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顯容(伍渭文牧師)2021.2.21

講題:登山顯容
講員:伍渭文牧師

海明威小說The Snows of Kilimanjaro(乞力馬扎羅的雪,或譯雪山盟) 一開始記載了坦桑尼亞的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馬扎羅山 (菲洲語「神的殿堂」)山頂附近,有一隻凍僵的雪豹屍體,出現一個懸念:雪豹到這樣高寒的地方來尋找什麼?

1999年在世界最高的額非爾士峰腳下,發現了一具屍體,證實是英國登山運動員劍橋大學畢業生喬治。馬洛里(George Mallory)。他在1922年參加登山隊,破了最高的記錄,8225公尺(26,980英呎)。兩年後1924三十七歲的他,想著是最後的機會了,連同另一位登山運動員安德魯。歐文(Andrew Irvine)勇闖絕頂,在途中遇難,七十五年後才找到他的遺體。

曾有記者問馬洛里為何要冒險犯難?他答道:「因為它就在那裏」(Because it’s there)。對登山運動員來說,世界上最高峰永遠是一個吸引,是體育精神的召喚。田徑運動員追求更高、更遠、更快的記錄,是跟對手公平競賽,登山是跟自己的極限競賽,也需群體協作,後勤支援,沒有其它人幫助,登上絕頂後也難保平安回來。

海明威《乞力馬扎羅的雪》給讀者宗教想像空間,雪豹可能相信上主的殿堂就在峰頂,在那裡可見到創造牠的主,真的嗎?馬洛里看到畢生努力的目標,人找到畢生奮鬥的目標是幸福的。浮士德一生尋找要攀登的高峰,甚至與魔鬼交易,出賣自己的靈魂,換取魔鬼的加持。但他一生仍在尋找中:他從哲學轉向法律,再轉向醫學和神學,最後轉向神秘的玄學。不少人以為找到了,發覺祇是鏡花水月,它根本不在那裡。

多年前,在美國一位越南船民好友曾告訴我:他認識一位北越士兵,攻陷南越西貢市時,帶著一公斤白沙糖預備送給「解放區」的親友。當然西貢甚麼都不缺,他發現被政府欺騙了。作家白樺《苦戀》有一名句:「您愛這國家,可是國家愛您嗎?」

1789年法國大革命倡導的「平等,自由,博愛」祇是一個口號。政權被推翻後,1793年發生很大的混亂和恐怖統治。不單路易十六,還有很多貴族和政敵,未經公平審訊就被送上斷頭台。一位貴族夫人被誣告,行刑前面向自由女神像說:「自由、自由,多少罪惡皆奉你的名而行。」

耶穌登上高山,因為山就在那裡;這山名叫加略,又稱各各他,是耶路撒冷城外的小山崗。他帶門徒登上高山,叫門徒定睛這矮矮的小丘,他將被掛在十架上,在山崗被舉起來,吸引萬民歸向他。我們看看今天福音經課。

1 山上的榮光

過了六天,耶穌帶著彼得、雅各、約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衣服放光,極其潔白,地上漂布的,沒有一個能漂得那樣白……有一朵雲彩來遮蓋他們,也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門徒忽然周圍一看,不再見一人,祇見耶穌同他們在那裡。下山的時候,耶穌囑咐他們說:人子還沒有從死裡復活,你們不要將所看見的告訴人。」 (可九2-9)

1) 光影聲音,重要信息。耶穌高山顯容,衣服放光,並有聲音從雲彩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顯容有光影有聲音,是傳遞重要信息。1972年基督教著名護教學者薛華(Francis Shaeffer)博士出版一本書名叫《他在那裡,他並不緘默》(He Is There and He Is Not Silent)。上主在那裡又如何,人可以跟他接觸嗎?他有興趣和人溝通嗎?雪豹來到稱為上主殿堂乞力馬扎羅山峰頂門口又如何?造物主會理睬牠嗎? 

