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惠慈愛隨著我(鄧瑞強博士)2010.5.16

語音(廣東話): 主題:「恩惠慈愛隨著我」 
經文:詩篇第23篇
證道: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詩篇23篇。
這是一篇很詳和、對生命很有洞見的詩篇。
我將之分成三個段落來講。

(1)一個牧者就足夠了
23:1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這裡有一個簡明的比喻。若我們是無助的羊,神就是牧人。

若將這比喻推而廣之,則:若我們是入不敷支的工人,神就是出價遠高於時薪二十元的好老闆;若我們是坐輪椅而要上巴士的人,神就是那位毫無不悅之色而幫助我們上巴士的司機;若我們是無助地臥床的病人,神就是那鼓勵及安慰我們的護士或醫生。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這節經文最直接的解釋就是:人生有種種需要,神看到了,他幫助我們。

生命無缺、生活無憂,是人生一大樂事。

由於「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這節經文裡,「我必不致缺乏」到底「不缺乏」什麼,經文沒有交代,故此,對這經文,我們可以有另外一種理解。我們可以將之理解為:有了耶和華這位牧者,我就不缺乏牧者了。

這裡,重點不在於:有了神,我們就不缺乏人生之種種需要了。

重點在於:有了這位神,我們就不需要別的神了。

三角戀之痛苦,在於「你愛這個,又愛那個」,拿不定主意,愛情不知落足何處。

做人的痛苦,在於「你想有錢,又想有時間」,但到你有錢的時候便通常無時間,到你有時間的時候便通常無錢。兩種好處不能兼得。

人的痛苦,很多時就是你想要這個神,又想要那個神。有了耶和華這個牧者還不夠,還想要另一個牧者。

禮拜日返教會時,你崇拜基督教的神。

到禮拜一返工時,你崇拜森林定律的神,不惜犧牲他人的成功而令自己上位。你又崇拜金錢這位神,為保住飯碗,不惜出賣某些道德原則。你又崇拜成功的神,為此奉獻了家庭的幸福,遺忘了別人的尊嚴。

我們想拜的神太多了,我們想要的好處太多了,我們的心太多了。

有否想過:要一個便夠呢?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有一個財主,病得快死。他唯一的兒子遠在外地,身邊只有一個奴僕。奴僕問:「主人,若你死了,你的財產怎麼辦?」主人知道這是一個不忠的奴僕,於是便立了一份遺囑給這奴僕。遺囑說:「我的所有財物都歸我的奴僕,但我的兒子卻可從中取其中一樣。」財主死了。奴僕很高興地拿這遺囑去尋找主人的兒子。找到了,奴僕對財主的兒子說:「你父親的一切現在都歸我了,你只能從中取其中一樣東西。你要什麼呢?」兒子說:「你是我父親的財產的一部分,我要的一樣東西就是你。」這兒子很聰明,因為有了這奴僕,就有了一切。當然,他的父親也很聰明,若不立這樣的一份遺囑,這奴僕已靜靜地獨吞這財富了。

有了一個,便有了全部。有一位真神,其他的可以不要了。

詩篇23:1:「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向我們發出一個詢問。詩篇的作者找到生命的立足點了,他找到一個牧者、一位神,他已不再需要別的神了。你呢?

(2)生活的三個境況
我將詩篇23:2-4,看成是生活的三個境況

一,平順的境況
23:2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人生有時會遇到順境,這是值得感恩的。這節詩句的用字,全是令人感到平靜的、休閒的。

「躺臥」:不用急,不用趕。不必追趕死線,也沒有必須要完成的工作。停下來,享受片刻。

躺臥在哪裡?

「在青草地上」。在新長出來的、幼嫩的草上。
單單想這樣的一塊草地,已感到很舒暢了。
這樣的一片草地,對羊而言,是美味大餐。

「可安歇的水邊」:這不是死水,而是緩流的水。緩流的水易於飲用,令人舒暢。羊怕驚嚇,太急的流水,水聲太大,他們會驚。但在這裡,一切都是這般緩慢,一切都是這般平安。一定不會令人患上「驚恐症」。

這樣平靜的日子,詩人想到,這是神的帶領。

二,生命低沉時
23:3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人生有失意時,情緒會低落,意志會消沉。
這時,最容易想歪了,最容易走歪路,這時候也最容易自殺。
這時,我們需要重新得力,需要有人引導我們不走歪路。
哪個神能叫我們靈魂甦醒呢?哪個神能叫我們走人生的正路呢?
「森林定律的神」?「金錢的神」?「成功的神」?

