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星空(梁元生教授)- 2009.12.20

語音(普通話): 題目:十二月的星空
證道:梁元生教授

各位弟兄姐妹早安!

從這個星期開始,我們就踏進了今年最後的一個月,白天的陽光會慢慢的短一點;黑夜的時間會長一點、睡得好一點;對於天氣,大家大槪也感覺到了,會慢慢變得冷一點;外面的樹葉它青綠的顏色也慢慢淡了,有一些葉子可能會變黃;同時這個茂林也變得稀疏一點;我們掛在牆壁上的年曆,也是到了最後的一頁,這個時候,我們都應該知道,聖誕節就快要近了。

對於我們在這個在北半球居住的人來說,十二月是冬天的開始,天氣與樹葉的變化,通常都會帶來一個消逝、蒼涼的感覺,但是另外一方面十二月就知道聖誕節要來了,所以在這個瑟縮、寒冷之中,我們帶著歡樂、希望的期待!進入十二月,面對著快要來臨的聖誕節,我今天就選這個題目關於聖誕的。

我用兩段的經文帶大家一齊思想。一個是馬太福音第二章、另一個是路加福音第二章:

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那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希律王聽見了、就心裡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他就召齊了祭司長和民間的文士、問他們說、基督當生在何處。他們回答說、在猶太的伯利恆.因為有先知記著說、『猶大地的伯利恆阿、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裡出來、牧養我以色列民。』當下希律暗暗的召了博士來、細問那星是甚麼時候出現的。就差他們往伯利恆去、說、你們去仔細尋訪那小孩子.尋到了、就來報信、我也好去拜他。他們聽見王的話、就去了.在東方所看見的那星、忽然在他們前頭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頭停住了。他們看見那星、就大大的歡喜。(馬太福音2:1-10)

在伯利恆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有主的使者站在他們旁邊、主的榮光四面照著他們.牧羊的人就甚懼怕。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讚美 神說、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 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牧羊的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所成的事、就是主所指示我們的。他們急忙去了、就尋見馬利亞和約瑟、又有那嬰孩臥在馬槽裡。既然看見、就把天使論這孩子的話傳開了。(路加福音2:8-17)

從這兩段經文的記載來說,耶穌出生的時候,應該是一個相當混亂的時局,約瑟與馬利亞從外地回到他們的家鄉報名上冊,做戶口的登記,但是因為人很多,旅館沒有地方,所以最後來到一個馬棚,在那邊暫時的棲身,在這樣的一背景之下,我們來思考聖誕的問題。

在這裏出現了多過三組的人,我們說的聖誕三人組。第一組當然是約瑟和馬利亞,後來加上嬰孩耶穌;第二組是從遠方來尋找嬰孩的三博士、或幾個博士;第三組就是在野地裏放羊的牧羊人。同時我們又發現這幾段經文有一個不約而同的地方,就是這些人出現的時間,往往是在一個星空的夜晚。換言之他們是在同一個星空之下出現的幾組人,而星光把他們招聚在一起,至少是星光把博士引領到耶穌、約瑟、馬利亞的面前,又同時是這星光下面出現了天使把牧羊人帶到約瑟、馬利亞的身邊,所以這是星空下面發生的故事──聖誕節。

讓我們先來看博士的經歷:「博士」這字,我翻到新譯本的聖經,把他們翻成「占星人」──占卜星座的人。很多人並不完全同意,所以我還是用回原來的翻譯──「博士」。「博士」的意思是指一些尊貴的、有學問、有學識的人,這裏所說的三博士因為他們帶來了三樣的禮物(我們是從禮物看人數):一個帶來黃金、一個帶乳香、另一個沒藥──所以我們猜想是三個博士、三份禮物,但是否有三位,還是多過三位,我們都不知道。總而言之,這幾位的博士是從遙遠的東方國土而來,為的是要尋找一位新生的王。

