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的福音(陳恩明牧師)2013.3.3

語音(廣東話): 《葡萄樹傳媒》整理:Jave Lau/校對:Fanny
題目:狂人的福音
證道:陳恩明牧師

各位早,謝謝伍牧師的介紹,我覺得好像參加安息禮拜一樣的。 亦覺得他彷彿像介紹一個不務正業的牧師似的,其實我真的是牧師,我是很喜歡分享福音,所以今天都是跟大家來分享福音,何解我叫它作《狂人福音》呢?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教會,可能因為種種的原因、壓力,或許因為我們是歷史悠久之後,漸漸變得頗有體面,甚至是有財有勢,漸漸便變質了,是沒多少實質的力量,也沒什麼敢言的表達,也許甚至我們都有種信主日久,有了雞肋的味道,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不上禮拜堂又怕給伍牧師罵,回來又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因由…

其實我們是很需要重拾那福音的火。一些沒有温度、沒有熱力的東西便會硬化、僵化。 到了我這把年紀,我開始明白血液循環是十分重要的,為何你到一個階段會手腳冰冷?為何有時候,有些動作在你年青時候是很容易做到的,現在做了之後,很容易就會有後遺症,好像屈腰後就要按摩,要看看的,因為那循環的熱力不見了!

我希望主今天給我們恩典,雖然是很熟悉的東西,但是我們內裡真的需要重新燃點起自己內心的火熱,以致我們整個教會,仍然能在世上為主發光、發熱。

狂人?其實不用伍牧師介紹,我現在是來稍為借助一個人,作小小的自我介紹,如果你記得馬可福音第五章,有一個狂人,真的是頗瘋狂的,他是相當之有力量,而沒任何人能制服他,甚至人用鐵鏈捆鎖他的手、他的腳,他都能夠完全掙斷它。 我覺得這種 power 是非常的厲害,我看見這狂人的力量,雖然他有力量掙脫人們加在他身上規範,但他沒能力運用他的力量來保護自己,他反而會被自己的這種力量傷害,因為他也會拿起石頭砍自己,受傷以後,又再砍… 是很慘的一個情況,而且這個人--他是自絕於人間,與家人脫離了關係,跟其他人沒任何的交往,他在墳墓堆裏出入,終日走來走去,狂叫大喊。我看見這人,我還看到一件事情,他是毫無遮攔的,他是衣不蔽體的,他是赤裸裸的,不知羞恥的,一個多麼破碎、多麼混亂、多麼墮落、多麼暴力的,甚至是沒什麼道德的一個人,這個人一點添加的價值都沒的,其實本身就已是在社會上被認為沒有價值的人,直到有一天,這受盡捆綁、破碎的人,見了耶穌基督,他說:「至高神的兒子,你現在來幹什麼? 你現在來幹什麼?!」 我覺得這仍然是一種不少人對耶穌的態度:「祢現在想怎樣了? 我其實不需要祢介入我的生命當中,祢最好給我留多點空間!」 但是這位至高神的兒子,祂卻是繼續迫近這滿身邪惡力量捆綁的人,耶穌沒退縮,因為祂是愛;耶穌沒退縮,因為祂捨不得我。 耶穌恢復了我的身份,耶穌叫我知道我叫甚麼名字,耶穌叫我知道我真正的目的,我在世上生活的使命究竟是什麼?聖經描寫這馬可福音第五章的狂人,我覺得是我人生的寫照。這個人清醒過來,穿上衣服,坐在耶穌腳前。

也許我交代一下,自我介紹,我差不多是第三、第四代的信徒,但到了我青春期發動的時候,到我看見這社會上很多邪惡、很多解不開的苦罪的問題,當我看見人生最大的極限都是墳墓的時候,當我看見自己內心的黑暗,又在教會裏聽說了很多的規範,對我來說,那些好像是重擔;我看見我不斷地在逃避上帝,最終我真是徹底逃避祂,所有任何令男人快樂、威風的東西,我都覺得是我真正能夠用來麻醉自己生命的東西,我幾乎是毀掉自己的一生,但是耶穌愛我,使我清醒過來,穿上衣服,坐在祂的腳前。

再說這個狂人,這狂人離開了家,但被耶穌拯救之後,他想到處跟隨耶穌,耶穌卻叫他回家去。所以今天我到處跟男人說,不要不穿衣服,不要暴露,別傷害自己,別爭權奪勢,但那些權勢是你自己操控不了的,別被捆綁,然後我跟他們說: 「各位男仕,最要緊的是回家。」 當你回家看見你的所謂「黃臉婆」,原來是你幼年所娶妻子,她今天之所以變成這樣,完全是你一手造成,所以你要回家,擁抱她、摟她、愛她,就是這狂人,被耶穌改變成為一個清醒的人!

