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析讀大衛(12) ~ 逆戰

sermon-sharing

析讀大衛XII ~ 逆戰 (撒上 27, 29章)

金玉其內 撒上 16:1-13 神看重不是那人的外表,乃是那人內心的心志如何,可有渴慕之心 著魔與驅魔 撒上 16:14-23 若內心有罪而不清理便會開門揖魔,靠著神可以驅走魔鬼 神聖忿怒 撒上 17:1-30 不要為自己利益受損而發怒,為神的名、神的國受損而發出神聖忿怒是神悅納,但不能單停在忿怒階段,乃要採取行動。

一擊即中

撒上 17:31-54 大衛用信心挑戰巨人歌利亞並殺之,信心驅使我們不怕挑戰去迎戰 摧枯拉朽 撒上 18-19章 嫉妒會使人性扭曲,產生害己傷人──包括無辜的人──行動,故此必需清理心中妒意 肝膽相照 撒上 18:1-4; 19:1-7; 20章 約拿單對大衛之情值得歌頌,真誠的友情樂於放棄自己權利,造就他人 伯仁之死 撒上 21:1-9; 22:6-23章 人為自己利益而撒謊會使無辜者受害。不理別人之生死,絕不應該 誰可相依 撒上 21:10-15;詩 34篇 困境中誰可以給我們真正的保障?人很多時有心無力,惟有神才是我們最好的保障 無悔拯救 撒上 23:1-13 若是神的心意,縱使結果不是預料中理想甚至相反,但仍樂於順服。出於神便默言不語 割袍棄殺 撒上 24章 有機會報復而放棄,這才是真正的豁達,以德報怨是神所祝

福 智息干戈

撒上 25章 要有智慧查明事實,分辨誰是誰非,再用謙和態度、智慧言語作平息紛爭的人 今天我們看的是大衛如何在走投無路下竟然投靠敵人──非利士人,但及後卻陷在一個極大的危機中,因要與非利士人並肩作戰向自己的同胞、掃羅及摯友開戰,他落在不能逆轉的逆戰中,但神怎樣用奇妙的方法使他得以解困,從而再反省我們會否因對神失去信心或犯罪陷在看似不能逆轉的困境中,神會有甚麼作為。

1. 走投無路(撒上 27:1-4)
大衛雖然兩次放過掃羅不殺他,一次是在隱基底洞中,掃羅大解時可以下手,但只割下他的外袍(撒上 24章);另一次則是在西弗偷到其軍營,掃羅熟睡,他只偷去其兵器及水瓶以表心蹟(撒上 26章),可惜他並不能因此完全改變掃羅,掃羅及後又再繼續追殺他,但猶大境內他已沒有甚麼藏身之所,因他不再是孤單一人,而是最少有六佰男丁跟隨他,再加上這些人也有妻兒、老弱,是一龐大的隊伍,要不為人知似是沒有甚麼可能,他也不能完全好好供應這些跟隨者足夠的需用──雖然他已娶得亞比該,得豐厚財富。因有老弱婦孺而令到整支隊伍失去機動性,他們不輕易遷徙逃遁,在重重壓力、客觀不利環境下他的信心失去了,於是他用其政治智慧作出一個出人意表的行動:「大衛心裡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裡,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掃羅見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內,就必絕望,不再尋索我;這樣我可以脫離他的手。』於是大衛起身,和跟隨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瑪俄的兒子亞吉去了。」(撒上 27:1-2)

他要帶領整個隊伍投奔敵人非利士人中,因為若有非利士人的保護,掃羅便不會 / 不能追捕他們,這似是走投無路下的無奈決定。昔日他曾投靠過亞吉但不得要領,甚至要裝瘋逃走(撒上 21:10-15),但現今怎麼亞吉又接納他呢?這是很簡單的政治因素,大衛已是吾下亞蒙一個今非昔比者──他擁有一定的跟隨者,故吸納他們是有一定的好處,對雙方均有利。其實這是政治上的冒險,因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是宿敵,要作王的領袖其中一個條件就是能打敗非利士人,正如早期的參孫、撒母耳及掃羅均有打敗非利士人的政績,故此他是次行動是政治上極大的賭注。

這決策或許會使其部下感到雀躍,因他們久未嘗過安定的生活,不需要準備隨時潛逃,活在恐懼中,但對一些敬虔的人而言會感到苦惱且沮喪,因這豈不是與他過去曾勸勉的背道而馳嗎?「凡等候祢的必不羞愧;惟有那無故行奸詐的必要羞愧。」(詩 25:3)

但無論怎樣這策略產生了似乎是正面的效應,「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逃到迦特。』掃羅就不再尋索他了。」(撒上 27:4)他真的解決了燃眉之急,但稍後另一些更嚴重問題便出現了!

