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淚撒種,歡呼收割(王怡牧師)2014.3.16

語音(普通話): 《葡萄樹傳媒》整理:Fanny
主題:流淚撒種,歡呼收割
經文:詩篇126篇
證道:王怡牧師

詩篇126 1 〔上行之詩。〕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作夢的人。 2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3 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4 耶和華阿、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 5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6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

在這十五首的上行之詩(詩篇 120篇至134篇),有學者說,剛好在以色列的聖殿當中,有十五級的台階,如同詩班站在那十五級的台階上,特別是這一些的詩歌表達了以色列被擄歸回的餘民,他們再一次的來到聖殿當中、再一次確信耶和華是他們的神、再一次確信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必要成就、再一次的來盼望彌賽亞的預言,所以,在我們剛才讀到的126篇,它和接下來的127、128篇是同一個系列。在126篇裡,似乎裡面有歡喜,但歡喜當中還帶著眼淚,因為「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基本上,1到3節是一個段落;4到6節是一個段落。在第一個段落裡,它整個情緒是驚喜的,是一種突然的驚喜,就是耶和華把被擄的以色列人在七十年之後,帶回了錫安。對於在巴比倫的以色列人來講,他們幾乎已不相信有這樣的一天了,誰會想得到,那強大的、大國崛起的巴比倫,會在一夜之間滅亡呢?所以,他們的歡喜是突然的。誰會想到,正在高唱著:東方紅、太陽升… 巴比倫出了一個尼布甲尼撒;突然轉眼又變了…

以色列人上帝的百姓在地上的政權當中被擲撒,誰能夠想得到先知耶利米的預言,真的在七十年之後,耶和華神把祂的兒女、被擄的子民,再一次的帶回到錫安。這個時候的錫安、耶路撒冷,其實已經荒涼了。這個的耶路撒冷與上帝應許的耶路撒冷,在今日的荒涼與將來的豐盛之間有一個很大的落差,所以1-3節的突然之間的驚喜,到了4-6節時,就變成緩慢和艱難,就好像要經歷一個長期流淚的過程。

當以色列人剛剛回到耶路撒冷的第一年、第一個秋天、第一個冬天,很像清教徒第一次去到北美大陸所經歷到的第一個冬天、第一個感恩節──他們播種卻沒有收成、登了陸、上了岸,卻不知道能不能夠捱過那一個漫長的冬夜。

第四節以後,呈現了一種悲傷、流淚之中的等待。如果你看第一節與第四節,你會發現有一個差別。

第一節:「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是指到一件已經發生的事,是已經歸回的以色列人在那裡歡呼雀躍;但第四節說:「耶和華阿、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你忽然有一點疑惑了,到底是歸回、還是沒有歸回呢?

在前三節裡,是一種的回憶──是一種對我們終於被神帶出巴比倫回到了神所應許之地的美好回憶。而後面的三節,就是禱告、在祈求歸回的徹底和完全。所以我們在這裡看到一種的張力。

前三節裡,我們看到的是一種「已然」──上帝的拯救和被擄歸回的實現;但在後面的三節裡,我們又看到一種「未然」──似乎上帝的拯救和以色列人的歸回及生命的復興,又還要經歷一個相當艱難和漫長的過程。所以,以色列的百姓就在這樣子的「已然」和「未然」之間──在苦難、艱難和未來上帝應許的豐盛之間、今天流淚撒種與明天的歡呼收割之間──盼望。

你可能會說,這之間有一個斷裂,所以他們的盼望乃是指向誰?誰能夠將這一個的斷裂來縫補及聯合呢?

你可以想像有一家人,他家裡留下的穀物已經不多了,可是這個時候,又要把這穀物當中的大部份撒到乾旱的土地裡去,這裡的祈求說:「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主啊,願你使我們歸回,就好像那乾旱之地忽然湧出河水一樣;主啊,就好像祢在沙漠開江河一樣。

在原文當中的那一個「南地」,就是指曠野、乾旱疲乏無水之地。

各位,如果你家裡面只有那麼一點的存款、一點的穀物,而你面對的是現在的艱難、你面對的是你兒子讀大學,但連錢都還不夠的,而你卻要把很大的一部份拿來撒種,且是撒在那乾旱的地上,所以這裡說:「流淚撒種的」。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在今天這樣的一個饋乏與未來的豐盛、豐收之間有一個斷裂、在「已然」和「未然」之間有一個斷裂,所以詩篇126篇在被擄歸回的喜樂當中,仍然帶著淚水,在淚水當中等待著。

