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兒病重了(伍渭文牧師)2015.8.16

我的女兒病重了(伍渭文牧師)2015.8.16

 
 
00:00 /
 
1X
 

語音(廣東話): 主題:我的女兒病重了
證道:伍渭文牧師
經文:可五21-43

你過去有沒有在別面前下跪的經驗?是否想到求婚那一刻,男士們?那是浪漫的回憶,恐怕是惟一的一次吧。你過去有沒有人,突然在你面前下跪,心情非常焦灼,懇求你幫助他們呢?我有兩年時間在台北一間基督教高校工作,其中一年作教務長;有一位來自南部的媽媽一進入我的辦公室就跪在我面前,希望我取錄她的女兒;她的突然行動,令我當時不知所措,我體會到母親對女兒的愛心。我當然沒有因為她下跪就改變決定,但給她打了電話聯絡了另一間學校,錄取了她的女兒,她女兒大學畢業後還特別前來道謝。

如果一個地位崇高的父親,能夠放下身段,在公眾地方眾目睽睽之下,向一個人下跪,懇求幫助,心中一定有極大的催迫,今天的福音經課就提到這樣的一個父親。「我的女兒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可五23)我的女兒病重了,快來救她!

今年經課選讀的符類福音是馬可,去年是馬太,明年是路加,約翰每年分散放進去,之後又是新的循環。馬可福音是公認最早的福音書,大概公元65年完書,90%的馬可內容在馬太找到,50%在路加找到;即馬太和路加參考馬可,加上其它資料寫成他們的福音書。馬可福音的特色是明快,耶穌很多行動,強調耶穌的權能:「上主的兒子,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可一1)看馬可如同看實況記錄,很有電影感。馬可被認為是根據彼得口授筆錄寫成的,彼前五13「我的兒子馬可也問你們安。」今天的福音經課是典型馬可的實況記錄,短短二十二節經文,生動記錄了耶穌答允父親的懇求,醫她他的病重或準確的說,使剛死去的十二歲女兒復生;在往女兒家的途中,也醫好一位患了十二年血漏病的婦人。我們先看這位愛女情深的父親睚魯。

1 焦灼的父親

管會堂睚魯:睚魯是管會堂的,是非常有地位名望的人,不是看守會堂,開門關門。管會堂是治理會堂長老會的主席,監督會堂崇拜禮儀的進行,相當現在香港猶太會堂的管理委員會主席,是香港猶太社群的意見領袖,地位崇高。作為猶太人的意見領袖,睚魯一定非常關注耶穌所作所為,格拉森二千隻豬被耶穌驅逐的群鬼附身,投涯墮海淹死,被鬼附身的人清醒過來,留在社區並在附近的鄉鎮傳講耶穌的大能,睚魯一定聽過,甚至見過這人,格拉森就在鄰近,「耶穌坐船又渡到那邊去」(可五21)。

睚魯是經過一番掙扎才找耶穌的,身為管會堂的猶太人意見領袖,公開請求耶穌到家中醫治女兒,是政治不正確的,因為猶太人拒絕耶穌。約翰福音九章生來瞎眼的瞎子被耶穌醫好,他的父母也怕公開支持耶穌,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是瞎眼的,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約九20, 21)聖經說:「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已經商議定了,若有人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約九22)但管會堂的睚魯也是父親睚魯。

父親睚魯:一個有女兒的父親,是認識了兩個和自己生理、心理完全不同的女人。因為愛,他跟第一個女人-妻子-走在一起;也因為愛,讓第二個女人-女兒-來到世界。耶穌稱女兒為閏女:「『閏女,我吩咐你起來!』那閏女立時起來走,他們就大大驚奇。閏女已經十二歲了。」(可五41-43)猶太女孩到了十二歲就被視作成人了,半年後就配婚,再過兩年,就出嫁了。十二歲的女孩還是待字閏中,還有半年時間,就有不同的身份了。

這時候的閏女,父母最愛,因為很快女兒就要離開了。這時候,若女兒是獨女,在她心中,父親還是惟一的男人,從父親相處過程中,女兒也認識和自己生理、心理不同的男人,她也將會一生和自己喜歡的男人-丈夫-生活。

這位閏女是頂幸福的女孩,不單是父母親的掌上明珠,可能不少家庭正盯著父親是管會堂的女孩,想自己的兒子娶過來作妻子,但她的重病,令多個家庭心情焦慮,這閏女正命懸一線;多人的盼望,特別是父親睚魯,就在耶穌身上。此刻耶穌不再是睚魯注意的新興宗教運動的領袖,是拯救他女兒的惟一盼望了。耶穌也答應了睚魯的懇求,跟隨他前往他的家,因他說:「求你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

