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知(孫寶玲牧師)- 2009.7.19

知.不知(孫寶玲牧師)- 2009.7.19

 
 
00:00 /
 
1X
 

語音(普通話): 証道:孫寶玲牧師
題目:知.不知
經文:馬可福音6:1-6
6:1 耶穌離開那裡、來到自己的家鄉.門徒也跟從他。 6:2 到了安息日、他在會堂裡教訓人.眾人聽見、就甚希奇、說、這人從那裡有這些事呢、所賜給他的是甚麼智慧、他手所作的是何等的異能呢。 6:3 這不是那木匠麼.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雅各約西猶大西門的長兄麼.他妹妹們不也是在我們這裡麼.他們就厭棄他。〔厭棄他原文作因他跌倒〕 6:4 耶穌對他們說、大凡先知、除了本地親屬本家之外、沒有不被人尊敬的。 6:5 耶穌就在那裡不得行甚麼異能、不過按手在幾個病人身上、治好他們。 6:6 他也詫異他們不信、就往周圍鄉村教訓人去了。
今天早上的經文跟我們華人所熟悉的一些講話蠻相似的,比方說,我們有一句這樣子的話說:「外來的和尚會唸經」;香港人會講:「本地薑不辣」或是「隔離阿婆飯香」(隔壁的姥姥作的菜比較香),還有「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我們的講話和今天的經文—-我們所看見的就是有一些人他所看見的一些知識,他以為自己知道一些事情、講法,這些講法就是說,好的東西不會是本地出產的,出色的人不會在本地可以找到的,當然我們也認識一些的講法是跟剛剛我們所說的這些… 比方說甚麼「本地薑不辣」等等的講法是完全相反的。

比方說有一句這麼的話說:「猛虎不及地頭蟲」,還有一句是「茶是故鄉濃」。根據這樣的講法就是說—-地的東西是最濃、最好、最強的,究竟那一個講法比較對呢?那一個講法比較接近這個真相呢?

我想持著不同觀點的人,大槪有辦法去證明任何一個觀點,它的合理性和它正確的地方,不過其實真正重要是我們心裏面怎麼樣去想—-我們以為我們看見的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其實真正的情況跟我們在那裏沒有關係,跟一個從那裏來沒有關係,跟這個地理的距離完全沒有關係,真正的問題在我們的心裏面,不是一個在那裏、從那裏來,是我們的心怎麼樣去想他、怎麼樣去看他。我說就是沒有認識以前,我們以為我們認識他,若果說我們以為認識他,已經完全認識他了,我們就說這是一些「先入為主」的一些想法、知識。

快20多年前,我去美國讀書,我在美國認識好些朋友、很好的朋友,人很溫和也很樂意的幫助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在很好的朋友裏面有少數,大槪一個、兩個這樣子,他們對於我們從東方來的人有一些先入為主的想法,他們以為知道我們,有一些先入為主的知識,他們以為我們東方來的就一定是來自「第三世界」,然後他們對於第三世界又有一種特定的想法,有一種特別的知識,他們就以為第三世界的生活是比較簡單、純樸,設備比較沒有那麼先進等等。

其中有一個朋友,就是我們住的地方的鄰舍,有一天晚上有另外一個朋友的家庭請我們家和鄰舍一起去吃飯,那一個晚上實在是非常的悏意的一個晚上,我們聊天、吃東,很愉快的,可是到了某一點,可能是我們在吃牛排或豬排的時間,這位鄰舍就很隨便不過是很確定的吐了一句話,他說我們現在吃的這個牛排或豬排做的方法跟Joe 和Salina (就是我和我太太的英文名字)在家裏面做的很不一樣,請我們吃飯的朋友就說:「怎麼會不一樣呢?他們在家裏面怎麼做肉的呢?」我還不曉得我們的鄰舍會講甚麼,他接著很認真、很有把握的繼續講下去…

他就說:「他們在家裏面做這個肉,平常是切得很細,切絲絲或肉丁這樣子,切得很細很細的,他們吃肉就是這個習慣,跟我們是一大塊一大塊不一樣。」

我們的朋友就問:「為什麼這樣子?」

他就接著說:「你不知道?讓我解釋一下!」他就很權威、很了解地講…「因為他們住的地方沒有冰箱,所以他們就買了很少很少的肉,買了很少的肉,當然就切絲、肉丁啦,每一次把它吃完,不會留下來,因為沒有冰箱嘛!」

那個情況是蠻不好意思、很窘的,我也不便多講甚麼,不過我也得承認在那個晚上我學會了一些東西,一些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就是原來我們中國人煮菜是因為沒有冰箱的緣故,不過這個對我來講是一個新的知識,我從來不曉得,當然我的朋友是不是那麼準確,我也不能講出一個講法,不過我這位朋友在認識我們以前是沒有中國人的朋友,他也沒有去過中國,也沒有去過台灣、香港的地方,他也不懂看中文,他也不知道怎樣做中國的菜,他看到中國人可能就在電影、電視裏面看到的那些的中國人,不過有一點我很確定的知道,他對中國人的看法就是說,中國人就是屬於第三世界的,然後他對第三世界是很清楚的把握—-很簡單、很純樸,生活的條件是很基本,但是當我們在聽的時候,我們想說也許這些先入為主的槪念,甚至我們可以說是偏見的東西,是屬於世界某一個角落或是某一個國家吧!也不見得!

