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哪裏去了(林豪恩先生)2011.1.2

語音(廣東話): 題目:聖言哪裏去了?(Where has the word of God gone?)
証道:林豪恩先生
經文:路加福音3章1-6節


一. 經文
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丟‧彼拉多作猶太巡撫,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那時,撒迦利亞的兒子約翰在曠野裏,神的話臨到他。他就來到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正如先知以賽亞書上所記的話,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有血氣的,都要見 神的救恩!」路3:1-6


四卷福音書都有記述施洗約翰在曠野傳道的行動,其中以路加福音的版本最特別。路加福音的記述特別之處,在於把施洗約翰放置於具體的歷史場景之中,而其他三卷都沒有這樣的做法。

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丟‧彼拉多作猶太巡撫,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3:1)。這些當時在位的羅馬王帝及巴勒斯坦一帶的統治者的名字,標示著施洗約翰處身的政治時空。「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3:2)。當時在位的大祭司的名字,標示著施洗約翰處身的宗教時空。在大時代中,在政要權貴星光熠熠之中,施洗約翰在哪裏呢?「那時,撒迦利亞的兒子約翰在曠野裏」(3:2)。

路加福音這短短的幾句,帶出無限的意境及想像。第一重想像是地理上的位置:凱撒、巡撫、分封王,這些統治者的官謂,令人聯想到王宮;大祭司,令人聯想到聖殿;與金碧輝煌的王宮,以及莊嚴宏偉的聖殿相比,施洗約翰在哪裏呢?在貧乏荒蕪的曠野。第二重想像是權力及資源上的分別:凱撒、巡撫、分封王,各擁有在其範圖內絕對的權力,支配著管轄地區的人民及財產;大祭司擁有宗教及社會地位,主導著猶太社群的信仰及倫理生活。與這些位高權重的人物對比,施洗約翰是誰呢?施洗約翰只不過是一位普通祭司的兒子,在大漠中吃蝗蟲野物為生的邊緣人物。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接著的那一句:「神的話臨到他」(3:2)。鏡頭的焦點竟然不是在王宮,不是在聖殿,而在曠野;鎂光燈照射著的竟然不是政治領袖,不是宗教領袖,而是在曠野中無權無勢的小人物。上帝的話並不是臨到王宮的政要貴冑,不是臨到聖殿的神職人員,竟然臨到在曠野的小人物。這真是耐人尋味,又意味深長。

二. 釋經與應用
1. 聖言不在王宮
雖然世上不少帝王都以「天子」自稱,甚至把自己的喻令定性為「奉天承運」,但上帝的話沒有臨到王宮。為甚麼上帝的話不臨到王宮呢?大衛王臨終前對繼位的兒子所羅門說:「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當剛強,作大丈夫,遵守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做甚麼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說話:「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列王記上2:2-4)要當權者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遵守上帝的吩咐,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正所謂「創業容易守業難」,坐上了王位的人,最大的威脅是失去王位,因此,精明的帝王必然盡力運用自己的權力去保住江山,延續王位;昏庸的帝王更不會遵守上帝的吩咐,他們只會濫用權力去滿足一己慾望。當保住王位成為最重要的考慮的時候,「上帝的說話」很有可能被變為保住王位的其中一件工具。

2005年3月19日,美國及其盟軍以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理由,向伊拉克開戰。當時的美國總統說:「我們為解放伊拉克人民自由而戰,是一場正義之戰。」當時的伊拉克總統說:「發動聖戰是每個伊拉克人的責任。攻擊他們,戰勝他們,因為他們是被真主詛咒的邪惡侵略者。我們將會取得勝利,他們將會被消滅。

若上帝的說話落入了王宮,若上帝的說話落在凱撒、巡撫、分封王手中,在保持王位的優先考慮下,在延續權力的推動之下,由王宮再宣告出來的,會是原裝版本、不折不扣的上帝的說話嗎?

