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朝終(伍渭文牧師)2020.12.6

講題:萬物朝終
經文:賽六十四1-9; 詩八十1-7,17-19; 林前一3-9; 可十三24-37
講員:伍渭文牧師

【萬物朝終】賽六十四1-9; 詩八十1-7,17-19; 林前一3-9; 可十三24-37

1942二戰時,英軍在埃及北非亞拉莫(El Alamein)首次大敗隆美爾(Rommel)率領之德軍,之前英軍從未戰勝德軍,之後從未敗給德軍。英軍興奮極了,歡呼大戰將快結束。英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chill)演說提及這事時說:「這不是結束,也不是結束的開始,也許,剛剛開了個頭。」(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亞拉莫是End of the beginning—剛剛開了個頭, 將臨期是Beginning of the End–終末的開始。

聖經對「終」的概念有兩個論述:創造論的終結,和救贖論的終末。

創造論論述:「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傳三1, 2)聖經智慧文學像傳道書、箴言和很多詩篇,常常提醒我們人生是有終結的。智慧文學是從創造的世界,以冷峻的眼光看紛陳世事,是現實人生的清醒劑。自然生物界,有開始也有結束,人有一生,必有一死。

杜甫《登高》:「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也是終結。樹葉發芽,茁壯成長,由翠綠轉淡黃,由淡黃轉淺褐;枯葉經風一吹,蕭蕭而下,化作黃土。人年輕時,銳氣凌厲,像上游河出高山,破峽而出。壯年意氣風發,像河之中游,百川匯集,水力充沛,河道寬闊。趨近晚年,體力衰減,如臨海堆積平原的曲流,逶迤緩慢,漸漸沒入大海,消失了,這也是終結。

救贖論論述:基督道成肉身已開始了終末,因為永恆已進入時間到了。他擔負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架,埋葬了,第三天從死裡復活,指出死不是終點,還有身體復活,最後審判,新天新地。基督第一次來時已捅開了封閉的世界,讓我們窺探到人類最後的命運,上主永恆旨意的成就,這一切在他第二次來臨時必要成就。

終末也是終於。終於,按部就班,計劃完成。創始那一位,也是成終那一位。在那一刻,我們看到人歸塵土,百川匯海,萬葉歸根,不是宿命,是上主隱密的計劃,有其獨特的意義。終局誰主浮沉?誰能笑到最後?是那位又是始,亦是終的上主。

今天讀的經課是新的教會年第一主日的經課,共通的概念,都提及那日子和悔改:

1)可十三24:「在那些日子,那災難以後」;32:「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日子)

2)林前一8:「他必堅固你們到底,叫你們在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日子無可責備。」(日子)

3)賽六十四1,3:「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求你不要大發震怒,也不永遠記念罪孽。」(悔改)

4)詩八十3:「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悔改)

究竟那日子和悔改有何關係呢?那日子重要,因為迎見永生神。悔改是靈性不斷更新,心意不斷變化,像新娘裝飾自己,迎見新郎。將臨期是基督降生的預備期,迎接世界的光,首先要除去內心的幽暗。迎接基督再來,就要站立得穩,無可責備。將臨期不單是紀念基督第一次來臨,也提醒信徒,預備迎接基督第二次來臨。

1 無人知道的那日子

1)安慰的日子

我們先看看「那日子」。想到終末那日子,就想到民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震、海嘯,漫天烽火,滿眼廢墟,世界末日。在美國有些有線電視台全年的信息,就是未世的信息;如何曉得耶穌再來的時間,如何知道再來的徵兆。從以色列復國,歐洲聯盟的興起,尋找基督再來的預言,對號入座。但聖經談論終末,說到基督再來時,重點是叫我們儆醒,不是猜測時間和徵兆。福音經課提醒我們:「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你們要謹慎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幾時來到。」(可十三32,33)

        馬可福音十三章被稱為小啟示錄(Small Apocalypse),一如啟示錄,寫作目的是安慰鼓舞正受迫逼的教會,不是叫我們懼怕災難和迫害,乃曉得上主的保護。「人把你們拉去交官的時候,不要預先思慮說甚麼;到那時候,賜給你們甚麼話,你們就說甚麼。」(可十三11)

這日子並不遙遠,三十年後主後六十六年,猶太人起義,主後七十年羅馬提多將軍以武力鎮壓猶太人起義,圍城近五個月,110萬猶太人死去,聖殿徹底被毀,「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地上」(可十三2)。「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可十三30)

2)喜樂的日子

聖經不單強調安慰,且指出這日子是喜樂的。「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地震、饑荒,這都是災難的起頭。(災難原文作生產的苦難)。」(可十三8)沒有待產的婦人單看生產之痛,母親專注的是新生命的誕生帶來的欣悅。苦難是產痛,新天新地誕生前的產痛。基督再來的日子,沒有人知道,聖經說到那日子是安慰和盼望,我們不用懼怕。經課提到那日子時,伴隨的是要悔改,預備自己迎見永生上主。