幾年前在互聯網流行一個故事或講法,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就是說,很多人讀過這樣的講法—-聯合國發表了一個問題或思想,希望世界各地的小孩子能夠去討論一下、互動一下,題目是這樣:請照你自己個人的想法談一談其他國家的糧食充足的問題 “PLEASE SHARE YOUR OWN THOUGHT CONCERNING THE ADEQUACY OF FOOD SUPPLY IN OTHER NATIONS.” 那個問題就傳出去了,收回來的結果好像不太滿意,怎麼講呢?

他們就說非洲的孩子不懂得甚麼叫「充足的糧食」、美國的小孩子不知道「其他的國家」、拉丁美洲的國家不懂得「請」、亞洲的小孩子不懂得「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收回來的結果不怎麼滿意,我們聽起來好像覺得蠻好笑的,不管怎麼想,這裏面有沒有一些的真理、真相,我說的真理、真相不是說每一個亞洲的小孩子不會自己思想,不是這個意思;我說的真相,不是說美國的每一個小孩子都是這樣子的自我、狂傲;我說的真相,不是說每一個拉丁的小孩子都是這樣子的自私的把別人的東西拿來。

我說的真相,跟上面的都沒有關係,我說的真相是:不論是你是怎麼樣的年紀,不管你是男的、女的,不管你長得怎麼樣子—-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富有還是貧窮、成績好或是一般,每一個人都有一些先入為主的想法,每一個人都有一些東西他知道,也有許多東西他不知道,每一個人都有一些東西他知道—-他以為這個知道就可以知道所有的東西,這個問題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心裏面都有一種先入為主的「知道」或是「想法」,沒有一個人可以免於先入為主的「想法」,沒有一個人可以免於先入為主的「偏見」,沒有一個人可以!可是這也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說我們彼此生活的時候,也必需有一些先入為主的槪念才可以,要不然我們沒有辦法溝通,像我現在所講的東西,如果我們不懂中文的話呢… 我們就不能明白了;如果沒有一些英文的想法的話呢… 那些現在透過傳譯來明白的話,也不能夠知道我在講甚麼,如果我們沒有一些共同先入為主的一些文法的規則、語言的法規的話呢… 我們實在沒有辦法溝通,我現在所講的,都是一些聲音。

沒有一些現存的想法槪念,我們沒有辦法一齊崇拜,這個問題不是先入為主的想法,問題不是我們是不是先知道一些東西,問題是我們知道的把它「絕對化」,我們以為我們所經歷的,我們把它「絕對化」,那一個絕對化的經驗不允許任何人的知道進入我們的心裏面、不允許任何的經驗進入我們的心裏面、不允許我們伸開我們的手去接觸別人、不允許我們張開手懷抱別人、不允許任何改變成長的空間。生活、生命就好像是計算一樣,一加一等於二,一加二一定等於三,一加三一定等於四,這個法規是很清楚的,不在這個法規以內的我們就不要接受、拒絕,甚至是一種很卑微的一種講法。

我們剛才所讀的經文就是那麼一回事:這不是約瑟的孩子嗎?我們從小就知道他,他叫耶穌,我們就知道,他的弟弟們,雅各、猶大,和他的妹妹都在我們中間,我們都很清楚,他以為他自己是誰?我們都很清楚!這是拿撒勒家鄉的人對耶穌的拒絕,因為他們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們會覺得這孩子很不錯、很行,他確實很好,做得也不錯,不過一個木匠的兒子,將來就是一個木匠,不可能是別的!我們就知道,他現在如此,將來也必如此!拿撒勒的家鄉是很清楚、很肯定的下了一個判斷!在他們的計算裏面沒有信心,在他們沒有信心的計算裏面,沒有神奇,他們的生活就是連串的「我知道就是這樣子」、「我知道就是這樣子」。經文告訢我們說,耶穌詫異他們的不信,於是也沒在他們中間多做甚麼,然後就走了。

我們剛過的這個星期的禮拜二,有三萬八千的學生拿到他們的A Level(高級程度會考)的成績,當然為那些考取好成績的一齊來歡樂,也要鼓勵那些沒有考好的年青人,不過現在在想,無論是考好還是不好,有沒有覺得:我就知道他會考得這樣子!我就知道他會拿這個成績,我就知道他將來會怎麼樣… 我就想想,任何一個考生的成績,會不會是一些看扁他們的一些人的眼睛突然發亮呢?我不知道!我知道有一些人他是考6A的學生,他一定是前程似錦,一定有一個很光明的將來,我知道一定會!另外有的人會講:他很失敗啊!他將來就會失敗!他當然失敗,因他從小就失敗,出自一個失敗的家庭,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一塌糊塗,他就會失敗,將來也會失敗,我就會知道!

