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公義之鏡

sermon-sharing

公義之鏡
弗6:14

抵擋魔鬼的攻擊我們要依靠主作剛強的人,並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軍裝第一件的裝備是「真理的帶子束腰」,我們要用整全的真理去規範我們,「束腰」作準備去迎戰、去事奉;第二件的裝備是「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弗6:14)

1. 護心之鏡
昔日羅馬士兵所穿盔甲中的護心鏡並不是一塊圓圓的鏡放在胸前,通常是頸部一直延伸到大腿的上端,遮蓋上半身,包括了胸與腹腔的部位,它保護了身體主要的部份,這包括了心臟、肺等重要器官。

古代人相信不同的器官是各種不同情感的座位,他們賦予不同的器官有不同的意義:「肝」是火氣的來源,大動肝火、「脾」是氣之所在,所以是發「脾氣」。在他們思維中不同的感覺和感情總與某一些器官相連,而胸是包括了感覺與情感的所在地,保羅清楚知道感覺和感情在我們生活中有重要的角色,我們的情緒高低、快樂或鬱澀往往與我們的感覺與感情有關。「心」是良心、慾望與意志的所在,而撒旦也常在這方面攻擊我們,故此保羅提醒我們要以公義作護心鏡保護著我們的良知、良心、情慾、感覺與情感。

2. 錯誤的義
當我們一提到「公義」很自然便想到「社會公義」,為不公平的事發聲、出頭,申張公義。「公義」是純正的道德,NEB譯作「正直」,意即要作一個高尚道德情操的人,作事公平、公正、良善,這樣我們便能抵擋撒旦的攻擊、控訴。但這教導是有偏差,我們當然接受信徒必需有好的道德操守,為不平之事發聲,但我們不能忽略縱使我們怎樣努力、克己、禁慾,怎樣扶助弱勢社群,但我們仍會犯錯、會失腳,我們的公義會有陣子被外在的事蒙騙,甚至被利用,錯發公義之聲,我們的良善、正直是經不起撒旦的控訴,當面對魔鬼時我們的正直是不完全的,我們以為依靠自己努力下的良善、公義可以抵擋撒旦的詭計、攻擊未免太天真了!當我們研讀教會史上一些屬靈偉人的傳記便會發覺那些越聖潔者是對自己的正直、良善、道德越缺乏自信。

保羅本身便是一個很好的見証:「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3:4-6節錄)。我們不要以為所有法利賽人是壞人,他們很多是很好的人,他們一週禁食兩次,奉獻十分之一予窮人,而且敬虔、熱心,但正因為他們做得很好,不少法利賽人便輕看罪人,有些則外表敬虔、內心污穢,這些人才被主責備。保羅是法利賽人,有嚴謹的生活,別人很難找到他在道德上有甚麼錯處,他是一切美德的典範,他可以站起來挑戰對手,但當他真正認識主時他便知道他一切所作的均不可以讓他得到拯救。

保羅未被主光照前,他的心眼是盲的,他以自己的正直、公義為護心鏡穿上,結果被打得一敗塗地。在大馬色路上被主光照,雖然有短暫的失明,但他心靈的眼睛卻開啟了,他看到自己的不義,他對自己過去的公義與正直重新估計,不可忘記,他未歸主前他是為神大發熱心,不斷的逼害基督徒,殺死不少信徒,他自信自己是為公義、正直而作出此事,內心絕沒有甚麼不安、愧疚的,但今是昨非,故他隨即說出:「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3:7-8),所以「以公義作護心鏡」的「公義」並非解作正直、正義、為不公平的事發聲的公義。

3. 外加的義
保羅很清楚的告之:「並且得以在祂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神而來的義」(腓3:9),這義是「因信神而來的義」,這是「外加的義」,是我們信仰的基礎,「外加的義」與另一個詞相通:「因信稱義」。