3) 回轉的日子

詩八十3:「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詩篇用復興(restoration)表述悔改,指出我們遠離了原有的興旺、優美的生命。本來茁壯堅拔的生命,因為疏於料理變得萎弱不振。

我宿舍後園的白蘭花,若多天不澆水,長長的葉垂頭喪氣,沒精打彩。但當我立刻澆水,兩三小時後葉子就挺地來。有一天大吃了一驚,白蘭—樹看來特別風姿綽約,顧盼生輝,葉子特別油綠。我很不明白,問問師母,你是否施了肥?她說:是的,我前幾天施了肥。白蘭樹本來就天生麗質,奈何疏於照顧令它蒙污納垢,失去原來的亮麗。

使你的臉發光,求上主親近,驅走內心的幽暗。我們便要得救,感到自己生命的危機重重,頻於死亡邊沿,呼求上主救拔,不讓生命沉淪下去。詩人渴慕上主臨近,復興生命,向高處行,活出豐盛優美的人生。終末是那日,我們迎接新天新地;終末也是此刻,我們的生命已是新天新地,在基督裡造成的新天新地。

讓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其實就是將臨期的主題。燃點將臨期燭光,不單迎世界的光的降生,也讓燭光掃除心中的幽暗,因罪藏在黑暗裡。王爾德(Ocar Wilde)《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深刻指出罪藏在不為人知的黑暗中。小說的主角格雷英朗帥氣,失意的畫家裴素(Basil)見到他時振作起來,要為他畫像。格雷看到自己的肖像真的驚為天人:「希望我的外形能保持青春常駐,若有衰老、邪惡,由自己的肖像承受。我仍可保持無邪、迷人的笑容。」 

有一次格雷做了一件邪惡的事,特意回到上了鎖的閣樓,看看令他心醉的畫像,竟然發現畫像中的他,嘴角有陰陰的奸笑,他赫然驚怕,真的每逢幹了一宗壞事,不單良心不安,而且鎖在閣樓沒有人知道的畫像,都會顯露出來。不過,他有恃無恐,因為靈魂的傷害不會形於色。跟著十多年,格雷生活變得放蘯,荒誕不覊,惡事做盡,以求一己肉慾的愉悅,而容貎永遠秀美青春迷人。然而,他的靈魂,像關在閣樓的俊美少年,每天愈來愈衰老、邪惡和難看。有一天他對畫他肖像的裴素說:「為了這像–我漂亮的像,我可以重新來過嗎?我愛的的肖像,我要好好做人。」

不過,肖像還是愈來愈差。為甚麼?因為格雷並不是猛然醒悟悔改,乃是為了保持肖像的完美,他仍是追求虛榮和自戀,不是悔改。最後,他竟然用刀剌死為他繪像的畫家裴素,並用同一張刀,刺破他不能接受–又老、又醜、又邪惡的肖像。在這時候,可怕的結局終於來到了。格雷突然變得瘋狂,在閣樓傳來恐佈的叫聲,令人不寒而憟,僕人急急召來警察,門開了,發現地上躺了一位又老又醜的死屍,若不是手上的戒指,根本認不出是格雷,而畫架上,出現一位秀美迷人的少年肖像。

我們親近上主,上主便親近我們,以他的臉光照我們。祭司祝福:「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民六24-26)

4)漫長的日子

基督再來那日子,沒有人知道,但我們知道,這日子是一個漫長的朝聖路,充滿試探和信心的煎熬,像耶穌被釘埋在地下的三天,期間甚至有門徒因失望重操故業,回去打魚。書信經課林前一8:「他必堅固你們到底,叫你們在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日子無可責備。」彼得勸勉信徒:「就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至得救。」(彼前二2)

天路客在漫長朝聖路上,有時難免迷失方向,誤入岐途,不時要調較生命的焦點。參加教會聚會,幫助我們重新聚焦。舊約經課賽六十四1-9就是聚會時的禱告,在禱告中上主臨到他們,聽他們禱告。

2 基督終末在線

1) 基督在線

耶穌復活,四十天跟門徒談論天國的道理,之後升到父上主面前,坐在他的右邊,直到終末,被天軍天使簇擁,復臨地上。耶穌升天到父那裡,求父差遣聖靈作我們的保惠師,藉聖靈與我同在。用現在的話說,基督祇是不在線下–實體,與我們面對面。若我們從基督第二次再來的那點,逆向往後劃一條線把第一次來那點連起來,沿著這線的時間就是終末。在這線上我們可以藉著聖靈,透過聖道、聖禮、和聖教會,經歷基督的臨在,基督在線。

