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跟從誰呢?(賴品超教授)- 2009.9.20

語音(廣東話): 題目:我們還跟從誰呢?
To Whom Shall We Go?
證道:賴品超教授

各位弟兄姐妹,主內平安!

非常高興再次有機會與大家一同來分享上帝的話語,好不好大家再唸最後兩節的經文,因為剛才我們讀經的時候,唸到約翰福音第六章69節,但希望講道的時候也講一講70-71兩節:

6:70 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門徒麼.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
6:71 耶穌這話是指著加略人西門的兒子猶大說的.他本是十二個門徒裡的一個、後來要賣耶穌的。

今天我們所講的題目是:我們還跟從誰呢?就是在69節裏頭,所出來的一句話。我們還跟從誰呢?聽出來好像一個問題,在程序表上是加上了一個問號,但這可能不是一個問題,其實是說:不跟從祢還能跟從誰呢?所以基本上不是一個問題,反而是甚麼呢?乃是一個很嚴肅的認信。意思就是說,彼得在這裏認信:如果不跟從耶穌,我們還有何人可跟從呢?為什麼?因為「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 神的聖者。」(6:68-69)

信耶穌得永生,我相信很多基督徒都知道,且是很簡單的道理,甚至乎不是基督徒的也知道,對吧?香港一些教會外面的招牌也會寫上:信耶穌得永生。似乎這是一個很基本的知識,在彼得這個認信當中說:「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好像是一個很簡單、普通的認信,好像是大家所知道的事,又有甚麼特別之處呢?但是如果當大家看一看這段經文的上、下文的時候,我們可能會發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認信。彼得作這個認信的時候,正正是許多門徒都退去的時候,在六章66節裏面提到,當時有許多門徒退去的,這裏所指到的門徒是十二門徒之外的那一批門徒,雖然他們不是最接近主耶穌的那十二位,但是這一批門徒他們也曾經聽過耶穌的講道,甚至跟隨了耶穌一段時間,也甚至經歷過耶穌曾行過許許多多的神蹟,特別是第六章提到的「五餅二魚」──用五餅二魚餵飽了五千人,他們有這個所謂的屬靈經歷,他們有屬靈的知識,聽過耶穌講道,但是最後他們都離開了,不再跟隨耶穌,為什麼?

曾經有一段時間,有許多人跟隨耶穌,特別是行了五餅二魚的神蹟之後,對吧?因為根據聖經所記載,當時有許多人… 嘩!原來跟隨耶穌有餅可吃,這相當不錯,如果談及投資回報,跟隨一段路就有餅吃,那也不錯嘛!可以解決溫飽的問題。甚至當時有些人跟隨耶穌是因為他們看見主耶穌所行的五餅二魚的神蹟,令他們想到當年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同樣在曠野、沒有東西可吃的時候,摩西向上帝禱告,當時上帝照顧那些以色列人,給他們有嗎哪吃,因此當耶穌行五餅二魚的神蹟的時候,會使人聯想到… 會不會這位耶穌都可以像當年摩西一樣使我們有嗎哪吃、有溫飽,不單止如此,並且能像摩西般帶領以色人離開埃及建立自己一個獨立的國家?所以有人會期望,耶穌會不會能像摩西般帶領我們猶太人脫離羅馬人的統治,讓他們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因為當時以色列是羅馬的殖民地),他們希望耶穌成為那位政治的彌賽亞,可以解放猶太人。但是當耶穌指出,我們應該為永生的食物而不是那些必壞的食物來努力的時候,那些只想吃餅的人,他知道他找錯地方,他們就離開了。接著耶穌就和這些猶太人說,猶太人的祖宗在曠野喫過嗎哪後,還是會死的,唯有這個從天而降的糧、上帝的話語才能給人有永生,人要喫祂的肉、喝祂的血,祂與那些喫祂的肉、喝祂的血的人成為一體,祂在他裏面,他們也在祂裏面,這些人才能有永生。同樣地,有間接使一些原本想跟隨祂的猶太人、對祂很有期望的猶太人都會退去。特別當時有很多的猶太人非常尊重自己的祖宗,覺得自己的祖宗是很厲害的,他們是蒙神祝福的一群人,曾經在曠野吃過嗎哪、曾經使神用大能的手脫離埃及人的統治,難道這位耶穌比摩西更偉大嗎?祂是誰呀?我們都知道祂父母是誰?就是約瑟,又有甚麼特別呢?祂如此的宣稱,難道不是一種褻瀆嗎?彼得宣稱祂比摩西這偉大的先知還更偉大,到底祂是誰呢?當許多人聽見耶穌這番話的時候,他們都覺得是一件很難接受的一件事,而這段經文也曾經提講過的,「這些話是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裡教訓人說的。他的門徒中有好些人聽見了、就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6:59-60)