到了詩篇127篇,就開始進入到「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箭袋充滿的人、便為有福」;在詩篇128篇就開始成為了一首祝福的詩篇──從家庭的畫面到整個國度的畫面,充滿了喜樂與祝福。所以這三首詩篇連接起來,就蠻像我們在預苦期裡開始經歷,如同基督在曠野四十天受魔鬼撒旦的試探,然後走向各各他的道路,最後我們盼望著、驚奇地看到祂從死裡復活,將死亡和罪惡的權勢踩在腳下。這樣子的一個過程,在喜樂之先必有苦難、在升高之前必要降卑、在榮耀之先必有羞辱要承擔。

今天,我們的中心在「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昨天,我看到了兩件事情:

馬來西亞航空MH370的航班,從馬來西亞飛往北京,在中間失去聯繫,一直到現在,都未能找到墜機的消息或證據,機上有239個人,其中大部份是中國人,我們不知道他們的下落如何,所以,我看到馬來西亞航空發出了一個公告,裡面的第一句話就說:「我們懇請全世界的人民來為MH370航班來禱告」──在這個世界上,明明有信神的跟不信神的人、甚至有各種按照自己所想像的那一位神、宗教,去敬拜各自的偶像,但每當人類面臨到一次的危機、生命的苦難時,我們都會發出這樣子的期待、希望,我們希望每一個人都來禱告,像中國人所說的,都要來呼天搶地,可是在今天的流淚與將來豐收之間(今天各人的命運與民族國家的命運、以及社會裡的不公不義之間,我們的哀求、祈求、艱難,與未來豐收之間)的那一個斷裂,是怎麼可以被縫補、聯合起來呢?

昨天,我也收到我一位朋友,他是一位非常積極去推動中國的人權與民主自由的知識份子(他也曾經被逮捕過,後來被釋放出來),他發來一封信說,他們再成立了一個叫新公民權力關注組,他寫了一首「組歌」,裡面有一段,就好像我們剛才讀到的詩篇126篇裡的一樣,他提到了一個撒種的比喻:「風雨不改,永不言敗;失敗了,從頭再來;只要播種,就有未來;石頭上也會有花開。」

好像我們在中央電視台、或者在各樣的晚會、各種流行歌曲裡,也會看到這種勵志的歌曲,不過我們卻要問一件事:「為什麼撒了種就一定有未來呢?」撒種在乾旱之地,我們怎麼能夠冀望未來的豐收呢?為什麼不可以播下的是「龍種」,收獲的卻是「跳蚤」呢?如同傳道書11:1:「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因為日久必能得著。」這不是發瘋了嗎?把糧食撒在水面…,我家裡的糧食已經不多了,我家裡的存款已經不多了,把它扔在水上… 這有點像文學上的誇張!如果把糧食撒在乾旱的地上,可以期待將來的豐收,我還覺得有一點點的可能,不過將糧食撒在水上,也會期待未來的豐收,這怎麼有可能呢?

因此,在我們讀到的這首詩篇裡面,你會看到今日以色列的荒涼,他們的苦難、悲哀,以及對彌賽亞、神拯救的盼望之間,是有一個斷裂,透過這一個的斷裂,我們看到整個舊約當中的歷史,前半部份是出埃及──耶和華拯救了他們,耶和華使他們出埃及過紅海,進入迦南;不過到了舊約的後半部份,又面對了一個幾乎相同的命運(就是曾經在埃及為奴,現在又在巴比倫為奴),所以接下來又是另一個命運,就是要出巴比倫。

這道詩篇說,我們在七十年後,終於出巴比倫了,不過這首詩篇又告訴我們,出巴比倫的過程還沒有完全的結束。在那四百年間,以色列人的命運是不斷成為地上不斷崛起的帝國殖民地,接下來又要出波斯、出希臘、到了耶穌又要出羅馬,地上不斷的有強權,我們怎麼能夠出了一次又一次呢?耶和華上帝不斷地一次又一次的拯救我們,什麼時候是一個盡頭呢?什麼是真正的出埃及呢?什麼是真正的出巴比倫呢?我們在創世記3:15當中就已經預言了那一個的「福音」:「女人的後裔要傷你(蛇)的頭。」當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當人類的始祖犯罪、當我們都陷在我們的罪孽當中,承受上帝在祂的約當中,公義的加在罪人身上的咒詛的時候,同時也是帶著一個祝福的應許,就是「女人的後裔要傷你(蛇)的頭。」當夏娃與亞當生了該隱時,有一位解經家這樣子說:這是他們第一次期待著女人的後裔會傷蛇的頭,他們會認為該隱是彌賽亞,我們的兒子會帶著我們回到伊甸園,因為那是人類生下來的第一個兒子。