終末這條線,像頻海的一段河道,這段河道海水和河水混雜交匯。若說浩瀚無際的海水是永世,流淌不住的河水是今世。頻海的一段河道,海水和河水交匯的一段就是末世。這段河道發生了生態的變化。一些河鮮因著海水的鹽分,不能生長;亦因水的鹹度變化,出現了嶄新的河鮮。終末之前,我們不能不犯罪,耶穌來了,我們可以犯罪,也可以不犯罪。教會群體的出現就是新生事物,藉著聖洗,無論是男的、女的、為奴的、自主的,在基督裡都成為一體了。接受基督就活在終末裡,永世的權能已進入我們的生命。

2)申訴的哀歌。

舊約經課賽六十四1說到上主在禱告中臨到我們。「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這是一篇哀歌的中間,哀歌開始是六十三15:「求你從天垂顧……你的熱心和你的大能的作為在哪裡呢?」,結束是六十四12:「耶和華啊,有這些事,你還忍得住嗎?你仍靜默使我們深受苦難麼?」。

在舊約,當人向上主禱告,他們相信上主會走近禱告者,答允他們。以賽亞先知在崇拜中自覺咀唇不潔,上主就藉天使撒拉弗飛到他跟前,拿著從祭壇上取下來的紅炭,沾他的口潔淨他。

以賽亞書分三部分三個不同歷史場景。一至三十九章是第一時期,處於主前八世紀列強狹縫,地緣政治複雜。北有以法蓮和亞蘭(今敘利亞)、亞述(今伊拉克)、東有大國崛起中的巴比倫(今伊朗)、南有埃及。

第二部分四十章至五十五章,場境被擄到巴比倫,公元587年,耶路撒冷陷落,猶太人被擄巴比倫。

第三部分,五十六至六十六章,記敘回歸故土在耶路撒冷的境況。回歸初期,境況堪虞。首批回歸故土的人,用心建造自己的房屋,卻對重建聖殿不起勁。「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該一4)舊約經課賽六十四1-9就是回歸初期的一首哀歌。

詩人看見回歸初期,聖殿仍然荒廢,百姓靈性冷淡,就對對上主發勞叨,表示不滿,這是哀歌的特色:舒發痛苦、哀傷、不滿。詩人代表會眾詰問:「為何使我們走差離開你的道,使我們心裡剛硬,不敬畏你呢?」(賽六十三17);也不滿「你的聖民不過暫時得這產業;我們的敵人已經踐踏你的聖所。」(六十三18)為何上主容許子民被擄巴彼倫,聖殿被毀壞,聖物被搶奪一空。

沒有信心的人,看見上主任由子民犯罪行惡,以致聖殿被毀,被擄異域,可能推論這位上主是惡的,因他容忍惡事而不作干預。見到聖殿被毀而沒有作為,也可推論這上帝是軟弱無力的。這正是英國懷疑主義之父休謨(David Hume)所說的,因他論說上主(talk about him)。但作為禱告的哀歌,盡管表示不滿,是向上主申訴(talk to him)。

魯益師提到一個黑暗殼倉門縫一線開的比喻。一線陽光透過門縫射進黑暗的殼倉,在裡面有一個人凝視光線(look at),祇見到不少微塵在光線中翻躍飛舞,不見其它。但當他踏進從門縫射進來的光線中望出去(Look along),見到另一個世界:綠樹交蔭,藍天白雲,山巒起伏;這是另一個真實的世界。崇拜中的哀歌,容許我們對上主舒洩痛苦,嗟嘆哀傷,甚至質問上主,因為我們直面上主,不是遙遙遠眺。在上主面光之中,我們才能得到光照。

3)抓住上主。

因此,在第二次求上主臨在的禱告(賽六十四1),跟第一次(賽六十三15)已經不同,他求上主裂天而降聽他禱告,想起昔日在西乃山對子民的顯現:「那時你降臨,山嶺在你面前震動。」(賽六十四3)「西乃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山上的煙氣上騰,如燒窯一般,遍山大大的震動。」(出二十18)在禱告中,他開始明白:「我們仍然犯罪,這景況已久,我們還能得救麼。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我們都像葉子漸漸枯乾,我們的罪孽好像風把我們吹去。並且無人求告你的名,無人奮力抓住你。」(賽六十四5-7)

經文意像鮮活。罪異化我們的生命,不動聲色,生命像葉子慢慢枯乾,罪像風把我們吹散,情況非常危險,我們要奮力抓住上主,才能不被罪孽吹散。「無人奮力抓住你」也可應用在靈命的追求上。上主的感動像火炭含輝發亮(glow),使我們感到到溫暖火熱,我們要奮力抓住難得的感動,把發亮的炭扇出火焰(flame),才使感動不熄滅。

很少信徒會否認基督再來的教義,但不多愛慕基督的再臨,因我們很少經歷上主對我們顯現,或說造訪(visit)我們。我們疏於禱告,甚至停止聚會。不要停止聚會,給上主有機會造訪我們。

愛默生(Emerson)甚至說,聖禮也可以在路旁發現的:「美麗是上主的的手筆–路旁的聖禮。掛臉龐,橫天際,垂花蕊,感謝上主而來的福杯。」上主藉聖道、聖教會、甚至路旁聖禮,造訪我們,對我們顯現。

3誰主終末?