2 坎坷的女兒

但往睚魯的家途中,出現另一個「女兒」,孤單的女兒,生命坎坷的女兒。經文說:「有一個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好些醫生手裡受了許多的苦,又花盡了一生所有的,一點也不見好,病勢反倒更重了。」(可五25, 26)經文說有一個女人,因為她父母不在場,也沒有說她有丈夫。「有一個女人」的稱呼,是上主給予的身份;女兒、妻子是和人的關系。但上主給她的身份,帶給她特有的婦科病血漏,若是生為男生就沒有這病了。她不單身體痛楚,而且給信賴的醫生欺騙,花盡所有的錢,但病情愈來愈嚴重。

人群擁擠著耶穌,看看睚魯的掌上明珠如何將被耶穌醫好;睚魯有社會地位,但這婦人卻花盡所有的,病情卻每況愈下,但誰來為自己申訴呢?睚魯的女兒一出生,自己的病就開始;睚魯的女兒漸漸長大,自己的病也漸漸嚴重;睚魯的女兒愈來愈得人喜愛,自己愈來愈被多人拒絕,因為患血漏在當時被視為不潔,根據利未記十五章,連坐過的椅子也被視為不潔,不能參加會堂的崇拜,不能進入聖殿獻祭,被社會隔離。

她惟一的盼望也是耶穌:「她聽見耶穌的事,就從後頭來,雜在眾人中間,摸耶穌的衣裳,意思說:『我祇摸她的衣裳,就必全痊愈。』」(可五28)她知道不可能像睚魯的女兒,期望耶穌會按手在自己身上,根本人太多了,埋不到身。她想,祇要摸到耶穌衣裳就可以了。她拼命擠進人群,摸到耶穌衣裳的襚子;立時,血漏的源頭乾了,她感到十二年的病,霍然而愈!

公開見證

耶穌頓時覺得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就在眾人中間轉過來,說:「誰摸我的衣裳?」門徒很詫異耶穌這樣問,對耶穌說:「你看眾人擁擠你,還說『誰摸我』嗎?」(可五31)耶穌知不知道誰摸他的衣裳呢?耶穌應該知道,三十二節說:「耶穌周圍觀看,要見作這事的女人。」

耶穌問這問題,有幾個目的:

想這得醫治的女人明白,是她對耶穌的信心,不是耶穌的衣裳醫好她;我們不是追求上主的權能,乃信靠滿有權能的基督。

想和她建立個人的關系:「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她公開稱她為女兒,想她知道,睚魯如何愛她患重病的女兒,上主也一樣愛長期患血漏的她,她是上主的女兒,不單是一個女人。

讓她公開被接納為潔淨的人,重新歸入社群;從此可以進入會堂敬拜,進入聖殿獻祭。

堅固睚魯的信心,因為跟著有從家裡來的人報訊:「你的女兒死了,何必還勞動先生呢?」(可五35)眶魯聽了,甚麼話都說不出來,懼怕頓時牢牢抓著他,耶穌對他說:「不要怕,祇要信!」這婦人因為信得到醫治,你女兒雖然死了,你若信,也可以使她復生。

不要怕,祇要信!

睚魯怕甚麼呢?他怕失去愛女,回到家中,女兒已不能呼吸,手腳冰冷。死亡令人懼怕,因為它奪去我們所愛的人,沒有女兒的生活會如何呢?此刻,睚魯的情緒由焦灼轉為懼怕,耶穌看出他情緒的改變,就把眾人回絕,不許別人跟隨他。之前聖經說:「有許多人跟隨、擁擠他」,現在祇帶從彼得、雅各和約翰,其它的門徒也一概留下來,不許跟隨前往睚魯的家。耶穌了解睚魯的心情,此刻睚魯需要安靜,去消化女兒去世的消息,他的信心正經歷極大的試煉。耶穌和三個門徒陪著作父親的,疾步走向他的家。

