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你們是世上的光──You ar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Pastor Mark Geppert) 2017.8.6

文字整理:Fanny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主題:你們是世上的光 (You ar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講員:馬可牧師 Pastor Mark Geppert
經文:馬太福音 5:14

哈利路亞!很高興今天來到大家當中!我要簡單介紹自己,我的名字叫馬可,幾個月後我會69歲,我在宣教的工作有43年了,我和妻子今年要慶祝我們的結婚47週年,我們有兩個兒子,一個40歲、一個37歲,他們都是基督教機構的總裁。我們這麼多年都是憑信心生活,主供應我們一切,主為我們打開很多難以置信的門。為著神的美善和憐憫,我很感謝神。

我今天要跟大家說,如果你今天決定,你不是為自己而活,你全心跟主說:我把我生命交給你,我把我一切的事都交在你手中,我所有的盼望、我的夢想、讓我的成功,我全然交給你。我就告訴你,放下一切,活出你最精彩的生命!

我12歲的時候信耶穌,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我們早上跟晚上都有敬拜。我爸爸是貨車司機,他很辛苦工作,我們不是很窮,但也不是很富裕。我們有四兄弟姊妹,我是最小的。晚上晚餐之前,因我爸爸會讀一段聖經,他會用這段經文來禱告,沒有人會碰任何食物,直到經文讀完。家裡面沒有電視機,也沒有俗世的音樂,我們的娛樂就是站在鋼琴旁邊,我媽媽會彈一首、我姐姐也會彈一首,我們會唱教會裡的詩歌。我們常常在教會裡面,整天都是,媽媽是負責主日學的,爸爸是教會的長老,我的一本書就是兒童圖畫聖經,今天我還擁有它,是在1948年,我出生的那一年收到的禮物,所以我那時候是小嬰孩當然不懂得去讀,媽媽每天晚上唸給我聽。所以我是在神的話語裡面長大的。

當我17歲的時候,我高中畢業,我很叛逆。家裡面有一些很嚴重的事情,都是因為我而發生,是非常艱難的。我們家裡面稱為一個暴力的家,即使耶穌好像就在家裡面,但卻成為一個暴力的家。我在家裡是最小的,你可能覺得很奇怪,我姐姐也比我高,我們有德國血統,我是最小的,也是至小的。他們想,我不曉得為什麼,其實我知道的…,他們在想,這裡是一個很暴力的地方,很容易在一個家庭暴力當中,有人會受傷甚至死亡。那時候我就決定,我要離開,越快越好。實在的,我會躺在床上計畫,怎麼殺死我父親?不是幻想!當我12歲的時候,他買了兩樣東西給我:一個就是拳擊手套、另一個就是舉重啞鈴。12歲,我已經長得跟現在一樣高,他們覺得我會是最大塊頭的。當我14歲的時候,我開始舉重,應我也懂得使用拳擊手套,我開始訓練,因著這種訓練,我開始參加足球隊;因著足球我開始上大學。17歲的時候,我不是因為訓練而打足球,我也不是為了運動而訓練,我的訓練,是為了殺死我父親。

我父親曾經在美國軍隊裡當兵,他在諾曼地海邊登陸,他存活下來,沒有受傷。但因為他看見周圍佈滿了屍體,海都是血,都是那些他所認識人的血,這影響了他的思想。在法國服役的時候,他被調派到菲律賓群島上,那時候日本要爭奪海島,美軍要把日軍的防線推前。我父親手上有火焰噴射器,當日軍在山洞裡的時候,我父親就是把火噴進山洞裡面,他就看見那些人著火般逃跑出來,他就後退,讓別人開槍射殺,他看見太多的暴力了!我出生的時候他40歲,當我青少年期的時候,他已經50多歲了,過去的事情不斷的在他腦海裡出現。即使他是聖經老師,成為教會的領袖,有時候我看見他,那些黑暗就籠罩著他,他的臉改變了,拳頭很有力,那些不可化解的暴力,就一直滿上來。

