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棄絕身亡 之 非壞於微

sermon-sharing

棄絕身亡 之 非壞於微(撒上九 – 十一章)

掃羅是第一位被選立的王,神的揀選是出於祂的主權,但神的揀選絕非不理性,是有祂的原因。今天我們看掃羅的美好質素,再探討他為何會變壞,從而得到警醒。

撒母耳在指責掃羅時曾說:「從前你雖然以自己為小,豈不是被立為以色列支派的元首嗎?耶和華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撒上 15:17),我們看到掃羅起初時”以自己為小”是謙卑的,我們看看他起先是怎樣,他絕非壞於微時,當中不少質素、行動是我們應學習的。

1. 族小人傑
掃羅是屬於便雅憫支派,而便雅憫是十二支派中最小的一個支派,不是因為便雅憫是雅各最細的兒子(孻仔),而是因為一場內戰他們差點全族被滅。

因便雅憫支派維護外族人──基比亞人,而被其他十一支派聯手攻擊,將他們的男丁差不多都殺了,只有六百人逃脫(士 20:35, 45-47),而出戰前十一支派又曾立下誓言不將自己的女兒嫁予便雅憫的男丁,但當他們冷靜下來又覺始終是親骨肉而後悔,於是將基列雅比四百個未嫁女子給予便雅憫男丁為妻,但仍不夠便軟硬兼施將示羅女子給他們為妻,而使他們免於滅絕(詳情請參閱士師記19-20章)。因此便雅憫族於當時而言是人數最小的一族,故掃羅自以為小並非無因。

當撒母耳要膏立他作王時他即時的回應是:「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撒上 9:21)。但雖如此,掃羅的父親卻非泛泛之輩,「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是便雅憫人亞斐亞的玄孫,比歌拉的曾孫,洗羅的孫子,亞別的兒子,是個大能的勇士(或作:大財主)。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撒上 9:1-2),掃羅的父親基士是一位勇士,亦有譯作大財主,他算是系出名門。

而掃羅也得天獨厚,真的高人一等,他身材高大──比別人高一個頭,而且健壯俊美,一定吸引不少異性,人往往是看外貌,第一印象是很重要,他是有有利外在條件作王。

2. 盡忠職守
掃羅的家中走失了幾頭驢,他父親便吩咐他的兒子去尋找,他即順命,而且他走的地方不少,「掃羅就走過以法蓮山地,又過沙利沙地,都沒有找著;又過沙琳地,驢也不在那裡;又過便雅憫地,還沒有找著。到了蘇弗地」(撒上 9:4-5上),我們看到他真的是盡忠職守,他不是找了一個地方找不著便放棄,而且他是走了三天的路程去尋找,即有兩天晚上要露宿在戶外。他一定不斷問人,不單走康莊大道也走一些羊腸小徑去尋覓,可見他辦事是很認真。

聖經很清楚的給我們知道,我們在小事上忠心神才會將大事託付給我們「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 16:10),很多時我們只希望能好好幹一翻大事,但卻忽略萬丈高樓從地起,一切要由小做起,若小事做得好才能在大事上做得好。

掃羅用三天時間去尋找失驢,這也是”好牧人”的素質。在神的國度中,君王不單是尊貴的身份,也是”牧羊人”的身份,要愛護、保護子民如牧羊人愛羊群般。此刻掃羅對父的順命、盡力遵守吩咐與日後違背神的命令成為強烈的對比。

3. 體恤他人
他們尋找那些驢已越過本族的地域而到了另一支派屬約瑟的地界,也是撒母耳居住的地方(撒上 1:1),此刻他想起父親必會為他擔心,「到了蘇弗地,掃羅對跟隨他的僕人說:『我們不如回去,恐怕我父親不為驢掛心,反為我們擔憂。』」(撒上 9:5)。他不是放棄找驢,而是體恤到父親的心腸,怕父親掛心,於是便要回家──這與他日後不體恤子民的需要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他的擔心反映出他性格中良善的要素。一個人若顧及、體恤他親人的感受,必會成為愛民的長官。同樣,牧者能體恤會友需要、感受、關心他們,也會是好牧者。

