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苦難」是上帝的…(許開明牧師)2013.12.1

語音(廣東話): 講題:到底苦難是上帝的玩意,無意,還是愛意?
經文:路21:5-19
證道:許開明牧師

一、引言:
苦難,跟人類有不解之緣。
苦難,也是人類一個不解之謎。

十年前沙士疫症、年前南丫島海難事件、多個月前埃及熱氣球爆墜事件、最近菲律賓的海燕大風災,千萬人死亡,……人生活在許多苦難裏。

多年前,帶領一個大學生團契研經班,參加者都是成績相當優異的理科生。在研經中提及到苦難問題。當時有位青年問我:「明哥(當年的青年都這樣喚我的),點解上帝讓這個世界有苦難?點解善良的上帝造了美麗伊甸園後,又要造分別善惡樹和蛇,埋下痛苦的根源?點解無所不知的上帝,預知人會犯罪,犯罪後會受罰受苦,卻容許連串的痛苦發生,讓痛苦進入世界。

首先,亞當受汗流滿面得糊口之苦;夏娃受生產兒女之苦;蛇受以肚行路和吃土之苦;跟著罪入世界,該隱殺人所受的刑罰和痛苦更甚。

上帝既然是全知全善全能的主,為何不阻止苦難的發生,甚至消滅苦難?上帝是否在玩弄?喜愛眼睜睜的看著人類受苦;然後,又差派祂的獨生子耶穌來到替人受苦,看著自己的兒子,令自已心痛呢!」

一連串的問題,剛神學院畢業的我,當時真是無言以對?當其時,我也清楚這位青年正在失戀中,受著年青人最深的痛苦,最大的打擊。

+++ 其實,當年剛出道也有同樣疑問,為何堂主任何牧師是那麼好人,一位愛神、愛人、愛教會的良牧,卻要受病痛煎熬呢?踏入退休之年,先是愛妻匆匆離他而去,使他心如刀割;喪妻之痛還在,又發現自己患上頑疾,無愛妻的陪伴,獨自面對痛苦難當的末期癌症,真是痛上加痛。我是見他最後一面的人看著一位好牧者,原本是像雄糾糾的軍人,飽經苦痛瘦削不堪的遺體,心中酸溜溜的感覺。+++

二、信息:
講道的命題:到底苦難是什麼?

是上帝的玩意、無意/有意,還是愛意呢?

本段經文:路21:5-19節,耶穌談到世界末日前,人要面對多種苦難?

按照猶太人的末世觀,也是他們的世界觀,包括
現在的日子→主的日子→主再來的日子。
現在的日子:走向衰敗、滅亡的日子,會愈來愈差!
主的日子:受苦的日子,有不少災難臨到的日子。
主再來的日子,榮耀得勝的日子!

2.1 聖殿的被毀,失去聖殿之苦,精神上的苦
根據猶太歷史家約瑟夫的記述,整個聖殿用四十六年才完工。這殿建築宏偉,堂皇壯麗,建殿的大理石,有的甚至長達十公尺以上,另有巨型金飾,真是金碧輝煌,光輝耀目。

聖殿是上主的榮耀,也是猶太人國家民族的榮耀!

【路廿一6】「耶穌就說:『論到你們所看見的這一切,將來日子到了,在這裏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

結果:在主後七十年按字義完全應驗了,當時羅馬人在提多率領下,徹底毀滅了耶路撒冷及聖殿建築物,甚至石頭也被撬開,以取得當聖殿被燒燬時從屋頂上熔流其間的金箔。也有人說,當時尚存留有一些石頭未被移動。

2.2 人禍之苦:
【路廿一10】「當時耶穌對他們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

「民要攻打民,」指大至民族,小至部落村莊之間的戰爭。
「國要攻打國,」指國際間的戰爭。

結果:從主升天以後直到如今,歷世歷代烽火連緬不絕。

2.3  天災之苦:
【路廿一11】「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

震動:使人無法安居至死
饑荒:使人饑餓至死
瘟疫:使人患病至死

可怕的異象:使人恐懼至死

2.4 為義受逼迫至死
【路廿一12】「但這一切的事以先,人要下手拿住你們,逼迫你們,把你們交給會堂,並且收在監裏,又為我的名拉你們到君王諸侯面前。」

信徒因信主耶穌要受苦:被拿、被逼迫,收收在監裏,被審,受凌辱之苦!

【路廿一16】「連你們的父母、弟兄、親族、朋友,也要把你們交官;你們也有被他們害死的。」

被至親所害,好友所害,何等的苦!

