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戰爭與和平(賀志勇博士)- 2010.9.5

戰爭與和平(賀志勇博士)- 2010.9.5

 
 
00:00 /
 
1X
 

語音(普通話): 主題:戰爭與和平
証道:賀志勇博士
經文:路加福音12:49-53

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麼。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麼.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 從今以後、一家五個人將要分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兩個人和三個人相爭.父親和兒子相爭、兒子和父親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女兒和母親相爭.婆婆和媳婦相爭、媳婦和婆婆相爭。

一,舊耶路撒冷:戰爭的無處不在
耶路撒冷,希伯來語的意思就是平安之城。公元70年,羅馬提多將軍(Titus)圍困耶路撒冷長達幾個月。城裏斷糧斷水,饑餓﹑疾病蔓延,有婦人餓得把自己的孩子都宰來吃。當羅馬軍隊攻陷城牆時,發現全城幾乎沒有活人,遍佈屍體,連悲痛的哀號都聽不見。這是一場慘絕人寰的戰爭,共死110萬人,九萬多人被捉拿。提多將軍幾乎將全城鏟平,整個聖殿變成廢墟,”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之上。”–在人類歷史中,哪一次戰爭不慘烈呢?!

這世界有兩樣東西無處不在,一個是交稅,另一個是戰爭。只要有政府,就要交稅;只要有人,就會有戰爭。二戰離香港不到70年。而中國大陸,建國60年以來,光大的戰役就有九次之多–抗美援朝、抗美援越﹑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等等等等。小的衝突就更不用說,只是報紙一般不賣罷了。這個世界並不太平。我們和平的﹑歌舞昇平的歷史表面底下,其實是暗流洶湧。

今天,各種形式的戰爭無處不在。家人﹑同事﹑朋友間的戰爭,政治﹑經濟﹑文化的戰爭,甚至自己與自己的戰爭,只要你留心,通街都是,你到處都看得到。《創世紀》裏面朋友間的戰爭,《宮心計》裏面女人之間的戰爭,巴士阿叔跟小青年的戰爭,女導遊跟遊客的戰爭,龔如心弟妹跟風水佬陳振聰的戰爭,韓國跟中國爭孔子是不是韓國人的戰爭。我不用一一舉例,太多了!現實生活永遠比蘋果日報﹑明報的新聞要複雜一千倍一萬倍。可是戰爭的結果是什麼?不要說二戰死傷將近1點9億人。哪怕是小戰爭,你看看《創世紀》裏頭的葉榮添與許文彪,他們的戰爭讓他們失去了友情﹑生命。再看龔如心,雖然贏了官司抓到了錢,最後還是因為那些錢,死後還被人公開爆料,真真是入土難安啊。所以古人講:甯為太平犬,不做亂世人。人人都希望這個社會是個太平盛世,家是個太平之家,公司是個太平公司,當然,醫院太平間要除外。

今天,我們就要看一段有關耶穌到世間引起戰爭的經文,一段很特別很特別的經文。請大家跟我一起來看路加福音12章49-53,57-59節。

二,耶穌是什麼樣的?–一個點火受洗的人。(12:49-50)
我想提一個問題,在你心目中,你是怎麼看待耶穌的?我想,你可能很少會去想這個問題。但如果真要你去想,你可能會搬出小時候主日學學過的答案:耶穌是神的兒子;耶穌是一個慈愛的牧羊人,溫柔地抱著小羊。有的人或者會說:”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說了許多對人有益的話,做了很多好事。”我以前問一個小朋友,”耶穌是什麼樣子啊?”他告訴我耶穌有白鬍子,喜歡帶著紅帽子,背著個紅袋子。我猜想他可能把耶穌跟聖誕老人搞混了。我的同事很特別,她說,她覺得耶穌是個很瘦﹑很慘的男人,很慈祥,但是釘在十字架上受苦。這些回答概括起來,耶穌基本上是一個老好人,即使不是笑咪咪的,但肯定是很慈祥﹑很有愛心的樣子。

很少有人記得耶穌的另一種形象,在啟示錄中,耶穌眼目如同火焰,面貌如同烈日放光。他除了帶給人慈愛之外,也帶給人末日審判的宣告。馬太福音7章21節就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路加福音13章5節,耶穌斬釘截鐵地說:“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非常非常嚴厲!