作為一個正統的猶太人,怎麼會接受耶穌這番的說話呢?耶穌好像說到自己比摩西更偉大,耶穌說那些祖宗吃了嗎哪之後還是會死,難到祂能給我們永生不死嗎?祂是誰呢?祂好像在侮辱我們的祖宗、傳統。當然更加難解釋的就是,為何要「喫祂的肉、喝祂的血」呢?相當血腥,非常不文明的一件事,但最難解釋的是究竟為何喫祂的肉、喝祂的血,祂就會在我們裏面,我們也會在祂裏面…「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喫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說祂自己是從天降下來的糧,如何解釋呢?

當然我見到那些唸神學的學生,在唸這段經文的時候,會聯想到聖餐這東西是很難去理解,對吧?唸完的在那裏點點頭,的確是很難去理解,每逢講到聖餐的時候,都會想起基督教裏面有許多不同的神學理論,都在說那個餅和酒是變化了它本有的性質,成為耶穌基督的身體和血,還是說耶穌基督的身體和血加入了這個餅和酒這種性質呢?還是這餅和酒有某種象徵的意義,令人想起耶穌基督的身體呢?又有一些神學家說,其實耶穌基督的身體是很麻煩的,都不曉得在說些甚麼?有時講的是教會、有時講的是耶穌的身體、但有時又講的是餅和酒,明明耶穌是活生生的站在那裏,然後就說「這是我的身體」,祂是指著這個,還是前面的餅和酒呢?神學家就為了這個問題爭論不休,他們都不曉得那一個才是真實的答案。

但是對於這班門徒來說,最難理解的不是這些(當時候都還沒想過這種複雜的神學問題),他想到的就是說,究竟耶穌在說些甚麼?並且更重要的是他們發覺,耶穌所說的話,是很難使猶太人接受。就是說,門徒聽完耶穌所講的,他們都覺得是在「趕客」,如果有猶太人想跟隨祢的,但聽了祢這麼說之後,他們都會退去,甚至門徒們都覺得很難接受,就是連他們自己都難以接受,可能他們覺得耶穌不應該在迦百農的會堂、一個公開的場合裏面講這番話,在一個毫無必要、毫無原因的情況底下,失去這一大批的支持者。情況有如總統選舉的時候,理論上在總統選舉上應該講一些能吸引選民投他一票的話,好使他能得到最多的選票,以成為那一位的勝利者、總統,但偏偏在這個時候,耶穌剛行完一個神蹟,是一個最好的黃金時間來吸引人歸向祂的時候,祂就講了一番話,一番使人後退的話,祂告訴那些想得餅的人說,你不來跟隨我,因為我要給你的東西不是這些,而是永生的糧食,對著那些跟隨祂的猶太人說,最後要給你們的,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種,我不是要做政治的彌賽亞,以脫離羅馬人的統治,甚至講一些令猶太人覺得祂是侮辱祖宗、傳統的話語,所以如果你從總統選舉的角度來看的話,耶穌所說的話,基本上是自毀長城,祂因失言,使很多人失望或是憤恨,接著很正常地在總統選舉期間,如果兩位競選者在較力,其中一位如果民望很高,卻突然下滑,看似必輸無疑的時候,他原本的助選團會怎麼樣呢?挑選!不想再支持他,甚至轉至另一個陣營,希望另一個支持者最後成為總統的時候,自己也能謀求到一官半職。

這班的門徒因為聽到耶穌說了這番話的時候,他們覺得厭棄,在這段經文說他們厭棄,甚至跌倒了:「耶穌心裡知道門徒為這話議論、就對他們說、這話是叫你們厭棄麼。〔厭棄原文作跌倒〕」(6:61)正如主耶穌說的,他們中間有不信的(6:64),就是他們沒辦法接受主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裏所說的那一段話,他們感受到失望或憤恨。但是這個時候,主耶穌並沒有用任何所謂的甜言蜜語來哄這群門徒說,剛才說的不算數,一時失言… 有時候有些政客也會這樣子說,其實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子… 目的是想挽回群眾的心。但相反地,主耶穌很直接的說,你們中間是有不信的,因這些話就跌倒、離棄我了嗎?緊接著又說:「倘或你們看見人子升到他原來所在之處… 」這裏可能就說,當你看到主耶穌復活升天的時候,就是說,主耶穌原本是從天上而來的那一位上帝的兒子,這不過是更加強調、強化祂在迦百農會堂裏所說的:祂不單單是一個人,祂是天上而來的樣式,可能比以色列人的祖宗所喫的嗎哪… 理論上很像,但不知道是從天上降下,或是從地而來的,沒有人知道。但是主耶穌只是強化在迦百農所說的話,祂並沒有說許多溫婉的話,以挽留那些的門徒,反而更加強祂的信息,使那群門徒最後離開了祂,所以在經文說:「從此他門徒中多有退去的」。