國內著名搖滾歌手刀郎寫了《衝動的愆罰》,作為與前妻感情的墓誌銘。二十二歲的刀郎,與妻子生下女兒四十天,妻子便離開他。他尋妻十年,了無音訊。他知道妻子是在那裡,但拒絕溝通。

「那夜我喝醉了,拉著你的手,胡亂的說話,只顧著自己心中壓抑的想法,狂亂的表達我迷醉的眼睛已看不清你表情忘記了你當時會有怎樣的反應,我拉著手,放在我手心我錯誤的感覺到你也沒有生氣,所以我以爲… 如果說不是老天讓緣份把我捉弄,想到你我就不會那麽心痛,就把你忘記吧,應該把你忘了,這是對衝動最好的懲罰 。」

刀郎的經驗就像自然神論,創造的神就在那裡,但無法跟他接觸。但我們的神並非如此,他在那裡,他並不緘默。登山顯容,是上主想和門徒溝通,發出重要訊息:他要進耶路撒冷受許多的苦,被祭司長長老和文士們棄絕,最後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我們的罪。

2) 過了六天。六天前發生了甚麼事呢?彼得在該撒利亞腓立比公開認信耶穌是基督,跟著耶穌說人子要受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天復活。彼得就拉著他勸他。「耶穌轉過頭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吧,因為你不體貼上主的意思,祇體貼人的意思。」(可八33) 登山顯容,就要告訴門徒特別是彼得,要順服耶穌。「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九7)

3) 高山的試探。教會年曆把登山顯容放在預苦期前一個主日,是呼應周三的聖灰日。聖灰日是大齋期或預苦期的開始,教會把去年棕枝主日燒成灰燼,在該天塗在信徒額上:「你要記住,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當遠離罪,效忠基督。」塗灰顯容,指出神人之別;人是朽壞,上主不死。耶穌高山顯容,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神的兒子成為人,使人成為神的兒子(和女兒)。但人登上高山,事業名氣都在峰頂,就有試探「高山變像」,當自己是上主。

耶穌在曠野受魔鬼第二、第三個試探,都在高處發生。魔鬼叫耶穌從聖殿頂跳下來,不會受傷;魔鬼帶耶穌到在最高的山,看見萬國的榮華,祇要耶穌俯伏拜一拜他,全都屬耶穌,不用受許多的苦,也不用上十字架。

前香港中文大學沈祖堯教授,有一次在校園基督徒午餐會分享:「從那麼高跳下來,怎會不受傷,除非你以為自己是上主,但確有頂尖的學者真的以為自己是上帝。」他所指是一位韓國教授,被揭發虛報自己成功首位複制羊,後來弄至聲名狼藉。沈教授說,世界級知名教授當自己是上帝不足為奇。他們容易被成功、名聲冲昏頭腦。他解釋:真的,當你在國際學術會議發表論文,巨大熒幕上單單看到你的大頭相,上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屏息靜氣聽你在台上演講,之後報以熱烈掌聲。你真的感到飄飄然,大地就在腳下;再進一步,就會認為自己是上主,從高處跳下來也不會受傷。所以高山不在眼內,在心裡。

3) 高山在心中。梅頓(Thomas Merton)的屬靈自傳《七重山Seven Storey Mountian》,提及每個人心中有層層高山,攔阻我們親近上主。七重山的意念來自但丁神曲的煉獄界(地獄、煉獄、天堂三界)的七宗罪:驕傲、貪婪、貪色、暴怒、嫉妒和懶惰。七宗罪就是淨界的七重山,勝過這些試探,便臻天堂樂園。攀越七重山,便見到上主的榮光。

梅頓是一個備受愛戴,才華橫溢的詩人、政治評論家。世上的榮華、榮譽不能滿足他,心靈的空處,惟上主能填滿,他追求修道院獨處生活。他的自傳《七重山》自一九四八年出版以來即風行全球,譯成二十多種文字。《紐約時報》將之譽為二十世紀的《懺悔錄》。此書帶動美國年輕一代的屬靈覺醒,尤其響往修道院生活。

 他效法奧古斯丁,作了一壓卷禱告:我喜愛獨處唯一的原因在被造的東西中消失,向它們死去,不知道它們,因為他們提醒我離你多麼遠。它們提醒我:你和這些相距甚遠,雖然你在其中。你創造它們,它們因你而存在,它們把你遮蓋起來,讓我看不見你。我將獨自生活,離開它們。福哉獨處!(伍渭文中譯)

(That is the only reason why I desire solitude–to be lost to all created things, to die to them and to the knowledge of them, for they remind me of my distance from You. They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You: that You are far from them, even though You are in them. You have made them and Your presence sustains their being, and they hide You from me. And I would live alone, and out of them. O beata solitudo!-