他和我哥哥相處的不好,我哥哥長得很高大、非常的帥、非常的強壯,也有一個很強的意志力。當我父親想要打他,他夠強壯來反擊,那種的暴力是無法想像的。我比哥哥小8歲,所以我就在父親跟哥哥中間選擇,我當然會站在哥哥那一方。但他離開了,離家出走了。我的大哥去了大學、我姐姐也去了大學讀書,我是唯一剩下在家的。你可以感受到那一種的暴力。當我父親陷入沮喪當中時,他的思想就充滿了過去所看見的事,你呼吸也可以聞到那種暴力的氣息。

我離家了,我說:如果那個男人,認識那麼多聖經、詩歌、靈修,經常在禱告,如果這位神不能幫助那個男人,我也不要祂來幫助我。我把頭髮留長,做盡一切叛逆能做的事,父親以前怎麼對我的教導,我現在全部都跟他唱反調,也同樣變得很暴力。我根本不察覺,這種同樣的暴力,開始掌控我的心,我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在建造一個黑暗的家園!我們今天很多的年輕人,他們在建造一個黑暗的家園-聽音樂、看電視、暴力練習、利用手機來行使暴力(手機遊戲), 他們為黑暗權勢建造一個空間。可能我會認出來,因為我也曾經為黑暗權勢建造空間。

今天我已經長大了,那個時候我還不成熟。美式足球是一個很難的運動,如果你身材不大,你就要儲存暴力、儲存惱怒、默想暴力、舉重,使你變得強壯,然後去打人。當我到了17歲的時候,我真的可以打人。我打了很多人,用石頭、木塊、刀子…,我為黑暗建造空間-這個是我的選擇,我選擇這樣使我父親感到失望。有兩年或快到三年的時間,我住在大學的校園裡,打足球,我不上課,我的生活都是暴力,我成為一個非常暴力的人。你一定不想跟我說一句話,因為我會送你一個拳頭。如果我認定不喜歡你,我會想辦法來傷害你,我經常做的一件事,我告訴你我常做這件事,我把打火機油放進我口裡,然後吐在你的臉上,再向你丟火柴,我做了好幾次!我沒有把打火機油吞進去!我也會拿噴髮劑以及打火機做成一個火炬,就會把一個門柄燒紅,然後敲門,那個人就會來開門,門柄就會把他的手燙傷了。這個是簡單小事。有一個年輕人,他決定帶我女朋友去看電影,他回不了家,我在黑暗中用木板打他,他要在醫院住上好幾天才能回家。當我為黑暗留空間,它就開始掌控我的生命。當我因著不饒恕而打開這個門,它們(黑暗權柄)就進來了。

時間過去了,我被大學趕出來,我有一個選擇,我可以參軍或入獄,我選擇了參軍!那個時候是越戰的時候,他們猜想我這兩年是否能夠熬過去,如果可以就不錯了。我並沒有去到越南,因為我懂得一些化學知識,我開始為美國政府製造一些大規模毀滅的武器。是大規模性的毀滅,不單止是個別性的毀滅。你知道美國政府,怎麼知道薩達姆·侯賽因有大規模毀滅性的武器呢?他們怎麼會知道?他們怎麼那麼確定?他們有賣這些毀滅性武器的收據。你覺得誰發明這些東西的? 從1968到1970年,我透過憤怒的管道、黑暗的管道,做成了大規模毀滅的武器。我想像這些的武器可以怎麼被利用,我是一個瘋狂的人。但是我青梅竹馬的戀人,我們結婚47年了,對我一直忠誠,一直都是如此。你向我求婚的,當我從軍隊退伍之後,她也從大學畢業了,我們即將結婚,我要如此把你握住。我父親聽說了,他安排跟她吃頓飯。我父親跟她坐在一起,對她說:「你不會願意跟這個人結婚的,這個人是個瘋子,這個人充滿暴力,你以為他是一個基督徒男孩,因為他懂得在合適的時間裡微笑,他懂得講好話,他可以引用聖經的話,他可以唱詩,但是他卻活在黑暗裡!我們都愛你,我們覺得你很棒,不要嫁給我們的兒子!他將會成為你的災難!你不認識這個人!」我臉上掛著笑容,跟我講對的話!離開軍隊不久,我們很開心的結婚了!那是一個美好的婚禮,非常有榮耀!我們就去蜜月旅行,但車子就發生了一些問題,我揮了一個拳頭,我的答案就是拳頭!我對每件事的答案就是暴力!突然間這女孩子就說:「我嫁給了一個什麼人?」從外面看來,他是一個基督徒,能夠背聖經、禱告、唱詩,但是裡面卻是一個十分暴力的人。我們搬進我們的新家,婚後第一個月,有一個晚上,因為我跟老朋友在一起,晚了回家,她就問:你去了哪裡?我十分惱怒,就說:「你是誰,居然這樣子問我?」我發瘋了,一拳揮在牆上,我對任何問題的反應就只有暴力!當我揮拳頭的時候,我並沒有打在用紙做的那部份牆壁上,裡面是一個很大的鐵板,當我一拳打上去的時候,我的手受傷了。這個女孩看著這一切,我嫁給了一個瘋子。我因為太生氣,就打那個牆壁,我的手就嚴重受傷了!當我退後一步的時候,我就用腳踢牆,我的手跟腳都受傷了!她開始為我禱告。