主耶穌當時所面對的是一個眾叛親離的局面,然後祂才問那十二個門徒:你們是否也要離開呢?這是一個非常強烈的語氣:你們是否也要像那些人一樣離開呀?是否連你們也要離開呀?(6:67)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而彼得就在這個時候作出他的認信:「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 神的聖者。」(6:68-69)假若我們從這個脈絡去看的話,彼得的認信是一個不簡單的認信,當許多許多人離開耶穌之後,他仍然堅持要跟隨耶穌的這種認信。根據我們中國古代的一個說法,這就是「舉世非之而不惑」──就是當人人都認為你錯的時候、人人皆跳船的時候,你依然堅持下去要跟隨耶穌。當然對耶穌來說,這句話你可以說是「雪中送炭」,對吧?這麼多人都離棄了祢、不再跟隨祢的時候,居然有一個人講了一些悅耳的話:祢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祢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

在最需要的時候,作出這種的認信,展示出彼得好像「眾人皆醉、唯我獨醒」、「力排眾議」… 代表著他那種堅定的信心,他不管其他人是如何地離棄耶穌基督,他只需在基督身上找到永生之道,他就跟隨這位耶穌。他記得他聽過甚麼道理──主耶穌給他有永生;他也經歷過神很多的恩惠──我們已經信了。他很清楚自己的信仰,很清楚──知道你是 神的聖者。耶穌本該覺得很安慰,彼得真是「汝子可教」、總算找著「知音人」,當所有人都離開我的時候,還有一個人能夠堅持信仰、要跟隨我,也不枉我教導你這麼長的時間。可能大家也會想起馬太福音裏頭的一段聖經,當彼得回答得很精彩的時候,說,祢是… 祢是基督… 人說祢是先知裏的一位…祢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的時候,主耶穌就說,你是磐石上、我要將天國的鑰匙給你等等… (所以現在大家看到聖彼得的像,都拿著一串鑰匙,就是天國的鑰匙),但在這段經文裏面卻不是如此,主耶穌沒有立刻跟他說,你是磐石上、我要將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8-19)主耶穌沒有說這番的話,反而跟他說甚麼呢?祂說:剩下這十二個門徒,不過在這十二個裏面,還有一個是魔鬼會背叛祂(約6:70-71)換言之,即是堅持到最後的這批人,這十二個裏面,仍然有最後的失敗。在這段經文所突出的就是主耶穌知道萬人的心,哪些是信的、哪些是不信的、哪些會出賣祂,所以祂不在意到底要用甚麼話來挽留那些人、那些會出賣祂的人,因為祂知道,只有蒙父恩賜的人,才能到祂那裏去(約6:64-65)。

當然我們唸神學的,毋須很快推論說,這是不是在講「預定論」呢?上帝一早預定的人就會揀選他得救,沒有上帝預定的,或是上帝預定下地獄的就注定不得救了!毋須要在這裏作出這種的推論。因為經文裏頭所說的,只不過是說:如果有人能夠信耶穌,跟隨耶穌到底,這是出於上帝的恩賜:「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約6: 65)原來問題並不是那麼簡單說:我們還能跟從誰?而是另外一個問題:究竟我們為了甚麼跟隨耶穌?有些人為了得餅而跟隨耶穌,很快就會走掉;有些人為了得到政治彌賽亞,他們都會退去。但是不單單是「誰」的問題、或者「為何」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如何」(How)的問題:究竟跟耶穌到那裏?有些人問對了問題,跟從耶穌對了,但是最後是出賣耶穌的那一個,他沒有跟從耶穌到底。

我不曉得大家看到這經文會想到甚麼?我想到對於我們當代中國來說,也會有類似的一個情況… (我經常就要接觸一些大陸的學者,今天下午我就要坐飛機去武漢開會,天氣這麼熱… 四大火爐… 還要今天去,真的是選對了日子呀!)我們中國最近會有許多的所謂「基督教熱」,多了許多知識份子對基督教很有興趣,而去研究基督教。有些人非常仰慕基督教文化,覺得這是一個先進的文明,有機會帶給中國一個更加先進的文明,以建立民主、人權等等。甚至認為基督教有可能對人的心理健康有幫助、對經濟增長有幫助、對建立和諧社會有幫助、甚至對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有幫助… 但是有多少是想在耶穌基督身上得到永生?我們有興趣的是在經濟上面「可持續發展」,我們希望經濟不斷增長、永續增長;我們希望我們這個和諧社會(如果它曾經存在的話)會繼續存在。但是有多少是想得到在基督耶穌裏面所找到的「永生」呢?