他們怎麼會知道有一位新生的王會出生呢?為什麼會遠道而來呢?就是他們仰望天空、觀星的結果。這些人我們猜想到不是以色列地方的人,對於以色列民族的歷史也並不完全的知道。但是我們透過上帝星象的啟示,知道有一位君王要降生了。我們知道他們得到這個衝動是來自上面而來的啟示,有些人說這個可能就是「神喻」了。但另外一方面來說,是他們求學問的結果。一個求學問、學識豐富的博士,他在各方面追求、認識道理,所以他們看到天象的變化,於是產生了追求的心。所以無論是來自「神喻」還是一個自我尋求學問的衝動,我們並不太清楚,但同時我們知道這幾個博士雖然有學問,他們是甚麼背景、來自那一個國家,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有些人是做研究的,希望真的把他們的身份研究出來,但是我們很難有一個定論,我們可從下面幾點作一個猜測:

第一、他們有充足的資源──他們從遙遠的東方出發,可能使用駱駝或其他運輸工具,把他們帶過沙漠、帶過森林,他們有充足的資源來到伯利恆的地方,那時候,也帶著貴重的禮物。其實他們來到耶路撒冷,找到了執政的、掌權的統治者希律王,我們知道一個在位、有權力的人不是容易被接見的,所以第二、他們大槪也有一個尊貴身份,因此他們見王也很容易,故此猜測他們大槪有一點來頭。當我們從他們貴重的禮物來看,他們大槪也來自貴族的一個身份,因為有些人也計算過,這幾份禮物值多少錢呢?香港人最喜歡的啦!黃金現是多高?很貴重了,是吧?今天的值錢跟去年的值錢朿不一樣,所以很多人從這些地方來推算這三位來自一個尊貴的背景,大槪有貴族的身份。今天我們不想在這裏把他們的禮物逐一地分析,那當然有些人喜歡問:沒藥在那個時候,價值多少?有甚麼用?在這裏只想強調一點,這些尊貴、有學問、來自遠方的人,他們在星光導引之下來到了伯利恆──新生王的地方,是來朝拜的,他們看到那顆星,就產生了一個追尋與叩問的衝動;看著那顆星,他們把學問化成行動。一般有學問的人,大槪停留在看見、認識的層面,看見以後,接下來就永不休止的辯論,我們就一直去談、爭辯,最後我們的學問、學識會增加,但是我們不會化成行動。我們看見這幾位博士不同於一般哲人,知識份子的地方,就是他們並不停留在認知的層面,他們把這個認識、知識化成行動。看見了、知道了,就起而行──動身出發、翻山越嶺、過沙漠、越荒原,走上這個追尋與叩問之路。

這條路是信仰之路,他們不只看到天空上面的星,也看到星空之下,他們要實實在在看到星空之下的君王、朝見祂、拜祂,把禮物獻給祂。他們把叩問知識之路變成追尋信仰之路,換而言之,這博士能看見、也能追尋,既有了認知,也付出行動,這點是難能可貴的。至於他們尊貴的背景、貴族的身份,我們可以不必特別的強調,因為星光的導引並不限於貴族階級、星光的導引不限於有學問的階層、星光的導引是可以帶領不同的人、不同的階級、不同身份的人。好像我們從路加福音那裏的經文就可以看到,有另外一種人,也是在星光導引裏面來到朝拜君王的,他們就是牧羊的人。

牧羊人並不需要走很遙遠的路程,他們是本土的人,怹們不是來自尊貴的階層,他們來自這個基層的社會,他們也沒有資源,他們是靠勞動來糊口的,他們沒有貴族、王宮為伴,他們只有羊群為伍。他們在寒夜裏面也需要工作,當他們碰到一個特殊的現象的時候,好像突然有一個大的星光──天使,這些高級、非平凡的現象出現的時候,他們的習慣性是甚麼?懼怕!他們就生懼怕,這就是他們背景,也可能是一種階級的習慣性反應,因為他們是社會最下層的階級。

昨天在電視新聞的特集裏講述香港有一個牧羊人,最初人家送他三隻羊,他很喜歡,一養就是120多頭的羊,所以他就放棄他的工作,養起這批的羊,成為香港唯一的牧羊人。記者訪問他:為甚麼如此呢?他說羊在香港賺不到錢,只能每個月把幾頭羊賣給穆斯林人或飯店,數目不多,但是他很喜歡這工作,所以就帶著一根長杆,每天帶羊走在公路上,讓牠們在路邊吃草。