–Thomas Merton, The Seven Storey Mountain. An Autobiography of Faith, (多馬斯。梅頓,七重山。信仰自傳),1998:461。

登山顯容,是上主的工作:「耶穌帶著彼得、雅各、約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可九2)顯容時,摩西以利亞出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不是耶穌帶領,我們不知方向;不是上主的啟示,我們不會明白。耶穌顯容的榮光,和聖道的榮光,指向福音,是白白的恩典,我們祇能憑信心接受。但接受福音後,我們要為福音發光,這是信徒的職份和責任。

2 福音的榮光

1) 書信經課。林後四1-6:「我們既然蒙憐憫受了這職份,就不喪膽,乃將那些暗昧可恥的事棄絕了,不行詭詐,不謬講神的道,祇將真理表明出來,好叫在神面前把自己荐各人的良心……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的面上。」

顯容在聽話。路加提到耶穌登山題容時是這樣說:「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個人,同耶穌說話,他們在榮光裡顯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將成的事。」摩西以利亞同時出現,父叫門徒聽從耶穌,表示登山顯容,重點不在顯容,乃在聽話。

在以馬忤斯路上,耶穌並沒有與兩位門徒顯出復活的肖容,反而隱藏在陌生的同路香客的身份,向兩位門徒解釋聖經。「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路二十四17)

經驗,無論是如何令你渾然忘我,也會隨時間漸漸模糊。分享個人宗教經驗,聽的人為你感恩,祇有羨慕。但分享思想,可以即時接收,而且候可以傳遞。那兩個門徒,其中一位叫革流巴,就夤夜披星帶月趕回耶路撒冷,把耶穌如何解釋聖經,基督這樣受苦又進入榮耀,傳遞給使徒,透過傳遞,他們自己也愈來愈明白。聖經的思想不同屬靈經驗,愈多看聖經、默想聖經,教導聖經,反覆細嚼經文,隨著日月推移,更能體會其意思。而屬靈經驗,日子夕遠便愈發模糊。

2)上主已發光。詩篇經課五十1, 2:「大能者神耶和華,已經發言招呼天下,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從全美的錫安中,神已經發光了。」山上顯容發出榮光,摩西以利亞代表律法書和先知書也發出光。聖經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不單相信,更要遵行,篤信力行。他不要祭牲,他要順服。「我的民啊,當聽我的話,以色列阿我要勸戒你。我是神,是你的神。我並不因你的祭物責備你,你的燔祭常在我面前。」(詩五十7,8)

3) 教導真理。舊約經課王下二1-12記述以利亞升天,以利沙繼續他的工作。除夕跟幾位因疫情今年無法回家過年的內地神學畢業生吃團年飯。飯後請國內校友分享信主的經歷。一位在昆明唸大學时,透過大學英語角的老師信主;昨天就傳來這位老師在除夕前一天,被上主接去。我安慰並鼓勵這同學:以利亞被上主接去,以利沙繼續;英語角老師被接去,英語角學生繼續,這正是王下二1-12的信息。

保羅在書信經課林後四1, 2,稱教導聖經,傳揚福音是他的職分,他不謬講神的道,祇將真理表明山來。高山顯容的榮光屬於上主的工作,但福音榮光屬於信徒的工作,傳福音的職份已托付給每一個信徒。

   把光傳開。今天二月十四是正教的聖燭日。聖燭節又稱聖母行潔淨禮日、獻主節。是突顯基督為世界之光的節日。耶穌出生後四十日,馬利亞得潔淨,到聖殿燃點蜡燭祈禱。我們崇拜開始,也燃點蠟燭,象徵上主的臨在和我們的盼望,聖殿內就有長明不滅的金燈台。在聖殿西緬接過聖嬰,受聖靈感動唱出西緬頌:「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

西方教會重基督人性,聖燭日是二月二日,聖誕後十二月二十五日後四十天。東方教會強調耶穌的神性,一月六日耶穌領洗日為聖誕日,四十天就是今天二月十四日。領洗時聖父發聲,認證耶穌的神性:「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可一11)