林前一3-9:「我常為你們感謝上主,因上主在基督裡所賜給你們的恩惠……等候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他也必堅固你們到底,叫你們在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日子無可指責。」

  • 起初上帝

十月三十日校長段崇智教授,在崇基學院六十九周年校慶感恩崇拜應邀作嘉賓演講。他問大家:聖經最重要的是那一章節?是約翰福音三16「神愛世人」、是詩篇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他說應該是「起初神」(In the beginning God)。這話無似簡單,其實深邃。終末其實由起初決定。終末英文是end,有計劃和目的的意涵。

  • 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約但河的洗禮是悔改迎接神國的洗禮,耶穌沒有罪不需接受悔改的洗禮,他到約但河代替我們的罪而領洗。「他從水裡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像鴿子,降在他身上。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這是父上主發聲。「我喜悅你」是舊約彌賽亞的名號:「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賽四十二1)當約但河水漫過其身,就像洪水漫過大地,洪水擊打方舟,在方舟裡面的挪亞一家八口,得免於難。這是父的原初救贖計劃,由基督執行完成。

2)天劍已屠龍。正教會聖洗禱文提及耶穌約但河的洗禮:「你聖化了約但河的水,從天降下聖靈,把潛藏在水中龍的頭擊碎了。」這圖像活像天劍屠龍。在第二次基督再來時,新天新地出現:「海要交出其中的死人」(二十13);「海也不再有了」(二十一1)。耶穌踏進約但河是舊的世界,踏出約但河是另一個新的世界—終末的世界。

3) 基督已復活。保羅跟歌林多教會說:「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林前十五3-6)

死後將如何?我們不知道,惟有他知道,因他為我們嘗過死味。「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未後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一17, 18)基督死而復活,開啟了終末,也決定了終局。

  • 終結與終末:喬布斯與奧古斯丁。

喬布斯傳記作者Walter Isaacson與喬布斯作了超過四十次訪談,最後一次在他家中的後花園進行,是陽光普照的下午,當時喬布斯身體很不舒服,喬布斯把話題轉到宗教和死亡。當問及他是否相信死後生命afterlife,是否相信有上帝時,他說:「五十五十。這是大奧秘,人永遠不知道,但我希望死不是生命的終結,我但願累積的智慧不會隨死亡歸於無有,可以永續。但他跟著說:但可能它真的像開關制,click一下,你就離開了;停頓一秒後他笑說:所以我們蘋果產品沒有開關制的。」喬布斯對人生終點之後有沒有永生,祇能說「五十五十,但願可以永續,但可能像開關制click一下就沒有了。」

奧古斯丁經歷在基督裡的救恩,令他生命徹底改變,他把這終末的經歷寫成《懺悔錄》,並作了一個壓卷的禱告:「上帝啊,你既賜我們一切,就請你賜給我們平安,那歇息的平安,安息日的平安,沒有日落的平安。一切受造之物雖然美善,然而它們都要消逝。時限將到,美好的一切也會結束。它們有它們的清晨,各自的黃昏。

可是,第七日卻沒有日落,因為你祝聖這日,使它成為永恆的白晝。雖然創造的工作,並沒有中斷你永恆的安息,但你造物之後,看見所造皆為美好,在第七天就安息 了。在你聖言中,我們看到一個預示:我們完成今生的工作後,亦會在你懷中得著永恆生命的歇息。然而,衹有得著你的恩典,我們才能妥善完成工作。

在那永恆的安息日,你在我們裡面安息;一如現在,你在我們裡面工作。我們享受的安息本是你的,一如我們現在的工作,也是你在我們裡面完成的。可是,主阿,你 永遠在工作,也永遠在安息。

你不在時間下看見,不在時間中活動,也不在時間內歇息。但我們在時間裡看見到的一切,皆你斧鑿而成,你創造時間,也在時間的盡 頭,設立安息。阿們。」 (伍渭文中譯)

結論:「萬物朝終」,沒但有人曉得何時終末。「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迎見上主有兩個方式,一是他來,一個是我去。我們不能選擇何時何處生在這世上,也不能掌控何時何處離開,但我們有自由選擇如何活得精彩。

在結束時我們要作教會年第一個禱告:「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詩八十3)

復興我們,活出優美的生命。

使你的臉發光,驅走心中的幽暗。

我們要得救,經歷你的能力。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

啊們。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