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3,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由以撒至約瑟:敢於幻想

神要開道路!

四個不同的屬靈人物塑造也肯定了以色列興起成為一個國家,甚至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亞伯拉罕是一個屬靈的巨人,他行事憑著信心,不憑眼見;以撒是一個理想的君子,他公正地對待朋友和鄰居;而雅各是一個超級的競爭者,他曾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至於約瑟,他是一個為時勢所造的英雄,他以一人的力量救了他的家人和以色列,總共七十人,度過了艱難的七個荒年。


約瑟的人生如一場夢,他脫離惡夢,邁向榮耀之路。我有一個朋友曾很正確地說:「異象若沒有行動只是白日夢;行動若沒有異象就是惡夢。」約瑟的人生就是被幾個夢及彩衣所糾纏著。當他年少的時候,他的父親做了一件彩衣給他,以致於他被丟到坑裡 (創 37:3);當他作奴隸的時候,主人波提乏的妻子拉住他的衣服,又陷害他,使他下在監裡 (創 39:12);最後,法老王給他穿上細麻衣,賜他宮中的要職 (創 41:42)。


敢於幻想 (創37:1-36,39:1-2)1

十七歲的約瑟 (創37:2) 對雅各和拉結來說,是奇蹟、寶貝與天才。他的父親雅各因疼愛他,以致於引起家庭的紛爭,也造成他們兄弟間互相對立,讓整個家四分五裂。不幸地,他的母親拉結在生第二個孩子便雅憫時,就去世了(創 35:19),所以不能養育、教導約瑟和弟弟。


神之前向亞伯拉罕默示,以色列國將要受四百年的奴役,而那個時代正是這四百年將滿的時候 (創 15:13-16)。但那主角、重要人物和那明日之星卻還沒準備好要登場。約瑟睡覺的時候,看見一個可能實現的夢、看見自己明亮的前途;但同時,一場危機也正等著他。約瑟為人過份自信、驕傲、目中無人;年輕時的他更是愛說話、漠視他人感受、坦率、天真且不成熟。


一個人如何從小孩成熟到變成一個大人?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必須學習甚麼?瞭解甚麼?放棄甚麼?他何時才能結束幼稚,然後邁向成熟?


你所知有限,神無所不知!(Recognize that God is Omniscient When Your Understanding is Incomplete)
37:1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親寄居的地。2 雅各的記略如下。約瑟十七歲與他哥哥們一同牧羊。他是個童子,與他父親的妾辟拉、悉帕的兒子們常在一處。約瑟將他哥哥們的惡行報給他們的父親。3 以色列原來愛約瑟過於愛他的眾子,因為約瑟是他年老生的;他給約瑟做了一件彩衣。4 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愛約瑟過於愛他們,就恨約瑟,不與他說和睦的話。5 約瑟做了一夢,告訴他哥哥們,他們就越發恨他。6 約瑟對他們說:「請聽我所做的夢:7 我們在田裏捆禾稼,我的捆起來站著,你們的捆來圍著我的捆下拜。」8 他的哥哥們回答說:「難道你真要作我們的王嗎?難道你真要管轄我們嗎?」他們就因為他的夢和他的話越發恨他。9 後來他又做了一夢,也告訴他的哥哥們說:「看哪,我又做了一夢,夢見太陽、月亮,與十一個星向我下拜。」10 約瑟將這夢告訴他父親和他哥哥們,他父親就責備他說:「你做的這是甚麼夢!難道我和你母親、你弟兄果然要來俯伏在地,向你下拜嗎?」11 他哥哥們都嫉妒他,他父親卻把這話存在心裏。(創37:1-11)


約瑟命中注定要做大事,但他必須先戰勝許多的弱點及強烈的自我意識。為了得到兄弟們的注意、接納和喜歡,他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說沒有人想聽的話、又炫耀別人所沒有的,包括父親的竉愛和屬天的異象。年輕且驕傲自大的約瑟常為自己的夢小題大作,又常穿上他那顯眼、亮麗又出眾的彩衣到處跑,引來別人的注意和妒忌。他既不明智又不可愛,也令人難以忍受。總之,他是個被寵壞了的小傢伙,甚至是個魔童,但卻對弟兄們有害。


當約瑟將哥哥們的惡行,報告給父親的時候,他第一個目標是他父親的妾辟拉、悉帕所生的兒子,他們是卑微女傭的小孩,而不是利亞的兒子 (創37:2)。這「惡行」的希伯來文字根在其他經文被翻譯為「讒謗」(詩 31:13,耶 20:10) 和「譏刺」(結 36:3)。或許約瑟把被輕看的哥哥們所做的事告訴父親是對的,但他實在很無情、不公平又難以忍受。