我們的生活如何高尚甚或我們作了很多好事,但當我們站在聖潔的神面前便發覺自己是無可藥救,應受責難的罪人──正如以賽亞一樣。同樣,撒旦也會檢查、挑戰我們的「公義」,它有其測試方法及標準,會貶低我們的義,証明它無用:你認為你有敬拜,它卻指出你心不在焉,甚至心不耐煩;你有奉獻,它指出你只是將有餘的、可付得起的拿一部份出來而已;我們的自豪會成為一堆廢物。

我們是「因信神而來的義」,神子耶穌基督完全聖潔、無瑕無疪,卻承擔我們的罪而成為罪人受刑罰,「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基督的死已完全滿足了神對公義的要求,「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5:21),即神拿去我們的罪,卻將這些罪「加」在主的身上,算作祂的罪,這便是「外加」的意思,神刑罰祂兒子的時候就是刑罰了我們的罪。

當然,這還不夠,我們要站在神面前必需完全公義,因藉著我們相信神兒子的拯救、工作,祂將祂的公義「外加」於我們身上,神同樣將祂兒子的義加在我們的賬上,祂將義好像袍子加在我們身上,神是透過祂的兒子看我們,祂看見的是祂兒子的義覆蓋在我們身上──完全遮蓋,這便是我們的義。

撒旦是我們的仇敵,它被稱為「控告弟兄的」,它不單在神面前控告我們,也在信徒間挑撥,使我們互相控訴以致分裂,更會叫我們自己控告自己,因而失卻信心,我們便需知怎樣用公義作護心鏡遮胸。我們可曾有此經歷:當我們越向神禱告它的控訴就特別頻密,當我們向神傾訴時它就明示、暗示地提醒我們此刻的光景是不配,我們的罪行、我們的不堪、甚至將一些塵年舊事挖出來,將一些已塵封、忘記了的罪再顯露出來,使我們懷疑神是否真的已寬恕了我們。不得不承認撒旦對我們的過去是瞭如指掌,也知道我們此刻的情況,若我們忘記了因信稱義的真理便很容易被打敗,我們應牢記聖經的教導:「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我們又藉著祂,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羅5:1-2),那是最終、最完整的答案,依仗著此真理便可以使撒旦的控訴不成立,它在我們面前是無立足之地,我們在神恩典中可以站得穩。

我們雖然已信主,我們的老本性仍在,仍會犯錯、跌倒,當犯了罪撒旦會再挑戰、控訴我們,指控我們辜負了神的愛──有陣子真的難以分辨是神的責備或是魔鬼的控訴──使我們不敢再到神面前(其實來自神的責備驅使我們到神面前認罪),此刻真理的帶子產生作用:「我小子們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裡我們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祂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壹2:1-2),使徒約翰很清楚給我們知道我們與神的關係是有法依據,神的愛不是一種單感官上的愛,它不僅是愛,而且是一種聖潔、合法的愛,當撒旦控訴我們「你沒有資格作神兒女,因你又再犯罪!你完蛋了!」我們可以回應:「不!我的地位不是建立在我做了甚麼或不做甚麼,乃是建立在主的公義上,我真心悔改那一天我已是神的孩子,今天也是!」這便是穿上公義的護心鏡遮胸的意義。

有公義的護心鏡能帶給我們信心,士兵作戰是極需信心,若作戰時心存疑惑、猶豫不定怎會努力作戰?這必敗無疑。若有信心知道神已稱我們為義及保守我們,那我們便會安然無恙,這表示我們對救恩有把握。

4. 分予的義
「外加的義」帶來救恩指基督完全的義算到我們身上,祂就宣告我們是一個義人,律法再也不能控訴我們,「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8:1),撒旦也不能控訴我們。但我們絕不能以為縱使有錯失也不會失去神兒女的身份,因信稱義便可以隨便犯罪,那是很大的錯謬,神的恩典並不是給我們保証去犯罪免刑責,我們不能單停留在這「外加的義」,若如此,我們仍會不斷犯錯,我們內裡仍沒有秉承的義,那只是一個開始,我們仍需另一種義,神的義已加在我們身上,但同樣將義放在我們生命中,我們已經重生,重生是信主那一剎開始,但生命的成長卻是要不斷進行,故此我們仍需謹慎。保羅也提醒我們「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腓2:12下),這不是指要靠行為、善行得救,乃是要小心免得再成為撒旦的掠物。

