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智息干戈

sermon-sharing

智息干戈(撒上 25章)

大衛本來有很好的機會將掃羅殺死,若是這樣他便可以不再四處流亡,並可作王,但他放棄了這機會,讓神為其伸冤,但隨之便出現一件截然不同的事,他因為別人一兩句輕蔑的話,竟然要殺那人全家。為甚麼會如此?但一位女士用其智慧平息干戈,她用的是甚麼方法值得我們研讀,因為我們有責任成為「和平之子」、「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 5:9),我們很多時會知道一些人彼此間有嫌隙,我們能否有智慧地介入他們當中,使他們能冰釋前嫌,化干戈為玉帛呢!我們從撒母耳記上 25章中學習:

一.背境(撒上 25:2-3)
經文記載有人居於瑪雲,瑪雲是在希伯崙南方十三公里處,是一個重要城市,建在山上,但其產業卻在迦密──在瑪雲北方約一公里半,是屬於猶大的一座城(書 15:55),這人是一個大富戶,他擁有不少財富,他有三千綿羊,一千山羊,那時他及其僕人在迦密剪羊毛,即那時是收成的季節,能夠好好的剪羊毛,表示過去一年他們沒有遇到任何天災、瘟疫,更沒有敵人搶奪其羊群,騷擾他們──這可能是因大衛與其跟隨者作甚保護(v.15-16),這人的名字叫拿八,是迦勒族人(v.3),拿八名字是愚頑之意,「他名叫拿八(就是愚頑的意思),他為人果然愚頑。」(撒上 25:25中),為甚麼父母會改這個負面意義的名字呢!這並非無可能,在舊約名字往往是符實,他的名字是怎樣便是怎樣的人,而耶和華常以其名啟示給子民知道,甚至將名字加在他們身上。

迦勒族並非猶太人,他們原是基尼洗族(民 32:12;書 14:6, 14),因其祖先迦勒而得名,及後融入猶太支派中成為一個重要家族,約書亞年代85高齡的迦勒將居於希伯崙地亞納族人趕走(書 14:6-15)而擁有該地,及後士師時代俄陀聶又將猶大南方的底壁與鄰近的城邑攻取下來(士 1:11-15),因此迦勒族佔有猶大南方一大土地,成為猶大支派中最重要的家族,而 v.36指他的筵席「如同王的筵席」,故可推斷到他不單是財主──剪羊毛,更是猶大地南部希伯崙地區的統治者,是當地的王──土皇帝。「拿八為人剛愎兇惡」(v.3下)剛愎指凶猛、堅硬、粗暴,正是財大氣粗作土皇帝,故常自以為是,目中無人。

雖然拿八愚頑,但他卻娶到一位聰明美麗的妻子亞比該,她可真內外兼備,美麗與智慧並重。當時的婚嫁多由父親作主,故亞比該也可能如此入門。

二.索保護費(撒上 25:4-9)
當剪羊毛的時候,大衛打發他十個僕人向拿八索取一些物品(v.8),他囑咐僕人要有禮貌對人,先向他們問安,隨即指出過去一段日子他們給他們保護(v.7),而這些情況是他們的僕人可以作見証的(v.8上),之後才取物品(v.8下),他是否像黑社會索取保護費呢?用大衛的角度,他以自己為猶大南地統治者及保護者身份自居,他真的有保護他們,甚至可能曾為他而出戰,故此他絕不是白取其物,甚至當自己是雇傭兵,故取費用維持家人的生活並不為過,而在剪羊毛收成季節,是一個歡樂時刻,大家心中舒暢,所以較易與他人一同分享,故此刻大衛問取物品是符合當時的社會習俗,也是合適時機。

三.惡言相向(撒上 25:10-11)
大衛所求的不多,他只求拿八從他擁有的財物中隨便取一些給他們,這並不是苛索,而他亦自謙稱自己為「你兒大衛」,這是對對方極大的尊崇,但這禮貌的請求得到的卻是惡言回應。

LXX譯本「就住了口」原本的意思是「跳起來」,即拿八的反應是非常激烈,拿八粗暴無禮,直接拒絕了大衛的要求,大衛與其跟隨者是當時社會上的邊緣人,一些人因避債而逃走──甚至是因受壓迫而逃離主人的控制,故此他們被視為背叛主人的人──大衛更是,所以拿八及後說:”給我不知道從那裡來的人”,其實是一個譏諷,他一定知道大衛是誰,而且那時大衛最少有六佰人跟從他,他怎會不知悉呢?而之前他問”大衛是誰?耶西的兒子是誰?”即他知道大衛是耶西的兒子──但這話是輕蔑的稱呼!

