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基督徒與佛教徒的對話

語音(普通話):


我記得我曾經在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那邊服侍的時候,那時我服侍的單位是:傳統信仰與新興宗教研究中心。這個單位主要是做宗教對話的工作與研究,在那個時候我有一些的實習。因為我從佛教這個領域,進到基督信仰,所以我信了主之後,比較有機會與佛教徒有一些接觸,我慢慢也學習如何宗教對話。

感謝主!那時候也興起一個環境,就是讓這個信義神學院跟佛教團體 – 佛教現代禪,做一個這樣的宗教的對話。當時的對話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突破,為什麼呢?因為在這之前,很多的宗教對話都是比較對立的,比較客氣的就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雞同鴨講也算是客氣的了!更之前就會比較針對說,我們自己的信仰最好,就把對方給扁下去,所以我們在宗教對話這個研究,慢慢的有一些修正,不敢說它是不是改進,因為這個時代的背景是要尊重每一個人的宗教信仰,那其實不只是尊重每一個人的宗教信仰,因為每一個宗教信仰在這個時代,它都有很高的文化背景,尤是像佛教來講,在中國歷史上,從隋唐開始發揚光大,到今天為什麼這麼多高智識份子都接受它?不是站在我們一個基督信仰說,只有我們才是真神,把別人都給扁低了。後來的宗教對話站在彼此的尊重,可是這樣一個的彼此的尊重,有它的意義嗎?

真的感謝主!那時在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我們跟佛教現代禪的接觸,透過我們雙方彼此的訪問,後來在網路上我們也有一些的對談,甚至這些對談也經過整理而成書,而佛教現代禪也將這個對話,翻譯成英文和其他的語文。但是我們發現對方跟我們,就是佛教現代禪的領導人與神學院的院長,慢慢地發現這個宗教對話,不是完全沒有交集!

感謝主!後來我們慢慢會針對,一個問題來討論 就是「至高者」,因為我們有點相持不下,佛教徒認為「佛」最高,我們當然認為「三一神」最高,因為我們也希望能找到一個交點,使我們彼此有點互通,不要漏得像以往那樣各說各話,所以我們慢慢就認為說,好吧!那你認為你的神最好,我認為我的三一神最好,我們暫時就說這位「至高者」,所以我們取了一個共同的名詞叫「至高者」。為什麼要這樣呢?,不是說我們好像要互相的諂媚對方,因為我們希望有更深入的彼此表白,讓大家來認識,所以我們更願意在不同的宗教,有對「至高者」的解釋,這樣的話我們就好像會有一些的交集,那當然就是蠻好的!在網路上我們就對這個「至高者」,不斷的我們有自己對不同信仰裏面的表白,所以也讓佛教現代禪,他們能夠一直到神學院來訪問!

有這樣一個的宗教對話,說起來我在這樣子的一個經驗當中,我覺得也不見得說我們跟其他的信徒不能夠有對話!重要的還是說保持一個和平的關係。但是這個不是諂媚,其實我在跟他們對話當中,我自己心裏上也常常在跟 神禱告,偶而我也會不小心,對他們對方的領導者說:「那既然你會感謝主呀!那你就來信耶穌嘛!」那我也會說:「像你這麼有智慧,如果你來瞭解我們的主耶穌,你說你的是至高者,沒有關係!我們不去爭誰是第一,但是既然你能夠接受我們,能夠接受我們的不錯,那你是不是以你的智慧,我相信如果你來信主耶穌,那麼應該比我更有啟示!」

所以我覺得我是帶著一個善意的邀請,我們傳福音不是馬上把對方扁下去,有時候也要抬高對方的一個價值呀!我相信 神造人給人一口氣,那口氣就有神的靈、神的智慧。我相信神在不同的時代,興起了不同的人,既然人都是 神造的,孔子也是 神造的,歷史上很多名人、儒家,各方面的這些哲人都是 神所造的,也有 神的智慧,只是他還沒遇見主!

