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絕望者的希望(鄧瑞強博士)2021.12.26

講題:絕望者的希望
經文:路加福音 1:46-55
講員: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疫症仍在,祝願各人平安。

  上兩個月,觀賞了一齣話劇,就是蔡錫昌先生編導、白耀燦先生主演的《詩聖杜甫》。其中一幕,講到杜甫在成都浣花溪畔住的茅屋,被八月的狂風捲走了屋頂。杜甫的長詩《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記述這事。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講到風雨飄搖,長夜漫漫,屋頂被吹走了,屋內四處漏水,雨像麻線一樣從屋頂流下來,可以想像杜甫也同樣心亂如麻。杜甫說,自從安史之亂以來,他已睡得很少,再加上現在床濕被冷,長夜不能成眠。詩歌簡單幾句,道出他生命的窮困,濟世的天才未能為世所用。他蜷縮在茅寮之中,內心掛念的,卻是戰禍中悲慘的人民。睡不著,因自身的冰凍,更因人民的慘痛。長夜漫漫,是屋漏雨滴的長夜漫漫,也是苦難人間的長夜漫漫。

  在長夜漫漫裡,杜甫有他的「將臨期」的渴望,他在黑暗中盼望光明。這首《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最後一段是這樣寫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在苦難人間,在屋漏更兼連夜雨的日子,杜甫惦念的,是千萬和自己一樣受苦的人。他渴望,有千萬間寬敞的房屋,能讓貧寒的人安居樂業。這些房屋,能在風雨中,安穩如山,屋頂不會被揭去,裡面的人獲得蔭庇。在等待光明的「將臨期」裡,杜甫不單渴望,也有決志。這首詩的結束是這樣說的:「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這是杜甫的悲願,他說,若果有日真有如此多的屋能讓人遮風擋雨,則就算唯獨自己的茅屋被風吹破,自己凍死,亦無憾矣。這個悲願,道出詩聖杜甫之為「聖」的理由。

  一般人,遭逢時勢不佳,處境淒涼之時,多數會自憐自怨,控訴上蒼。唯有人間的聖者,在自身遭逢橫逆之時,能超越自身的痛苦,去擔負他人的痛苦,去盼望那不再有痛苦的明天。猶如耶穌在十架上,受著極大苦楚時,仍記掛著身邊的人,仍鼓舞著旁邊同樣被釘十架而將死的囚徒。

  在《詩聖杜甫》這話劇中,有一幕,李白與杜甫相遇,詩仙與詩聖對飲。詩仙李白超越於人間的苦難之上,活出世的人生。詩聖杜甫雖有超世的靈魂,卻深入於人間的苦難之中。仙者,脫俗飄逸。聖者,悲憫沉重。聖者,在長夜漫漫,與千萬悲痛的靈魂同在,盼望著塵世不可企及的明天。聖者,情願自己一人受苦,期望蒼生得到解救。聖者,孤獨地背負起人類的十架,在黑暗深處,指出光明之所在。

  只要我們的私心仍在,則人性的黑暗仍籠罩我們。只要一個社群與另一社群仍暴力相逼,則社會的黑暗仍瀰漫大地。只要國家與國家仍武力相向,則歷史仍在漫漫長夜中。我們仍在黑暗中,我們仍等待著光明。「將臨期」提示的盼望與等待,對我們而言,仍是重要的提示。

  在耶穌出生前夕,以色列人在歷史的長夜中等待,他們等待一個被稱為「彌賽亞」的聖者。「彌賽亞」是希伯來文,希臘文是「基督」,其意思是「受膏立的人」。受膏立的人,可以是先知、祭司、或君王。以色列人等待的,最主要是君王、一位救主形態的君王、一位以神的真理統治的君王。他們期望這君王能帶領他們驅逐羅馬人,建立一正義的國度,過安樂的日子。他們稱在這新國度下的生命狀態為「Shalom」(和平、平安)。當耶穌出生時,天使唱歌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平安」,指的就是活在神的統治裡,過整全的幸福生活。這不是普普通通的開心,而是一個新時代的誕生。

  當時,以色列人被外族統治了幾百年,生命困苦。每一代,他們都期望救主君王會來。幾百年過去了,他們的期待,從未止息。耶穌出生前夕,施洗約翰來了,以色列人問他:「那將要來的,是你嗎?」每一個帶來希望的人,他們都問:「你是基督嗎?你是救主君王嗎?」耶穌誕生前夕,他們的期待,不是我們點幾枝「將臨期蠟燭」輕輕鬆鬆便可以體會的。他們期待的,是一個改變天地的聖者,是一個改變他們人間命運的救主王者,是一個改變歷史軌跡的關鍵時刻。這不是一般的等待。我們在「將臨期」的等待,可能只是等待佈置家中的聖誕樹,可能只是等待朋友聚舊的聖誕聚餐,可能只是等待一個溫馨而令人感動的平安夜聚會。我們的等待,大概類似於上菜前等開飯。以色列人的等待,卻像是無期徒刑的囚犯等待著皇恩大赦,是生死的等待,是在絕望中等待著真正的希望。這才是「將臨期」應有的等待。

