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們平安(陳曉東博士)2012.5.27

語音(普通話): 經題:願你們平安
經文:約翰20:19-31
證道:陳曉東博士

我們一起來思想、一起來默想,作為一個教會的群體、生命的群體,我們怎麼樣實踐復活的生命?我最近在看一本書,是一位作者Eugene Peterson寫的一本新書叫”Practice Resurrection”「實踐復活的生命」,他在這一本書中有一段落這樣說:我們的禱告是一種非常有個性的語言,或者甚麼也不是。

神是一位有性情的神,這是毫無疑問的,祂真的是一位有性格的神,而且是三而一的性情。當我們自己沒有用一種有性格的語言描述,與這位有性格的上帝溝通的時候,我們的語言是蒼白無力的。但是只要我們想一想,在詩篇中那些有性格的語言,動情之處或者是讓我們覺得非常的不安,或者是讓我們覺得震驚,但是絕對不會讓我們感覺到蒼白無力的。這不就是禱告的要點嗎?沒有性格的、沒有性情的的禱告,當中的遣詞造句,只是說給我們自己聽而已。有性格的祈禱是打開心門,向上帝述說。

我們今天讀的福音書,是一段有性格的福音書,我們聽見多馬的禱告,是一個有性格的禱告,同樣在我們所看到這樣一個生命的群體當中,與耶穌基督的相遇,也是有血有肉,是真實的、是有性格的,因為復活的耶穌,祂是有血有肉的臨格在信仰的群體中,所以我們今天所讀的經文,我們看到了一句耳熟能詳的經文,耶穌在這經文裡向我們連續講了三次的「願你們平安!」這樣的一個話語,不是一個蒼白無力的、不是一個空洞的問候,而是一個有性情的,有性格的問候,是帶著一個力量的問候,是帶著一個改變我們生命的問候。如果我們觀察一下,耶穌基督在這樣一段經文裡所說的三個問候,它的場景、它的背景,你會發現,祂每一次的平安的問候, 是在不同的處境當中一個的問候。

第一次當祂說「願你們平安」的時候, 我們看到這一群的門徒是在恐懼當中, 耶穌向他們發出了一個問候──「願你們平安」;第二次向他們發出一個「願你們平安」的這樣的一個問候的時候,我們看到是一個是在使命當中的一個問候,耶穌基督的問候是帶給了這些門徒、信徒有一個生命的使命和生命的方向;第三次的問候,也是我們所熟悉的多馬和耶穌基督所相遇的一個經驗,這樣的一個問候我們看見了耶穌基督的一個邀請,邀請多馬在這樣一個平安當中,用他的手來探入聖子耶穌基督的傷口。

約翰福音──它是出自主後大概四十年到一百或一百二十年左右,以使徒約翰為首一個信仰的群體,我們知道在新約中,它是一個統一的經卷,但同時它也是一個多元的聲音,我們在新約中聽見了不同的信仰群體與耶穌基督的相遇的記載。約翰福音、約翰一二三書、啟示錄等等這歸類在約翰名下的著作,跟以約翰為首的信仰群體是非常密切的。經學家他們推論這個群體是怎麼樣成型,大概的共識是在耶路撒冷的會堂中成型的,也是在耶路撒冷所發生的大迫害中四散。最近的一些研究指出,這樣的一個約翰的群體它最後在以弗所一帶發展教會,建立信徒的團體,約翰福音的成書與四散在各地的約翰的群體是大有關係。這歷史背景對我們有什麼亮光?有什麼意義?因為從這背景裡我們可從經文中折射出他們生活在充滿衝突、危險和孤絕的狀態中。這樣生命的經驗和體會,其實距離我們今天距離衝突、危險和孤絕的生命狀態並不遠。這讓我們再思考、再體會耶穌基督向我們說「願你們平安」的時候,在我們今天以及在經文世界當中有更深的連結, 更深的共鳴與感觸,我們看到這事情是發生在七日的頭一日,是在晚上,是新一週的開始 (20:19)。

「七日的頭一日」是安息日之後的「第一日」, 本來這是猶太人按著聖經舊約的立法每一週所過的宗教的日子,但是「七日的頭一日」在耶穌基督復活的日子, 卻成為主的日子。如果我們看見門徒所經驗的世界,這裡告訴我們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這樣的一個群體並不是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基督的群體,這樣的一個群體也不是我們以為的教會在今天的狀況,更大的是反映著信仰上的群體在一種自閉的、門戶封閉、自我鎖閉的狀態中,這種經驗跟我們許多現代人的經驗其實是相當相近的。

