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保羅:脣齒相依

脣齒相依 (哥林多前書12:12-26)
整理:邱文霞

根據翁格 (Unger”s) 字典,哥林多是希臘最燦爛的商業城市。該城市位於連接希臘中部與伯羅奔尼撒半島 (Peloponnesus Peninsula) 的地峽之南方,屬策略性地點,成為東、西兩部貿易的聖地,川流著此地峽的貨船給這城市帶來可觀的收入。哥林多城市有種族、社會地位與經濟階層之分,影響了教會的事工和氣氛,猶太人和外邦人、財主和僕人、富貴和貧窮的人在教會中都有。

教會如何召集信徒超越外表和文化的區別而多強調屬靈和敬虔的事奉呢?他們必須採取和肯定什麼行動,以促使教會成長和興旺呢?

一個身體 (The Foundation is One)
12:11 這一切都是這位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
12:12 就如身子是一個單位,卻有許多肢體,而肢體雖多,
卻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
12:13 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
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
靈。 (林前12:11-13)
教會是一家人,而不是一家公司;是活的機體(organism),而不是架構組織 (organization);是一個身子 (body),而不是建築物 (building)。所有肢體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 (加3:28),全體的重要性大於個體。

「身子」(soma) 的原文字在整本書中總共出現了47次,僅在這一章經文就出現了18次。「一」一字 (12節) 在這一章中出現了13次。神對教會的主要目的乃是她的合一,正如耶穌被釘十字架前所作的大祭司的祈禱,祂有6次為門徒合而為一而祈求 (約 17:11,21,21,22,22,23)。

「合一」是同心 (unity) 而不是同樣 (uniformity);雖不能附和對方,但願和諧共處;不是「同聲同氣」而是一團和氣;強調彼此相同之處,而非相異之點。

有句關鍵的說法是:「在基要的事上要合一;在不重要的事上可自由;在所有的事上,愛為貴。」1999年,當神學院邀請我成為固定客座教授時,我說我的神學觀點可能跟學校的立場不同。教務長回答說:「沒有問題,只要我們不互相攻擊對方就行。」我們可以保持個人的立場,但不需要貶低他人的人格;可以為自己的觀點爭辯,但卻不攻擊對方;看對方而不只稱對方為兄弟姊妹,這就是合一的精神。

「肢體」這字在該章出現了17次。在原文「身子」是單數的,但「肢體」卻是複數的,正如一個家庭就是一個單元,但其成員卻不止一人。事實上,專家認為「獨子政策」只會寵壞孩子,導致「小皇帝症候群」。這些小皇帝都沒學會如何分享玩具、愛心和金錢。整個家庭的時間表和宇宙都圍繞著孩子的一切。我到十歲之前,還跟哥哥和姐姐分享一張大床。當然,我們大家都不想睡在床外邊,都想睡靠牆的一邊。因為奶奶早上沒辦法叫我們起來上學,便會拉最靠近床外邊那人的雙腿,甚至拉到掉在地板上。

原文的「所有」(all) (12節)一詞在十二章出現了16次,雖然中文翻譯得不清楚。教會的使命和事工要比肢體個人與他們之間的分門別類來得更重要。基督是我們的源頭,而我們的合一是出於聖靈 (13節)。即使我們有許多肢體,我們仍是屬於一個身子 (12*2, 13, 20節)。我們雖然在不同的時間受洗加入身子,施洗者卻只有一位;即使我們有許多嬰兒誕生,但那新的生命都來自同一的聖靈裏的重生。

多種功能 (The Functions are Different)
12:14 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
12:15 設若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乎身子,他不能因此
就不屬乎身子。
12:16 設若耳說,我不是眼,所以不屬乎身子,他也不能因
此就不屬乎身子。
12:17 若全身是眼,從那裡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那裡聞
味呢?
12:18 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12:19 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哪裡呢?
12:20 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
12:21 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
不著你。
12:22 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
12:23 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
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
12:24 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林前12:14-24)
我們身上沒有任何肢體是沒有用的或毫無價值的,包括盲腸在内。可惜我的盲腸因爲有一次患盲腸炎而被切除了。更令我難過的是我的醫生沒有給我留下一個笑臉型的疤痕,反而在我的腰上留下了一個皺眉型的疤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任務,與重任。

保羅首先提及軟弱的肢體,好比那不顯眼、擺錯位的部分。「腳pous」 之原文在聖經中出現了96次,但手出現了172次,大約比腳多一倍。在阿拉伯國家並泰國,露出腳底會大大地冒犯本地人,因為腳是身體上最被輕視的部分。由於腳,尤其腳低,的最低位置和有限作用,腳容易接觸到各種的感染和傷害。因此大部分的人要穿鞋,以避免受傷。

在日常活動中,我們使用手勝過用腳,但其實我們缺一不可,都要互相依靠。手抓東西和上互聯網,但腳踢足球和旅行。手握駕駛盤,但須靠腳煞車。

在體育上,大多數的受傷來自腳痛,小腿及踝,膝和大腿痛。由於我的膝部和腿部受過傷,所以特別小心翼翼地保護我的腳,在秋天和冬天時必須穿襪子,尤其當室溫低於75度時。我的腳比我的手更快感到冷,我穿襪子,但不需戴手套。有一段時間,我左腳最小的腳趾甲都萎縮到看不見了,開始游泳之後才又再長出來。

「耳」(16節) 在新約聖經出現了37次,但「眼」(16節)則出現101次。鼻子是最被低估的肢體,「聞/味smell」(17節)原文在聖經只出現了一次!

