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我信 (羅勝強教授)2010.12.19

語音(廣東話): 主題:如此我信
証道:羅勝強教授

I. 導言
各位弟兄姐妹好!伍牧師請我來講的時候,要我講一講我信主的經過和見證。但是我想一想,自己信主的經過其實是蠻簡單的。我沒有見過什麼極大的神跡,也沒有 什麼很感動人的人生經歷。我的前半生是很暢順和平淡的。我想最值得講的,是我信主的過程中的一點掙扎。它們也許是知識份子信主的一些障礙。希望透過這個分 享,可以為慕道的朋友提供一些新的看法。

追尋人生的意義 – 我感謝神,不知道為什麼,自小開始我就有一份無名的追求「終極真理」的心。所以,自從我第一個女朋友(今天是我的太太)向我傳福音開始,我一直徘徊在基督教的門外。因為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我一直覺得基督教的信仰非常不理性。從我第一次聽到福音,我掙扎了八年的時間才最後信主。最後是一位美國的神學博士 生,在我在美國讀博士班的時候引領我信主的。

II. 「理性」與「信心」的衝突
我記得當時我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所謂「理性」與「信心」的衝突。其實,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我相信一個理性的、或者是對自己負責的人,應該是明白、瞭解 某些道理後,才會去接受它的。不然的話,就變成了「盲信」或是「盲從」了。那就和無知的人拜一些毫無根據的「泥菩薩」一樣了。但是偏偏聖經和基督教裡面講 的卻是對一個「看不見、摸不到的上帝」,和一些「將來要發生的事情」的信心。所以,我一直相信一個理性的人是沒有可能會信耶穌的。因為「信心」和「理性」 是衝突。但是,和這個美國的神學博士生每星期五晚上在他家裡的討論,經過大約一年的時間,我慢慢的有了一點亮光。

我慢慢開始想通了一個問題,就是什麼叫做「理性」呢?「理性」其實就是建基於一些「基本假設」的「邏輯分析」。這是什麼意思呢?讓我用一個例子來解釋。如 果你告訴我昨天晚上你見到一個人,突然在你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不但不會相信,我更會說你這個人整天疑神疑鬼、癡人說夢一樣。我之所以說你不理性,主要 是我對「人不會突然出現或消失」這個假設的一份信心。基於這個假設,我邏輯的結論就是這一定是你的幻覺。

III. 為什麼可以對上帝有「信心」?
當我明白到這一點以後,我就看到「理性」和「信心」是沒有衝突。相反,理性是基於一些假設的信心而出發的。一個人可以非常的冷靜和理性,但同時對一個摸不 著、看不見的上帝的存在有極大的信心。我們如何能做到這一點呢?很簡單,只要我們謙卑下來就可以了。我覺得要我們認識上帝的無限是很難的,但是要認識我們 自己的有限卻比較簡單。讓我來舉兩個例子解釋一下。

第一、如果我們是生存在兩維的空間裡,當在三維空間中一個球跌下來的時候,我們首先是什麼都看不見。突然,我們看見一個圓圈,然後轉瞬間圓圈不見了。現在 我們生存在三度空間裡,對於第四度空間已經很難掌握了。如果到了第五、第六空間的事情,我們幾乎是無從知曉的。所以有些東西在我們的三維空間突然出現或消 失是可能的。我們的經驗中很少見,是因為我們是活在有限的三維空間裡。所以、只要我們承認自己的無知,我們是可以理性的接受上面的所謂奇跡的。

第二、我們的經驗是時間是單向的往前的,所以事情才有過去和未來。有沒有可能有些事情是沒有過去的呢?今天的宇宙學運用了對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科學家告訴 我們只要「質量」夠大的話,時間是有可能停止、甚至是雙向的。意思就是「過去」可以和「將來」同時存在的。或者時間是可以不存在的。所以、只要我們承認自 己的無知,我們是可以理性地接受預知未來、或是上帝不是由其他東西創造出來的種種可能性了。

以上的例子說明了一件事,我們覺得很多事情不合理,本來就是一個極度「自大」的表現。因為這樣一個心態,就好像把我自己看成是一個無所不知、無所不明的 「全知者」一樣。因為凡是我覺得不合理的、或是我經驗中沒有見過的事情,都是錯的、假的。但是對於一個有限的人來說,怎麼可能把所有我們不能理解的事情都 看成不是真的呢?所以,我們不需要明白上帝是如何的無限,我們只要謙卑下來,承認我們是很有限的,我們就可以看得見上帝。所以主耶穌在約翰福音3:12節 說: 「 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箴言9:10講:「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就是聰明。」確實是一句發人心醒 的話。今天我會如何定義一個有智慧的人呢?一個有智慧的人是知道自己是「有限」的,而且是如何有限的人。

小結:所以,建基於一些不同的「基本假設」,一個理性的人可以「相信」凡是我們沒有經驗過的事情都不是真的,因而不接受基督的信仰。但是另外一個理性的人可以謙卑地「相信」我沒有經驗過的事情仍然有可能是真的,因而接受聖經的內容的。