詩人想,唯有耶和華神,唯有這位愛人類但又對人類有正義要求的神,能叫我們心靈堅強起來,能叫我們在失意時想起人間的正路。

毛澤東說:「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詩篇的詩人在此卻說:「天若有情人不老,世間正道亦康莊。」

三,死蔭幽谷中
23:4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行過「死蔭的幽谷」,這是人生最艱難的時刻。
人生有順境,有低迷,也有極艱難的時刻。
「死蔭的幽谷」是危險之地,潛伏著猛獸,路也不好走。

在這些危險關頭,神和我們的關係有深刻的變化。在這節經文,詩人忽然不再用「他」去指稱耶和華,而轉用「你」這個字。字眼的改變,意謂著關係的改變,意謂著神學思想的改變。

人在順境時,在不太危急時,神只是一個「他」。一個我們認識但關係遙遠的神。甚至,我們不必與他有直接的關係。

你在彌敦道上走,無數人走過,是無數的「他」,直到有人叫「你」。原來是你的朋友,他走過來,問你:「你近來如何?」你就需要回應。你可以不管任何一個「他」,但你必須真實面對一個「你」。

神是一個「你」,則我們可以向他傾訴,他也必須回應。在生活的「死蔭幽谷」裡,神是一個具體的「你」。「你」這個字,代表著親密的關係。

生命的危機,在詩人看來,可幫我們真實地面對神,和神對話。

再者,「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神手中有杖有竿。這裡「杖」是棍。神手中的棍和「神棍」無關。神會用手中的棍,責打不聽話的羊。你可能會說,他放下手上的棍就好了。但他不會放下的,因為這棍同時是用來打野獸,趕走野獸的。這棍也是用來保護羊的。

至於「竿」,是有彎位的長棍。當羊在幽谷裡失腳時,打撈牠回來的。

生命的「死蔭幽谷」,是艱難時刻,人會犯錯,會失腳,也會遇到外在的凶險。但是,神手中的杖和竿會帶來安慰。野獸來,有神的杖;自己滑腳失足,有神的竿。

這樣說來,人生最艱難的時刻,可能正是與神最親近的時刻。我們可能跌倒,但總有神扶持。我們可面對凶險,但神總會幫助。

(3)回望一生:無仇無恨,只是福份
23:5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23:6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描繪的場景改了。這是一場宴會。神是請客的主人家。神請你赴宴,多麼高興。但坐在你對面的,竟是你幾十年來的敵人(譬如說:情敵),多麼掃興。這場宴會是否是一「和頭酒」?當然,有釋經學者認為,這是神為你打勝仗後的盛宴,面前的敵人是戰俘,擺在這裡是被你玩弄的。若是這樣理解,這就是你生命的最大「慶功宴」。

在這盛宴中,神「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用中國人的講法,這主人夾隻雞脾給你,還為你斟酒,甚至滿瀉。若果這是一「和頭酒」,主人的盛情能否使你下氣,和敵人化解怨仇?若果這是一場「慶功宴」,則主人的盛情真令你一生的努力得到最完滿的成果。

我認為,這首詩的結尾部分,是一個飽經世事的老者,回望一生,詳和地講出他的信仰結論。他認為:我們一生充滿仇怨,種種惡人惡事纏在我們心中,但神作為主人,他會主持公道的。在神手中,緊纏著我們的,不應是痛苦仇恨。那又是什麼呢?經文說:「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這裡的「隨著我」的用字,意指「緊纏著我不放,追趕著我」。我們日日逃避,日日掙扎,以為過去的痛苦抓住我們不放,但其實,纏著我們生命不放的,不是什麼惡人惡事,而是神的恩惠慈愛。追著我們的,只是神的種種祝福。

這是詩人的一種善意的諷刺。我們逃避的東西,會否其實只是神的祝福?
帶著生命的無憾和滿足,詩人的心就以神為居所,進入永恆。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但願你被神的恩惠慈愛捉住。但願你明白,緊隨你一生的,是神的恩惠慈愛。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