我們的世界已經習慣了慈愛的耶穌﹑恩典的耶穌,有許許多多神跡加給我們﹑讓我們覺得靈驗的耶穌,但還沒有習慣那位審判的耶穌﹑收取的耶穌﹑對我們掩面不顧的耶穌。約伯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可是又有幾個人願意面對收取呢?所以當耶穌說”我來是要把火丟在地上,…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時,這種語氣讓人何等的懼怕。耶穌所說的火,就是上帝審判的火;當受的洗,就是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苦難以及救恩的完成。當耶穌說這話時,心情是何等複雜!他一面嚴厲地提醒世人,末世已經來到,不悔改,審判必要降臨;另一面,他知道他即將釘死在十字架上,但為了完成他的救恩,他又迫切希望那個時刻快點到來。他的憐憫又是何等的深!我想做父母的也是這樣。一方面惱孩子不爭氣﹑不上進,要嚴厲管教;一方面心裏又愛又痛得不得了。我記得我小時候調皮搗蛋,我爸爸狠狠打了我一頓,過後他自己都流眼淚,又給我西瓜吃,又給我說他是為了我好才打我的。天父的心也是這樣啊。

三,真理要我們改變–主耶穌所帶來的紛爭(12:51-53)
如果這段經文前兩句話已經讓人不舒服,那麼後面幾句就讓人更難懂了。耶穌居然說:“12:51, 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麼.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這好像不是耶穌的行事為人吧,他不是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麼?現在他又說他是來製造麻煩的,搞搞震。這些話讓我們聽不懂。但真正的耶穌,帶著權柄又充滿憐憫的耶穌,卻真真實實會帶來紛爭。因為他所宣告的真理是絕不讓步﹑是不打折扣的。他之所以會帶來紛爭,是因為他的真理不會改變,而我們卻需要改變。

改變容易不容易?不容易!你看我家裏,收埋好多舊東西。搬家時,小弟跟我說,”你好多東西要扔掉了”,我總捨不得。每次要扔的時候,總有點不安全感,怕什麼時候還會用到吧,又收回來。我是個怕變的人。到現在還是無辣不歡,每次出去,都要找找哪里有辣椒菜。我發現人都是這個樣子啊!我跟香港的朋友出去旅行,才過兩三天,他們就到處找哪里有茶餐廳,哪里可以飲茶了。

很多人都怕新,怕變,因為新跟變都是一種危機。一切都照舊,當然給人安全感。人家說要改變一個人,先要改變他屁股底下坐的椅子–他坐得太久太舒服了,換個新的不容易啊。椅子是什麼?椅子就是你的習慣。所以你要一個人在跟人說話時,忘掉他自己是博士﹑碩士,是教授﹑董事,是名校畢業,很不容易,因為那是他的驕傲;聖經上說”快快地聽,慢慢的說,慢慢地動怒”,但我們往往是”慢慢地聽,快快地說,快快地動怒”,因為那是我們的脾氣。要改變習慣是很不容易的。

但耶穌來了,就完全不同了!我們不是改變一點小東西就可以過關了,我們要完全改變,改變我們的習慣﹑改變我們的生活去跟從他,這樣肯定會帶來紛爭。正如保羅所說”…因 你 們 已 經 脫 去 舊 人 , 和 舊 人 的 行 為 , 穿 上 了 新 人 ,… ” (西3:9-10)我們要脫去舊人,所以我們會與過去的我爭戰;我們穿上新人,我們又會與這個屬過去的世界爭戰。

在這個末世中,政治﹑經濟﹑文化的戰爭人人看得到,但有的戰爭並不是人人都看得到。比方說,家庭的戰爭。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家庭問題。在中國大城市,25-40歲之間的夫妻,離婚率高達百分之四十。香港的離婚率也高達百分之37。這還不包括沒離婚卻家庭不和的夫妻。你想想,現在家庭問題有多嚴重!我聽內地朋友說,他們同學畢業十周年聚會,大家的問候都是,”你離婚了嗎?”我還聽說某個香港富豪的別墅裏,每個兒子都有自己的飯廳,一家人從不一起吃飯–“從今以後、一家五個人將要紛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兩個人和三個人相爭.”是耶穌帶來家庭紛爭麼?不是!是我們的罪,是我們的驕傲﹑貪心讓我們與我們最親愛的人,最親密的關係紛爭。所以,不是基督把紛爭帶入世界,而是基督清楚知道:當他來到世界,這世界的罪惡就必然會反對他,逼害他。真理與邪惡的鬥爭不可避免。主對蒙召的門徒這樣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太十 16)真正使家庭紛爭﹑親人不和的原因乃是這世上的罪,乃是如狼群一樣的罪人。

這種紛爭在基督徒與世界之間更明顯。聽我的同事阿芝說,她的牧師講道時候跟會眾說:”你們老說自己窮,可是你們個個都有幾部手機。你看看你衣櫃裏有多少件衣服,你看看你鞋櫃裏有多少對鞋?如果你們能改變生活方式,就不會哭窮了。”但我想,改變生活方式不容易。你如果很節省,可能你過去的朋友就不帶你玩了,就排斥你了;在大陸做生意,你如果不跟客戶喝酒,就接不到生意了。世界有世界的遊戲規則,我們一旦改變,紛爭就不可避免。以前我在浸會大學,有個重慶的姐姐老是諷刺我,後來很偶然的機會她來了查經班,很奇妙地信了主。她跟我說:”小勇,以前沒信主,老覺得你怪怪的,覺得基督徒怪怪的;現在信了主,才發現不是基督徒怪怪的,是基督徒太正常了。”是啊,我們太正常了,我們與這個瘋狂的﹑賣毒奶粉的世界差別太大了。世界之所以與我們紛爭,是因為我們跟這個世界不同。我聽說在國內,如果你不是貪官,你就沒法做官;因為別的貪官都懼你﹑怕你﹑恨你,因為你與他們不同。我們基督徒也是這樣啊,世界懼我們﹑怕我們﹑恨我們,是因為我們不同,是因為我們不肯同流合污。我們是做光做鹽的,但正因如此,從基督降臨的那個晚上,世界與我們的戰爭就從來沒有停過。耶路撒冷就是一個縮影,兩千年來,這個平安之城從來就沒有平安過。