IV. 如何可以對上帝有「信心」?(邏輯分析能力)
但是,如果所有自己不能明白的事情都「訴諸自己的無知」的話,那跟迷信有什麼分別呢?如果我可以用「所謂」信心接受聖經的內容,我同樣也可以用同樣的信心 接受佛經、可蘭經、甚至是邪教的經典。到底「信心」與「理性的分析」有沒有一個平衡點的?如果有的話,應該如何的平衡呢?在這裡就帶出了我認為「信心」與 「理性」是沒有衝突的第二個原因。

其實,我覺得某程度上,科學與信仰都是一樣,都是由「邏輯 + 信心」所構成的。以宇宙學中現在幾乎一面倒的勝利的「大爆炸」理論為例,一般的科學家都 「相信」我們現在這個宇宙是經過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爆炸而產生的。但是,我們是否「證明」過「大爆炸」呢?自然沒有。因為它只發生過一次。除非是時間倒退回 一百三十七億年以前,不然我們是沒有機會經驗到「大爆炸」理論的。但是為什麼這麼多科學家會「相信」「大爆炸理論」呢?因為他們看見有一定的觀察證據支持 這個理論(例如「恆星光譜的紅移」和宇宙中的「背景微波輻射」等)。基於這些「經驗上的觀察」和「邏輯上推論」,他們就有「信心」這個理論是真的。同樣 地,聖經裡面的真理是有很強的歷史學、考古學、預言的驗證、哲學上的合理性、道德倫理上的高超性、和初期殉道者們用他們的血來寫成的見證等等的支持的。但 是你問我有了這些東西,是不是我們已經「證明」了上帝在聖經中講的救贖的工作是真的呢?跟大爆炸理論一樣,我們沒有證明。因為這不是一個可以重複的實驗。 但是,這些不同的「證據」總合起來,是可以給我們的信仰作為一個很強的理性的根基的。

其實,聖經的作者都是非常審慎、認真的人。路加福音的作者路加醫生被譽為極為嚴謹的歷史學家。他在路加福音1章1-4節說:「提阿非羅大人哪,有好些人提 筆作書,述說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 這些事我既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寫給你, 使你知道所學之道都是確實的。」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信內說:「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 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林前 15:3-6)

其實,科學研究本身很大程度就是一個信心的行為。譬如在十八世紀,所有的人都相信牛頓的經典物理學,而把它看成是舉世皆准的一個範式和金科玉律。這是根據 一些觀察的資料而產生的一份「信心」。但是,到了十九世紀愛恩斯坦的相對論的出現,我們才知道經典物理學是有限制的。相對論為我們帶來一個新的範式 (paradigm)。我們首先看見的是有一定的證據支持了牛頓的經典物理學,但是我們還是要有一定的「錯誤的」信心去相信它是放之於四海而皆准的。同樣 的,我們對上帝的信心也可以基於聖經的合理性和種種的客觀證據開始,而慢慢經過自己和上帝的靈的交往的經驗,因而信心日漸成長。

小結:所以,我相信只要我們抱著一個向上帝謙卑的心,人是可以用比較理性的角度來認識上帝的。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沒有反對從理性的角度來認識祂。約翰福音20章 25節記載,當門徒多馬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主耶穌向他顯現,並沒有責罵他的多疑,並且對他 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在歷史歷代的信徒中,自然有不少追求透過禱告和默想去直接認識上帝的 偉人,但是亦不乏如奧古斯丁(Augustine)、阿圭那(Thomas Aquinas)等透過自己的理性思維,同時藉著上帝的啟示,去認識上帝的人。我深信在這個兩種過程中聖靈都可以帶領我們走向上帝。

V. 結語
在過去二十多年傳福音的經驗中,我看到自己在信仰上理性的反思和學習,不單不是浪費,而且更帶領了很多慕道者到主的面前。在過去十多年內,我深深的感到上 帝把我放在香港科技大學和中文大學中,給我一個教授的位置,讓我接觸一群從國內來的研究生,把福音傳給他們,是有特別的心意的。在我的體驗中,從國內來的 中國同學在信仰的追求上,都有一些共通點。比如第一、他們都自小就受著無神論的熏陶。無神的進化論對他們來說是有強而有力的科學作為基礎的真理。這是無可 置疑的。對於一個受了二十幾年無神論教育的人,傳講這個世界是有一個創造主,是極其困難的。第二、他們很多都是來香港讀研究院的。其實無論你是哪一個專 業,做研究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要理性、客觀、講求事實、證據。如果要向他們傳講像主耶穌說的「像小孩子一樣的信心」也是極其困難的。神一步一步的把我放在 今天這個崗位,讓我有機會向這些學生傳講福音,可能也正因為我在還沒信主的時候,就正是這樣的一個人。我感謝主給我這個機會服侍這個群體,更感謝主給我今 天有機會站在這裡做一個祂的見證人。今天因為時間關係,我沒有時間講上帝如何的一步一步預備我,直到把我放在今天的崗位上。並且我過去是如何向這些同學朋 友傳講福音的。或者將來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這方面的經歷吧。謝謝。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