在我的經歷當中,我從小父親待我是很嚴厲的,是在一個典型的中國家庭教育下長大的,無論在中國內地或是香港、台灣,甚至整個海外的華人社會,我們都會說中國人很會讀書的,我們都會說中國的家長是特別的期待望子成龍,也願意借錢好讓孩子們能夠接受到最好的教育,他們期待自己孩子的成長,到一個地步父母就成為「虎媽、狼爸」(我爸就是「狼爸」,從小就打我)。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國家庭中,父輩們都施加了一種非常強烈的一種壓力、期待在兒女的身上;上一代人都逼迫下一代的人,為什麼?因為他們都流淚撒種,他們都期待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等待歡呼收割的那一天。當他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之後,都說,失敗了從頭再來。

當我信主之後,我開始明白我的父親,我開始可憐、憐憫我的父親,我向他傳福音,因為我開始知道他為什麼要打我,我開始知道為什麼他對自己的兒女有那麼大的一個期待,我忽然明白了,因為他對我的期待,與其他中國家庭的父母對自己的兒女,甚至整個中國一代社會對下一代的年青人的期待,就如同當年夏娃對該隱的期待。原來我爸以為我是皇家的彌賽亞、原來每一個在中國做父母的,都把自己所生的孩子當作了彌賽亞、當作那一位蒙應許要來的、當作那一位可以把我們家所有的眼淚、可以把你爸、你媽這一輩子的含辛茹苦(我們怎麼來到香港、文革時我們怎麼過、八九十年代下海時怎樣過等等…)。每一個父母、家庭都認為自己的孩子是在那一「已然」和「未然」之間、是在今天一個辛苦、失敗、缺乏和未來豐盛之間,可以連結起來的那一位彌賽亞、那一個盼望。而那一個盼望乃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自己的眼淚、透過自己的道德、智慧、聰明、才能,以及在世界上所爭取到的名利、地位來得到的。

在耶穌基督的福音之外,全世界都生活在這種夢想裡面,所以在詩篇126:1:「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作夢的人。」──中國在這一、兩年都在講「夢」。有人說,在整個中國文化當中,夢是一個很不吉利的槪念。如同我們方才唱的一首詩歌,今生的夢,要醒的;今生這一場的夢醒了,你怎麼來看你的夢,神到了那一天,也要怎樣來看你的。所以,「夢」在中國的文化裡面,是在表達一個反面的東西,好像一個不吉利的東西。我們的夢,無論是家族的夢、還是民族崛起的夢、社會轉型的夢,都不能夠使我們將今天的流淚,跟將來豐收之間連結起來,都不能夠帶領我們走完那一條真正出埃及的道路、出巴比倫的道路、出波斯、出希臘、出羅馬、甚至出中國的道路。

因此,在這首詩篇當中,其實所孕含、那一個真正的盼望,在那一個斷裂中彌補的,我們看到,原來出埃及是指向在基督裡面那真正的拯救;原來出巴比倫是指向在基督裡面最後的、完成的拯救。第一次,當以色列人出埃及,就進入聖城耶路撒冷;第二次,當他們從巴比倫歸回,再一次進入聖城耶路撒冷,這兩次進入耶路撒冷都是指向基督最後一次榮耀進入聖城耶路撒冷。

所以,真正的盼望在新約舊約或在每一首詩篇中,同樣向我們啟示那一個指向耶穌基督的福音。因為只有在基督裡的福音,才能夠反過來解釋那一個漫長、緩慢的流淚撒種的過程,甚至才能夠真正地來解釋苦難、解釋以色列人的被擄。

到了新約的時候,我們看見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祂主動的被擄到巴比倫、被擄到這個世界,神兒子的被擄,才是以色列、神的兒子被擄的真正拯救和盼望。神的兒子被殺,才是那真正被這個世界所殺,也因著自己的罪,被公義刑罰的神兒女們,真正的盼望;神的兒子被剝奪,才是這個地上一切被剝奪人的真正的盼望;神兒子的羞辱,才是這個地上經歷過羞辱的人,除掉這羞辱的真正的盼望;神兒子所走的那一條各各他的苦路,結果是結束一切苦難的、真正的道路。

唯有基督的福音,能夠使我們來彌補今天的流淚撒種與明天的歡呼收割之間的斷裂。在這個意義上講,我們怎麼來理解第五節:「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呢?

我們當然可以說,基督徒應當這樣懷著對主的信心,出去流淚撒種,事奉、跟隨這一位神,在世界的嘲笑當中來傳揚那一個福音,相信在基督裡面,豐盛的生命跟末後復興的盼望。但是,我首先仍要把它指向基督,那一位真正流淚撒種的,是基督,祂不但為我們流淚,並且為我們流血──基督流淚、我們歡呼──這就是福音。

有一首詩歌《愛宴我嘗》,歌詞說:「咒詛他受、祝福我享;苦杯他飲、愛筵我嘗」,如果我們不看到這一點,我們單單的說,我們要效法耶穌基督,出去流淚撒種,一定會有收成,聽上去就跟我的朋友所寫的那首勵志的歌曲有點相像,聽上去,就沒有看到我們的努力,其實是有一個應許。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打一場敗仗,就如同在舊約的時候,以色列人不斷地在打敗仗,但是我們卻在基督裡打一場注定已經得勝的敗仗。