但若我們留意他是次決定是沒有求問過神,沒有求問先知意見,沒有叫祭司藉以弗得問神的心意。不得不承認在困境中等候神絕不容易,但最耐不住性子,蠢蠢欲動的時刻就是最可能鑄成大錯的時刻,在困境無望中我們仍要仰望神,直至祂顯明其心意。

2. 居洗革拉(撒上 27:5-7)
大衛求亞吉給他封地,「大衛對亞吉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賜我一個地方居住。僕人何必與王同住京都呢?』當日亞吉將洗革拉賜給他,因此洗革拉屬猶大王,直到今日。」(撒上 27:5-6)在當時若一個人為王立下汗馬功勞可以要求給予封地,大衛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相信大衛曾在亞吉前立下很多豐功偉業,所以得亞吉的寵信,正因如此他才會要求住「京外城邑」,原文是「郊野的城鎮」──是沒有城牆保護,他表面的言詞是很謙虛「僕人何必與王同住京都呢?」,其實是想避開亞吉及其臣僕的監視,因這是對他們不利及威脅,結果亞吉便將洗革拉賜給他。

洗革拉──按約書亞記 15:31記載是分給西緬支派,及後卻被非利士人所佔據,而亞吉將此地賜給大衛是有正式條約文件,所以此後便屬猶大王私有的財產,且代代相傳下去。洗革拉應是迦薩東南偏東約32公里,距離迦特不太遠,不會使亞吉起疑,但也不太近,亞吉便無法直接監視他,並且這地東臨猶大聚居之山地,距離他活動範圍南地最近,故無論開拓疆土、爭取猶大長老的支持是最理想地點,因此選址是很重要。

3. 趕盡殺絕(撒上 27:8-12)
在此期間大衛與他的隨從侵略了不少地方,”侵奪”這字指搶劫、掠奪(撒上 27:8-9),他們所作的正如非利士人常到猶大及其他地方搶劫,亞瑪力人搶劫洗革拉般。

他們侵佔基述,基述──是與非利士人有友好關係,居於迦薩地區(書 13:2-3),亞瑪力人也是以色列人的世仇,當出埃及時第一場戰爭便是與亞瑪力人開戰,他們也是打家劫舍為生,但大衛卻很殘忍要將一切男女老幼盡都殺絕。當日他計劃殺拿八一家時也只是殺男丁,為何是次卻那麼血腥、殘暴?原因是他不能留下任何活口給亞吉知道,因怕被揭露而作出與本性相逆之事,這便是「逆戰」。人往往因為犯了一個錯便用另一個錯去掩飾,結果便與自己良善的本性相違背,這是我們會常陷入的「逆戰」中!

但從另一角度觀之,大衛在洗革拉期間以此作基地,他攻擊的是在南地猶太人的仇敵,他從未攻擊過猶太人任何一個城鎮,故此他在此期間只是帶給猶太人許多好處而非破壞。

他將那些戰利品──包括:牛、羊、駱駝、驢並衣服帶回迦特交予亞吉,大衛要藉此事討亞吉歡心,並顯示向他盡忠。

亞吉問他”此物何來”,大衛便撒謊「侵奪了猶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基尼的南方。」(撒上 27:10下),原文「南方」應譯作「南地」,大衛很籠統地回應,按歷代志上的家譜記載,耶拉篾是迦勒的兄弟,這兩族後來成為猶大支派之一(代上 2:9, 25-33)。基尼族自古便是以色列人友好,甚至掃羅攻打亞瑪力人之先也先通知他們離開,「掃羅對基尼人說:『你們離開亞瑪力人下去吧,恐怕我將你們和亞瑪力人一同殺滅;因為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你們曾恩待他們。』於是基尼人離開亞瑪力人去了。」(撒上 15:6)。

故此亞吉深信大衛與他的同族已勢成水火、勢不兩立,他已自絕己路,日後只能忠心於他,「亞吉信了大衛,心裡說:『大衛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所以他必永遠作我的僕人了。』」(撒上 27:12),這顯示之先他也有疑慮,但此刻可算是一掃而空。但他怎料大衛竟然是殺自己要好的盟友卻欺騙他呢!這也是為甚麼大衛要趕盡殺絕一切的人,「無論男女,大衛沒有留下一個帶到迦特來。他說:『恐怕他們將我們的事告訴人,說大衛住在非利士地的時候常常這樣行。』」(撒上 27:11)。

可見聖經是何等寶貴,她對我們所”尊敬”的人並不會刻意掩飾他們的缺點,反之是忠實記錄下來,這段經文記錄了大衛的奸詐、凶殘及其政治智慧,無論怎樣他始終沒有攻打自己的民族或友好盟族。

4. 進退維谷(撒上 28:1-2)
稍後非利士人聚集軍旅要與以色列人開戰,因為非利士人也看到掃羅的國勢如江河日下,這是攻擊他們的好時機。亞吉很自然地要求大衛隨他出戰,大衛面對此事他怎可以拒絕呢!故只有模稜兩可地回應”僕人所能做的事,王必知道!”

