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行多一步嗎?(賀志勇博士)- 2010.7.4

語音(普通話): 主題:你可以行多一步嗎?
証道:賀志勇博士


有一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他吃飯.耶穌就到法利賽人家裏去坐席。那城裏有一個女人、是個罪人.知道耶穌在法利賽人家裏坐席、就拿著盛香膏的玉瓶、站在耶穌背後、挨著他的腳哭、眼淚濕了耶穌的腳、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他的腳、把香膏抹上。請耶穌的法利賽人看見這事、心裏說、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誰、是個怎樣的女人、乃是個罪人。耶穌對他說、西門.我有句話要對你說.西門說、夫子、請說。耶穌說、一個債主、有兩個人欠他的債.一個欠五十兩銀子、一個欠五兩銀子.因為他們無力償還、債主就開恩免了他們兩個人的債。這兩個人那一個更愛他呢。 西門回答說、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穌說、你斷的不錯。於是轉過來向著那女人、便對西門說、你看見這女人麼.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給我水洗腳.但這女人用眼淚濕了我的腳、用頭髮擦乾。你沒有與我親嘴、但這女人從我進來的時候、就不住的用嘴親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但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腳。所以我告訴你、他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他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於是對那女人說、你的罪赦免了。同席的人心裏說、這是什麼人、竟赦免人的罪呢。耶穌對那女人說、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罷。(路加福音7:36-50)

前些日子聽說唐崇榮牧師來香港講道,中大有一些朋友就過去聽。回來之後跟我說唐牧師講得多好多好啊,我就問他們說唐牧師講了什麼啊。”哎呀,我忘了。”他拍拍腦袋說,不過他又說:”我記得他講了幾個故事。” 呵呵!有時候的確是這樣,長篇大段的講道理人家很難記得住,可是幾個小故事,倒是讓人很難忘。所以耶穌就經常給我們說比喻,講故事。而不是拼命給我們背金句。下面這個故事,也是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了–一個有罪的女人用玉瓶裝香膏膏抹耶穌的故事。當時,法利賽人西門邀請耶穌到家裏吃酒席,一個有罪的女人用眼淚洗耶穌的腳、用頭髮擦乾。還用香膏膏耶穌的腳。法利賽人西門不高興耶穌接近罪人,但耶穌對他說,赦免多的人愛也多,因為這女人愛耶穌多,所以這女人的罪就被赦免了。

相似的故事還出現在馬可福音14:3-9節,經文說在伯大尼,在西門家的宴會上,一個女人打破貴重的玉瓶,把裏面價值三十兩銀子的真哪達香膏,澆在耶穌頭上。三十兩銀子是什麼概念?有經文解釋,三十兩銀子大概是當時平均一個工人一年的工資。哇,你說用一年的工資買真哪達香膏,就好像我們現在用一年的工資來買一瓶法國香水,是不是太奢侈啦?這還沒算上那個可能更加貴重的玉瓶的價錢了。

那這段經文到底要講什麼呢?如果對照馬可福音,我們發現這段經文有幾個很獨特的地方:
在路加福音中,耶穌是被法利賽人西門邀請到家裏來赴宴的,這就有點奇怪了。我們發現耶穌跟法利賽人關係並不好,耶穌經常在安息日治病救人,又掀翻聖殿買賣東西的錢櫃,還經常批評法利賽人假冒為善,是偽君子,(參馬太,馬可相關章節)所以法利賽人並不喜歡耶穌。但很明顯,這段經文裏的法利賽人西門還是相當尊重耶穌的,在古時候,邀請人家來家裏吃飯表示關係還很不錯。法利賽人相當有階級觀念,不會隨便邀請人到家裏去。其實不但法利賽人這樣子,今天北京的上海也都是這樣子。西門邀請耶穌去家裏坐席,說明他還算尊重耶穌;另外,他稱呼耶穌夫子,說明他也認為耶穌是一位拉比。在當時,拉比不但受人尊重,他還是教導人的,也就是說,某種意義上,西門還是接受耶穌的教導的,40節耶穌說:”西門,我有句話要對你說。”西門說:”夫子,請說。” 在這裏,夫子原文可以翻譯成老師,或者說是拉比,這說明西門在一定程度上是尊重耶穌的。但這一點就很奇怪,因為當很多法利賽人恨耶穌的時候,西門卻請耶穌到家裏來吃飯,他就不怕接近耶穌會惹禍,會遭人排擠麼?