當然有更深入的就是說,在未來歲月如何去經歷主,所以我覺得去傳福音,也不必那麼的劍拔弩張的,好像非得把對方比下去,非得要對方馬上信。因為我覺得我們就是把你所知道的,把你所遇見主,把你如何在主裏面的享受,然後如何在主的話裏面得著供應,得著你生命的改變,得著你生命的不同反想,如何活在主的面光當中,也如何活出基督,這種種見證出來也就夠了!那對方會不會信主,我覺得這個成果還是在 神的手裏,所以我們儘管去傳福音,不必太說這個人有沒有受浸呀?這個成果 – 受浸的,你很高興,沒有受浸的,你就很沮喪!甚至有時候在這個配搭的服侍上,因為對方沒有受浸,你就彼此怪罪說:你看、你看...!我們這次作工所以不成功,都是你怎麼樣、你怎麼樣...!所以有時候在服侍 神,服侍這樣的一個工作,常常有時候我們發生最大的問題,就是配搭出問題!真的有時候讓人很灰心喪膽!不傳福音還好,傳福音的話你會覺得:不做不錯、少做少錯、越做越錯。我想這個不是 神的心意!

應當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是越來越喜樂,所以說不要太看重這個作工,更重要就是你如何經歷 神,那怕我們在傳福音也是在經歷 神,更重視在主裏面我們都是一家人,在主裏面就是在基督的身體裏,我們都是一個肢體,所以說在傳福音的工作上,我們越發現肢體連結的重要,那當然這個肢體也不完全都是,我們已經信主的人。因為我們去傳福音,就是把失落的羊找回來,就好像我們把我們身體上的一塊肉給他找回來,因為我們真的就是要見到基督的身體,所以我希望說我們真的帶著喜樂,享受主的這樣一個心情。那怕說福音朋友還沒有信主的,也是非常和平共處,有時候聆聽他們在他們生活領域裏,不管是他的文化、教育、知識,乃至於不同的宗教信仰,多去聽,我覺得多去聽你就會了解到他的信仰、思想裏面是甚麼?因為你說真的要去了解佛教的思想,其實佛教的思想不是只有藏經裏面所記錄的,甚至每一個人在這個新的時代裏面,接受不同的所謂佛學思想,那到底是甚麼?可以說真的是無法記錄,所以真正的是甚麼?是那個人表達出來的,然後他說他是佛教徒,那麼他是佛教徒,他說出來的那個思想就是所謂的佛教思想!因為幾乎就是這樣,只有在主裏面,我們信了主耶穌基督,這個思想是會比較,比較相近的。那其他的思想因為,不是這個我們所信的獨一真神,所以說真的是五花八門,所以他們會怎樣?你實在沒有辦法再去研究了,所以說我們除了對自己要相當清楚,神的話語要常常把它背誦下來,隨時遇到福音朋友,你至少送給他一兩句,不只對我們自己很好,那麼他聽多了呢, 也會在他的心裏面留下種子,也許那一天就藉著這句話,神差派哪位天使來開啟他!

所以佛教徒跟基督徒的對話,我覺得對話不是說你一定要先去學甚麼,那當然是你慢慢去了解、涉略、關心他、多聽他說,當然你自己心裏要有主,不能聽了聽,結果就被他牽引去了。我相信這是不會的,因為我們是常常帶著禱告的靈,是有配搭的、是有禱告的,主住在我們裏面,我們有主的同在。可是就是說,我們儘量保持和平共處,那這個和平共處,不是一個諂媚,而是說我們真的認為,這些雖然還沒有信主的人,他是我們身體裏面一個還沒有找回來的一個肢體,所以我們是帶著這樣一個心情… 所以這個態度很重要!這樣一個心情,讓我們傳福音不要樹敵,而是有更多的連結。

那當然還是禱告,求主給我們力量!我們跟主配搭、一同作工,來成就主的美意,就是為了建造神的居所,我們真的是盼望那天時候滿足,然後主要的人也足數了,就迎接主耶穌的再來!

我們真的是願意我們的親戚朋友,都能夠得救,就像聖經說的,一人得救全家都要蒙福、蒙拯救,所以說願意這樣一個,甚實只是開啟我們有更多的交通,而不是說你知道佛教甚麼思想,然後我甚麼思想,非常的不一樣,然後只是把它那來當作令箭,來當作攻擊,拿來當作你懂了很多。我相信不是這樣子的,我們只是願意說有更多的交集,但是我們還有我們自己的操練跟中心思想。

所以說讚美感謝主!這個還是需要智慧,也不一定說你要去研究太多的佛學思想,更重要的就是說你真的是要有主同在,我們的神祂是全地的主,當然祂的智慧不只是在基督徒當中,所以我們更願意讓主的靈來帶,主的智慧和啟示,給我們更多超越知識的,這個愛跟知識水準,這樣的話,其實越傳福音,我相信你是越來越有智慧!越來越喜樂!越來越平安!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