聖燭日崇拜中有燃燭禮,象徵基督為世界之光。主禮首先以灑水和焚香祝聖蠟燭。灑水(sprinkling)除去物質之低下,焚香(censing)提升物質的尊貴,分別為聖,為上主所用;用禮儀的符號,形象地表達禱告的內容。灑水和焚香沒有能力使蜡燭聖化,是聖徒祈禱,求上主祝聖(Sanctify:)。跟著依次讓信徒一個傳一個,把燭光傳開,並在教會巡行至每一角落,讓光充滿大地,信徒就是點亮世界的人。燃點蜡燭和巡遊時詩班唱Nunc Dimitti(西緬頌)。拜結束時,信徒獲派洋燭回家,為主發光。

3) 活出真理。保羅勸勉我們,為了傳遞福音真光的職份,我們要除去暗昧可恥的事,不行詭詐,不謬講神的道理,把自己薦與各人的良心。(林後四1,2)我們要肖似基督;人見基督,就認識父;人見到我們,也看見基督,所以我們稱為基督徒。

有人分辨聖像和偶像是不同的:聖像(icon)就像教堂的彩色玻璃,自然的光透過玻璃灑落教堂地上,莊嚴肅穆,是透光的。偶像使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一個裡外如一,沒有詭詐,沒有暗昧可恥,就能讓「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穿透我們的生命,使人認識基督。正教以聖徒人物繪畫的聖像,不按地上的比例,目的是引我們進入一個屬天的世界。

4) 暗暗的上了高山。要肖似基督,折射出福音榮光,就要親近上主,暗暗的上高山。高山使人變像,當自己是上主;但登高山亦能顯容–我來自塵土,也要歸回塵土。高山遠離塵囂,遠離世俗的牽挂。高山沒有網絡,可以放下手機,專心親近上主。這段時間,社交媒體食物圖片少了,湖光山色圖片多了。山川秀美,空氣清新,涼風拂臉,靈魂也清醒過來。登山臨絕頂,一覽群山小,惟上主巍峨偉大。與高山相比,人感到渺小和短暫。

耶穌選擇在高山顯容,說追求親近上主,總要付些代價。有一首聖詩「成聖須用工夫」,第一、二節:「成聖須用工夫,儆醒常禱告;時常與主親近,領受主真道,結交屬神兒女,幫助軟弱人,無論所作何事,莫忘求主恩。成聖須用工夫,世界雖忙碌,應當放下世事,單單親近主;時常仰望耶穌,更肖主模樣,親友藉你言行,可見主形像。」

戶外步行運動,我一般不帶手機,是默想祈禱的寶貴時刻,保持身體靈魂的健康。山上榮光,是基督顯容,他是父的肖像。信徒肖似基督,就能發出福音榮光。上主榮光不單在高山上彰顯;也在人世間的黑暗、苦難處彰顯;在人來人往的路上彰顯。因為他的榮光,就是他的憐憫;他以他的憐憫為他的榮耀。

3 山下的榮光

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林後四6)

1從黑暗出來的光

光從黑暗裡照出來是很特別的提法。光暗不兩立,光不可能從黑暗出來,光一般是照進黑暗。從黑暗出來的光祇有兩次,一是創造:「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神說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創一1-4)另一次是救贖:當耶穌掛在木頭上,從正午到申初三個小時,遍地黑暗,耶穌氣斷,埋在黑暗的地下,但翌日清晨,旭日破曉,耶穌復活。

古教會在復活前夕晚上領洗,聖洗禮儀的未段就是復活的一段,禮儀設計,是經歷從黑暗開出光明。其實每主日前夕的晚上,我們躺在黑暗中,像基督埋在地下,等候主日天亮,慶賀基督的復活。在北美數年參加教會崇拜,開始時有對答。牧師說:基督已復活!會眾答:是的,哈利路亞,他已復活了。這救贖的光,已經照在我們心裡。

2) 大馬色路上的榮光。山上的榮光,祇有彼得、雅各、約翰三人看見過。彼得追憶:「他從父神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極大榮光之中,在聲音說,這是我的途子,我所喜悅的。我們同他在聖山的時候,親自聽見這聲音從天上出來。」(彼後一17, 18)但保羅也見過基督的榮光,在往大馬色的路上,他拿著大祭司的文書正往大馬色搜捕基督徒。「忽然從天上發光,四面照著他。他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我說,主阿,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徒九3-5)