因著家裡面的暴力,在家裡面形成了一個壓力,她不能吃,這就影響了她的消化系統,她就變得越來越瘦。我們每個星期去教會、唱詩歌、讀經,你要我做基督徒嗎?我可以做基督徒!教會甚至叫我成為教會年輕人的領袖!教會完全沒有辨別出來!我有一個超大的黑暗容器在我裡面。我就說,我太忙了。他們說,你會是一個很出色的領袖,你熟悉聖經、熟悉一切。我說,我覺得我還是別做。我的妻子,她太瘦了,當她兩腿並膝站立時,兩腿之間你會看到光,你可以看見每一根骨頭,她的體重就不斷的下降。有人嘗試為她做釋放,他們圍繞著她,幫她做釋放禱告,她不是那個需要被釋放的人,她是受害者。我才是那個需要被釋放的人,不是她!我只是守在一邊。作為一個男人,我不可能承認我暴力的罪,我是一個男人、一個商人、一個成功的商人,我絕不承認我的罪,我也絕不說我家裡的問題是因我而起。我絕對不會說,我為黑暗留地步!那個黑暗在我裡面居住,我絕不會承認,絕對!我是一家之主,我的家要聽我的,我不會像我父親那樣,成為一個假冒為善的人。絕對不會的!我是一個男人、我要成為一個男人!她呢?最好不要跟任何人說,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有一個禮拜天我們去教會,在那裡有一對新來的夫婦,他的名字叫馬太,妻子的名字叫瑪麗安。我是其中一個招待,她一直在看著我,我就在想,我是否在哪裡見過這位女士?我覺得不可能認識。聚會結束之後,我站在後面,等所有的人離開,然後我就可以開始清潔打掃,這是我的工作。當這位女士走向我的時候,我認定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地方認識這位女士,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就向著我走過來,她很生氣,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有一個可愛的妻子,她是一個很棒的女孩子,如果你不調整自己,你會失去她!」我說:「你是誰?」然後我去到她先生那裡,我說:「你知道嗎?你該管好你的太太!她是誰?」他說:「噢!她已經每天為你禱告!她最後找到勇氣跟你說一些話!你在你的生命中,為黑暗預留了空間。看看你的妻子,她正在受苦,因為你把空間留給了黑暗。她十分愛你,我太太也愛你,她要面對你的黑暗。我們都是基督徒,我們是世上的光,你卻以黑暗為樂!明天晚上7點半,你來我們家,我們要把黑暗趕逐。你以為自己很堅強、很有能力,如果你是真男人,你7點半就來我家。」說完,他就走了!我在想,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對牧師也隱藏得很好,我把這黑暗隱藏了多年!我以它為樂,這黑暗一直跟著我。這不是我的錯,是我父親的錯,不是我的錯!那個黑暗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不需要負責的。我開始去思想,整個星期天的下午、星期一早上都在想著去他的家的事,那個人怎麼可以這樣子對我?他不可以這樣子對我!我是個大男人,我是傷害人的,我知道怎麼去傷害人,我是被訓練去傷害人的,我怎麼可以這樣子退後呢?他妻子是完全失去理智的,她以為她是誰來管我?怎麼會這樣?她怎麼可以這樣?五點鐘了….,我妻子在看著…,六點了…,我開始變得很生氣,我不能再打牆因為那會很痛!最後7點15分,我告訴我妻子,我有地方要去,你要不要一起?她說,你要不要我跟你一起?我說,你最好跟我一起!因為我們當中有人會受傷,你最好一起!