  在這種期待下,天使對一個婢女馬利亞說,你的等候沒有落空,救主君王要來了,他卻是要由你生下來。我們聽聽這婢女的心聲。

今日的講道經文:路加福音1:46—55

路1:46 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
路1:47 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路1:48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路1:49 (原文有「因為」)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他的名為聖。
路1:50 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路1:51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裏妄想就被他趕散了。
路1:52 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路1:53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路1:54 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
路1:55 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馬利亞這首頌歌,英文稱為Magnificat,中文一般稱為「尊主頌」,這是一首講述「終於等到救主君王」的讚美詩。

  開首兩節經文,是一對平行句,點出這頌歌在頌讚誰。

路1:46 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
路1:47 我靈以神——(這神與我何干?)我的救主——為樂。

  很平行的句子:「我心」對「我靈」;「主」對「神」(「我的救主」是對「神」的進一步說明);「尊主為大」對「以神為樂」。在這裡,馬利亞以三個稱呼,來描繪她頌讚的對象:主、神、救主。「主」,是生命之所屬。「神」,是敬畏的對象。「救主」,在這頌歌裡,指的不是一般的救主,更是「我的」救主,是將我從逆境中搶救過來的恩人。尊主、或神、或救主為大,這是人之常情。但以主、或神、或救主為樂,則是少有的。世人很少以神為樂的,我未聽過有人以土地神、或天后、或黃大仙為樂的。以神為樂,則這位神不單救助我們,也與我們有一種親切的友誼。

  跟著,要說明頌讚神的理由。「尊主頌」用兩段文字來說明。先講第一段文字。

路1:48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路1:49 (原文有「因為」)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他的名為「聖」。
路1:50 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頭兩句又是很平行的句子:「使女的卑微」(即:至卑微者的卑微)對「有權能者的大事」(即:至大能者的大能);「稱我有福」對「神名為聖」。越強調神的無限偉大,越顯出人的無限渺小。無限偉大者,如何面對無限渺小者呢?1:48開頭的動詞「顧念」很醒目。「顧念」,是神向下顧視,垂念卑微的人。

  杜甫之為「詩聖」而不是「詩仙」,因為他以偉大的心靈,顧念淒涼的蒼生。在「尊主頌」裡,神被稱為「聖」。我們知道,聖經中「聖」(holy)這個字,專指神與萬物的不同。神是「創造主」,萬物只是「被造之物」,「創造主」與「被造物」之間,有一明確界線。「聖」這個字,明確標示這條界線。在「尊主頌」裡,神被稱為「聖」。這聖者如何為聖?卑微的馬利亞說,這聖者之偉大,正正表現於他顧念卑微的世人。

  在歷史的黑暗長河裡,卑微的馬利亞,引頸張望,終於體會到了神的顧念。救主君王真的要來,意想不到的,是這君王要透過馬利亞這卑微的身軀誕生而來。無限偉大者要透過我們這無限渺小者去成就他的救贖。神是聖者,他的顧念,他的重視,使我們成為有福的人。卑微的婢女,艱苦的生命,由於神的顧念,體會到生命被肯定,體會到一種莫名的價值,她稱這為「福」。無論一個人多麼卑微,他仍可以不單單等待神的來臨,還可以參與神的計劃。1:50總結這神人關係,神對人,是憐憫;人對神,是敬畏。神憐憫敬畏他的人,這是神人的連繫,天人之相接,這是聖誕故事永恆的主題。

  馬利亞頌讚神的第一個理由,是無限偉大的神,在他心中,竟有我們的位置。他要做的事情,竟預了我們一份。神甘願與我們連在一起。

  頌讚神的理由,有第二段文字說明,又是3節經文。

路1:51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裏妄想就被他趕散了。
路1:52 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路1:53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今次,先總結,後說明。1:51總結說,我們頌讚神的理由,就在於他的大能,正是用來驅散心懷霸道的狂傲人。在現實世界,我們最怕孔武有力的人,就如「大雄」最怕「技安」。霸道者常能大小通吃,其他人無法反抗。在馬利亞的頌歌裡,大能的神,不是霸王。他的能力,用在克服人間的霸王,回復正義。