保羅有沒有看見基督的容貌呢?聖經說:「同行的人,站在那裡,說不出話來,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人。」(徒九7)保羅與同行的人都見到光,聽到聲音,但惟有保羅仆倒在地,三天看不見東西。為甚麼?因為基督祇向保羅顯容。有解經家說保羅看見的基督,是臉相扭曲受苦的基督。掃羅不能接受耶穌是彌賽亞,而且是死在十架上的彌賽亞,上主就給他看見在十架上受苦基督的面。

3)顯在基督面上的榮光「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保羅寫這句話時,很有可能想起大馬色路上見到基督的面;但受苦扭曲的面,如何顯出神榮耀的光呢?除非上主以他的憐憫,作為他的榮耀;事實正如此。

摩西上西乃山,久久不下來,百姓按捺不住,造金牛犢代替上主敬拜。摩西下山聽到百姓圍繞金牛犢跳舞唱歌,忘形放肆,「便發烈怒,把兩塊版扔在山下摔碎了」。(出三十二19)

人不能憑自己遵守律法,摩西求上主赦免百姓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v. 32)摩西知道百姓不容易帶領,求上主同行,並顯出他的榮耀作為保證:「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出三十三18)「耶和華說:『我要顯出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經過,宣告我的名。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又說:『你們不能看見我的面,因為人見我面不能存活。』耶和華說:『看哪,在我這裡有地方,你要站在磐石上。我榮耀經過的時候,我必將你放在磐石穴中,用我的手遮掩你,等我過去,然後我要將我的手收回,你就得見我的背,卻不得見我的面。』」(出三十三21-23)

從午正到申初遍地玄黑,因為人的罪。2014年香港展出巴洛克時期光暗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藏於義大利米蘭布雷拉畫廊(Pinacoteca di Brera)1606年作品《以馬忤斯的晚餐》。同場有本港藝術家以光暗為主題展出作品。其中一幅印象深刻。在潔白的熒幕,出現一條條捲動的誡命,白紙黑字。最初慢慢,後來加速。不可殺人、不可作假見證……。轉瞬間,潔白的熒幕變成玄黑;教我稍稍了解,午正的白日,如何成為黑暗。但黑亦是玄,玄妙之處是上主竟以憐憫為他的榮耀。要看上主的榮耀嗎?請看十字架上的基督,基督受苦扭曲的臉,綻發出上的主榮耀。

癲癇扭曲的臉相。從顯容的高山下山時,耶穌和門徒遇見一位父親,求醫治患癲癇症被鬼附身的孩子。他身體枯乾,病發時口中流沫,咬牙切齒,顯出極難看的臉相。父親說:「從小的時候,鬼屢次把他扔在火裡、水裡、要滅他,你若能作甚麼,求你憐憫我們,幫助我們。」(可九21, 22)耶穌對父親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耶穌趕出污鬼,孩子好像死了一般,眾人多半都以為他死了。但耶穌拉著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站起來了。

今天也許我們不容易看到鬼附以致臉相扭曲的人,但因著生活的重擔,壓得死去活來;沒有生命動力,沒有人生樂趣,甚至自詡是走肉行屍的人,為數卻不少。他們需要有人拉他們一把,扶他們起來,就可以站起來了。

領養兔唇娃娃。有一年校園基督徒團契到廣州退修參觀,住在白天鵝賓館。我至今難忘的一幕,是進入升降機時,同乘有三數外國家庭,拉在手的孩子趣致精靈,金頭髮,像年輕的父母。抱在懷中的年紀小,黑頭髮,全是兔唇的中國娃娃。他們來廣州辦理領養孤兒。聽他們說話,像是基督徒。

德蘭修女在加爾各答街頭,扶起躺在街頭的病患者,帶回修院醫治。頻臨死亡的,清洗他們的身體和臉龐,讓他們有尊嚴地離開。有人問她為甚麼這樣做?她說:「在受苦無助的人的臉上,我看見受苦的基督。」

總結:

山上的榮光,不單在高山上;也落到山下的民宅,行人眾多的路上,也顯在每個受苦的人的臉上,因為上主憐憫他們。今天也許我們不容易看到鬼附以致臉相扭曲的人,但不少人因著生活的重擔,突然而來的橫逆,但願我們效法耶穌:「耶穌拉著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站起來了。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