不多久,約瑟的哥哥們既恨他又嫉妒他 (創37:11),他們也對他惡言惡語 (創37:4)。他們受不了他,不但沒辦法接受他的性格,還用仇視的眼光看他。沒有什麼關係可以比約瑟與兄弟間的關係更糟,在這章聖經裡,希伯來文重覆用「恨」這個字 (創37:4,5,8) 來描寫他們的關係,在聖經中也沒有其他的人際關係有這麼惡劣的;即使他的父親雅各雖然看重約瑟,又深受約瑟的吸引,也實在無法忍受他那些異乎尋常且誇張的夢。


到此時,約瑟不理解、不明白、也無法領悟神所賜的才能、機會和命運並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拯救猶太人、埃及人,甚至其餘的人類。他沒有禱告、祈求解夢的智慧和體諒兄弟們的能力、或求能消除哥哥們心中的疑慮,或致力保守家庭合一、和好與融洽的關係。他詳細表達又重述夢的方式,是為抬高自己,從而造成兄弟間的紛爭與家庭的分裂。當哥哥們問他第二個問題:「難道你真要作我們的王嗎?難道你真要管轄我們嗎?」(創37:8) 約瑟沒有回答、沒有詳細的解釋、也沒有克制自己,致使他的父母感到厭煩。最後,當他的哥哥們在埃及向他下拜的時候,「拜」這個動詞就出現了第三次 (創 42:6,43: 26,28),才揭露他們是向治理埃及地的約瑟下拜,而不是向家裡的弟弟鞠躬 (創 42: 6-8)。


你或許有能力、有才華又有前途,但你是否有智慧、守紀律且成熟呢?你能顯出對人的尊敬、機智和寬待嗎?你是否驕傲或謙卑?你寬宏大量或心胸狹窄嗎?


你能力有限,神無所不能!(Recognize that God is Omnipotent When Your Power is Inadequate)
37:12 約瑟的哥哥們往示劍去、放他們父親的羊。37:13 以色列對約瑟說、你哥哥們不是在示劍放羊麼、你來、我要打發你往他們那裡去。約瑟說、我在這裡。 37:14 以色列說、你去看看你哥哥們平安不平安、群羊平安不平安、就回來報信給我.於是打發他出希伯崙谷、他就往示劍去了。37:15 有人遇見他在田野走迷了路、就問他說、你找甚麼。37:16 他說、我找我的哥哥們、求你告訴我、他們在何處放羊。37:17 那人說、他們已經走了、我聽見他們說、要往多坍去.約瑟就去追趕他哥哥們、遇見他們在多坍。37:18他們遠遠地看見他,趁他還沒有走到跟前,大家就同謀要害死他,19彼此說:「你看!那做夢的來了。20來吧!我們將他殺了,丟在一個坑裏,就說有惡獸把他吃了。我們且看他的夢將來怎麼樣。」21呂便聽見了,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說:「我們不可害他的性命」;22又說:「不可流他的血,可以把他丟在這野地的坑裏,不可下手害他。」呂便的意思是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把他歸還他的父親。23約瑟到了他哥哥們那裏,他們就剝了他的外衣,就是他穿的那件彩衣,24把他丟在坑裏;那坑是空的,裏頭沒有水。25他們坐下吃飯,舉目觀看,見有一夥米甸的以實瑪利人從基列來,用駱駝馱著香料、乳香、沒藥,要帶下埃及去。26猶大對眾弟兄說:「我們殺我們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甚麼益處呢?27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的骨肉。」眾弟兄就聽從了他。(創37:12-27)


當我們計算損失時,我們斷定那些竊賊應該是年輕人,因為他們要找的是現金,除了我太太的手提電腦、兩個背包和幾罐可口可樂外,他們沒有偷走其他的東西!儘管我們為損失不太大而感恩,但心裡仍然浮現失望、不高興和厭惡的感覺,直到我們見到住在我家旁邊的姐姐。她告訴我們:「我真幸運!那些竊賊沒有偷進我家,因那天我出去工作,留下了一萬美元現金在家!」當她講完以後,我就明白神對我們的恩典。我只受了一場驚嚇、一次被竊和一些小損失,但假如那些竊賊闖進的是我姐姐的房子,她所受的會是一大打擊、一場災難和重大的損失!


神的智慧是無可爭辯的,祂的能力是完美的,而他的道路也是難以測度的!


