時 候要摸著人的靈。在教會裏面,許多事情常是靈錯,不只是事情錯。如果甚麼都是光憑著事情來斷定,就要把教會帶到另外一個範圍裏面去。我們是在靈的範圍裏, 不是在事情的範圍裏,我們不能被拖到事情裏面去。

如果我們的靈能出去,我們就能摸著各種各樣的靈的情形。有的時候我們也會摸著一種情形, 就是對方的靈是關閉的,不出來,那時,我們就要會用我們的靈來斷定事情,來認識人。但願我們能和保羅一樣的說,『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肉體認人了。』(林 後五16。)我們不是憑著肉體來認識人,我們是憑著靈來認識人。我們學會這個基本的功課,在神的工作上就有路走。 倪柝聲著
摘自《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基督的僕人需要學習的一個基本的功課,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讓靈能彀出來。惟有出乎靈的工作,纔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纔能讓靈自由的工作。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