基督為我成就的、為祂的教會所成就的,基督已經完完全全的在十字架上,將祂的兒女從埃及帶了出來,從巴比倫帶了出來,從這個世上一切不義的政權和不公不義的社會現實、和這一個將要沉淪、受審判的世界之城當中已經帶出來了,所以我們已經活在那「已然」與「未然」之間,我們一切的努力,我們可以去流淚撒種,是因為基督已經為我流淚撒種,已經為我流血成就了,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的生命,乃是安穩的躺臥在基督已經為我們成就的一切之上。所以,我們才能夠從詩篇126篇裡的「流淚」,進入到127篇裡的「安然睡覺」,更進入到128篇那種的完完全全喜樂與祝福。

最後,我想講一個故事。司布真牧師講過一句話:「贏取靈魂的人,首先必須是為靈魂哭泣的人。」這句話是對著每一位牧師與傳道人講的;這句話也是對著每一位基督徒講的。但是,你要知道,這句話首先是指向基督的。基督贏取了靈魂、贏取了你和我的靈魂,因為祂是首先為你和我的靈魂來哭泣的人,祂是為你和我的靈魂來流血,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和救贖。如果我們活在這樣的一個福音當中,這樣的福音就激勵我們──是的,在祂的裡面,出去、流淚撒種──為你身邊認識的、和不認識的靈魂哭泣,把你從基督那裡所得著的愛,分享出去,相信將糧食撒在水面,必有收成;將糧食撒在旱地,必有收成。

在過去的一年當中,我收過一張從監獄裡帶出來給我的紙條,有一位弟兄在獄中信主,並在獄中傳福音,他向一位在獄中坐了十五年的犯人傳福音,那人也信了主,他出獄的時候,就帶著這張紙條來找我,上面說:「你出去之後,就去找王怡牧師,在教會裡受洗。」當我看到這紙條,心裡非常的感恩,因為看見我的弟兄,他實實在在的監獄中、在乾旱無水之地,真的是將糧食撒在水面上,今天看見這靈魂的得救,在教會裡參與服事,與人分享自己的見證、幫助有需要的人。

各位弟兄姐妹,香港是一個很舒適的社會,但今天香港的社會似乎也面臨到整個社會的動盪與整個體制的轉型,當每一次社會面臨到一些動盪的時候,是上帝賜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去反思他的人生、重新認識他所在的社會、重新思考一些問題… 他們會經歷到一些的苦難、失望,在這時候,唯有福音可以將神的教會與神的兒女帶進我們所生活的城市和時代當中,讓我們傳揚那一個將糧食撒在水面,卻必要得著的福音;讓我們在他們面前來活出那一個將糧食撒在旱地,卻一定會有豐收的福音。不是因為我們的道德,乃是因為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祂彌合了今天和未來之間的深淵;祂彌合了在缺乏與豐盛之間的斷裂;祂能夠真真正正的安慰每一位在困境當中的個人;也能安慰那些處在困境當中的城市和國家。

我們一起禱告:主耶穌基督、慈愛的天父上帝,願祢今天用這一首的詩篇,來激勵祢每一位兒女的心,使我們看到我們在生命當中,有多少像是自己在流淚撒種的事、自己在含辛茹苦掙扎的事、自己在社會上各樣的努力… 我們似乎看不到盼望,因為我們沒有把我們的努力和盼望單單建立在主耶穌基督,祢為我們所成就的福音之上,因為我們在我們許多的追求裡,都在耶穌基督以外,我們仍有我們個人生命當中的彌賽亞、有我們家族的彌賽亞、有我們這座城市的彌賽亞。主啊!求祢再一次打破祢的兒女與教會心目當中、生命當中所有的偶像,就是打破我們自己裡面的夢想。主啊!祢單單的坐在我們生命的寶座上!在這樣一個講求功利的世界、用功利的原則來衡量撒種與收成的世界裡,讓我們單單的以信心來領取那一個撒種與收成之間的福音,求祢賜給這裡每一位弟兄姐妹,他們能夠在生命當中勇敢的為祢來見證福音,能夠在這一座城市、社會轉型當中,將那流淚撒種、歡呼收割的福音,活在他們自己的同學、老師、同事跟市民的面前,求祢來復興我們的信仰,以致於透過我們能夠復興福音,在香港這座城市裡,使祢的榮耀得著稱讚,感謝讚美神,聽孩子們在祢面前的祈求,奉耶穌基督寶貴聖名,阿們。

《葡萄樹傳媒》整理:Fanny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