有一位挪威的哲學家 Lars Svendsen幾年前寫了一本書叫「恐懼的哲學」二零零八年出版的。在這本小小的,薄薄的書裡他提到我們現代人生活在恐懼的經驗,就像我們今天看的經文裡「怕」──怕這個字,恐懼這個經驗,在我們的世界裡彌漫著,成為一種病毒。如果大家的經驗和記憶還新鮮的話,你可能還記得在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整個世界陷在一種非常大的焦慮以及恐懼當中,因為當時我們已經進入了資訊的世界,但據說千年蟲會把整個資訊世界擾亂崩潰,你可能記得許許多多的專家學者在探討著這樣的大災難發生的時候,當整個銀行系統崩潰的時候,當整個股票系統崩潰的時候,當整個通訊系統崩潰的時候,我們該怎麼樣來應變?我們怎麼樣在家裡儲備足夠的食水和食糧,來面對千年蟲的危險? 我們知道那件事情沒有發生,但是我們對當中這恐懼的經驗記憶猶新,不只是千年蟲,事實上在我們今天所生活的世界裡,這樣一種恐懼的經驗,這樣一種害怕的經驗,深深的根植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許多人在今日很習慣把我們的資料儲在電腦的硬碟中,但是許多專家學者提醒我們可能一個新的黑暗世界會來臨,當一個新的黑暗世界來臨的時候,這些儲蓄在硬碟中資料可以在一瞬之間全部消失。 整個我們人類的努力中所建立的知識,智慧,記憶可以在一瞬間消失,這是一種非常大的恐懼經驗,乃致於許許多多辛勤的電腦工程師們想盡辦法,千方百計確保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但是在這樣的努力背後,我們深深的怕核災難,我們經驗到整個的社會發展,科技發展帶給我們的害怕,生態危機在我們身邊每天發生著,當我們看見整個氣候的變化,我們心裡很深很深的害怕;金融災難──我們很深很深的害怕;恐怖主義──我們很深很深的害怕;政治的失勢、茉莉花的革命──各地政權的不穩定,讓我們心裡也擔憂著、害怕著;流行的病毒又在夏天裡開始出現,我們心裡害怕,因為二零零三年的記憶距離我們並不遠,更別說我們所說的食物的安全、癌症的流行、愛滋病的氾濫、青少年的濫藥的問題,甚至在這樣一個情慾失控的時代裡,攣童狂的出末,讓我們傳統上以為是價值最後的堡壘──學校,甚至教會都失守。

英國的統計是這樣講,在英國今天這個國家裡,每十四個人就擁有一部監控器,整個國家是架設在監控器下,來防止,來確保我們的安全,背後是很深很深的害怕,這位哲學家說,諷刺的世界是這樣的事,二十一世紀,其實是人類歷史上比任何的世代更安全,更健康的一個世代。但是為什麼我們生活在相比任何的一個世代都安全,都健康的時代裡,我們心裡面這麼害怕呢?哲學家說,那是因為我們的恐懼源自於當代我們的消費型的社會生活:Our fear is a by-product of luxury。傳媒帶給我們很多的害怕,壓力團體告訴我們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制度,這個環境是多麼的可惡,多少的陰謀家試圖去毀滅我們美好的生活,各種流行在世界上的恐懼現象,讓我們在一個放大的狀態裡,每一個人感受到那力量的強大,事實上害怕是我們的本能,害怕它最正面的力量,他可以拯救生命的。所以我們教孩子小的時候,常常教他,站在馬路邊,看著車子來來去去的時候,我們千叮囑、萬叮囑跟孩子說:小心啊,小心,你不小心的話,車子就會把你撞倒的。我們用他這恐懼的經驗來保護他,來讓他自己在生活裡去小心,關注自己的安全,這本來是好的,但恐懼失去了控制的時候,它能奪去我們內心中,我們世界中的自由感,它可以扼殺我們人的創造力,它可以使我們行善的動機都遭到毀滅,我們從每天所發生的經驗和新聞中,我們並不是沒有這樣深的體會。就像當我們看到新聞裡,有孩子在路上被車子撞倒了,一個行人走過,看見了不理;兩個行人走過,看見了不理;三個行人走過,看見了不理;所有的行人走過,看見了不理。不是說他們沒有善良的心,他們因為在傳媒的報導下,在法律法規嚴控下,他們心裡有很深的害怕,如果我去幫這個孩子的時候,他的父母會不會過來反告我傷害了這個孩子呢?我幫助人以後會不會讓被幫助者過來反控我、欺詐我、剝削我?我們看到現代人生命中這種的怕,甚至到了一個地步,扼殺了我們自己內在的這種善良的性情。

