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與嚴厲(鄧瑞強博士)2013.7.14

語音(廣東話): 主題:溫柔與嚴厲
證道:鄧瑞強博士(香港神學院)
經文:路加福音9:51-62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魯迅的《自嘲》詩有兩句很出名的句子,「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若你身邊有一兩個人講你壞話,你已經煩惱不堪。若被千夫所指,則肯定苦不堪言。若要「橫眉冷對千夫指」,你想像一下,這需要多強的心力。面對千夫所指而仍勇往直前,必定是抓住一個重要的生命目標,或者說,被一個重要的生命目標抓住。這是一個生命的強者。生命的強者可成就大善,也可成就大惡,這視乎他對別人抱什麼心態。「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是對別人抱著良善的心。面對一個孩童,面對一個無知的弱者,竟能俯首,竟能俯就卑微,竟能像牛一樣讓他騎,竟能放下身段而為他洗腳,這種良善的心使強者成就大善。「橫眉冷對千夫指」而沒有善心的人,可以像坦克車,見人輾人。「橫眉冷對千夫指」卻能「俯首甘為孺子牛」的人,就像人力車,沒有殺傷性,卻能將你載到彼岸。

以上講的,是解釋今日的講題:「溫柔與嚴厲」。溫柔,指的是對別人的心。嚴厲,指的是對生命目標的堅定不移,具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猛。

主耶穌正是一個溫柔而嚴厲的人。

今日,我們就是要看看主耶穌如何展示溫柔與嚴厲。我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路加福音 9:61-62。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有古卷只有五十五節首句五十六節末句〕 57 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那裡去、我要跟從你。 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59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60 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 神國的道。 61 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 62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 神的國。

經文不長,卻可看到主耶穌的溫柔與嚴厲。

這段經文的開首,意義深長。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被接上升的日子」當然指到主耶穌復活升天的日子,也是指他的生命得享榮耀的日子。這也可以被理解成他的生命意義得以完滿實現的日子。主耶穌意識到人生在世是有一重大意義要實現的。這種意義感此刻壟斷了他的整個生命。這種意義感使他有一種明確的生命方向。這種意義感也使他冒險地奔向不測的命途。經文說,「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所謂「定意」的原意,大部分的英文聖經都翻譯出來,就是「堅決地固定自己的面」向著一個方向。用中文的講法,大致是「硬頸」地、「死牛一面頸」地向著一個方向。經文這裡說,主耶穌「死牛一面頸」地向著耶路撒冷去。「耶路撒冷」意味著十字架、受苦、死亡。主耶穌意識到生命的終極意義,這意義感令他有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猛。我們當中有多少人,能被生命的終極意義所抓住,以致能堅定地勇往直前,連死亡都不懼。

現代社會都訓練很多勇往直前的人。要發達的欲望,令很多人勇往直前,甚至像坦克一樣,將阻著前進的人輾在車底。人本心理學也強調人要勇往直前,實現自己的潛能。問題只是,這種自我實現會否神化了自己,消滅了他人?希特拉的自我實現,就消滅了很多人。

「死牛一面頸」地勇往直前,可以是極危險的。

主耶穌的勇往直前,是直向耶路撒冷,是直向十字架。基督教信仰的一個核心,就是:主耶穌並他釘十字架。若說這是一種自我實現,這卻是一種很特殊的自我實現。這種自我實現,是放下了自我,甚至讓自我甘願被消滅,為的是他人的生命意義得到實現,為的是他人得到寬恕和希望。

勇往直前的人是會面對別人的排斥和難阻的,總會面對「千夫指」。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主耶穌面向耶路撒冷,就有人正正因他面向耶路撒冷而不接待他。「不接待」就是不接納、不同意、不歡迎。這裡提到「撒馬利亞」。「撒馬利亞」人與猶太人有一種緊張的關係。「撒馬利亞」人有自己的信仰習慣,有自己的聖經傳統,有自己的敬拜中心,這敬拜中心在基利心山上。若有人與你持不同真理觀點、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信仰,則他很可能不接納你、不歡迎你。

面對這種不同,我們採取什麼態度?

魯迅說,「橫眉冷對千夫指」。主耶穌的門徒又抱什麼態度呢?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

雅各和約翰的反應,是人類常見的反應。當認為自己擁有真理,又認為自己擁有神一樣的能力的時候,面對反對自己的人,最簡單的處理方法,就是殲滅他們。雅各和約翰像坦克車,要輾過一切擋在前面的人。

這是暴力政治。施行暴力政治的人,手裡有的是權力。有權力也不能隨意運用,必需有自己論述的真理去支撐權力的運用。有了真理的話語權,要消滅對方,只需要給對方一個污名,這樣,運用權力消滅對方便找到無懈可擊的理由。只要對方的污名是「邪惡軸心」、或「反革命」、或「不愛國」,對方便是屬於魔鬼的、屬於邪惡的、屬於反真理的。殲滅魔鬼,人人義不容辭。在這時,不努力殲滅所謂「邪惡」的人,就是屬於「邪惡」的。

何等的暴力,假真理的名而行。主耶穌的門徒,竟就是這群假真理之名而行的暴徒。我們生命的深處,是否有這種暴力的種子?