一個有罪的女人,挑選一個吃飯的時候跑到西門家裏去,給耶穌又洗腳又膏抹,時機是不是有點不對呢?她總不至於希望西門也順帶請她吃飯吧?當時的這個場景很戲劇化,就好像某天有人請伍牧師吃飯,還請了其他幾個有身份的朋友一起作陪,結果跑來一個不正經的女人,又是給伍牧師洗腳,又是給伍牧師膏抹,這肯定會嚇到身邊的人。因為這樣的場景太匪夷所思了,一邊是牧師以及一些有身份的人,另一邊是個不正經的女人,一個罪人,這個罪人還做出這麼讓人吃驚的舉動,這個場面如果我在場,我都會嚇到。但耶穌卻沒有被嚇到,他還坦然接受這個女人的舉動,並且為這個女人的舉動辯護,甚至宣稱他赦免了這個女人的罪。耶穌這樣一個舉動,怎麼不會讓人議論紛紛了–畢竟,這個女人不太正經,是一個罪人。中國人說”瓜田李下”,要注意影響嘛,可是耶穌一點都不在意,還坦然接受一個不正經的女人給他洗腳,給他膏抹。你說奇怪不奇怪?

這個膏抹的舉動很戲劇性,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女人的身份,還有一點就是女人所用的東西很不尋常。首先,她不是用水,她是用她的淚水來給耶穌洗腳–西方人說,女人的淚水是珍珠,我們暫且不說這珍珠有多麼寶貴;可是你再想想,淚水能有多少水啊,這女人用眼淚來洗腳,她得要流多少眼淚啊?所以可想而知,當時當地,這個女人又是多麼動情!是什麼讓她這樣動情呢?其次,她居然打破珍貴的玉瓶,用價值一年工錢的貴重香膏來膏耶穌的腳,這樣做值得麼?大家請想像一下,你會用一年的薪水來買一大瓶法國香水,然後送給太太來沖涼麼?這一次還不是用一點點香水,這一次是倒光了整瓶法國香水–一年薪水買的法國香水,還不是用來洗澡,是用來洗腳!說到這裏,我們就可以體會,聖經描繪的這一幕是多麼富有戲劇性,多麼讓人匪夷所思,多麼讓人震驚!

更富戲劇性的是耶穌的舉動,如果這是個戲劇,耶穌的舉動就是整幕劇的最高潮。耶穌並沒有因為膏抹他的是個女人而不好意思,因為一般猶太男人是不直接面對自己親人之外的女人的;我去耶路撒冷的時候,女導遊跟我說,她去鄰居家裏借東西,鄰居家的猶太男人都面朝牆壁,背對著她,因為不想看到她的臉。

而且,耶穌更沒有因為這個女人是罪人就說,”不好意思啊,Miss,我現在在吃飯,你能不能跟我約個時間,我們再私下談談,傾一下解啦。或者你Email給我也行。現在實在太不方便啦。”耶穌沒有!他不但坦然接受這個女人的舉動,而且誇這個女人愛她比西門更多,因此她的罪得赦免了。這不是很奇特麼?

愛是什麼?愛難道是在街上買菜,還可以稱斤論兩,還可以計算一下,誰的愛更多,誰的愛更少麼?難道天國也是賣門票的,你給的愛越多,你拿到入場券的希望就越大麼?耶穌明明說的是”被赦免的越多,愛也就越多,”但47節卻說”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很明顯,耶穌說的前後不一致。他前面說的是先赦免,後有愛。現在卻又說因為這個女人愛多,所以她被赦免了。這又是為什麼?