害怕,恐懼帶來了暴力,這更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事情。一個不受控制的恐懼,一個沒有節制的害怕,讓這個社會成為黑森林。讓我們自己人與人之間,鄰裡的關係是崩潰狀況,從我們自己的經驗,你走過所有的大廈,你看到每一棟房子,是一層一層的伽鎖。我們在今天生活在管理非常完善的屋邨裡,很好的管理和保安公司在管理地方,但是我們的心裡還是很怕,怕什麼?所以買了一個厚厚的木門裝了第一個門,然後再買了一個厚厚的鋼閘再裝上,有時候我們走過我們生活的世界,也不禁問自己到底是住在監獄中,或是在生活在鄰裡彼此關懷的世界中?怕──沒有節制的怕,使我們的生命世界處在非常混亂的狀態裡。

那天的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為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復活之主臨在我們生命當中,向我們發出一個很深切的問候,但是這一個問候不是沒有實質的問候,我們看到經文二十節──「說了這話就把手和祂的肋旁他指給他們看」。耶穌基督祂受傷的手和祂的肋旁,成為門徒喜樂的原因,成為耶穌這些門徒從害怕中得釋放的原因,為什麼是這樣的事情?我們看到了下面的經文,耶穌繼續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所以在今天我們看到的經文裡,第二個給我們大的啟示,給我們大的體會,以及什麼是生命方向?這樣的平安,在恐懼害怕裡能釋放出來的喜悅,是因為當我們在使命中實踐耶穌基督的生命的時候,我們就能在生命中得到大的平安。所以經文第二點告訴我們,在使命中我們能得平安,從耶穌基督的話語裡,我們看到了祂所說的幾個簡約但對教會的經驗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話語,祂說:「願你們平安!父,天父上帝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從這裡我們看到了古教會所謂三一信仰中的差遣,上帝是在祂的三一的性情中, 在祂三而一的位格中差遣祂的聖子,而聖子在這三一共融的關係中差遣門徒,所以真正的平安是怎麼樣的平安?因為二十二節──祂所說這話,就向他們吹了口氣。這個氣是什麼?我們知道這氣是聖靈的氣、是耶穌基督的氣息、是耶穌基督的聖靈。

在約翰福音裡,我們看到整個生命的平安、能力,、喜悅、力量,能使我們從恐懼中,害怕中走出來的,是因為我們選擇了一種更高生命的價值,更大的生命力量,這生命力量是來自父在基督裡所賞賜給我們的氣息。這樣的氣息,就是我們所說的聖靈。歷世歷代許許多多的牧者、傳道、神學家試圖去明白這樣一個「聖靈的氣息」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有一位的古教父奥骨斯丁,他说:「你看,在這裡的氣息其實是緊緊的扣緊了約翰福音、約翰一二三書裡所講的一個非常的關鍵」。這關鍵詞是什麼?就是愛。 就是我們詩班剛唱詩歌所唱出來的關鍵詞──因為愛。因為愛,所以我們的生命能克服恐懼;因為愛,所以我們的生命可以勝過那些黑暗的力量;因為愛,我們走在黑暗中不必吹口哨,但走得心平氣和、心安理得,因為耶穌基督向祂的子民吹下了一個愛的氣息,讓我們在這世界上成為祂的顯現,成為祂的見證,成為祂的光,因為這光就是愛的光,因為這光就是帶給我們力量、希望、信心的力量。

基督教的使命是一個什麼樣的使命?基督教的愛是一個什麼樣的愛?基督教的福音是一個什麼樣的福音?歸根究底就是耶穌基督所吹下的這一個氣息,就是使我們的生命不論在多麼的破敗當中,不論是在多麼的有限當中,不論是在多麼的軟弱當中,我們向上帝呼求這樣的氣息、這樣的能力。