上帝的話不臨到王宮,但王宮卻極力令人相信它擁有上帝的說話,用一切方法塑造自己成為真理及正義的化身。蘇聯共產黨統治時期,他們的黨報稱為「真理報」,要壟斷真理的意圖「畫公仔畫到出腸」。最近,內地一名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兒童的父親,聯同其他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的家長,尋求公道,爭取公平,卻被控告「尋釁滋事罪」,由原告被改變為被告,判監兩年半。尋求公道,爭取公平的人被不公道及不公平對待,令不少人都感到錯愕。這很可能反映著公道和公平被當權者壟斷了的後果。

提庇留就任羅馬帝國王位十五年了,還委派了本丟‧彼拉多作猶太巡撫,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不過,上帝的話沒有臨都他們任何一人。他們雖然擁有權力,擁有軍隊,但他們不代表真理,也不代表正義,更不代表上帝。因此,尋求真理、尋找正義、仰望上帝的人,不需要因他們而感到害怕,也不需要因他們的行動而放棄盼望。

2. 聖言不在聖殿
上帝的話不臨到王宮,尚算可以理解。上帝的話不臨到聖殿,就令人感到大惑不解。因為按著傳統,摩西在西乃山從上帝領受的兩塊寫上十誡的法版,就是存放在聖殿中,上帝的話不就在聖殿嗎?路加福音指出上帝的話不臨到聖殿,令人驚訝之餘,也令人摸不著頭腦。

何西亞書第4章有一段論及祭司:「祭司越發增多,就越發得罪我;我必使他們的榮耀變為羞辱。他們吃我民的贖罪祭,滿心願意我民犯罪。將來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我必因他們所行的懲罰他們,照他們所做的報應他們。他們吃,卻不得飽;行淫,而不得立後;因為他們離棄耶和華,不遵他的命。」(4:7-10)

放在聖殿裏上帝的話去了哪裏呢?是甚麼把上帝的話語擠掉了呢?

列王記下18章記述一個這樣的片段:「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於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裏和王宮府庫裏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 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18:13-15)由此看來,聖殿存放著的,除了摩西的法版之外,還有很多銀子和金子。聖殿成為了王室的夾萬,祭司看管著國家的金庫。在這樣的政教關係下,祭司關心的是甚麼呢?如果上帝的話臨到祭司,祭司豈能不考慮眾多政治及經濟因素才決定如何宣告,以及宣告甚麼嗎?

聖殿的確存放著上帝的說話,而且以存放著上帝的說話自居。上帝的說話存放在哪裏呢?上帝的說話被收藏在無人能觸摸的至聖所之內,上帝的說話在聖殿很可能已經變成文物,成為歷史遺產。現在,聖殿身兼多職,肩負著眾多的政治及社會任務,因此判斷事情難免有很來政治性及社會性的考慮。道成肉身來到聖殿的門口,聖殿如何處置耶穌呢?「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說:「這人行好些神蹟,我們怎麼辦呢?若這樣由著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內中有一個人,名叫該亞法,本年作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甚麼。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約翰福音11:47-50)由此可見,聖殿判斷事情的根據,而經不是上帝的說話,而是其他眾多的考慮。

「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他們坐鎮在聖殿中,自居為人民與上帝的中間人,但路加福音指出,上帝的話不臨都他們。因此,若果我們看見聖殿腐敗跌倒,看見聖殿同流合污,請不要對上帝失望,也不要以為上帝已經放棄了這個世界,事實上,上帝仍然關心這個世界,上帝仍然對這個世界說話。若果上帝仍有話要說,人們在甚麼地方可以聽得到呢?

3. 聖言在曠野
那時,撒迦利亞的兒子約翰在曠野裏,神的話臨到他」(3:2)

第一,上帝的說話是施洗約翰為唯一考慮。路加福音接著說:「他就來到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3:3)上帝的說話臨到這位在曠野的約翰,他立即行動,有話直講。他呼籲悔改,一視同仁。對一般百姓如是,對宗教領袖如是,對達官貴人也如是。他甚至指責希律王說:「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馬可福音6:18)就算因此被收在監裏,也沒有違背從上而來的吩咐。