  1:52及1:53是交叉平行,第1節的頭,等於第2節的尾;第1節的尾,等於第2節的頭,即:「有權柄的失位」等於「富足的空手回去」;「卑賤的升高」等於「飢餓的得飽美食」。這種交叉平行體,或許是以文字的結構去表達「在前的,將要在後;在後的,將要在前」的乾坤大變。政治上有權勢的,再不能魚肉人民了。經濟上富足的,再不能恃強凌弱了。政治上無聲無息的,他們的尊嚴被肯定。經濟上貧乏的,他們的需要被滿足。現實政治和現實經濟,講的都是實力。但神建造的新世界,講的,是強者承擔弱者,偉大者顧念卑微者。正如後來主耶穌說的:「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太20:26-27)。

  問題是:我們在「將臨期」裡,是否期待這個新世界?

  或許,我們真正期待的,是在政治上或經濟上成為強者、勝利者,能壓在其他人的頭上。若如此,我們是在「將臨期」的期待裡,作出「反期待」。我們在期待中,期待著一種我們不願意它出現的東西。我們可能實質期待成為強者,輕視各種弱者;我們可能實質希望成為眾僕人的主人,而不甘心成為服事人的僕人。我們期待著的世界,正是反抗著神的新世界。很可能,我們是在「將臨期」裡,期望神的世界永不來臨。

  馬利亞頌讚神的第二個理由,是神要撥亂反正,顛倒一個被顛倒的世界。一個本應是人性的世界,被人的罪顛倒成一個非人性的世界,神來,是將之再顛倒,重建一個充滿人性的世界。馬利亞看到,這個世界,在救主君王的救贖中來臨。今日,「將臨期」要等待的,正是這一全新世界的完全來臨。

  「尊主頌」的結尾,點出神要完成的救贖,正正是他自古以來的作為。

路1:54 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
路1:55 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在遠古,神作出承諾,他會改變這世界,有一天,他會在人間統治,與人同在,神人連合。然後,他揀選亞伯拉罕及其子孫,透過他們成就這事。如今,他要透過耶穌,成就這事。

  後來,耶穌出生了。後來,耶穌在十架上完成了他的一生。後來,耶穌要升天了。他的門徒、一群以色列人,很詫異。為何這個世界還沒有改變?救主君王為何不在這世界作王?神的寶座為何不臨現人間?在歷史長夜裡,以色列人不斷地期待,期待一位救主君王,期待他即時全面的改變這個世界。如今,令他們詫異的,是耶穌將升天了,這世界看起來並沒有不同。以色列人並沒有想過,救主君王來了,這世界卻看來沒有改變。在他們的神學裡,救主君王既來了,就進入永世。故此,在耶穌升天前夕,門徒問了一個以色列人必會問的問題:「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新天新地,是否此刻出現?耶穌的回答,按神學而言,是這樣的:「真的,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我真是救主君王,我是萬有的主。這世界表面看來沒有改變,但其底層的邪惡力量已被我克服了。然而,歷史還未終結,新天新地還未完全實現,你們留在世上,有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彰顯我的真理,顯明我的管治,活出新世界的生活方式。然後,我會再來,新天新地便會實現了。」

  以色列的門徒,第一次理解到,救主君王的來臨,並不是帶來一完成了的「製成品的天國」,而是給予一顆「天國的種子」。或許有人會說,耶穌的降生,如此過了一生,是一種失敗,因為這世界根本沒有改變過。真的沒有改變過嗎?畢竟,耶穌留下了「天國的種子」,這是天地改變的基礎。或許有人會問,為何耶穌不一次過改變天地、一了百了呢?我想,神希望我們的活著,有一種重量,能為永恆的目標而努力,能為新天新地作出一分貢獻,而不是常常只望坐享其成。或許,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體會我們真的參與在神的計劃中,體會神人合作對我們生命的重大意義。

  如此,「將臨期」的等待與期望,就不是百無聊賴地讓時間流逝,而是在有限的光陰裡,擔負起自己生命的十字架。這是一種有所貢獻的等待,是讓那將要來的新天新地成為生命當下的遠象,那被盼望的永恆成為當下奮鬥的動力。

  在凋零破落的人生裡,杜甫在高山上呼喊:「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獻出了自己,讓天國臨現,死而無憾矣。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MONDAY MANNA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出埃及記 利未記 創世記 劉國偉 原文解經 國度禾場KHM 天人之聲 天堂 奇妙的創造 妥拉 妥拉人生 家庭 市井心靈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民數記 清晨妥拉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申命記 真理 知識 研經課程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見證 週一嗎哪 靈修 靈修文章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