大衛是次正是陷在一個極大的困境中,他已取得亞吉的信任,亞吉立他作為他的護衛長──「這樣,我立你永遠作我的護衛長。」(撒上 28:2下),原文可譯作「我的頭的守護者」。大衛成為亞吉的貼身保鑣,這是一個絕對信任的行動,而透過 撒上 29:6中「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是正直人。你隨我在軍中出入,我看你甚好。自從你投奔我到如今,我未曾見你有什麼過失」我們看到大衛過去是不斷與亞吉共同作戰──只是沒有打自己同胞而已──且有好表現!這也是為甚麼他能取得亞吉的信任!若要隨軍出發他便要與以色列人正面交鋒,要與他一直逃避不想作正面衝突的掃羅開戰,更會與他的摯友約拿單在沙場上相對,這是另一場「逆戰」,背叛自己民族的戰爭,這是他絕不願意面對的,而且若真的如此,他怎能被以色列人接納,怎能作他們的王呢?但他已無路可退、無力挽回大勢了!深信此刻他定會默默求神在絕境中給他援手,「神啊,求你救我!因為眾水要淹沒我。」(詩 69:1)

5. 走投有路

非利士人的首領各率軍隊挨次前進,而大衛自然跟隨著亞吉之後(撒上 29:2),但怎料其他首領卻不能接受大衛,他們仍對大衛有懷疑與忿怒,「非利士人的首領向亞吉發怒,對他說:『你要叫這人回你所安置他的地方,不可叫他同我們出戰,恐怕他在陣上反為我們的敵人。他用什麼與他主人復和呢?豈不是用我們這些人的首級嗎?從前以色列的婦女跳舞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所說的不是這個大衛嗎?』」(撒上 29:4-5),他們要亞吉放棄大衛是怕他臨場倒戈,雖然亞吉為他極力申辯也無效,結果亞吉亦無奈地向大衛致歉請他暫時離去,「現在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免得非利士人的首領不歡喜你。」(撒上 29:7)

政治人物一定要懂得”做戲”,此刻大衛心中一定感到高興,但大衛仍大力為自己申辯,似仍渴想與亞吉一同出戰「大衛對亞吉說:『我做了什麼呢?自從僕人到你面前,直到今日,你查出我有什麼過錯,使我不去攻擊主我王的仇敵呢?』」(撒上 29:8),他的申訴反使亞吉感到歉愧並且給他高度評價,「我知道你在我眼前是好人,如同神的使者一般;只是非利士人的首領說:『這人不可同我們出戰。』」(撒上 29:9),但仍請求他退回洗革拉「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早晨起來,回往非利士地去。非利士人也上耶斯列去了。」(撒上 29:11)。神就是這樣奇妙地解決了大衛自己無力突破的困境,使他”走投有路”不用參與這場”逆戰”。

這豈是大衛的作為嗎?絕不!這背後有神的憐憫與恩典,是神”感動”其餘的領袖讓他們猜疑大衛而不准他隨軍出發,雖然人犯錯但神因為愛仍會在其困境中施予援手,神的慈愛仍覆庇著他的生命。我們陷於小信、不信時,神仍是信實,我們因小信迷失流離、偏差犯錯如飛絮漂蕩,為自己引來無窮煩惱、悲愁,祂仍是滿腔熱愛地引導我們,流露出祂無限的恩典。在此我們看到神一切作為均是互相效力,目的是要將我們從低窪之處拯救過來,大衛在日後其作品中便宣告:「我們好像雀鳥,從捕鳥人的網羅裡逃脫;網羅破裂,我們逃脫了。」(詩 124:7)我們可有為此感恩呢!

6. 小結
在此經文中我們看到人性的醜惡、虛假,請不要再對人有任何幻想。但同時我們又看到神的憐憫與恩慈,縱使人有軟弱,從而會引來不少問題,但神仍為祂的兒女看似無路可走時開一條出路!我們可有為此感謝神?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