我們就上車了,開車到馬太和瑪麗安的家。他們一見到我們就說,很高興你能來!我期待的是有一群人,但只有他們兩個。瑪麗安說,「我不會向你道歉的,你需要一場對抗,你可以成為神大大使用的人,主會大大的來使用你,神對你有個很大的計畫,神對你的妻子也有一個很大的計畫,你會開始一個事工並要進到列國的,但要除去你心中的黑暗。我不是在批判、論斷或殺了你,這不是關於你的。我的弟兄,你一定要把這個從你生命當中除去。」 然後馬太就打開馬太福音5:14, 在那裡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 他說:「馬可,你是光,你不是從黑暗而來的,在你生命中不可有黑暗,用這樣來判斷人,我們都看見這黑暗都在你裡面!很多時候你可能是個很好的人,但當那個黑暗一出來,那個暴力就出來;當怒氣一出來,你很恐懼。你是光,你不能夠與黑暗共舞!你是光,光與黑暗不能同居,光可以驅走黑暗!弟兄,讓我為你禱告,根據聖經,耶穌對他的門徒說:你們是世上的光!你們是光!讓我們來服侍你!」

我內心裡掙扎、很掙扎,這些人到底以為他們自己是誰?我生來就是基督徒,我懂聖經比他們想像的更多。他們是誰敢來質疑我? 這些不好的感覺,他們沒感到那些的傷害,但我已經感受到!他們在教會從來沒見過虛偽者,他們知道什麼?他們只是站在那邊,馬太就站在那邊。我沒去看我的妻子,我也沒有看他的太太,我就看著他的眼睛、鼻子對鼻子,我看著他的眼睛,有光從他的眼睛發出,進到我的眼睛、在進到我的靈魂裡面,我裡面的黑暗就開始離開了、開始離開了、開始離開了…。在一個星期之內,我就受了聖靈的洗,我裡面的黑暗就逃跑了、逃跑了。

我告訴你,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在光的裡面,沒有黑暗的空間。科學上沒有量度黑暗的, 只有量度光度。唯一的時間我們在黑暗裡,就是我們把燈關掉,哈利路亞?!那個人對我做了什麼?把燈打開、把燈打開,我就得自由了!我們不是從黑暗出來的,我們不要為黑暗預留空間-我們不要以黑暗的思想為樂、我們不要唱那些與黑暗有關的歌曲。我曾經把敬拜詩歌換掉,只聽那些很黑暗的音樂。我騰出空間,我有仇恨,我仇恨我自己的父親,活在傷痛裡面,那個原本是耶穌基督居住的地方。但我卻騰出空間,我為自己辯解,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錯,是其他人做的,不是我做的。但在真理裡面,我以黑暗為樂,透過音樂、影片,那些都是憤怒、殺人、仇恨,但我特別喜愛。在我的思想上,我會製造爭論,我可以感受到我裡面那種戰鬥的化學作用,我整個身體就沉迷於這種的化學分子。就是這種的化學召喚我去打足球,去打那些比我高大的人,去打人、去傷人,我懂得如何釋放在我身體裡面的這些東西。我餵養我的憤怒,直到我眼睛對著眼睛,然後馬太說,「我們不是為了黑暗,我們是為了光。」那個光就開始照耀著,把我裡面的黑暗驅逐了。

我第二個兒子,他的名字叫馬太,這是有原因的。當馬太看著你的眼睛,從一個小嬰孩,當他看著你的眼睛,光就進來,就像雷射光一樣,很純潔的。這個人非常愛神!