約瑟的哥哥們對他的行為是出於妒忌、貪念和惡意。他們所做的不是閙著玩、也不是開玩笑、更不是發警告。他們做出墮落、邪惡、麻木和該受斥責的事。他們的行為無法辯解、不公不義,而且是沒有必要的。可是,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他的哥哥們負責一切,但他們不是掌管一切。他們的計劃每分鐘在變,而且越變越鬆散、越變越奇怪。他們的A計劃,就是殺了約瑟,但他們失敗了(創37:19)。B計劃是把他丟 (20,22,24節) 在坑裏,但那坑裏頭沒有水。因此,他們使用C計劃,就是把他當作商品交易,好賺些錢。在三個計劃中,只有第三個的風險最低。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在神的護佑之下,使用四次「不」(21, 22, 22, 27節) 來救了他的竟是他母親的死對頭,拉結的兒子呂便與猶大。


神是全能的。儘管在這章經文裡沒有出現神的名字也沒有提到神,但祂的手、祂的智慧和祂的介入確實存在,又很顯著且寶貴。雖然苦難不是源於神,也不是祂所造的,但祂允許困難發生在約瑟的身上。祂也沒有阻止或改變事情的發生,但卻藉那些事情來扭轉約瑟的生命,以成全祂的目的和彰顯祂的榮耀。雖然本章故事的起頭不是由神所編寫或重寫的,但是祂卻改寫和重修了故事的中段和結束。


那做夢的約瑟學到了一個很困難的功課。原來,他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麼聰明、那麼了不起又那麼有影響力。神賜給他活動畫景夢,卻沒有給他解那段夢的能力;他只知道夢的開始和結局,卻無法知道過程中所發生的事。艾倫‧羅斯 (Allen Ross) 注意到約瑟的夢不同於創世記裡其他的夢,他的夢只有象徵、圖像、視覺,但卻沒有言語的對話。 約瑟應該把他怪異的夢存留在自己心裡,尤其是後來他母親會出現和向他鞠躬的夢 (創37:10)。甚至在監獄時,他都能有效為人解夢,並給人帶來幫助,但絕不是給自己帶來益處。他不是哥哥所稱的作夢專家或是希伯來文所說的「作夢之主(baal)」 (創 37:19)。只有在接受了監獄的羞辱和磨練後,他才能好好的解釋、議論、並善用他的夢。


你被困一方,神無所不在!(Recognize that God is Omnipresent When Your Life is Isolated)
37:36 米甸人帶約瑟到埃及,把他賣給法老的內臣─護衛長波提乏。(創 37:36)


更諷刺的是,約瑟的哥哥們本要出賣他,反而幫助了他。迦南因著來臨的饑荒,成為死亡之地。他的兄弟們與他是有血源的兄弟關係,當眾人以為他死了的時候,全家不是每一個人都為他感到難過而哭泣,只有一個哥哥-呂便為他撕裂衣服 (創 37:29-30)。雅各也為他撕裂衣服,腰間圍上麻布,為他悲哀了多日,這是聖經所記載哀慟最久的一件事。(創 37:34) 所有的家庭成員都起來安慰雅各 (創 37:35),但他們卻不會為約瑟感到悲哀而想念他。


約瑟的生命因有神的同在,埃及成了他避難之地。以實瑪利人,是亞伯拉罕的對頭之後裔,但他們只是一些無惡意的商人,所以約瑟並沒有受到傷害。對於約瑟來說,被出賣比住在家更好,最起碼他的頭、他的生命和他的性命都還在。不僅如此,他甚至變成新造的人、成熟的大人以及好鄰居了。


約瑟雖被他的哥哥們虐待、陷害和出賣,但神拯救了他、改變了他、又使用他。在未來的十三年裡 (創 41:46),除了神的同在、陪伴和看顧外,他一無所靠。當約瑟在迦南時,神也在迦南,但那時約瑟並不尋求神、也不在乎神、更不認識神;但在埃及時,他不再把神當作陌生人或訪客,而是一個朋友和同伴。


戴德生 (Hudson Taylor) 說:「壓力有多大並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壓力是否攔阻你親近神,或促使你更貼近祂的心。」2


結論:漢娜‧史密斯(Hannah Smith)說:「在一生中,我們要肩負的最大重擔是我們自己;最難管理的也是我們自己。」成熟並不是一件免費的禮物,也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它不能催促、不能買來、也不能繼承的。處理夢容易,但處理人、事和環境卻是另一件難事。當麻煩、衝突、誤會出現時,你是問題的製造者,還是問題的和諧者?你是幫助者,還是攔阻者?你曾過做甚麼事來彌補或挽救你的過失?事情的障礙、麻煩和困難會使你沈淪,還是能激起你的屬靈成長?縱使人生道路漫長、崎嶇又不平,你是否有信心、並樂意地繼續跟隨神?


————————–
1 本篇由吳金妍整理。
2 Charles Swindoll, Grind I 99.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