牧羊人是比較貧窮的,工作也比較辛苦的,在社會上面是一個邊緣的民族,也可以說這些牧羊人是勞動人民、居無定所的一批人,他們代表社會上面失去勢力的、沒有發言權的人,雖然不一定是失敗的,但一定是比較失落的一群。然而星光還是照他們,引導他們。星光照耀有財富、有學問的博士,同樣也照著這些目不識丁的、沒有資源、貧窮的牧羊人。

我們如果把馬太、路加福音的經文搬到舞台上面做為舞台的場景的話,那我們最主要看到黑夜,在黑夜之中,突然之間有兩個強烈的燈光照射在台上:一個照著幾個博士、另外一個燈光照著的是牧羊的人,同樣在一個舞台上面,他們都是平分秋色,不會因為他們沒有財富,就不受燈光的照射,這意思是表明後面的主宰對他們的看待是一樣的,星光照耀沒有分貴賤、貧富、階級,它引領有學問的人,也引領一些沒有受教育,在社會上面失落、失群的人一齊來走上信仰之路,這是叩問與追尋。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想想:星光下面也不是完全平等、也不一定引向聖誕的歡樂與平安,因為後面還有一些比較慘烈的故事。

十二月的星空下面,聖嬰誕生、博士來朝、牧人歡慶、天使唱歌… 唸這些當然是歡慶快樂的圖畫,很多人對聖誕節的期望也大槪就是這樣,縱有不喜歡聽到天使報喜的歌聲,但誰人不喜歡過著快樂、和平的生活?當然這個也是上帝與天使宣告的重要信息。

十二月星光帶給我們歡喜的一個信息,因為一個不平凡的生命要來到這個世間,我們來慶祝祂的誕生、我們來歌頌祂的誕生、博士們喜悅地獻上他們的厚禮、牧羊人歡喜地到處傳揚這個新生王的誕生的消息,但是在相同的星空之下,也有一些人懷另外一種心情、另外一種籌算,他們仰望星空,但星光的引照對他們來說好像利刀,他們眼睛裏面看到的是一片的危險,在他們眼光裏面,透視出來的是一股殺氣,他們是誰?他們是以希律王為首的一夥人。

在同一個星空下面,他們不斷叩問與追尋,跟博士、牧羊人一樣,他們去追尋新生嬰孩的下落,希律王對博士說:「你們去仔細尋訪那小孩子.尋到了、就來報信、我也好去拜他。」我們當然知道同樣是一個叩問、追尋,但出自內心完全不同的動機,內心存著的是奸詐、藏著的是殺機,幸好博士在夢中得到啟示繞道回家,沒有去向希律王報告作奸人的工具。不過雖然他們繞道了,但是殺戮不會因為他們不遵守希律王的話就停止,殺戮是不能避免的。

十二月星光下,隨著這個嬰孩的誕生、牧羊人的喜悅… 一場腥風血雨正在展開,希律王不見博士的回報,就下令設查全地新生嬰孩的下落,如果找不到這個新生的嬰孩,就下令把伯利恆城一帶所有兩歲以下的嬰孩全部殺光,這個事情記載在馬太福音2:16-18節:

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這就應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說、 『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他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 (太2:16-18)

黑夜來到,星斗滿空,星光照耀著那個出生、生命的來到,也同樣照耀著死亡、照耀著那個慘忍的殺戮。

聖誕到了、耶穌來了,為世界上帶來和平與歡樂,但耶穌的誕生不能棄掉死亡。一個嬰孩的出生,反而帶來成千上萬人(我不知道數目有多少,但至少有上千的數目)的死亡,這是人生一個很大的吊詭,也是神學上面常常讓我很難去理解的疑團。但是我們知道,信仰不是一條不用思索的道路,在信的人,當然有新的生命,但是不能免於死亡,以致死亡成為對自己、家人、朋友及其他人的威脅;一個不信的人,也要面對這個死亡的威脅。星空之下,有生、有死、有歡樂的歌聲、也有逃亡的痛苦,在那個夜闌人靜的晚上,約瑟帶著妻子馬利亞、嬰孩耶穌要逃離伯利恆、逃離希律兵丁的追捕、逃過刀劍,連夜奔波逃到南方的埃及,很有可能那個時候他們是著天空上面的星光,才找到方向、穿越軍防來到南方埃及的地方。