我們會不會有這樣的講法?我就知道我自己是這樣子的,我長得這個樣子、我考得這個樣子、我的背景這個樣子…我就知道,我會很好..,. 不是,我就知道,我永遠都是如此的糟糕,也許… 也許…

不過最近有一些年青人,他們的生活、生命,證明許多人的知道是錯誤的,這些年青人的生活,他們的改變,證明了很多的、很多人的知識、觀念是完全錯的,這些孩子都有不同的背景,他們有幾樣東西是一樣的:第一、他們都吸了毒品,在不同的環境,但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沾染了毒品;第二、他們都送到一個叫正生書院的地方裏面學習。我想在過去一個月裏面,大家已很熟悉這方面的新聞,我就不多講了,我想大家也知道他們將來的校舍可能在梅窩這樣的一個問題,已引起了許多許多的討論,我在這裏就不多講了。

我要講第三個共同的地方,第一個是他們吸毒,第二個他們都送到正生書院,第三個共同就是:他們的生活、生命,活出一個完全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個情況,超過一切人的計算、超過許多人的預測、超過了很多的邏輯,甚至我們可以說,他們的生活、生命所展現出來的,就是一個的「神蹟」。這個說明了許多人以為有的先前的知識是錯誤的,他們的知道其實是不知道,他們曾經被人家看扁,可能現在還有人家把他們看扁,不過有些人能看見他們,不僅僅看見他們,還看見他們背後的神—-改變他們背後的上帝,我在這裏讀一篇很短的文章,是一位作者在一份報章—-明報的副刊裏面寫一段不太長的文字,請聽我讀:
【明報專訊】

你們作了一個很好的見證

我不是教徒。

我也沒有特別的信仰。

這天,在電視鏡頭的洶湧中,忽然覺得,這個神,實在了不起。

正生書院的一班孩子,去到哪裏都是那麼整齊,那般沉默,那樣克制,面對敵意的群情,他們抬起頭,抿著嘴,即使落淚,也光明正大。

他們曾經是社會上的地底泥,是什麼令他們今日站得如此挺直?

面對挑釁式的謾罵,他們居然沉得住氣;面對搜奇式鏡頭,他們光明磊落。

我想起每逢電視出現排隊買票、打蛇餅爭籌、歌迷影迷追星、待業者找工作、動漫展霸頭位等新聞時,記者鏡頭一掃,人人拿手袋報紙掩面之窘。

不過排排隊,已怕世人見笑,更何況是曾入歧途的隱君子?!

羞人,只是心魔,讓不可告人的過去成為努力動力,說來容易,真的能做到,卻需要無限勇氣。

這群勇敢的孩子,讓我看到他們所信奉那神的力量。

梅窩居民找了一班小孩拿著示威牌匾圍著正生校長校監團團轉,兩個大男人一直笑盈盈,誰利用小孩子?誰才真心為下一代?一眼看破。

多年來,正生出來的孩子,像品牌,一班班壞孩子,走進這孤島,出來個個昂首闊步,重踏正軌。

如今年輕人毒患為禍,像正生書院這樣的學校,應該若七‧十一,每區一幢,梗有一間在附近,有什麼對付毒品的方法、機構、制度,成功得過正生書院?!

當地反對者說,外人隔岸觀火,自然講得口響。對不起,我絕不贊同。劉皇發建議正生遷往其他空置學校,其中一所在我家區內。如果屬實,我第一個支持,能成為正生鄰居,實在是我的榮幸。

孩子們,你們已為上帝作了最好的見證。

作者: 屈穎妍 (2009年6月19日) 等一下我們就會在十字架的下面領聖餐,當你領這個餅和這個杯的時候,你記得這位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曾經被人家看扁了,祂不過是一個木匠,祂不過是一個猶太人,祂不過是釘在十字架上面死了的那個囚犯,祂是一個失敗者,可是祂的復活告訴我們說,生命是超過我們的計算、生命是超過我們的知識、超過我們先入為主的知識和經驗,在祂裏面,藉著祂的復活,我們可以有新的生活,我們可以明白經歷甚麼叫赦免、甚麼叫喜樂、甚麼叫奇蹟、神蹟,因為祂的復活的緣故,可以把我們從不知、偏見、先入為主的綑綁當中釋放出來,只是綑綁可能綑綁我們自己、綑綁我們跟別人的關係、綑綁我們跟家人的關係,因著祂的復活,我們得到釋放。

我們都馬上要聚集在這個十字架的下面,我們領這個餅和這個杯的時候,願主釋放我們,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