在杭州的時候,我總在思索這個問題:這樣一個故事,實在是太富戲劇性了。

耶穌經常教育人要低調,可是在面對這個有罪的女人時,行事卻為什麼要這麼高調? 他完全可以換個時間去接見這個女人,但是他卻在這樣一個公眾場合,不顧身份去接受一個女人這樣方式的愛;而且他還說,愛他多的人得到的赦免也多,難道耶穌也像現在的戀人一樣,還要計較誰付出的多,誰付出的少麼?這些問題困擾著我,直到有一天,我想去西溪濕地玩,朋友說門票很貴,但是本地人進去就可以買半價票,他可以幫我借張別人的杭州市民卡,這樣我可以省點錢,冒充本地居民混進西溪濕地。

我當時很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議,因為以前在國內讀書的時候都是這樣做的嘛。晚上我正在準備東西的時候,我突然想:我在做什麼,賀志勇,難道為了省這麼一點小錢,我就把自己的原則出賣了麼?我口口聲聲稱那個女人是罪人,我還不是一樣,因為一點點小錢就做了罪人。那個時候我突然明白了,我之所以不太理解那段經文,是因為我帶著有色眼鏡在看它。

當我想耶穌為什麼要這麼高調地接受一個有罪的女人的時候,我其實跟法利賽人一樣,在帶著有色眼鏡在看待這個可憐的女人。我沒有看到她的眼淚,沒有看到她的傷痛,沒有看到她的悔改。一個女人,在這樣的環境下來到耶穌面前,在眾目睽睽下用眼淚來洗耶穌的腳,還用這麼昂貴的香膏來膏耶穌,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她的悔改又是何等的勇敢,何等的真切了!可是在我的有色眼鏡裏頭,在法利賽人的有色眼鏡裏頭,我們看不到這女人的傷痛,這女人的勇氣,這女人的悔改–這女人在悔改中對主莫大的愛。我們看不到!我們只看到一個曾經犯錯的罪人。”我們看得到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西門就是這樣子,他覺得自己很虔誠,很愛神,卻看不到自己其實跟這個女人一樣,欠神也是50兩。有時候,當我們自己覺得自己已經很不錯了,很愛神的時候,往往也是離神還很遠的時候。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這樣的有色眼鏡,比方說,種族的有色眼鏡–雖然馬丁路德金取得了勝利,但美國到現在還流行種族有色眼鏡;還有,家鄉地域的有色眼鏡–中國人常說,縣裏人看不起鄉下人,城裏人看不起縣裏人,大城市人看不起小城市人。我聽說,上海人喜歡把非上海人都看做是鄉下人,所以有個上海同學來香港讀書的時候,香港朋友問他 “你鄉下是哪里啊?”他就傻了。

這世上這種有色眼鏡很多,外貌的,地位的,錢財的有色眼鏡–看人先看穿得怎麼樣,名片上印的是什麼職位,開的是什麼車子,住的是什麼地段,卻往往忘記了從神的眼鏡來看人,所以看不到人真正的價值。

但神從來不這樣看,神看我們每個人只比天使微小一點,都是他的兒女,都是他所愛的。他甚至為了愛我們,把他獨生愛子的生命都犧牲了。在他的眼裏,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寶貴。所以,在耶穌當時的眼裏,他看到的不是一個罪人,他看到的是一隻曾經流離飄蕩的小羊,一個憂傷痛悔的婦人,一個為了自己的罪而深深悔過的婦人。”憂傷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透過婦人撕心裂肺的哭泣,他看到的是那婦人雖然處處被人拒絕,卻頑強悔改的心。–神是我們這些罪人的朋友,所以他對罪人的愛也特別的深!