【路廿一17】「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

被眾人人恨惡,非常難受!

從中可見,有個人的苦,群體的苦,肉體的苦,精神的苦,人際的苦。

以上的苦是人逃避的了的!
以上的苦是將要發生的!
以上的苦未發生,已令人恐懼不安!

預言苦難:令人擔憂!

一位兄弟去睇相,相士告知:「你有一有十年的惡化運!那十年後?又有十年的惡運;跟著你仍然是惡運;以後?不過你會慢慢適應惡運。」

在這世界觀或末世觀,苦難乃是上帝的計劃中,這些苦難是上帝所知道、容許的、甚至是來自上帝的。

那麼,就令人頭痛了!

苦難,可以是來自上帝
路得記1:20 -22 拿俄米認為上帝也會容許災禍臨到人的身上。當拿俄米及路得回到家鄉伯利恆時,她對城中的人說:「不要叫我拿俄米,因那是甜的意思,要叫瑪拉,因那是苦的意思。因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滿滿的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的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全能者使我受苦。」

一般人的思想、上帝只是賜福的上帝。拿俄米卻有新的體會:耶和華是會降禍,耶和華是會使人受苦。人生的禍福是來自上帝,上帝是掌權生命的神。

慈愛全能的神,怎可以容讓世間有苦難?

聖經啟示神存在,且說這位神是一位慈愛和全能的神。於是我們說:

「如果神是慈愛但不是全能的,祂無法幫助我們脫離苦難,這是我們接納的。
如果神是全能但不是慈愛的,祂不會幫助我們脫離苦難,這也是我們理解的。
但如果神是慈愛又是全能的,祂不去除掉世間的苦難,尤其是連祂的兒女也要受苦,那是不可以接受的。
既然世間有苦難,連基督徒也有苦難,那就證明基督教所講的慈愛全能的神是不存在的。」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若然如此,我們可能會問:
苦難,到底是否上帝的玩意?上帝有意捉弄人!看著人受苦,然後伸手救人,或由得人自生自滅。 苦難,到底是否上帝的無意或上帝有意的,有目的! 苦難,到底是否上帝的愛意?上帝容許苦,甚至給人苦難,是出於對人的愛!使人經歷生命的成長,經歷生命的關係。 這個答案,我最後才回答!

三、定義探討
中文裡「苦難」一詞,可字面解釋為「困苦與災難」。

在英文裡,相關的 字彙則有 “suffering”(受苦,源自拉丁文 sufferre,「在重壓下忍受」) 、 “distress”(憂苦)、”agony”(痛楚)等等。所以,苦難通常只能是被動 的忍受,如同突遭重壓一般,往往令人感到萬分痛苦、喘不過氣,以致喪膽、 灰心、失望。而耶穌自願走向十字架,默然接受眾人置之於死的苦難,實非「 常人」行徑。

「苦難」可能是身體的、心靈的、情緒的、人際的、環境的。

「苦難」一詞,字面上解釋為「困苦與災難」。

在聖經中,「苦難」則有不同的定義,舊約希伯來文的用詞是「痛苦」或「疼痛」(ke”ev)。而在新約希臘文用詞中是「苦楚」(Pathema) [1] {path”-ay-mah}

(1) 指人所正遭受或曾受過的苦難
指外來的, 一個受苦的經歷, 不幸的事情, 慘禍, 災禍, 痛苦憂傷 指基督所曾受的苦難 亦指基督徒所必須受的苦難, 為著基督也曾同樣忍受過 指內心所經歷的憂傷, 衝擊, 犧牲 (2) 也是「患難」(thlipsis)的意思。 壓制, 受苦, 迫害, 磨難 內心的愁煩, 苦惱 我發現人生一個苦會引發另一個苦,甚至更多更重的苦。一個人的苦,又會引致周圍的人受苦,並且一直傳遞下去,可以是沒完沒了的苦。

例如一位兄弟患病,會失去工作能力,因失業而脾氣暴躁,因常發脾氣暴躁引致家庭不和,全家受苦;一個苦引發一個又一個的苦,殃及池魚,屢見不鮮。

苦難難耐,到底上帝在那裡呢?為何上帝容許苦難呢?這是古今中外,人不斷會尋問,思想,掙扎,又好像無法得到答案。

苦難是人生的事實
上月,聽到王維琪得知政府不發免費牌照給香港電視時,概歎說:「…人生痛苦十常八九,只要活著,我仍會繼續砌下去!」苦難確是是人生的實況。

米蘭‧昆拉(Milan Kundera,1929年4月1日-)德曾說:「我痛苦,故我存在。」人的存在,就會經歷苦難。真樹與假樹之別。真樹(有生命)會生病(苦難),假樹(無生命)不會有蛀蟲。