面對暴力的騷動,主耶穌如何回應呢?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主耶穌責備這兩個門徒。「責備」這用字,與主耶穌「斥責」污鬼時「斥責」那個字是同一個字。主耶穌斥責他們,像斥責污鬼一樣。主責備他們:「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主的意思是說:「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到底,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基督徒?」

主耶穌「死牛一面頸」地去完成的目標,不是要消滅一切反對力量而達致的目標。主說:「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一句簡單的話,點出了基督教信仰講的「救贖」。不是你擁有「真理」便可審判反對你的人「違背真理」,真正的真理不能被人擁有,真理只在你去學習愛一個反對你的人的時候呈現出來。不是你擁有「權力」便可以用權力去壓制反對你的人,真正的權力在於你放下權力,反倒虛己,為了他人的福祉而自己背負更大的責任。最大的力量就是「溫柔」。

上個月的《時代論壇》(2013年5月26日),社長李錦洪的<心耕手記>提到意大利哲學家博比奧(Norberto Bobbio)的一本小書《讚美溫柔》(In Praise of Meekness),這書講到:「人類的德行發展,都是陽者的強性道德,以征服、勝利與支配為主,這種德行觀其實是錯的,它應有一個對立面,那就是溫柔。她是一種非力量的道德,以助人、幫人的善為目標。」

基督教倫理學者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及國際方舟團體的創辦人范尼雲(Jean Vanier)合寫了一本小書《暴力世界中的溫柔》(Living Gently in a Violent World)。方舟團體是照顧智障人士的團體。一般人可能認為智障人士是異類。方舟團體認為,如何與智障人士一起生活正正考驗我們對待與我們不同的人的方式,也考驗整個社會的公義實踐。方舟團體「接待」智障人士,按他們的光景接納他們,與他們平等友愛地生活。《暴力世界中的溫柔》這本小書講到,世上好心腸的倫理學者及政治學者很努力的找一些理論,去肯定智障人士的權利,但是,找來找去,卻找不到一種理論,能說服人去和智障人士一起生活,讓他們在平等友愛的生活中體驗生命的完滿和救贖。智障人士最需要的,偏偏正是有人願意去和他們平等友愛地生活。這就是以溫柔成就的正義。

智障人士是與一般人不同的弱者,雅各和約翰說,殲滅他們。主耶穌卻責備他們。人來到這世界,到底是追求什麼?我們是否知道自己是誰?我們是否知道作一個基督徒意味什麼?主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主耶穌願意溫柔地與智障的人平等友愛地生活,主耶穌願意「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主耶穌溫柔的一面。

跟著,主耶穌與不同的人討論什麼叫做「跟從他」。

57 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那裡去、我要跟從你。 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59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60 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 神國的道。 61 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 62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 神的國。

狐狸的洞,飛鳥的窩,是提供安全感的地方。但是,要達到主耶穌所講的那種生命目標、那種十字架的目標、那種救贖他人的愛的目標,就必須放下這種安全感了。坐在家中「歎冷氣、看電視」是安全的,但要為正義而行動,則便失去安全感了。

埋葬父親,是當行的義。主耶穌卻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很多解經家為了使這句話變得合乎常理,便指所謂「死人」便是那些沒有永生的人,就讓那些沒有永生的人去安葬死去的父親吧。這種解釋是可能的。但主耶穌的意義可能很簡單,就是說:「死者已矣,你還是為天國的目標努力前進吧。」安葬父親,其實是天大的理由,讓人放下一切,儘管是天國的事情。但主耶穌卻沒有讓步,在世上,並沒有天大的理由,可以讓我們放下天國的事情。這是否不近人情?這是否很嚴厲?是的,耶穌是嚴厲的。有些事情,是需要我們「死牛一面頸」地去完成。否則,將是一事無成。

誠實地說,今日我們都輕忽信仰,視之為可有可無,遺忘了信仰的嚴厲要求。在工作場所裡,我們有天大理由不近人情。在對待我們不喜歡的人時,我們有天大理由發脾氣。在個人的追求上,我們有天大理由只顧自己、不理他人。我們有的是天大理由,這樣做是天公地道。但主耶穌說,這一切都不成理由。若你明白信仰為何,若你明白生命的終極意義,若你明白天父的心,你應明白,這一切理由都不成理由。沒有任何理由讓我們忘記基督徒的本分。

這個道理,初戀的人最明白。任何阻止你去見愛人的理由,都不成理由。你的意念只有一個,見你的愛人。難怪雅歌說:「愛情,如死之堅強」。主耶穌要求我們如此堅定地實踐我們的信仰。

有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主耶穌卻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在農業社會,以犁耕地,生產糧食,是生命之所繫。主耶穌卻說,要進入神的國,你要有新的家庭關係,你要有新的生命所繫。你要視每個人為兄弟姊妹,視一切來自神的恩典。這樣,你才會學曉愛,學曉分享。

跟從主耶穌,是一件嚴肅的事。主的要求很嚴厲。

結語:在對待他人這事上,主耶穌是溫柔的,他渴望我們善待與我們為敵的人。在面對自己的天國責任時,主耶穌是嚴厲的,他渴望我們以專一剛毅的心,完成這信仰的人生。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