我們知道拿八的性格是剛愎兇惡,可以推想到他的語調、神情是怎樣,而且他一向是專橫跋扈,故這是他自然的表現,但怎料到這樣的回應會引來殺機!

四.大動干戈(撒上 24:12-13)
當十個僕人向大衛回報後,大衛即時無名火起三千丈,他大動干戈,帶領四佰人上去預備要殺拿八全族,一個不留,他甚至向神立誓「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神重重降罰與我!」(撒上 25:22),一場猩風血雨的戰爭很快便展開。

五.忿怒轉移
大衛之前才放棄殺一直對他不善、追殺他的掃羅,能海量汪涵寬恕掃羅,為何此刻竟因拿八一兩句說話便有這激烈的反應呢!

若我們留意這章經文一開始第一節記載了一件事,似與拿八事年沒有甚麼關連,但其實是有很大關係,「撒母耳死了,以色列眾人聚集,為他哀哭,將他葬在拉瑪他自己的墳墓裡。大衛起身,下到巴蘭的曠野。」(撒上 25:1),撒母耳死了,他是當時宗教最高領袖,為人尊重,整個以色列民族感到難過,不少人為他哀哭,而大衛亦然,但大衛更感徬徨,因是撒母耳膏立他作王,撒母耳可以確認他的身份,但他死了,那麼誰人可以指出他是神所膏立,預定他作王呢?他現今被人視為背叛主人的份子,撒母耳死了還有誰人可以為他作保呢?因此他會崩潰,深受極大壓力,正正因其內心已儲存了不少壓力,加上成為六佰人的首領,要照顧他們的需要──不單物質上的供應,他們又有很多情緒問題要安撫他們,平息他們之間的紛爭,而自己的父母又交由摩押王照顧,一切一切均做成沉重的壓力,故拿八一句說話卻成為一引爆藥線,將他壓抑已久的不滿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某程度拿八真是無辜。

今天我們與家人相處,可有留意體諒他 / 她所面對的壓力、挑戰,如近期他深感壓力重重,我們便要小心應好好疏導他/ 她的情緒,安慰、鼓勵而非埋怨、激怒他/ 她。

六.作金手指(撒上 25:14-17)
阻止這悲劇發生我們會想到是亞比該的功勞,但我們絕不能忽略一位無名的僕人,(v.14)記載拿八的一個僕人告之亞比該有關拿八惡言相向之事,他預計會引來嚴重的後果,他估計到大衛會採取報復行動,他為了保護自己、保護他人於是他即時找亞比該,將事情告之再要求她想辦法(v.17)。

他如此作豈不是我們所謂的”金手指”──在那人背後講論他嗎?絕對不是!因他知道自己地位低微,他無法勸服主人──”他性情兇暴,無人敢與他說話”,故此他才求亞比該出手,他的動機不是搬弄事非,乃是使人得到幫助,故值得我們效法。

很多時我們混淆了作”中保”或作”金手指”,若我們見到一些人作事不對、犯錯,甚至若持續下去會陷在更大的危機中而我們又無力直接與那人對話、規勸他,扭轉局勢,我們便需找一些能幫助的人告訴他,請他協助,這並非搬弄是非,是值得作的。

七.智息干戈(撒上 25:18-31)
亞比該面對這危機她的智慧與處理方法、過程很值得我們學習,事實她做到「幫理不幫親」,她了解了真相後,並不盲目地站在丈夫那邊,作出不偏不倚的判斷後便採取行動。

7.1 對症下藥(v.18-19)
亞比該急忙預備了大量物資送給大衛,「亞比該急忙將二百餅,兩皮袋酒,五隻收拾好了的羊,五細亞烘好了的穗子,一百葡萄餅,二百無花果餅,都馱在驢上」(撒上 25:18),她先針對大衛的要求作出回應,當中一些食物於當時而言是珍品,如葡萄餅、無花果餅是有豐富營養、能增強體力的食物。因那時是收成的日子,他們已預備了不少食物作為宴會慶祝之用,故此她能短時間內籌措到這麼多食物,但仍需要亞比該有敏捷、果斷的個性──處理危機是極需要這些性格,優柔寡斷者不能如此!

