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強人所難乎?

sermon-sharing

強人所難乎?
王上17:8-16


教會處事要有原則,應好好計算;但若太保守便難有較好的發展。我們常講求信心,但反觀很多不信的人,他們的信心更強,很多時是靠向銀行借貸、投資而置富。當然我們信心的對象基礎不同,正因如此我們更應「大膽」。聖經給我們很多事看到神處事的原則。我們要多研究;這才使我們在抉擇上能配合神的心意。今天我們從一件事看到人怎樣蒙神祝福。

背境:
亞哈王受不信的妻子影響而拜假神--巴力、亞舍拉。因領導人不好而使子民受累,神興起以利亞力挽狂瀾。巴力是迦南人一位風暴、農作業的神。神很幽默及常作出針對性的行動,因此便使他們面對旱災。正如埃及十災中不少災如:蛙災、蠅災便針對那些埃及假神。同樣一些人嗇吝自己的財富,不理會神所得的卻無有(該1:4-11)。

以色列地面對旱災,百姓自討苦吃,但一些沒有拜偶像的子民--包括以利亞在內一樣受苦,可見罪的可怕性。以利亞宣告完旱災的審判後(王上17:1)便離開。

以利亞的順服:
以利亞身為神的僕人,先要學習「順服」神的吩咐。他往基立溪旁被神鍛鍊他的信心及仰望神,並學習將一些固有觀念破碎。等候烏鴉供應所需是要信心等候,並每天仰望,而且烏鴉是屬於不潔的鳥類(申14:12-14),但是次卻例外地由烏鴉負責作供應者。

以利亞本身若不給神磨練對神有信心,沒有經歷神又怎能帶領群眾呢?因此作為事奉者先要受神的引導、教導、對付。

溪水乾旱,神便吩咐以利亞往撒勒法,這是一頗長、艱辛的路,行此路會受亞哈的追殺。而撒勒法是外邦人地方,猶太人怎可以到不潔的外邦人中,而且更要依靠一位寡婦,這簡直是自我侮辱。若有機會選擇,我相信以利亞寧願讓烏鴉供應他需要較好。事實以利亞有很多合理藉口去推卻,或與神爭辯。如:與寡婦共處一室會引來蜚短流長、閒言閒語等。但以利亞卻沒有任何申辯、反駁,他順服神心意而行,這是我們該學習的。

寡婦的順服:
有誰會想到一個外邦力量薄弱的寡婦竟能協助神人,但神奇妙地揀選她,主也曾稱讚此婦人--「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裏去。」路4:25-26。

神有祂的時間及安排。祂安排烏鴉、寡婦--「我已吩咐那裏的一個寡婦供養你。」王上17:9,可見我們只用信心便不用擔心。

以利亞很快便認定那人是神預備的。以利亞第一個要求--「以利亞就起身往撒勒法去,到了城門,見到一個寡婦在那裏撿柴。以利亞呼叫她說:『求你用器皿打點水來給我喝。』」王上17:10,這似是正常的要求。但在沙漠、乾旱地卻絕非易事,因此水是貴重的物品,寡婦是「出外」取水而非入屋取。烈日當空,婦人與其初次見面,但她卻沒有任何疑問,順服而行。相對那撒瑪利亞婦人(約4章)面對主要求取水時其沉默、順服是何等寶貴,這順服成了她蒙福的基礎。

強人所難:
以利亞真的不近人情--「她去取水的時候,以利亞又呼叫她說:『也求你拿點餅來給我!』」王上17:11。水仍未取到便繼續第二個要求--取餅吃。他表面是有禮貌,但卻是強人所難,似沒有關心那寡婦的感受。若牧者如此待會友肯定被責難沒有愛心、不關注人的需要,會友甚至因此離開;但有時神的國度中是需要權柄。

寡婦埋怨了--這是正常的。她訴說苦況--「我指著永生耶和華你的神起誓,我沒有餅,罈內只有一把麵,瓶裏只有一點油;我現在找兩根柴,回家為我和我兒子作餅;我們吃了,死就死吧!」王上17:12。她有的是那麼有限,自己也不足夠,且擔心未來日子如何渡過,現更要分一份出來--她埋怨了--找兩根柴回家作餅,吃了死就死罷!以利亞仍是沒有甚麼安慰,仍要求作餅,但卻給了應許(王上17:14)。這婦人給我們很好學習的功課,她對以利亞認識不深,她也沒有見過以利亞行甚麼神蹟奇事,她信心沒有甚麼憑據可依;反之現實環境是那麼不利,但她依然順服為以利亞作餅。結果她沒有豐厚的物質回報,但麵與油卻沒有缺乏。

--我們若以神為首,神必不虧待我們,我們缺乏祂會補足。那寡婦若只保留那一點點她怎也捱不多幾天。但現今她卻可安然渡過旱災與飢荒。我們為自已留下甚麼?是的,我們是多了一點點,但卻不能太持久;反之,交在神手中卻可源源不絕、造福別人。