親愛的,你覺得這是否好福音? 其實這是不是我們每一個人在上主面前的一個縮影呢?原來這位耶穌,祂給這狂人知道,在耶穌眼中,這二千頭豬與這個在社會上一文不值的人來說,是一文不值的。其實福音是真的很奧妙,很精彩,這位耶穌肯為我們付出這代價,根本這是令我們沒辦法不五體投地來感激,一生一世都要來愛慕祂!

另外一個使我今天要分享這訊息的人,他也很瘋狂的,這人跟格拉森那狂人一點也不同,這人是有教養的、有唸書的、有地位的、甚至有道德的,有宗教的,不過他心中是非常狂熱的來追殺一些他認為犯錯的人。直到有一天,這位是如此苦苦追迫基督徒,將他們致諸死地的人,耶穌說「你用腳踢刺是難的!」使徒保羅問道:「你是誰?」耶稣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一位是狂熱地逼迫耶穌的人,後來他說了一段說話,說後就有羅馬的大官,甚至這個王、這位官長大人大聲的說:「保羅,你瘋了,你的學問太大,所以使你瘋狂了!」保羅說:「 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是明白話。 」

各位,究竟誰對?使徒行傳第二十六章二十四節、二十五節,這如此簡短的對話,我覺得值得我們深化,想想今天我們和福音的關係是甚麼一回事,想像在我們生活中有沒有讓人覺得你都是有些另類的,有點兒瘋瘋癲癲的, 我不知道你聽後的感覺如何,即便說耶穌基督的教會在這世人的眼目中,覺得你們其實跟我們一式一樣,甚至比我們更差,而並非覺得你們這些人有些不同,不同之中甚至有點兒癲狂的。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我很希望今天能引起一個討論,引你來想像一下,究竟要怎樣為主而瘋? 保羅說如果我們癲狂是為了主,原來是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如果我們清醒是為了你們,那瘋癲起來也還是有點兒分寸的。但基本上他講的、他信的、他作的,在某些人眼中實在有些瘋狂,人家說他瘋了,他說我沒瘋,那不就是典型精神病的情況。 他說我講的都是真理,其實這場辯論到今時今日還是進行中,那麼我們不妨溫習一下,究竟我們的這個福音是怎樣的一回事?

就在保羅被告在羅馬官的跟前,然後他堅持一定要上告到凱撒那兒,結果就有阿基帕和伯尼基兩人來聽保羅訴說他的心聲,整章聖經使徒行傳二十六章,我們可以慢慢細看,這讓我們看到教會今天所信的福音是甚麼的一回事。保羅說:「我說的其實一點也沒有新意,我沒做任何的壞事,不過他們定是要來告我,我之所以站在這裡受審,(使徒行傳二十六章六節:「是指望神向我們祖宗所應許的;)」這應許,是我們全以色列民族十二個支派 , 晝晝夜夜、引頸以待,我們晝晝夜夜、殷切事奉的神 , 向祂所祈盼的,就是因這指望。 那代表什麼? 原來保羅所說的,就是上帝的啓示和應許,指望著神應許給他們百姓,其實這指望亦都是給全阿當的族裔,阿當的族裔的絕望是什麼? 就是因與上帝隔絕而陷入死亡的捆鎖當中,而上帝賜予人類那一個最終極的盼望,親愛的,就是 "H O P E" 盼望,盼望、盼望,今天仍需要盼望。

二次大戰結束後,邱吉爾在他的辦公室裏向當時尚是年輕的葛培理提出一條問題:「青年人,請問那裏有盼望?」其實今時今日我們所持守的,我們所期待著的,仍然是同一個盼望,神叫死人復活,如果我們真明白叫死人復活內裡所包含的是甚麼,我相信我們的教會會有動力的,我們的生命會有能力,我怎麼會知道? 因為我因著這個盼望,我跟我二十二歲之前那種灰色絕望的人生,已經變得不同了,雖然我現在靠近我最後的日子,比我二十二歲的時候已經將近了四十年,但是我的盼望,卻是比我昔日是精彩得多!