我們中國人很現實,我記得我年輕勸人信耶穌的時候,都很容易聽到這句話:信耶穌,耶穌拿飯給你吃呀?我們覺得如果信耶穌,耶穌拿飯給你吃的話,那你信耶穌是一件相當應該的事,與那些跟從耶穌,希望得到餅的那些人一樣沒分別。中國人真的很現實,如果你拿飯給我吃,你給我一些實際的利益,我跟從你沒問題,但是有多少是想在基督耶穌身上得到「永生」呢?是為永生跟隨耶穌、為永生之道跟隨耶穌呢?

我們香港的父母,很想我們的子女進入基督教、天主教的名校,但是有多少是有興趣進入上帝的國度、永生的國度呢?我們中國亦可能像一些猶太人一樣,很注重祖宗的傳統,有些人覺得信耶穌不合乎中國的傳統,基督教有好的東西,我們的祖宗怎麼會不知道呢?怎麼孔夫子都沒有提起呢?我們覺得這是不可以接受的,但問題是,我們是否為了迎合這些人的需要、口味,我們就不再講永生的信息呢?是否為了避免得失這些人,我們不敢對我們傳統的文化作出任何的批判、反思呢?原來我們同樣生活在一樣的年代,當你說一些很受歡迎的東西時,可能很多人跟隨你;或許你向人提供一些物質的需要的時候,很多人會跟隨你。但是當你告訴他們,你所要給的不是那些可以朽壞的食物、不是經濟的增長、不是和諧的社會、不是心理的健康、不是可持續的發展,而是真真正正永遠生命的時候,有多少人願意來接受?有多少人願意跟隨耶穌呢?

講到這裏,我有時候也覺得人的「信」是一個奇蹟,如果不是上帝的恩賜,沒有人可以信。就是因為信耶穌,沒有飯給你吃、信耶穌不一定令你很健康、信耶穌不一定令你很快樂、信耶穌不會令你富有,但仍然有許多人相信。信耶穌當中,包括許多難明的教義:怎麼會喫祂的肉、喝祂的血就得到永生呢?其實是真的很難去解釋、明白,但是竟然有那麼多人相信。但在我們身邊我們同樣看見一個情況,也有許多門徒是退去了。可能在我們身邊、人生的經歷裏頭,我們也見過許多不同的人──我們見過很多表面上信耶穌,實際上不是的人;我們也見過一些曾經很熱心、甚至做過教會領袖的人,他們最後都退去了。究竟我們對主耶穌的跟從是怎麼樣的呢?我們跟從祂是希望得到可以朽壞的食物呢?還是為了永生?我們跟隨主耶穌是跟隨到一半之後退去,還是跟隨到底?還是我們成為出賣主耶穌的那一個?我覺得這段經文給我們一個很深刻的反省,就是原來即使在十二個門徒裏面,他們很有屬靈的知識、經歷,但是最後可以有人出賣主耶穌。

原來我們要跟隨主,希望得到永遠的生命,但這不是憑著我們自己屬靈的知識、經歷,就說我們可以跟隨到底,最後我們仍然只能夠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對準主耶穌基督,要祂裏頭得到永遠的生命,而不是那些可朽壞的食物,更加求主幫助我們,我們可以忠心地跟隨祂,並且為主的永生之道,來做見證。

在我們這個世代裏作基督徒、表面上作基督徒是件很容易的事,而我的學生也看見,以前作基督徒左顧右盼的,像吃飯禱告要在兩秒內搞定,或許你在桌子底下擦擦汗就沒事,就做了禱告。現在作基督徒就輕鬆自在很多,你要禱告人家也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對吧?甚至有一些藝人也很公開說,我是信耶穌的,也甚至有一些也不曉得是否相信就自說是相信的,特別是被人揭發醜聞之後,就告訴人:我悔改了,是新造的人。信耶穌在我們的社會裏面,已經不再成為一個羞恥的事,要公開說自己信耶穌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是如果我們要真正跟隨耶穌到底,卻未必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因為我們看見身邊有很多人退去,我們容易看見信仰裏面有很多我們未能明白、了解的事情,更加要緊的就是,我們很容易被一些可朽壞的東西吸引了,忘記主耶穌最後要給我們的是「永生之道」──在其他事物身上我們沒辦法找著的「永生之道」。

願神再次祝福我們,讓我們靠著主站立得穩,緊緊的跟隨祂,在祂裏面找著「永生之道」,不是靠著我們的屬靈知識和經歷,乃是靠著主的恩典,我們才可以跟隨到底,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