所以我今天問你,你要驅逐黑暗嗎?你要除去憤怒嗎?你要除去怨恨嗎?我當然明白你是受害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有些人對你做了一些事,但你繼續把他留著,餵養它、滋養它,你就是在做這種事。我很想為你禱告,我願意看著你的眼睛,看著那個陰影離開,然後那個光就亮起來了!耶穌說:「你的眼睛若瞭亮,非常好;眼睛若昏暗,你需要幫助。」所以今天,你需要我看著你的眼睛,為你禱告,然後釋放那個光,把黑暗驅逐。我知道你很堅強,直到現在為止,我都不需要幫助,我很好、我很好。如果你需要我為你禱告,我邀請你來到前面,就是現在!把黑暗驅逐,不再有仇恨、暴力、恐嚇!我向神呼求:主啊!黑暗要來了,我需要光!你今天需要光嗎?你就說,我需要光!哈利路亞!

你們看起來都非常好!我告訴你,基督的身體是美妙的!在神的同在裡,我們可以謙卑自己,我們可以對主說( 你看著我的眼睛):讓光、祢的光進到我的裡面!

詩篇第三篇說:「你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這副圖畫到底是怎麼樣?我們每個人都垂下頭,走路也是低著頭的,當我們來到耶穌面前,祂用祂的手把我們的下巴抬起來,抬起我們的頭,看著我們的眼睛,然後祂說:我愛你!我愛你!我在你裡面找不到不義!我用完全的愛來愛你!我把一切你所需的給你!看著耶穌,讓耶穌把你的頭抬起來,如果你自己可以,就把頭抬起來,從耶穌那裡領受饒恕、釋放,把黑暗驅逐!你要對黑暗說:「黑暗,離開!黑暗,退去!黑暗,離開! 我是屬於光的!在我裡面沒有位置留給黑暗,你不能留在我裡面,我是聖靈的殿,那裡沒有黑暗、沒有黑暗、沒有黑暗…!」 哈利路亞!

你領受了嗎?你領受了嗎?我們一起來敬拜…

父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感謝祢!今天來與我們相遇!感謝祢!帶我們從黑暗進到光明!父啊!今天與我們同行,即使黑暗嘗試要再進來,我們相信祢會把它驅除的!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每一個不管是活著、還是死去的,那些曾經以任何的方式來傷害我、虐待我、利用我的…,主啊!我饒恕他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也求你饒恕他們,把他們交在你的手中,釋放我,從我在記憶裡面得自由!我釋放、我釋放…,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鬆開,我把這些都除去,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我們帶著主耶穌基督的光,去到我們的鄰居、國家,我們要看到這個光發亮!應我們的饒恕、喜樂、自由,是多麼的吸引人!那些認識我們的人,就會問我們,你怎麼那麼自由?你就可以分享耶穌!改變生命,這一個就是明證、福音的明證。帶著平安去,紀念貧窮的,用恩慈待人,讓恩典、平安從我們主耶穌而來的,與你同去,去到每一個地方。

祝福:

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祝福在座每一位神的兒女,神的光在你的身上,神榮耀的光輝在你的身上,你是世界的光!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字福你,神的光在你的裡面,你裡面所有的黑暗都要完全的除去!你要得著神完全的自由!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字福你,不管你去到香港任何的一個角落,神要來使用你,照耀那裡的黑暗,要讓你所有的黑暗完全除去!神要來使用你,帶下神的光、帶下神的平安、帶下神的喜樂、帶下神的盼望!神要來使用你、神要來祝福你,叫你在眾人的面前可以抬起頭來。神將榮耀的冠冕戴在你的頭上,神要來透過你的生命,因為你有一雙屬神的眼光,充滿神榮美的眼光。人來接近你,就要被你的生命來吸引,他也要來相信你所信的神。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大大的來祝福你,阿們!榮耀歸給我們的神!

文字整理:Fanny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承蒙〔611靈糧堂〕授權播放

歡迎赴會:

611靈糧堂──611 Bread of LIfe Christian Church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八時三十分、十時三十分、下午十二時三十分
8:30am, 10:30am, 12:30pm Sunday
其他聚會時間
Other service times
http://www.church611.org/modules/…
更多資訊
More information
http://www.church611.org/
地址
Address
香港荃灣荃貴街2-18號富麗花園A商場1字樓
1/F., Shopping Arcade A, Wealthy Garden, 2-18 Tsuen Kwai Street, Tsuen Wan, N.T., H.K.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