你有沒有這盼望? 你是否傳講著這盼望?然後保羅他繼續講, 我在追殺基督徒的路上,就在這裏,那位耶穌基督向我顯現,祂說:「(徒26:16)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作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證明出來。」「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上帝……」(徒26:17〜18)耶穌基督是親身的顯現,然後向保羅說,我要派你,我要用你,我要救你,這是何等奇妙的工作。

耶穌的啓示,是整個教會的根基,今天有很多人還在研究,到底耶穌是誰? 研究來,研究去,自己拼湊出來的一個耶穌,始終沒有一個面貌,但唯有那一位親自復活,向門徒顯現,向使徒保羅顯現,並且吩咐他們,繼續在這世上為祂作見證,這一位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拿撒勒人耶穌,就是我們福音的核心。如果福音不是在說一位死而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救主,並非十二使徒所見證的那位耶穌基督,那福音,無論有多少學問,都是一個沒有能力的福音。

一位活的耶穌基督,是今天仍然向人講說話,仍然向人來啓示,仍然可以被信服,被倚靠,仍然將祂的恩典、祂的能力賜予給所有信靠祂的人,然後我們看見這福音,除了是根據應許,是本著這活的啓示;還有一個很清晰的內容,福音是什麼?包括不少在教會很久的人,他都會說:其實也都是教人做好人而已,究竟我們有沒有唸書?究竟我們聽清楚了沒?是叫你眼睛得開,從黑暗轉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是一個生命主權的回歸運動,是一個有罪的人和聖潔公義慈愛的上帝,一位活的神關係的恢復。 "Encounter between two living persons" 因為我們是被造,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我們是一個活的人,是跟一位活的神來恢復關係,其實你知不知道福音最重要是什麼?

恢復上帝的榮耀,恢復上帝的榮耀,恢復這位創造主的權威和榮耀,離開這一切,我們所說的,其實都是不充足的。當然我們不是教人做壞人,但當我們不夠膽跟別人說,你是要跟這位創造主,而耶穌基督是那位創造未來的君王,你當如何面對祂?保羅告訴我們,是一個管治領域的改變,本來是被黑暗、被自我、被撒旦管轄的,但現在轉變了。

我想很多人都有置業的經驗,如果你簽了那張契約的時候,那麼你就擁有那樣東西。 福音就是將那張契約完全的轉名,轉回給原本有資格擁有我們的那一位,卸罪的恩典,所以保羅所說的,其實是整本聖經一直啓示的,是眾先知和摩西所講的說話,他也是說這些事,我的祖先所期望的死人復活,我的耶穌基督親自向我顯現,祂教我要做這些事,我亦真在大家眼前做了這些事,非斯都聽見後都說:「你瘋了!」 究竟為什麼?其實他是否聽明白了保羅所說的,只有一位創造主? 是否他聽明白了這拿撒勒人耶穌,是死而復活、是榮耀的主?是否他聽明白了保羅是有權威的,來為主作見證?是否他聽明白了那邪魔是失去勢力?是否他聽明白--有一個信仰傳遍天下? 他的反應那麼大,我們何不想像一下是何解?他坐堂是有權威的,站在跟前的是一個可以聽後他發落的人,他是羅馬帝國中的人,坐在面前的是一個以色列亡國的人,你這亡國奴來傳揚一個上帝的國度?站在跟前的也是一個必死的人,你還沒曾死過,竟在傳揚復活的盼望?你說的是你看不見,摸不著的,非我經驗裡的東西,我都認為按我的理性被否定的,所以你是瘋的。那究竟誰瘋、誰不瘋?最終都是看耶穌基督究竟是否聖經所說的那一位。

所以我們回到最基本的一件事,就是我所信的福音是什麼一回事,我的福音難道只是叫我在這世上可以催吉避凶?平平安安嗎?我的福音是叫我死後榮登極樂嗎?儘管有東方和西方的分別。還是我們的福音,就是那一個讓耶穌基督真正進駐到我們的生命當中,讓上帝的榮耀、上帝的國度、上帝的主權湧入我們整個人生,然後說我一生無悔,是全心全意忠於祢。