我們抬頭看到十二月的星空,感到一片的寧靜、安祥,但是應該會想到,在同一個星空底下,有許多人要流亡、要逃亡,有很多人被追捕、追殺。星光引照,有歌聲、有禮物、有出生的生命、也有逃難的經驗、有嬰孩的血流出與生命的死亡,同一星空之下,是生與死、善與惡、角力跟共存的同一世界。

上面所說的星光之下,有生有死、有樂有哀、有笑有淚、有恩慈也有慘酷、有尊貴也有貧賤,星光跟太陽一樣,要照好人、也照歹人、照智慧人、也照愚昧人,同樣聖誕是慶生,慶祝一個生命的來臨,但是卻引來殺戮,我們是否不應該過聖誕節呢?我們是否不應該慶祝這個聖誕呢?我們有信仰的人跟沒有信仰的人是否就沒有分別呢?在星光之下,走曠野的行旅,有許多時候會陷入迷惑,信仰跟人生實在上有太多的疑團、問號還沒有解決。

上兩個週會我們請來演講的嘉賓,這嘉賓是龍應台女士,她先我們的同學發了一篇文章,這文章裏面提到,人生就像一個迷宮。她用她自身的經驗──她在歐洲走過一個綠色的樹林迷宮,叫人在裏面團團轉,費盡了自己的力量也走不出來。人生、社會好龍應台教授所說的,是一個叫人迷惑、叫人徬徨的迷宮,既然是一個思想上面的迷宮,也可能是一個權力的迷宮,甚至說是一個生命的迷宮。我們被社會上面不黑不白、無是無非、價值翻來覆去的事情,弄到六神無主,很難把握,人生就是一個迷宮,有人在這個迷宮裏面,為了權力、享受或是人與一些東西,都不願意走出去,他情願在迷宮裏面。但有一些極力地尋求走出這個迷宮,但是往往找不到途徑。前面一種人是沉緬,後面一種人是無奈。龍應台大槪屬於後面一種人,很希望能走出去!對她來說,她發現走出迷宮的方法──她認為哲學可能指點人家離開迷宮、走出迷宮的一條出路!甚麼是哲學?對她來說,就是仰觀天象,抬頭望天空。因為星斗可以指示你的方向,也認識星斗的位置,就可知道你的方向,這樣就有辦法走出人生迷宮。

我們或可以從龍教授的解釋得到人生一些的解釋/啟示。望觀星斗、走出迷宮,但是星象跟斗數不是從研習的哲學而來,但可能是從宗教信仰而來,好像博士的仰光星斗、牧羊人遙望夜星,他們都看到那個星,他們就追求這星,走出他們人生的迷宮。

最後我們看到博士、牧羊人、希律黨以外的人,在聖誕節就是這個場景出現的最後一批重要的人,就是約瑟、馬利亞、耶穌。在星光之下,他們也跟天使、博士、牧羊人相遇,他們都是有第一手聖誕經驗的人,我們可以在士身上學習到接受上帝的啟示:第一次追求君王的、第二次是離開伯利恆的,都是受到從神而來的啟示。從牧羊人身上我們可以學化懼怕成興奮,把人生改變,以前是看到甚麼事情都害怕的,現在可以很高興、坦誠、勇敢的跟其它人說:「現在我給你報這大喜的信息」。因為看到主把人生的勞變成出樂歌。

我們從馬利亞的身上又學到甚麼呢?馬利亞表現出來是無言無語,在整個場景裏面,最安安靜的一群人就是馬利亞、約瑟和耶穌。馬利亞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一種內心的安寧與安祥。信仰不是一個激情的表現或是到處張揚,好像馬利亞一樣,聖經有一句話說:「她看到了,就存在心裏反覆思想」,也可能像在後面的一位老先生西面的身上一樣,看到了主耶穌,他說:「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路2:29-30)一個長的人生,在作一個句號的時候,可以說我再沒有遺憾了。

在星空之下,在人生之中,我們應該向馬利亞跟西面一樣,追求是與主相遇,知道祂以後,得到內心的安祥與寧靜,那就是信仰的真實與信仰的真諦。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