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與讚美 (伍渭文牧師)2013.6.30

語音(廣東話): 主題:敬拜與讚美
經文:詩篇22篇
證道:伍渭文牧師

有人說,有兩樣東西人是不能逃避的,就是你欠的稅 和死亡。欠稅可以有人代繳,或找稅貸緩急,找安信兄弟(財務公司廣告),但死亡則要自己單獨面對,別人不能幫忙。
傳說法國數學家、哲學家巴斯高(Pascal) 1662年臨終時說: 每人獨自死亡(One dies alone),願上帝不離棄我(May God never abandon me) 。

被遺棄的孤單
詩篇22篇的作者論到他面臨死亡,要獨自面對死亡;在死亡面前,他感到被遺棄,被神遺棄,被人遺棄。上帝好像掩面不看他:「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vv.1, 2) 死亡是和生命的主隔絕,當死亡臨近時,生命的主竟然渺無蹤影!

他也被人所遺棄。惡人環繞他,嗤笑他:「但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他把自己交托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詩22: 6-8)

中國人有一願望,希望落葉歸根。當年紀大的時候,很想回到自己長大的地方終老,我們很怕客死異鄉;臨走時,沒有熟悉的人伴隨,感到孤單。在以前或現在的農村地區,臨終時都在自己熟悉的家中,在長大的家中,由熟悉的人陪伴,渡過人生最後的時刻。

但隨著社會城市化,公共衛生水平提高,為了防禦疾病傳染,我們把病重的人安排在醫院留醫,希望得到最好和及時的照顧,但離開的人,要在陌生的環境離開。

其實當人面對死亡時,最需要是親友的陪伴。2002年在崇基學院教授哲學三十多年備受敬愛的陳特老師安息主懷,他寫的「生死徘徊十二年」說到親友的伴隨,最能幫助他面對頑疾的痛苦和對死亡的懼怕。

他說:「許多西方哲學家都說死亡是最個人也因此最寂寞最孤單的道路,但我至目前為止,卻總感到人間濃郁的情懷在陪伴著我,在死亡的路上,給了我許多勇氣和安慰。」「許多親友學生,不斷親自或以電話來問候,這些親友中有些是基督徒,為我禱告,我的妻子一年多來,一直陪伴在側。」

另一方便,他也感到上主的陪伴。「十二年來,面對著死亡與痛苦,我仍然努力使自己心靈平靜……我向上帝的禱告除了使身體恢復健康外,極重要的是使我心靈平安。」「我相信上帝在磨練我,不管肉體如何軟弱,他都在支持我……,如果不是他的恩典,我也不可能做到這些。」「就這樣,疏遠的上帝似乎又親近了,本來鬱悶的心情也開朗起來。」

死亡是一種隔絕
詩篇22篇給我們對死亡的透視:死亡是一種隔絕,和上帝隔絕,和人隔絕。而生命是與上帝和好,與人和好。

這詩的結構:分哀歌(lament)vv. 1-21b. ;應允(response), v. 21「你已經應允我,使我脫離野牛的角」及感恩 (thanksgiving), 受苦者宣告,vv.24-28;會眾宣告,29-32。

在詩篇的開始,詩人以哀歌體裁,向上主陳明自己的苦况:「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vv.1, 2)「我如水被倒出來,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的心在我裡面熔化。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犬類圍著我;惡党環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vv. 14-16)

作者雖然四面楚歌,但沒有懷疑上帝賜給他生命的意義;詩人堅持生命是有意義:「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依靠你的心。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裡,從我母親生我,你就是我的神。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vv. 9, 10. 11)

人若從現實世界看苦難,的確認為生命就是荒誕,約伯受苦時說:「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願黑暗和死蔭索取那日,願密雲停在其上,願日蝕恐嚇它。願那夜被幽暗奪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樂,也不入月中的數目」(伯3: 3-6)

但這詩篇是從信仰的角度看死亡的威脅,因詩22篇是公共禱文,是崇拜的禮文,所以在二十一節就有一個轉機:是應允—上帝宣告(oracle)— 「你已應允我,使我脫離野牛的角」,脫離前面所說:「有許多公牛四面困住我;它們向我張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v.12)

敬拜群體聆聽詩人的哀歌
跟著詩人感謝上主的拯救,詩篇從哀歌轉向感恩:「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你!」(v. 22) 詩人要會眾和他一起讚美上主:「你們敬畏耶和華的人要讚美他!雅各的的後裔都要榮耀他!以色列的後裔都要懼怕他!」(v.23) 詩人得蒙上主拯救後,在大會中讚美:「我在大會中讚美你的話是從你而來的;我要在耶和華的人面前還我的願。」(v. 25)

會眾和應:「因為國權是耶和華的,他是管理萬國的。地上一切豐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凡下到塵土中不能存活自己生命的人,都要在他面前下拜。」(vv. 28, 29)

我們留意,之前環繞他的對是一班譏笑他的人:「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他把自己交托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詩22: 7, 8) 但現在環繞他的,是一起讚美敬拜的會眾;這是一個大合唱,聲音洪亮。
但這班讚美敬拜的會眾,一直在會中保持靜默,專心在聆聽詩人的哀歌。事實上,在這詩篇,個人哀歌的篇幅比集體合唱更多,因為用愛心聆聽受苦的人在上帝面前的傾訴,就是對上帝的敬拜; 做在小子的身上就是做在上帝的身上。另一方面,詩人為何能夠盡情把苦況對上主陳明呢?因為他知道有一班愛他接納他的聆聽者。這是上主的會,這是耶和華的人。