第二,成全耶穌基督是施洗約翰唯一目的。「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3:4-5)施洗約翰就是為此而來到世上,也為此存在於世上。世上有鬥志及有能力的人,都會如施洗約一樣,努力削平人生路上的大小障礙,跨越所有低谷,披荊斬棘,克服困難。人們努力奮鬥,為的是「預備自己的道,修直自己的路」,富豪們為的是「預備富二代的道,修直富二代的路」,目的都離不開展示自己的能力,製造自己的成就。施洗約翰努力奮鬥,為的卻是「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施洗約翰把自己的聲望及成就置之度外,有人問施洗約翰:「拉比,從前同你在約旦河外、你所見證的那位,現在施洗,眾人都往他那裏去了。」(約翰福音3:26)這個把耶穌與約翰比較的問題,並沒有成為約翰的「酸葡萄」,因為約翰清楚自己的身份及使命,他回答說:「娶新婦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故此,我這喜樂滿足了。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約翰福音329-30)「他必興旺,我必衰微」,這就是施洗約翰看待自己與耶穌基督的關係的態度。

第三,人人得見救恩是洗約翰唯一的關注。「凡有血氣的,都要見 神的救恩!」(3:6)王宮關注王權的穩定及延續,實屬合理,所以上帝的話不臨到王宮,很可能是一件好事。如果聖殿關注的,也都是自身的地位及利益,神的話不臨到聖殿,實屬無奈,也教人失望。幸好世上仍有心繫萬民的人,仍有視全人類的福祉為首要的人,神的話臨都這樣的人,被忠心及如實地傳講出去的機會應該比只記掛著自己的權力及利益的人高得多。

第四,信仰的傳統是施洗約翰唯一的根源。「正如先知以賽亞書上所記的話,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3:4)上帝的話沒有臨到王宮,沒有臨到聖殿,而臨到曠野裏的約翰,並不代表約翰或約翰傳講的信息反傳統,也不暗示約翰或其信息離經叛道。不獨是路加福音,其他三卷福音書都同時指出施洗約翰承繼著舊約的傳統,是以賽亞書所預告的人物。其實,聖殿更應該是信仰傳統的承繼者,只可惜聖殿已經把信仰傳統封存起來,如歷史文物一般妥善收藏。在曠野的施洗約翰卻站穩在信仰傳統的基礎上,把信仰傳統活化起來。

三. 總結
按照教會年曆,現在已經進入了將臨期,是教會迎接耶穌基督降生的日子。教會當如何迎接成為肉身的「道」呢?教會當以甚麼態度去對待聖言呢?路加福音記述上帝的話臨到施洗約翰的這個段落,給教會一個警惕,一個反省,四個學習。

第一,警惕自己與政權的關係。王宮是會極力說服人們聖言在他們那裏的,但其實聖言不臨在王宮。若教會以為聖言在王宮,教會很容易失足犯錯。好像二次大戰前夕的德國教會,支持希特拉的國家社會主義,甚至表明國家社會主義是正面的基督教作風,在希特拉身上彰顯的是聖靈工作的方式,也是神的旨意。

第二,反省行動的動機。縱使人們合理地假設聖言在聖殿,但原來聖言可以不在聖殿,因此,教會的行動不必然都是正確的,尤其是當涉及自身利益的時候,有機會迷失自己。例如半個世紀之前,當馬丁路德金在在美國爭取廢除種族隔離及種族岐視政策時,南部的教會力證白人比有色人種優越,努力維護種族隔離及岐視政策。就在此時此地,也有聲音提醒者教會界,教會承辦了眾多的:「社福機構與學校,這些全辦得不錯,但我們的整體質素卻不見得提升甚多。我們有很多事工與活動、會議與宴會,忙亂一番,仍是積習難改,文化與生命仍是不變,我們就得反省 :「事工是為了組織的延續,或是事工是為了國度 ?」」(胡志偉:「事工「機構化」的危機」2010/11/17)

教會向學習施洗約翰學習的四點:第一,當以聖言為唯一考慮;第二,當以耶穌基督為唯一的目的;第三,當以萬民的福祉為唯一的關注;第四,承繼並活化深厚豐富的信仰傳統。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