今天年輕人 也需具備這些質素,向掃羅學習。很多時我們外出,自覺已經是成人,而不需向父母交待,深夜仍未回家但不會致電通知,甚至若父母出於關心致電詢問時會覺反感,覺得被約束。深覺在朋友面前無面──朋友應給他投以羨慕眼光,欣賞其父母之愛護。一些在外地學習、工作的肢體也應多想到憑欄倚閣的父母或配偶,甚至兒女,若長期未收到其隻字片語會惴惴不安,而作出適當的回應。

4. 尊重神僕
當掃羅建議回家時,他的僕人知道其所在地有一位神人
──先知──士師撒母耳,便建議掃羅拜訪他,向他查詢,掃羅即時想到一些問題,「我們若去,有什麼可以送那人呢?我們囊中的食物都吃盡了,也沒有禮物可以送那神人,我們還有什麼沒有?」(撒上 9:7)他的僕人回應食物已盡,但仍有一舍客勒的四分一的銀子,掃羅也贊同將這剩餘的錢送予先知。其實撒母耳並不需要這些金錢,但藉此卻反映出掃羅對神的僕人是何等尊貴。

尊重神的僕人是我們信徒應有的態度,這是聖經很清楚的教導,「弟兄們,我們勸你們敬重那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勸戒你們的。又因他們所做的工,用愛心格外尊重他們。你們也要彼此和睦。」(帖前 5:12-13)「在道理上受教的,當把一切需用的供給施教的人。」(加 6:6)。

掃羅對素未謀面的撒母耳也有一份深厚的敬意,不想”空手”求見,也不嫌所獻上的微薄,因已盡力,可見他蒙召前的素質是何等美好!與日後指責撒母耳遲到才”無奈”獻祭(撒上 13:11中)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5. 謙卑隱藏
在掃羅被膏立的過程中,表面一些事好像是湊巧,但其中卻看到神奇妙的安排,每一個細節都有其精心設計。

掃羅父親走失幾隻驢,掃羅尋找卻因而引到撒母耳面前,而掃羅未到之先撒母耳已得到指示要膏立掃羅為王(撒上 9:15-16),而他們相遇時也非偶然──縱然掃羅有眼不識泰山問撒母耳先知居於何處。撒母耳先告之那些驢已經被找到不用擔心,繼而留他翌日同往邱壇敬拜,而當晚與他及三十位客人同膳,並讓他坐首席,將最好的食物給他,而當晚他們傾談至通宵達旦(撒上 9:25-26),相信撒母耳一定將神的心意給他言明,並教導他日後如何作一位愛民的君王。

神選召一個人定會給他印証,確認其身份使其信心加強,掃羅不單被撒母耳在他的客人前高舉,神更賜他一個新心,並且他也被神的靈感動,在先知群中受感說話,甚至此行動叫其他人感到驚訝(撒上 10:9-13)。

及後掃羅的叔叔問他那幾天發生甚麼事,掃羅只告之部份真相──他們怎樣遇到撒母耳告訴叔叔,但卻隱藏了撒母耳與他分享的國事及前途「掃羅對他叔叔說:『他明明的告訴我們驢已經找著了。』至於撒母耳所說的國事,掃羅卻沒有告訴叔叔。」(撒上 10:16)他不會興奮張揚,可見他是有謙卑的心,而非高傲者。

稍後撒母耳招聚百姓到米斯巴聚集,要當眾掣籤找出誰是他們首位君王,結果他們掣出掃羅來。撒母耳不直接宣告而如此作,這也是神給他的確認,使人民順服,但他因害怕竟隱藏在一個器具中(撒上 10:21下-23),這看似幼稚的行為,但卻反映出他的單純,害怕也是謙虛的表現,不覺”捨我從誰?”──這與他日後要為自己立碑紀念自己的功績,要名留千古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很多時一些事看似湊巧但卻絕非偶然,背後有神精心的策劃、安排,特別神為我們開拓一些新領域時更會如此!若我們用屬靈眼光看一些”不平凡”的”偶遇”便會有更大的信心面對更大的使命,而過程亦不一定即時公諸於世,正如掃羅沒有向叔叔告之其被膏一般。