敬拜群體和我們一起面對死亡的力量
肉體的死亡對我們一些人來說,可能比較遙遠,但死亡的力量,每日都壓迫著我們,我們每天都面對死線deadline。在這詩篇,詩人描述死亡的威脅非常生動:「有許多公牛四面困住我;它們向我張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v.12) 我們需要信仰群體一起支持我們去倆面對種種死亡的力量。

這星期我真的聽到獅子的吼叫。前幾天有機會和一對以前認識的夫婦協談,我徵得到他們的同意,分享他們正面對巴珊公牛的威脅。

約十天前凌晨一時,手機收到whatsapp一短信,有一位弟兄很想找我談話,我知這事情緊急,我立刻回覆:明天見吧;他即刻說:感謝上帝,認為是上帝聽他祈禱。作為丈夫父親的他最近在家中跌倒,腦頭受創,內有積血,要進行手術,手術後希望做針砭幫助復康,不料針砭之後手指感到有點麻痹,自然心慌,跟著失眠;沒有足夠的睡眠,健康愈來愈差。他朋友不多,也很久沒有返教會了,因為信任才找牧師談話,說出自己的懼怕。

一星期後他和太太一起見牧師。這對夫婦長期因為教導兒女方法不同,關係愈來愈差,沒有溝通,也不想溝通。要升中學的女兒成績不太好,掛心她不能找到好的中學,而且情緒不穩定,要看心理醫生。說到這裡,太太的眼睛潤濕。我看到巴珊大力的公牛,正張口正要把他們一家撕裂。

我和他們看這詩篇,叫他們不要懼怕死亡的力量,因為上主搭救我們,上主已應允:「使我脫離野牛的角。」上主可以使枯骨成為活人,當聖靈像風吹過,枯骨成為大有能力的軍隊。我們一起祈禱,也鼓勵他們一起讀經祈禱。面對死亡般的威脅最重要是信心:「從我母親生我,你就是我的神。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

其實第一次見了這弟兄,我鼓勵他返教會崇拜,不可停止聚會,我們需要信仰群體的支持,激勵信心。跟著的主日,和太太見我之前,他回到住所鄰近的教會聚會,並發給我的崇拜程序表一首詩歌:我們愛,讓世界不一樣,用顏色劃下其中一句感動他的話「心再堅強也不要獨自飛翔」。是的,不可停止聚會,心再堅強也不要獨自飛翔。

崇基教堂因為在大學校園,一路以來的崇拜講道都注重信仰與知識的結合,信以求知(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 ,1984-85年特別邀請學有專長的基督徒學者作專題講道,並結集出書,稱為大學講章。但我對崇基教堂有另一個期望,這教堂也是一個敬拜讚美的地方,特別我們教堂有一坐這麼美好的管風琴,提醒我們這裡是敬拜讚美的地方,在這裡,我們的信心得到堅立;在這裡我們可以對上帝傾訴心中的苦情,而有人聆聽,作為對上帝的敬拜;我們有人陪伴支持,一起面對人生種種橫逆。

其實活潑的敬拜有治療效用。在敬拜讚美中,當我們來到至高上主面前,我們從至高之處或在神舟太空艙俯瞰大地,地球不過是不同顏色的平面圖案,在地上我們彼此比較,爭過你死我活,但從至高上主的角度看云云眾生,都是按他的形像所造,同樣尊貴的人。

敬拜與讚美,甚具療效,藉著詩歌,我們誘發出深藏的情緒,認罪使我們面對自己,宣赦使我們得到接納,奉獻時教我們凡事感恩,代求使我們關懷,差遣讓我們有承擔,聽道使我們反思生命,得到聖經的智慧。

基督經歷死亡救我們脫離死亡
我想當我讀出詩人的哀歌時,心水清的人一定想起這詩篇就是耶穌的真實寫照。詩篇二十二篇的作者,呼救上帝免去他的死亡,上帝就撘救他。耶穌有沒有求上帝免去他的死呢?「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祇要照你的意思。」(太26: 39) 耶穌沒有,他走上十字架。

「他把自己交托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v.8) 這是祭司長、文士長老甚至同釘十架的強盜都譏笑耶穌的話。「他依靠神,神若喜悅他,現在可以救他。」(太27: 43) 「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裡衣抽拈」(v. 18;約19: 24) 這是釘耶穌兵丁所為。「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更是著名的十架七言。所以詩篇二十二篇又稱為第五福音書,詳盡預言耶穌如何被父上帝離棄,被人離棄,為人的罪經歷死亡。

基督救贖我們成為敬拜讚美的群體
但基督為何基督救贖我們?為何上主要摩西把百姓領出埃及?就是到西乃山領受律法作上帝的子民,作敬拜讚美的群體。馬丁路德說:得著上主,就是要敬拜上主。在敬拜讚美中,我們奉耶穌的名字來到父面前,我們奉耶穌的名開始聚會,奉基督的名字禱告;在基督裡,我們來到父上帝面前。基督「在聖所,就是真帳幕裡作執事」(來8:2) ,執事原文是liturgos(禮儀) 。希伯來書作者說:「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說(引詩22: 22):「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來2: 12)

上帝的兒子成為人,以致人可以成為上帝的兒子;耶穌和我們是弟兄的關係,基督是長子,他首先復活,將來我們也會隨他一樣復活。所以基督在那裡,教會也應該在那裡,信仰群體就是基督的代表。若從這角度看緊隨的詩篇二十三篇,就會說:因著這個信仰群體的伴隨,我們不怕死亡力量的威脅,我們可以在敵人面前,擺設筵席,敬拜讚美。我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信仰群體的伴隨我們,與我們同在。他們的杖,他們的杆,都安慰我們。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