上主日我應邀到夏門一間教會講道,崇拜完畢,一位太太留下來飲泣,要我為她祈禱。她第一次來那間教會聚會,因為當天突然感到很悲傷,前所未有的悲傷,想起一個朋友就來了。她說一個月前一次車禍,丈夫、弟弟、舅舅都離開了,她要回家鄉生活,陪伴兩個小孩子,但擔心家姑家公不疼愛她。聽她這樣一說,我突然沒言以對,緊握著她的手去感受她的恐懼和悲傷,半分鐘後跟她說:上主明白我們的感受,面對這樣的遭遇,悲傷很正常,就讓自己放懷悲傷,不用壓抑,耶穌已接收了屬於他的子民的靈魂,聖經說:「我流淚,你用皮袋裝。」(詩五十六8)最重要回到家鄉尋找教會聚會,得到支持。我們幾個人圍著她祈禱,把她交托上主。

耶穌陪同睚魯到了他的家,看到人們面對死亡,顯得無助,祇得亂嚷哭泣哀號,耶穌說:「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們就嗤笑耶穌,耶穌把他們都趕出去,祇帶父母和三位門徒進到孩子所在之處,「就拉著孩子的手,對她說:『大利大古米!』(翻出來就是說:閏女,我吩咐你起來!)那閏女立時起來走,他們就大大地惊奇。」(可五41, 42)耶穌使死去的女兒活過來。

睚魯面對女兒的死亡,他很懼怕,耶穌陪著他走,並使死去的女兒復生。今天我們也會因為關系的死亡變得懼怕,最近收到一位信徒給我的信,我徵求的的同意,和大家分享:

有一個問題想知你怎看……

自從經過苦難後,我發現自己的人生時鐘較快了許多,總覺得自己好快離開世界,唔敢慢下來,最嚴重的,是覺得很多要用時間處理的事情,我看得很灰,包括建立關係,培養興趣等……重新起步的難處,就是要重新相信,生命可以再來……真的嗎?還有本錢再輸嗎?輸感情,輸失敗……突然對際遇有很多unknown…..究竟約伯是如何重新開始?

十年感情突然夭折,將近五年了,還是不敢和人建立關系,懼怕花時間心血建立起的東西,也會突然失去。我回信說:你的傷痛未癒,求上主醫治你;關系如人,死了就要埋葬,開始新生。

應用:今天你有甚麼懼怕?耶穌說:「不要怕,祇要信!」耶穌陪著我們走,醫治我們,使我們經歷新生。

我的女兒病重了

今天講道題目:我的女兒病重了。誰是病重的女兒?當群眾擁擠耶穌,當群眾跟隨睚魯和耶穌走向睚魯的大宅,這女兒在人心中毫無懸念是那臥病在床,頻臨死亡十二歲的閏女,這女兒為父母所疼愛,為眾多家庭所賞識,欲收為媳婦的女孩,她是眾人心中的女兒,她的病牽動不少的家庭,她是眾人的焦點。用今天的情況類比,這閏女因為父親是管會堂的,常常成為媒體談論的對像:那一家人希望娶他為媳婦,那一個男孩才是可能的白馬王子;因為家庭背景,她自幼就站在不同的起跑線,是城中名媛,連病重了都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也許,這閏女已被媒體看成是這城市的女兒了。

但在耶穌眼中,被人忽略,被頑疾折磨了十二年,花盡財富,血漏病反而愈來愈差的婦人,也是女兒,雖然沒有人訪問過她,她沒有新聞價值,不曾出現在媒體。但耶穌對這可憐的婦人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閏女是上主的女兒,所以耶穌去她的家醫治她;血漏病的婦人也是上主的女兒,所以在途中耶穌停下來醫好她。

應用:所有需要幫忙的人都是上主疼愛的兒女,那些被社會遺忘的人,承受人生諸般苦難的人,上主憐愛他們猶如憐愛自己的兒女,我們要關心他們。

眾人擁擠,惟她觸摸

今天,誰是上主的女兒?誰能得到上主的醫治?群眾擁擠耶穌,群眾中可有人有疾病,身體或心靈的疾病?他們有否想得從耶穌身上得到醫治,得到屬靈的祝福?他們擁擠著耶穌,那麼接近耶穌了;但聖經記載,祇有這位患血漏病的婦人得到醫治,因為她渴慕得醫治,她渴望得到痊愈。

應用:耶穌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今天,祇要我們有信心,認識自己的身體、靈魂的需要,也可以得到醫治。

八福第一福是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次福為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在上主面前虛心,知道虧欠,進而有屬靈的覺醒,為自己的虧欠哀慟,這是蒙福的起始點。有多大的器皿,就能盛載多大的恩典。眾人擁擠,惟她觸摸,她感到需要上主,信靠上帝,就經歷上主的能力,得到痊愈。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