人在世上是勞苦愁煩,病痛,衰老、死亡,在苦海的洶湧波濤中。

苦難好像空氣佈滿全世界,無論什麼地方都會有苦難,無論什麼人都會遭遇苦難,苦難從人生的開始,便與人形影不離;這正如雅各說∶「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創世記47∶9)。

誰不怕苦難呢?或許會有;然而,大部份人面對苦難難免會懼怕,擔心,焦慮不安。

人生自嬰兒呱呱落地,一出母腹就會哭,因為他進人苦海般的世界。倘出生的孩子不會哭,醫生就會打他,令他受痛,放聲大哭。為什麼要如此對待初生嬰兒?因為他會哭,哭了才會呼吸,才會使肺開展,這樣嬰兒的生命才得以保存;所以醫生打出生不會哭的嬰兒,令他受苦,並不是虐待,乃是要救他的命。

所以,當孩子哭時,父母便笑了!

不過,當我個仔出生時,他一哭,好大聲,我嚇到手都震!上主給我們人生的苦難,也許有他一定的意義。

四、苦難像把刀
智者說:「苦難好像一把菜刀,可以拿來切菜,也可以拿來殺人,就看你怎樣拿法。」你是拿刀刃還是拿刀柄呢?

你若是拿刀刃就會被割傷;
拿刀柄,你就會控制它。

苦難來了,你只看苦難,不看苦難的背後的涵義。單單看苦難,就是抓刀刃,結果你被苦難所傷;面對苦難,你不看苦難,看苦難後面還有位上帝,這就是抓住刀柄,你就利用刀作事。

當一粒沙進到蚌的身體裡以後,蚌是很痛苦的,可是它不斷把一種內分泌途在傷口上,不久就出現一顆珍珠。我們的苦難也能化為祝福。

4.1 苦難會催毀人
苦難,使人遠離神

某君:一次失戀,就不談戀愛
一次失戀,就不返教會
一次失戀,就認定失敗者
一次失戀,否定上帝!

苦難常常是人們抗議、起訴上帝、否定上帝甚或詛咒上帝的理由。因為”萬能”的上帝”應該”為人被遺棄在苦難之中負責。

存在主義者卡繆((Albert Camus, 1913~1960))曾說:「即使接受上帝存在,受苦的伊凡(托斯妥耶夫斯基著作「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中的主角之一)也不會在人類遭受的苦難面前向上帝屈服,反而在對人類遭受的苦難進行了長時間的思考以後,怒火越燒越旺,最後把「即使你存在」變成「你根本不值得存在」,甚至變成「你就是虛無」。」

因為苦難得不到說明,人類的受苦似乎就成為拒絕上帝的理所當然的理由。

4.2 從苦難中活出意義來
維克多‧ 弗蘭克(Viktor Emil Frankl 1905.03.26-1997.09.02)是意義治療法的創立者,他的理論已成為佛洛德、阿德勒之後維也納精神治療法的第三學派。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曾被關進奧斯維辛集中營,受盡非人的折磨,九死一生,只是僥幸地活了下來,他在集中營之所以仍能活著,是因為有「活出意義來」的信念。

在他的著作《活出意義來》這本小書中,他特別強調意義的尋求,是人的最基本的需要。當這種需要找不到明確的指向時,人就會感到精神空虛,弗蘭克稱之為存在的空虛。這種情形普遍地存在於當今西方的「富裕社會」。

當這種需要有明確的指向卻不可能實現時,人就會有受挫之感,弗蘭克稱之為「存在的挫折」。這種情形發生在人生的各種逆境或困境之中。

在苦難中,人們一般是靠希望活著的,即相信或至少說服自己相信厄運終將過去,然後又能過一種有意義的生活。

因此,面對苦難重重的人生,人當如何破苦局呢?就是「從苦難中活出意義來!」

4.3 苦難具積極意義
上主給我這病定有其用意
曾在新聞節目,聽到一則,美國科舉家的新發明,傷健人士可以直接用思想控制的精密機械臂,當時找來一位因病而全身癱瘓多年的中年女士進行實驗,在其腦內植入感應器,讓她能自如地憑思想控制機械臂。