只有透過這點我才明白,不是因為這個女人愛神多,神才赦免她;不是因為她的眼淚她的昂貴香膏,神才赦免了她。早在她踏步進入西門家之前,早在這女人鼓足勇氣要到耶穌面前來認罪悔改的時候,耶穌基督就已經赦免了她。不是因為她愛耶穌多,所以她蒙赦免,愛不是賺取赦免的條件,愛是已經被赦免的證明,愛是對赦免的回應。她的愛恰恰證明瞭,神已經賜給她的恩典有多麼的大!當這個女人認識了神,決心悔改的時候,她就蒙了赦免。神的赦免帶給了這個女人全新的生命,從此舊事已過,在基督裏她就成了新造的人。所以她才會不怕丟面子來到耶穌面前,才會哭的這麼動情,才會愛得這麼無所畏懼!這份愛,恰恰是這個女人得蒙赦免的強大證明。所以主耶穌說的沒錯:得恩免多的人,她的愛也多。

想到這裏,我心裏就特別感動。今天,我能夠站在這個講臺上講道,不是因為我有多優秀,不是因為我只欠神5兩銀子,而底下聽道的在座諸位就欠了神50兩,不是的!是神要使用我這個罪人,是神的愛讓我站在這裏。

同樣,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裏唱詩、聽道、讚美、奉獻;今天我們在這裏做主席、做司事事奉上主,今天我們在這殿裏受洗,一起成為愛的團契,不是因為我們想用我們的行動、我們的愛來博得主的歡心、來賺取主的赦免–赦免是賺不來的,恰恰是因為我們已經悔改,已經得蒙赦免,我們才能在這裏愛我們的神。”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從前幾節經文來看,耶穌行了好多神跡,他醫治羅馬的軍官,使拿因城寡婦的獨子復活,早就彰顯了他的身份–他就是那位拯救世人的救主,他的到來,乃是要全世界因他而得生命。這個婦人來膏抹耶穌,是因為她已經認清了耶穌是誰,所以無論多麼艱難險阻,她都要邁出這一步,不怕人嘲笑,不計算代價,只為了向主表達她最誠摯的悔改,所以在馬可福音中,耶穌誇獎這一類的美事,說”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

但很諷刺的是,一個罪人能夠明白的事情,素來博學虔誠的法利賽人卻搞不懂。尤其是西門,他聽說過耶穌的神跡大能,所以他冒著風險請耶穌回家吃飯,他尊稱耶穌為老師,他尊重耶穌的教導,可是到最後,他的有色眼鏡還是讓他沒有認出耶穌是誰,當這有罪的女人邁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的時候,博學的西門還在那裏疑慮重重。

今天的教會裏也如此啊,有的人在頭腦裏﹑知識上知道耶穌是主,但在心裏頭,在行事為人上卻還不知道耶穌是主。有的人來了教會很久了,卻遲遲不肯決志,帶著疑惑來到教會,又帶著疑惑離開教會;還有的人雖然決志了,卻總是長不大,生命被許多思慮煩擾給擠住了,不能像那個有罪的女人一樣把自己委身給主。所以,我想問一問,是什麼樣的有色眼鏡讓我們疑慮重重呢?是什麼樣的困擾讓我們不能邁前一步呢?我們每次來到這裏,卻每次與主耶穌擦肩而過,是多麼可惜的事啊!

信心,Faith這個字,在希臘文原文裏頭的意思就是”跳躍”,Jump。也就是說,你只有跳下水去,你才能學會游泳。我們只有把心一橫,才能真正接受主的恩典﹑主的赦免。就像那個有罪的女人,只有當她向前邁出一步,去向耶穌認罪悔改時,她的生命才真正得到了釋放,才真正得到了自由。這種自由讓她不再從人的眼色來衡量她自己,而是從神的眼鏡來衡量她自己,讓她活得充滿勇氣,充滿力量,充滿愛。弟兄姊妹,今天,你願意向前邁出一步麼?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