親愛的,讓這個上帝的榮耀,上帝管治的能力,上帝的釋放,上帝的卸罪,上帝使我們生命改變,保羅在他的見證中,他說我領受了這個職份,就是向猶太人和外幫人,任何人,無論男女老少,尊卑長幼,我跟他們講的訊息都是一樣,要悔改,要悔改,行事為人與所蒙的恩相稱,行事為人與悔改的心相稱,這就是與神和好的真理,榮耀復活,這個榮耀復活在聖經整體的啓示中乃是說,耶穌基督要作整個宇宙的王,所有一切都要在耶穌基督裏復興過來,成為美好,甚至可以說,比原來的創造更加精彩,因為是一個全新的創造,所以我們的福音,不是一個單單關乎個人生命的福音,是關乎整個人類宇宙的福音,而那核心是一位活的救主,無論如何我們要忠於祂,要見證祂。

保羅其實還沒說完的,不過非斯都也不想聽下去,不過保羅並沒有放棄,他說:「王啊!我知道你知道很多事情,或者在座也有很多人也都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好像這個阿基帕人一般,都好像在旁邊聽聽,沒有那個 commitment 承諾,我希望今天那位來尋找第一百隻羊的主,那一位來到請撒該從樹上下來,說我要進你家與你住的主,如果你看見你的生命裏仍然有陰暗,仍然有盲點,仍然有不信,仍然有邪惡的捆綁,不如你試著來找耶穌?」

如果你說我已經屬於耶穌,其實你知道在過去那麼多年當中,誰是真正的主,真正的、你內心最重要的是那一件事情,不如你今天說:「主啊!榮耀的主,你配得作我的主,作我的王,然後試一下,試試從今以後,你的人生是否真的有火?今天很多的人,不少的人被財、被色、被自我迷惑,他也說信耶穌,不過耶穌始終都是踏腳石,我今天的訊息就是,如果你說我是瘋的,我說我希望我是為耶穌而瘋的,耶穌從來不是一塊踏腳石,從來不是,耶穌從來都是至尊的宇宙的主宰、君王,祂能夠叫我們榮耀,改變得像祂,保羅在他的環境,你看看,辛辛苦苦面對著審判,他仍然向他的審判官來作出規勸,想人信主,你想不想?如果不想,你自己只顧自己的事,不多管他人,即便說我們已經正常化?已經不瘋了?即便說這些教會在等待著倒閉。但是如果我們說,主啊!祢已經開了我的眼睛,祢已經使我從黑暗進入光明,祢已經使我主權易主,我覺得真是好!所以我無論往那?走,我都要見證祢。保羅就是這樣的人,你想勸勸我便信?保羅說:「無論是多勸還是少勸,我向神所求的,不單阿基帕王你一個會相信,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好像我一樣,不過,不要像我有這種鎖鏈」,唉!你覺不覺得保羅這人真是有點瘋的,覺不覺得他還有一點點幽默感!希望你相信,不過不用我受這些皮肉之苦,我覺得是無可挑剔。

我們願主的兒女能夠有那一種為福音而發熱發亮的生命,保羅不亢不卑,照亮了歷世歷代的信徒,是堅定的高舉了耶穌基督,我希望我今天在這裡,用我有限的、極之有限的,微薄的心機,讓基督常常在我們當中顯大,按照住使徒、道統、聖經的傳承裡一直高舉祂,等候祂回來,即使被嘲諷、被毆打、被囚禁、被殺害,亦不向世界的權勢低頭,我們不向情慾的迷惑,不向潮流的風氣來叩頭,寧願為主癲狂;不願意正常生活,壽中正寢,死活也沒分別,我祝你今天在主裡活過來!

我們一起祈禱。

為主作見證,主耶穌,講述天上的事,講述創造主的心意,為主作見證,挑戰邪惡黑暗的勢力,無論是個人的、是組織上,都是艱難的,我們都會退縮,都會冷淡,甚至有時候我們的確越看自己就越絕望,但是主,感謝祢,祢今天仍對我們講,祢沒有對我絕望,祢仍然愛我,仍然能夠使用我們,就願主在當中,選召人、釋放人,讓生命因祢更加精彩,主求祢使我們剛強壯膽,又能言語悠和的,像保羅照講勇敢的見證一樣,照著祢在我們生命當中的作為,來數說祢的恩典,吸引萬人來歸向祢,是祢的應許,當祢在地上比舉起來的時候,祢就要吸引萬人來歸向祢,願主在這群體當中,繼續彰顯祢的榮耀,繼續興起人來見證祢、事奉祢,願榮耀頌讚都歸於祢,奉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葡萄樹傳媒》整理:Jave Lau/校對:Fanny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