這位女士於成功通過實驗後,接受傳媒訪問,感慨地說出了這樣說:「多年以來,我一直認為上主給我這病定有其用意,現在我終於找到答案了,哈利路亞。」這位女士能夠堅強地活下去,就是因為在苦難中仍不失盼望,找到受苦的人生意義。

a. 苦難給人動力
以色列人在埃及若沒有受逼迫,若沒有遭受大的苦難,誰也不能把他們從埃及領出來,由於上帝藉著苦難催逼著他們,他們才願意離開埃及歸回迦南。

浪子若不遭受天災人禍,遭遇大饑荒;若不是窮苦起來,走投無路,浪子不會回家。

人在苦難中,發現自己的有限,生命的難以操控,因而轉向一位無限的上帝;或者到處尋求友朋的匡助,患難見真情,經歷人間的溫暖。

人的苦難中,千方百計要逃脫苦困,因而潛質盡顯,潛能大發;今日許多的發明,均由於人要逃脫苦難,勝過苦難而來。所以,苦難磨練人格,激發人的潛能,建立入神關係,促進社會科學文明進步。

請留意,人類吃了禁果雖然犯罪受苦,卻得到分辨善惡樹的智慧能力,眼睛因而明亮起來了。

舒伯特說:「我的音樂是才華和厄運之子。很奇怪地,眾人似乎最欣賞我在困厄之際所蘊釀的音樂。」

b. 苦難使人生命茁壯
正如一位哲人所說:「生命中的每個苦難、每個傷痛、每個打擊,都有它的意義。」

生命,總是在挫折和磨難中茁壯;
思想,總是在徘徊和失意中成熟;
意志,總是在殘酷和無情中堅強。

苦難是人認識社會、理解人生的生動教材,苦難是人成熟的機會,苦難是競爭社會中人面臨的必然挑戰。

著名成功學大師卡內基說:「苦難是人生最好的教育。」古今中外大量事實說明,偉大的人格無法在平庸中養成,只有經歷熔煉和磨難,願望才會激發,視野才會開闊,靈魂才會昇華,人生才會走向成功。

c. 苦難使人成長
主借著苦難催迫我們信他,也借著苦難叫我們的靈命長進。申命記32∶11說∶”又如鷹攪動巢窩,在雛鷹以上兩翅扇展,接取雛鷹,背在兩翼之上。”這是母鷹教雛鷹舉飛的方法,是攪動巢窩,使巢窩不舒服,叫雛鷹不得不離開,這樣雛鷹才會學飛。當雛鷹無力要跌下的時候,母鷹就扇展兩翅接取雛鷹,背在兩翼之上。上帝就是這樣對待我們,他攪動我們舒服的巢窩,把我們推出窩外去,使我們被迫使用我們的兩翼,就是信靠和順服,叫我們的靈命長進。

上帝一方面叫我受苦難,一方面保守我們。彼得前書5∶10說∶”那賜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主借著苦難叫我們靈命長進,好像花草樹木借著太陽之曬而長進一樣。約伯遭遇苦難以後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約伯記42∶5)苦難好像天使領我們與主愈近。詩人說∶”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篇119∶67、71)”看哪,我受大苦,本為使我得平安。”(以賽亞書38∶17)

d. 苦難使我們更深的認識神
從路21:5-19的苦難,如何面對?耶穌的指示如何?

1. 不要驚?
【路21:9】「你們聽見打仗和擾亂的事,不要驚惶;因為這些事必須先有,只是末期不能立時就到。』」

2. 不用準備怎樣做?
【路21:14】「所以你們當立定心意,不要豫先思想怎樣分訴;」當我們遇見逼迫和反對的時候,千萬不要憑自己說話。

3. 主必同在:

【路21:15】「因為我必賜你們口才智慧,是你們一切敵人所敵不住,駁不倒的。」
【路21:17】「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
【路21:18】「然而你們連一根頭髮,也必不損壞。」
【路21:19】「你們常存忍耐,就必保全靈魂(或作必得生命)。」

結語:人在苦難中,主必同在

對受苦的人來說,上帝不是從天上給他們安慰,而是安靜地參與在受苦者之中。對受苦者來說,最重要的是有沒有人瞭解他的痛苦、認同他的處境、與 他一起吶喊出心中的抗議。上帝沒有應許信祂的人會一帆風順,卻應許「與他 們同在」,這種「同在」就是最大的安慰了;每個人都需要安慰與鼓勵,上帝 永遠是扮演這角色。

上帝並沒有叫我們一定要解釋苦難的原因,其實祂自己也不常解釋苦難存在的原因;上帝只要我們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與喜樂的人同喜樂,要記得與受 苦的人同在,因為我們的愛白白得來,也要白白地分享給別人。解釋受苦的原 因未必能安慰受苦者,惟有認同、體會、接納才能使悲傷的人得著安慰!