保羅斬釘截鐵的宣告:「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羅6:1-2),穿上公義的護心鏡乃是提醒我們更需小心,「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13:11-14),我們每一個人今天一定比得救時更近成長目標、更近神,雖然世界好像夜幕低垂,但卻是漸近白晝──主再來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怎能輕忽?故此保羅提醒我們需帶上光明的兵器,不能再放縱,追求真正的義,「披戴基督」也是穿上的意思,不單讓基督耶穌的義加在我們身上,同樣要彰顯主的榮美、追求真正的義,正如我們不單地位上是聖徒,也要追求生活上的聖潔一樣。「我們若說是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裡行,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約壹1:6),故此我們仍需努力追求真正的義。

5. 感覺陷阱
一些信主已久的基督徒,生活上有好表現,更有好的追求,但信主已久會感到信仰、教會生活平板、呆滯,而此刻會易中撒旦另一種攻擊我們的方法。

因魔鬼仍會不斷攻擊我們,不單稱義的事上,也在我們的慾望、意志、感覺的領域上攻擊我們,故我們極需「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這公義可以保護我們最敏感部份──心臟、良知、慾望、意志與感覺。

很多時我們會被感覺支配、影響著我們,在某一些聚會有些美妙的感覺於是就把每一件事都建立在那次經驗上,完全依賴這些經歷,但一天若這感覺沒有或渺薄了,便有一種枯乾感,甚至因此冷淡下來。

基督徒經歷中感覺確實是重要,基本的一部份,若我們對自己信心有關的事物毫無感覺,那麼我們便沒有真正的信心,我們沒有可能對所得的救恩、所信的神全無感覺,若真正認識我們所信的真理必會深受感動,但撒旦會誤導我們,使我們相信「感覺」是惟一值得重視的事,若我們單依靠它,若因某些原因導致情感或感覺產生變化時,我們就一無所靠了。一些人便是因再找不到那「感覺」──以前教會很溫馨、很溫暖的感覺,但現今沒有此「感覺」便離開教會,甚至夫婦間關係亦有此現象,我們接受不了一些客觀的改變,也不以客觀的真理去管理我們,一些人在信仰走到另一個極端便是被感覺所駕御。撒旦會製造、提供虛假的經歷、錯謬的感覺,若我們有很特別的經歷、感覺是來自神──正如保羅有三重天的經歷,我們可以為此感謝神,而不要單依賴經驗、感覺。我們若沒有任何不尋常、戲劇化的、非同凡響的經驗,我們仍知道自己的地位是神的兒女,是已被稱義的人。我們可以享受感覺,但是感覺只是輔助性,不能單獨存在,它是從我們因信稱義的立場所產生的結果,拯救我們的是「因信神而來的義」而不是我們的感覺,主觀必需在客觀的後面,故此「以真理──整全的真理──作腰帶束腰」是第一步。我們要以客觀真理作判斷準則,可惜不少基督徒本末倒置,將主觀放在客觀前面,我們成為基督徒乃因:「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羅6:17)──順服真理,之後才是感覺,故們也必需小心。

6. 小結
「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乃是因信接受神的救贖,神將祂的義加在我們身上,我們便不再害怕於撒旦的控訴。

我們要以客觀的真理為先,感覺、經歷雖重要,但卻非惟一的倚憑,好好認識整全的真理,以豐富我們生命。

我們不能單滿足於地位上的稱義,更要追求真正的義,讓基督的義在我們生命中不斷茁壯,不單讓主的義加在我們身上,更要披戴主基督。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