在今天我們所看的經文裡第三方面,我們看到了另外一個不一樣的圖畫,這圖畫是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在這愛的當中,如果我們在耶穌基督的氣息當中,我們就更能體會聖子耶穌的傷口是什麼的意思,也給了我們勇氣和能力去面對釘痕的手、這在肋旁的傷口。多馬,教會神學傳統喜歡叫他「多疑的多馬」──一位懷疑者的多馬、一位就算聽見了門徒的見證也不相信的多馬。常常我們對多馬的評價是覺得他是比較負面的人物,一個沒有信心的人物,小信的人物,但我們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多馬,我們會為多馬對信仰中真實的實踐有更深的體會。二十四節聖經告訴我們,多馬稱為低土馬,因為他有個雙生子。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與他們同在,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祂手上的釘痕, 用手指探入那個釘痕,又用手探入祂的肋旁,我總不信。我們常常說,唉!你看這多馬,多狂妄、多不敬、多離譜!我們聽見主的名,我們已經肅然起敬,他竟然說我要把手探到祂的傷口中?

我有一個朋友,他在大學裡做教授,他也在教會裡參加了很多年的聚會,但是他常常聽到我們牧者傳道分享的時候,他總是覺得言不及意,總是覺得隔靴捎癢,覺得這只是一些空話,飄浮在空氣中嗡嗡作響,沒有意義的聲音。有一年的學校暑假的時候,他去了印度的加爾各答 Calcutta 那邊,他去參加一個義工的活動, 去參加特蕾莎修女的仁愛修道會。你知道仁愛修道會的工作非常簡單,只是在印度的街道上,把那些垂死的、全身非常骯髒的、非常臭的、全身都是流膿流血的,或是餓到已經是皮包骨頭的那些將死的人撿回家,幫他們清潔乾淨,讓他們離開這世界的時候,走的體面、走的有尊嚴、走的像一個人一樣,就是這麼簡單的工作。我這位朋友他到了加爾各答,進入到仁愛修道會,他本來想去靈修,他要去跟特蕾莎修女學習靈修的法門,然後到了仁愛修道會的時候,大家忙得不可開交,然後他說我可以幫些什麼的?負責接待他的修女說,到街上幫忙好嗎?他是第一次嘛,什麼事情也不知道,那就去了,他便跟著另一個從美國來的朋友到街上撿人去。第一次碰到了將臨死亡的,看到了蒼蠅在身上到處爬,皮膚在流膿,一接近他,你知道加爾各答很熱,身體發臭再加上嚴熱的天氣,你可以想像發出來的氣息比我們香港四月的梅雨天你那衣櫃所發出来的衣服的臭味,相比之下是千倍以上。嘭!一下子臭味、熱氣、流膿的傷口、腐爛的肌膚、將臨的死亡,所有這些的元素加在一起,在他的生命中,展現出巨大衝擊的力量,嘭一下撞上來… 他說我在那裡,就在那人類的流膿、創傷、死亡那邊──我遇見了神、我遇見了神。

我想這是多馬當他把手探進耶穌基督的傷口的時候,探進耶穌基督的肋旁的時候,這樣的經驗。他只是在生命中最深的傷口裡,他發出了這樣的呼聲──我的主、我的神!

弟兄姐妹,復活節帶給了我們許多的喜悅和盼望,但是這樣的喜悅,這樣的盼望,不是一個沒有深度的喜悅和盼望,不是一種膚淺的喜悅和盼望,這樣的喜悅、這樣的盼望、這樣的信心,是深深的根植在耶穌基督祂釘痕的手以及肋旁的傷口裡。整個基督的信仰,是讓我們緊緊的依附在耶穌基督釘痕的手、創傷的肋旁裡。祂讓我們這些已經生活在中產世界的弟兄姐妹,讓我們的生命不會再不知不覺中,跟著這世界,陷入了沒有邊際,沒有節制的恐懼中。而是呼喚著我們再一次的在耶穌基督釘痕的手,肋旁的傷口那邊思想我們的人生、信仰、我們在耶穌基督裡,是否常常伴隨著這位有釘痕的主,在這世界上活出一份的愛,活出一份的生命的相信,活出一份生命的盼望。我們這個世界不斷的向我們散佈恐懼的訊息,但復活節告訴我們每一個弟兄姐妹,讓我們行在耶穌基督的恩典裡,與耶穌基督的傷口同行,乃致於這世界卑微的聲音、受苦的聲音,能讓我們聽見。因為在那裡,我們可跟多馬一起宣告──我的主,我的神──願主成就祂的話語。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