四,與對頭和好–主耶穌將帶來和平(12:57-59)
平安–Peace–這個詞,,在聖經裏頭還可以翻譯成和平,或者和睦,是同一個詞來的。可是這樣一種和平或者和睦,絕不是不講原則﹑縱容作惡,或者忍氣吞聲的和平。比方說在家庭當中,如果沒有了原則,就容易縱容子女,表面的和睦終有一天會害了孩子。神所帶來的和平絕不是表面的一團和氣,他的和平是有原則的,他不僅是慈愛的神,也是公義的神﹑審判的神。他所帶來的和平,一定是與罪惡經過鬥爭的和平。每一次真正長期的和平,都是經歷過鬥爭獲得的。就好像中國古代的盛世,漢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貞觀開元盛世”,明朝的”永宣之治”,都是中國人經歷過長期鬥爭才獲得的結果。

但有時候,我們的敵人不是在外部,很多時候,我們的敵人往往是我們自己。所以在57-59節中,耶穌教導我們要與我們的敵人和好,表面上看起來,耶穌是要我們對別人好,但奇怪的是,最終受益者卻往往是我們自己。簡單來講,和敵人和好能夠減少我們的敵人;但更深一層講,如果我們內心藏著怨恨,用抗爭和仇視來對待與我們有矛盾的人,付出巨大代價的則是我們的健康﹑我們的安寧和我們的生活質量。如果我們對別人做過的事始終耿耿於懷,怨恨帶來的是越積越深的沮喪。我們將不得安寧!當我們和別人敵對的時候,我們往往不是把自己,而是把別人當成了我們的生活中心。我們這樣做是和對手一起來殘害自己,不同的是,對手的攻擊來自外部,而自身的殘害卻來自內部。

Eric是華爾街很出名的經紀人,賺了很多錢。有一天他疲倦了,他厭倦了華爾街中間人與人的欺騙,人與人的爭鬥。他放棄了工作,去了山區的一家修道院靜修。每天早上他5點半起床去靈修,教堂裏只有他一個人。哈!多清淨,多安寧,他這樣開心地過了三天。到第四天,他5點半去的時候,發現已經有個人比他還早就跪在那裏靈修了。他心想這樣不行;第五天,他提早15分鐘,5點15分就到了教堂。不錯啊,教堂就他一個人,他又覺得安寧滿足了;可是第六天,他發現那個人也提早了,比他早到。他心裏很不服氣,第七天,他又提早15分鐘,5點鐘就到了教堂。終於到了第九天,他為了贏得這場鬥爭,不得不4點半起床。那天天還沒亮,黎明一點點浮現在天空中,他跪在黑濛濛的教堂裏,他突然發現,由於他的驕傲,這個修道院變得跟華爾街已經沒有什麼分別了。經過這番戰爭,他終於看清了他自己,也終於改變了他自己。–有時候,不是外部環境的問題,是心的問題,是我們內心的問題。

所以,當我們與敵人和好的時候,實際上也是與自己和好。當我們放下了對敵人的怨恨的時候,我們也放下了自己心中的苦毒。怨恨,乃是借人家的錯誤來懲罰我們自己。主耶穌要我們放下怨恨﹑放下驕傲,與敵人和好,其實,也就是要我們放下自己內心的問題,與自己和好,與主耶穌和好,與他所創造的這個世界和好。但這一切容易不容易?罪總是引誘我們去戰爭,只有靠著神的話語﹑神的恩典與公義,才能讓我們認清自己,重獲和平。

五,結論–新耶路撒冷:末世的戰爭與和平
啟示錄說,將來,舊耶路撒冷將成為過去,新的耶路撒冷將從天而降。在新耶路撒冷,神將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我們將獲得和平。但在這和平之前我們會先經歷戰爭,末世的戰爭。不要以為末世還沒有到,大家吃好喝好玩好睡好。其實當主耶穌降生的那個夜晚,末世就開啟了。末世戰爭每天都在進行,每天我們都在跟自己作戰,跟怨恨﹑驕傲﹑苦毒﹑不公義作戰,但我們基督徒滿有希望,神必定會掌權。靠神改變之後,我們失去的是戰爭,獲得的將是真正的和平。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