她更差遣僕人走在她的前頭,先奉上禮物,這可以使大衛看到禮物時先消消氣,這也是古代東方人解決雙方誤會或嫌隙的見面禮,昔日雅各與以掃見面的方式也是如此(參 創32-33章)。

7.2 暫時隱瞞(v.19下)
「這事他卻沒有告訴丈夫拿八」(撒上 25:19下),亞比該並沒有將她所採取的行動即時告之其丈夫,因這樣只會被他阻止,故此適當時間才公佈或暫時保密是需要有智慧作出判斷。

7.3 謙和面對(v. 20-24)
當亞比該見到大衛時她即時急下驢,面伏於地叩拜,這種謙和的態度定使他人怒氣稍減,她更自稱”婢女”,以一個大富戶的夫人,甚至是土皇帝的妻子竟如此謙卑地面對自己正是流亡的人,大衛定會減輕其怒氣!

使人和睦的人本身內在生命有平安、溫和的素質是很重要。

7.4 承認罪過(v.25-28)
她先請大衛不要理會拿八,因為他一直是一個愚頑的人,那麼你便不應與他斤斤計較,「耶和華必為我主建立堅固的家,因我主為耶和華爭戰;並且在你平生的日子查不出有什麼過來。」(撒上 25:28下),她祝願大衛,指出神必堅固他的家,因為大衛多次為主作戰,特別是殺死巨人歌利亞,這是民所皆知,她講出大衛過去的功績,並且更肯定他是一個無過的人,他被追捕是掃羅的錯而已,「並且在你平生的日子查不出有什麼過來」──直譯是:「並且在你平生的日子中,在你的手中找不到任何惡行」,若一個人稱讚你一生無過,欣賞你過去的努力付出,你會怎樣面對這人呢──是忿怒或是舒暢呢!,她更指出他雖然被人追逼、多次面對危機,但神豈不是一直保護著他,可以化險為夷嗎?他是被神看重、珍貴的,神保護他如「包裹寶器一般」,反之他的仇敵會被棄絕,如「機弦甩石般」,那石會被丟到遠遠的地方,意即他終有一天會平反、會作王。

她指出若她在現場她必會阻止這事發生,只因「婢女沒有看見」隨即請求大衛寬恕,大衛乃是一個有理性的人,他清楚知道罪不在她,而她求恕這又再次可以平息他的怒氣。

7.5 智息干戈(v.26-31)
亞比該將大衛的注意力轉到神身上,她確信有神介入當中,由她阻止大衛犯這魯妄的錯,「我主啊,耶和華既然阻止你親手報仇,取流血的罪,所以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說:『願你的仇敵和謀害你的人都像拿八一樣。』」(撒上 25:26),她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在大衛前起誓,這已假定了大衛是君王的身份,尊重他,「願你的仇敵和謀害你的人都像拿八一樣」,「謀害你的人」原文是「尋索要害我主的人」,這是指出掃羅到處要尋索他的命,預告他與拿八一樣會面對死亡,所謂「惡有惡報」,那又何需大衛親自動手呢?

她除了懇請大衛收下她的禮物──如子民向君王納貢般(v.27),並且確認他是君王的身份,隨即亞比該指出整個對話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主現在若不親手報仇流無辜人的血,到了耶和華照所應許你的話賜福與你,立你作以色列的王,那時我主必不至心裡不安,覺得良心有虧。」(撒上 25:31上),她知道神已應許給大衛作王,但若他真的殺了拿八及其所有的家人,他便犯了流人血的罪──在律法上這也是不容許,人不能因某些人說一些惡言而動殺機,這是謀殺罪,而且他如此作是為自己報仇,沒有將事交託給神由神伸冤,這也是在神面前的「缺失」,他真的如此作便成為他歷史中的污點,一定被人詬病,自己也會不安,因此應停這報復行動,由神親自處理。從亞比該得悉消息,查明真相,即時採取補救行動,先選禮物,解決大衛缺糧的困局,再讓禮物先行以減輕其怒氣,再而謙卑伏地跪拜,指責自己丈的不善,自認沒有在場以致阻止不了丈的愚妄,再指出神讓其介入乃是阻止這悲劇發生,當中確認他過去所付出的,忠心為神而戰,他完全沒有錯,錯在那些追捕他的人,雖然大衛似仍是喪家之犬,但她仍尊他為王,預告他的國位會堅定,神必保護他、提升祂,反之其敵人將會沒落,因這一連串滿有智慧的行動、言詞終於打動了大衛,除去他的怒氣,能化干戈為玉帛。