--神的國度是講權柄,有陣子是沒有衡量餘地,是絕對的。我們可否找到神給人很多選擇呢!人用其自由選擇權卻選錯了而陷在罪惡中。事實很多家長、老師都用其智慧、經驗、權柄給予下一代指示、教導。”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一位獻身中國的牧師向其兒子--及後也成為牧師在中國傳道--的對話給我們很大的提醒,父說:「神的國沒有民主,主不會重新選擇,沒有討論、沒有審議、也不會投票走那一條路,只有一個對,一個錯,是絕對的。」子說:「祂是個獨裁者。」父說:「一個慈愛的獨裁者(A Divine Loving Dictator)。」子說:「自由選擇是最可貴。」父說:「沒有人迫你跟祂。」

--真正的奉獻是要犧牲,特別是某些時刻,我們會否有更大犧牲、信心的奉獻呢?但這些奉獻會「傷及」我們的。寡婦出外取水是比已擁有的做餅來得易,但我們可曾記得主稱讚那獻兩個小錢的寡婦呢!因那是她養生的,犧牲較大,而一些特殊時刻卻是對神、對教會愛心、信心的考驗。

重少輕多?

很多時我們會著眼在奉獻的金額上,但其實金額的數目並不一定反映出真實的情況,正如主看那寡婦奉獻的兩個小錢比財主的大批奉獻更多(路21:1-4,出ppt V.3-4)。那寡婦盡獻的也是她所有,神絕不會強迫我們獻我們沒有的,不能獻上的,而只求我們獻上所能獻的「因為人若有願作的心,必蒙悅納,乃是照他所有的,並不是照他所無的。」林後8:12,當然這在乎我們對神的愛及信心如何!更有信心的人會有更卓越的表現。《作基督徒的難題》那本書其中講到奉獻時有一些說話是我們很難接受,但卻是很有意義:「神的尺度不是計算捐款的貨幣價值,乃計算所含的犧牲──不是所捐的數額乃是所留的數額,我們的奉獻若只把多餘的捐出去,而不影響著我們的生活享受,那就根本不是基督徒的奉獻」,或許這些話太嚴苛了,我自己也不敢冀望我們所有的肢體會如此作,我只冀望我們盡上當盡的本份已不錯。

加爾文哀嘆那時代的人說異邦人表明他們的信仰,面對他們假神的供獻竟比基督徒表明他們對教會的愛心,面對基督事工奉獻還多,這哀嘆在今世代同樣地迴響著。

損失擁有
當我們因為保留金錢以防不時之需,或不願奉獻,我們真的可以擁有更多嗎?神多次的宣告,當我們以己為先,不以神為首,我們得到的也會很易失去「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麼?現在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為。你們撒的種多,收的卻少;你們喫,卻不得飽;喝,卻不得足;穿衣服,卻不得暖;得工錢的,將工錢裝在破漏的囊中。」該1:4-6,當我們樂於遵行時,我們必不會缺乏,正如當日以色列人在曠野流浪四十年,但他們仍一無所缺。摩西便曾挑戰他們「我領你們在曠野四十年,你們身上的衣服並沒有穿破,腳上的鞋也沒有穿壞。」申29:5,當我們愛神,神必愛我們,我們又怎會有缺乏,而且我們願為神擺上,我們得的更豐盛「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3:10,「『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這話是真的。各人要隨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難,不要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神所喜愛的。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林後9:6-8。

以利亞的不近人情、強人所難,其實成為那寡婦的祝福。願我們看到以利亞的無情是那寡婦的祝福而非咒詛!

後語:

事奉者所承擔的壓力是不輕的,及後寡婦的兒子因病死了,那寡婦便罵以利亞--「神人哪,我與你何干?你竟到我這裏來,使神想念我的罪,以致我的兒子死呢?」王上17:18她有食物時豈會如此,若不是以利亞她倆母子或許早已死了。但我們看到以利亞沒有反駁,只依靠神、向神禱告。

願我們事奉者先被神對付、學習、順服、信心功課,這才能有堅強的生命承擔使命、承載壓力、面對挑戰。

———————————————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反思:
我可有如亞哈王做錯一些事而響著別人走錯、受苦? 我可會重視自己的感情免得受不好的影響--好像耶洗別影響亞哈王般? 向人求助是否沒有面子的事?如我生命出現問題,我會否尋求牧者或靈伴相助、或讓自己衰殘下去? 對神或牧者一些好像無理要求或不近人情的要求,我的即時及反思後的反應會如何? 若是一些事情要付上更大的代價,我願意順服否? 我自己所有的或許不多,但我會否用僅有的去幫助人、或奉獻? 我是將我「盈餘」或「犧牲」的用來奉獻? 我能否如寡婦般為著這個家而盡上我的本份?甚至「犧牲」或「非多餘」的用來奉獻呢? 若牧者如以利亞般對待我們,我們如何回應?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