記得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1866年1月29日-1944年12月30日)有句名言:「只要看見一雙哭泣的眼睛,就值得我為生命而受苦。」

耶穌的另一個名字「以馬內利」是主對人類的承諾。他是與人同在的神。基督教認愛,神不只安慰受苦之人,更是參與在人們的苦難之中。對受苦的人來說,最重要的是有沒有人了解他的苦、認同他的處境。

作為上主的兒女,只要你知道主耶穌也曾「哭」,為已離世的拉撒路哭了(見約19:33),祂讓我們認識到道成肉身的主,來到我們中間,祂知道我們的苦,經歷我們的苦,並且能分擔我們的苦,並且勝過人間的苦,耶穌說:「…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1926年-)強調人是透過苦難認識上帝的愛。人是從「苦難」和十字架來認識上帝,這樣的啟示是隱藏而間接的。莫特曼的苦難神學指出:在人類的痛苦中,上帝沒有隱藏,祂總是與受苦的人同在,就如聖經以賽亞書六十三章9結所說:「他們在一切苦難中,祂也同受苦難」。因此,沒有苦難就沒有愛!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詩篇第三十四篇18,19節

若然如此,我們可以說:
苦難,不會是上帝的玩意,因為上帝是天父,看顧人的上的神。 苦難,是上帝所容許苦難的,是上帝有意的,藉此要對人有某種意義! 苦難,是上帝的愛意?上帝容許苦,甚至給人苦難,是出於對人的愛!使人經歷生命的成長,經歷生命的關係。 所以上帝容許苦難,不是祂的玩意,而是衪的愛意,使人更深體會祂的真愛。

天地是有缺陷
台灣著名作家張曉風女士:『天地是有缺陷的,但缺陷造成了縐折,縐折造成了奇峯幽谷之美,月亮是不是常圓的,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當我們心平意和地承認這一切缺陷的時候,我們忽然發現沒有甚麼是不可接受的。…』

她又說:「有時,人生的殘缺不但是可以接受,而且是美麗的。」

從苦難中,可看到一位吊詭的上帝:
上帝會賜福,上帝也會賜禍,給人苦難
上帝可以理解,上帝又不可以理解
苦難是公平的:人人有份
苦難是不公平:好人受苦,壞人亨福,大、小苦不均
苦難是好的:建立人;苦難不好的:催毀人
苦難是痛苦,苦難於雨過天晴是喜樂
上帝設立分別善惡樹是不好,會死!
上帝設立分別善惡樹是好的,會得智慧,分辨對錯!

■ 在她所著的雨後彩虹一書中,她如此說:『五年前,我的丈夫因腦癌去世,自己被迫踏上單親之路,與唯一女兒相依而活。一年前,女兒亦突感染病病毒引至腦炎及急性腎衰竭,在不足二天之內離世了。我的經歷,很多人都認為神對我實在太不公平和殘酷,甚至一些長輩更認為我是命苦的人。』

『但我亦想,不幸的事既然已經發生了,苦難已經臨到我身上,是否我要在哀傷自憐或埋怨中渡日?–』

她說:『我是個有信仰的人,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主救贖過來的;昔日約的伯受苦,神的兒子何嘗不是要受苦甚至受死。我受的苦,我很相信神必有祂的旨意,因此我不問神為何我要受苦,反之是不斷求問神,究竟要我在苦難學習甚麼的功課,我深信主會加力於我,使我行過這流淚谷。』[見《雨後彩虹》,頁132-133]

梅太勇敢地站起來,在贐明會服事關心一些極度傷心的人。她的生命成為他人的祝福。

上帝僕人說:「基督教信仰不是為解釋苦難,而是為承載苦難。

經歷傷痛的人,才了解受傷人的苦,才懂得安慰受傷的人。

我遇過家人的離世:叔叔的離世、兄長的離世、同工牧者的離世。主持安息禮拜時,更能體察教友的哀傷。我試過考不進大學,體會過年青人讀書失敗的滋味,失戀,失意。但現在總算苦難不多,現在也一路順風,生活順利如意,你便要感恩,為到上帝給你的生命也感謝。

無論如何,在我的體驗中,苦難是滿有上帝的愛意!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