她並懇求大衛「耶和華賜福與我主的時候,求你記念婢女。」(撒上 25:31下)

八.平息干戈(撒上 25:32-35)
大衛怒火已熄,他感謝神藉著亞比該攔阻他犯錯(v.32),他更欣賞亞比該的勇氣、膽量──竟然一個弱質女子可以攔阻他的軍事行動,可以規勸他,「你和你的見識也當稱讚」(v.33上)。大衛對她可算另眼相看,他承認若亞比該不出現問題真的很嚴重,於是便打發她回去,他自己也鳴金收兵。

九.拿八之死(撒上 25:36-38)
亞比該回到自己家中,拿八仍飲酒作樂,他在家中擺設筵席──如國王的筵席(v.36),亞比該沒有打攪他,告之他所作的掃他的雅興,這再次顯示出亞比該的智慧。

拿八完全不知道因他的惡言使自己大禍臨頭,翌日他終於酒醒了,亞比該才和盤托出,他驚得很厲害,魂不附體,身體僵硬,十天後便氣絕身亡,而聖經清楚指出是神擊打他,他才死去。

這記載便貫徹了同一主題:大衛不會犯流人血的罪,而拿八之死與大衛無關,拿八亦可預表掃羅,及後掃羅之死也與大衛無關。

十.娶亞比該(撒上 25:39-42)
當大衛聽到拿八死去時,他心中感到快慰,「大衛聽見拿八死了,就說:『應當稱頌耶和華,因他伸了拿八羞辱我的冤,又阻止僕人行惡;也使拿八的惡歸到拿八的頭上。』於是大衛打發人去,與亞比該說,要娶他為妻。」(撒上 25:39),他稱頌神,因為神親自為他伸冤,透過亞比該阻止他行惡,大衛如此開心是否幸災樂禍呢!當然當中有此成份,但他主要是陳述事實。

隨即大衛便打發人去迎娶亞比該(v.39下),大衛派人向亞比該提親的方法是當時的慣例(歌 8:8),但不同的是直接向亞比該提親而非向其家人,而亞比該亦即時作正面回應(v.41-42)便嫁予大衛。

大衛與亞比該只是片面之緣而「閃婚」,這在舊約時代是頗常見的,如:以撒娶利百加──利百加答允婚事前從未見過以撒(創 24章),雅各娶拉結也是一見鍾情,即時提親,只不過要作七年多工作先(創 29章)。但大衛娶亞比該是有政治目的,因為亞比該承繼了拿八的財富與地位,大衛娶了她其財富與影響力亦轉到大衛身上。

此章聖經結尾(v.43)再記載大衛另一段婚姻,他娶了耶斯列人亞希暖為妻,而撒上 27:3, 30:5提到這兩個婦人時次序是亞希暖、亞比該──這顯示大衛是先娶亞希暖,根據 書 15:55-56「耶斯列」並不是北方那耶斯列,應是猶大山地瑪雲附近,確切地點不詳,大衛娶兩人為妻在其政治發展上有決定性因素,這是幫助他鞏固在猶大的勢力。

事實大衛是先在希伯崙迦勒家族的城市被膏為王,而他也是在希伯崙作王五年半──「於是大衛和他的兩個妻,一個是耶斯列人亞希暖,一個是作過迦密人拿八妻的亞比該都上那裡去了。大衛也將跟隨他的人和他們各人的眷屬一同帶上去,住在希伯崙的城邑中。猶大人來到希伯崙,在那裡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撒下 2:2-4),當時一些政治人物的婚姻是有其政治目的,這是常見的事──正如掃羅將女兒嫁予大衛一樣。

結論
本章經文的重點應放在亞比該身上,我們看到她如何有智慧地平息紛爭,阻止一場無謂的戰爭,今天我們求神給我們智慧作那僕人或亞比該,有效地規勸有需要的人,作和平之子。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