一個只具有相同一種肢體的身子就不再是一個身子。如果各肢體不合作,那身子就不再是身體,而是屍體了。眾肢體各有其功能,任何肢體不合作時,身體就失去平衡、健康和功能。過度使用身體某一部份來補償 (over-compensate) 其他官能障礙,也會導致身子出現毛病。

彼此關懷 (The Feelings are Mutual)
12:24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
12:25 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
12:26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
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林前12:24-26)
身上不成器的肢體並非軟弱,只不過人「以為/看為」軟弱 (22,23 節)。22節的「以為」與23節的「看為」原文是相同的字”dokeo” (想)。保羅如此說是想讓哥林多信徒明白,他們這樣想純粹是出於個人的觀點、感覺與判斷,而不是出於真正的識別、觀察與價值。請注意保羅不願意稱任何肢體為「剛強」或「傑出」、「卑賤」或「高尚」、「偉大」或「微小」。事實上,保羅並非稱他們為 (軟弱) (22節),反而更強烈的稱為「無力a-sthenes」,來自「沒有a-」與「能力sthenes」。「軟弱」這字的原文也翻譯為「病」(太25:39)、「疾病」(徒4:9)、「不揚」(羅5:6) 和「懦弱」(加4:9)。他這樣做不是要貶低其肢體,而是顯出普通肢體對軟弱肢體的忽視、不敬、惡待和歧視。

在這適者生存與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根本沒有弱者立足或藏身之地,但神卻把那有缺欠的肢體放在身體上,以便其他肢體可以學習彼此相顧的功課。軟弱的肢體成全教會的組合,並帶來平衡,是「不可少的」(22 節)。該字在聖經中出現八次,其他較不強烈的翻譯字眼兩次為「必須」(腓2:25,希 8:3),各一次譯為「密」(徒10:24)、「應當」(徒13:46)、「不可少」(林後 12:2)、「不得不」(林後 9:5)、「要緊」(腓1:24和「需」(多 3:14)。

保羅以三個字去比較軟弱的肢體:較「不體面的」、「不俊美的」、「有缺欠的」。「不體面的a-timos」意即不尊貴,來自「無a-」和「尊貴tim-e」,提摩太名字的首個音節–尊重神的意思。「尊貴」一字就是「體面」的意思。「不俊美的a-skemon」(23節) 來自「無a-」和聖經兩次翻譯為「樣子skemon」(林前 7:31,腓2:8) 的字。而「有缺欠的hustereo」來自「hupo在下、低於、小於」一字。它們正好是「體面」與「俊美」的對比。在這裡「尊貴」是”tim-e”,「好樣子」是”eu-shemosune”;後者加上「好eu-」一字,表示特好。最有趣的乃是保羅以三次的「perissoteros 2次『越發- 23節』/1次『加倍 – 24 節』」來形容軟弱的肢體所得到的關懷或照顧。其他7次聖經記載的「perissoteros越發/加倍」翻譯為「更重」(可12:40,路20:47)、「大多」(太11:9)、「再」(路1:24)、「多」(路12:48)、「過」(林後2:7)、「稍微多」(林後10:8)。

肢體沒有夥伴或拍檔就顯得不完整和無能力。獨行俠的結果是沒有一個肢體變強,整個身體變弱,身體甚或不穩定和受損毀。

最後保羅用三個前置詞”sun”(合)來總結他的教訓。神的目的乃是要做到「配搭」身子 (23節) 或原文的「sugkerannumi」,來自”sun”(合) 和”kerannumi”,後者翻譯為「斟」(啟14:10) 和「調」(啟18:6,18:6) 的意思,免得身上分門別類。「別類」(25節,林前11:18) 於聖經裏出現8次,其他翻譯是「破的」(太9:16,可2:21)、「分爭」(約7:43,9:16,10:19) 和「分黨」(林前1:10)。其正面的目標是「彼此相顧」。「相顧」(25節) 這翻譯只出現1次;其他處最常譯作「憂慮」,共7次(太6:25,28,31,34,34,路12:22,26),5次為「思慮」(太6:27,10:19,路10:41,12:11,25),5次為「掛慮」(林前7:32,33,34,34,腓4:6) 和「掛念」(腓2:20),有更體貼與深切的意思,表明所面臨的問題都影響和關係到雙方。

第二個字首”sun”(合) 是「同受苦sum-pascho」的意思。「受苦」是形容耶穌的「苦」(太16:21) 和「苦害」(路22:15)。最後一個字是「喜樂」(26節),與23節的「連同」並25節的「相同的關注」併在一起有「一同快樂」(sug-chairo) 的意思,共出現了7次,其他翻譯為一同歡樂 (路1:58,腓 2:18)、一同歡喜 (路15:6,9)、喜歡 (林前 13:6,腓 2:17)。

結語:你是否關心其他的肢體?認識基督和他人有沒有使你更溫柔、謙卑和更簡樸?你是主動還是被動地事奉神,在服事上進步或後退?

回應問題:
在你教會中,人們會因種族/國籍、社會經濟地位、教育/收入/職業地位分門別類嗎?你認為成員多元化的教會能維持合一嗎?哥林多的教會是什麼樣子 (林前1:10)? 保羅使用身體的比方來形容教會。請查驗這個比方如何幫助我麼明白教會生活。 我們為何需要不同的肢體從事不同的功用? 你認為自己需要主內的弟兄姊妹嗎 (27節)?請描述你的需要。 你教會中「看似軟弱」的弟兄姊妹是誰?為何在人眼裡他們被看為軟弱? 我們如何用特別的尊貴來對待較不尊貴的弟兄姊妹們? 神在使教會合一中扮演什麼角色 (18-20,24-25節)? 請分享你身體的部分 (1) 不在功用上配合,(2) 彼此傷害,與 (3) 互相支持的例子,並將這比方應用在你教會的情況中。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