6. 忍受挑戰
撒母耳對眾民說:『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眾民就大聲歡呼說:『願王萬歲!』撒母耳將國法對百姓說明,又記在書上,放在耶和華面前,然後遣散眾民,各回各家去了。」(撒上 10:24-25)當撒母耳當眾宣告掃羅為王,因他有高大俊美的身形,故得眾民的認同,但他沒有因此自以為勁。雖然神感動一些人跟隨掃羅,但仍有一些人不忿而輕看他,「但有些匪徒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就藐視他,沒有送他禮物;掃羅卻不理會。」(撒上 10:27)但很寶貴的反應──「掃羅卻不理會」。

我們不要冀望所有人均會欣賞你、認同你,我們無論怎樣做得好也一樣會有人批評、詆毀你,當我們遇到這些事時有怎樣反應?忿忿不平、與其對質,甚至敵視他們?掃羅卻是不理會這些匪類。

及後掃羅扶助基列雅比人--因與他們有親屬關係,他們的女子是嫁給便雅憫人──而戰勝了亞捫人(詳情參閱 撒上 11:1-11),他的身份更被確認,眾民看到他不單徒有外表,更有真實力,民眾更尊敬他,那時有百姓要為掃羅出頭,「百姓對撒母耳說:『那說「掃羅豈能管理我們」的是誰呢?可以將他交出來,我們好殺死他。』掃羅說:『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殺人。』」(撒上 11:12-13),掃羅此刻很清楚他的得勝並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乃是耶和華施行拯救,透過他成就其事,這與他日後以為是自己力量克勝敵人,自我膨漲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掃羅竟然可以寬恕這些輕看他的人,不追究、不殺害他們,這顯明他寬宏大量,是一位賢君。

很多人在自己沒有地位、能力時無奈忍受凌辱,但當一有地位、有勢力時便會採取報復行動──”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真是很恐怖的心態!在歷史上我們亦常見到一些人一登基便會追殺昔日的敵人,但掃羅這寬宏的心態值得我們學習,但這又與他日後不斷追殺沒有侮辱、輕看他的大衞又成為一個強烈對比。

7. 壞於盛時
我們看到掃羅在他被召前及被召初期本質是很美好,他非壞於微,他盡忠職守、體恤他人、尊重神僕、謙卑隱藏、忍受挑戰、寬恕他人,可見神揀選他並非無因,但為甚麼他最終會被神棄絕?

究其原因是:「權力使人腐化」,當他地位穩固,卻自以為是。他最大問題是沒有好好遵從神的教導、誡命,而使他走上不歸之路。故此當我們平順、穩妥時更需謹慎、小心,免得將神給我們的祝福轉變為咒詛,”失敗乃成功之母”,但不可忘記「成功往往是失敗之父」。

神的僕人起先作傳道人,或初到一間教會事奉時會認真事奉,會樂於接受更資深牧者的提示,但當日子越久,也覺有一定的成就便往往輕忽、疏懶、因循,更不願受監管、指點,輕視不滿資深的前輩,這是悲哀。

信徒在困境中、初出茅廬之時、沒有第一桶金時會好好依靠神,認真工作,但當我們有一定地位時或會鬆懈,有了第一桶金便想賺更多,而看重金錢多於神──正如掃羅及後重物輕神,不殺上好美物而不遵神命令般,這是悲哀。

我們很多時非壞於微,乃壞於盛時。
求神給我們一個感恩、警覺的心,免我們在順境時迷失!
願我們學習微時的掃羅,而非盛時的掃羅。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