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福音手冊)拾玖。受苦的主

七‧背十字架(約十九 17)

每一個受刑的人都要背著自己的刑具到法場去,我主也不能例外,祂好像以撒背著獻燔祭的柴一樣。祂出到城外受苦,是背著那凌辱的刑具,忍受祂所受的凌辱,原文是背著它受凌辱,指背十架而言(來十三 13)。十字架高七尺至九尺,橫五六尺,重數十斤。我主已受重傷,實無力背負。西門——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可十五 21;羅十六 13),和主二人一人扛一頭往前走。但主實在連十字架的一頭也扛不動了,幾次慘倒在地上。西門背著十字架這一頭跟主走,說些安慰主的話,也許他曾聽見過主所講的「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的道理。他實行了跟從主的教訓。但主自己背不動了,西門自告奮勇把十字架完全背起來,跟著主耶穌出到城外,分受祂的痛苦。

八‧釘祂在十字架上

受苦的主已到最苦的時候,十字架是多麼可怕而殘忍的刑具!釘十字架是多麼淒慘和痛苦的刑法!最初的時候,腓尼基人只用一根木樁,一頭削尖,從犯人的肛門插入到腹部,然後豎立在地上。也有用木樁從犯人肋下刺進胸部的。這種極刑,使人難以形容其痛的慘狀,後來在木樁上加一槓木成種種的架形,有十字形的,有T字形的,亦有X字形的,還有Y字形的。我們的主頭上還有一個罪狀的名號。我主被釘,大概是用十字形的木架。他們先把十字架放在地上,主就被放在架上,兩個羅馬兵,一人一頭的把主的左右手和雙腳用五六寸長的粗釘子穿了,鮮血往上噴射,往下流出。祂痛,實在痛,痛極了,無法描寫祂的「痛」, 祂的眼睛沒有痛苦的淚流出來,但祂的苦淚卻向裏流,配合著向外流的寶血,流下來成了永遠救贖的泉源,洗淨了千萬人的罪污。

主啊!我用什麼報答你為我流血的厚恩大愛呢?

九‧十字架上的侮辱

1‧分祂的外衣,為祂的裏衣拈鬮約十九 23~24
2‧從那裏經過的人辱罵祂可十五 29
3‧譏誚祂太廿七 39
4‧祭司長、文士、長老們戲弄祂太廿七 30~31
5‧兵丁也戲弄祂路廿三 36
6‧同釘的一個犯人也譏誚他路廿三 39
7‧同釘的兩個強盜也是這樣譏誚祂太廿七 44

原文犯人與強盜是兩個絕對不同的罪人名稱。馬太、馬可都說那同釘的人——多數字指兩個強盜——都譏誚主。有人說很可能是先有兩個強盜被釘,後有兩個犯人被釘,其中一個犯人沒有譏誚主卻悔改了。有人說這四個同釘的,都是巴拉巴的部下,兩個是軍事的犯人,兩個是政治的犯人(姑贅之以作研究資料)。

還有人諷刺祂向以利亞求救(可十五 35;太廿七 49)。

十‧父神離棄祂(太廿七 46)

「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門徒的逃散,朋友的遠離,算得什麼呢?自己人的辱罵,外邦人的毒打,也可忍受得住, 十字架這種慘刑,也甘心受了, 因為慈愛的父還同在(約十六32)。為著要完成父的計劃,這受苦的幽谷是必須經過的。但,現在呢!因為擔當了千萬人的罪孽,成為咒詛的罪人,成了「罪」。

慈愛的父轉臉不顧,以公罬向著祂(賽五九 2)。祂沒有罪,卻為我為你為千百世的亞當子孫受了被父離棄祂的「極痛」。怪不得大地震動,磐石崩裂,墳墓裂開,幔子裂為兩半了。

「我告訴你們, 若是他們閉口不言, 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是的,我們若不分受主的痛苦,大地與磐石必要忍受不住, 崩裂起來了。

我的主,我願替你流血,替你流淚,我願分擔你的苦楚,同喝你的杯。但你已經「得以完全,就為凡順服你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你因受苦難得以完全」,「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你已為我嘗了死味,你的愛已經包圍了我, 像濃厚的空氣包圍了我一樣。我怎敢離棄你呢?我怎敢背道呢? 我怎敢出賣你,三次不認你呢?我怎敢再把你釘在十字架上呢?

十一‧我喝了(約十九 28)

主的痛苦已經極重,神經衰弱,太陽把祂曬得頭昏。血往下流,使祂忍不住那些常人所不能明瞭的乾渴。「祂渴了」,我們才能永遠不渴,可以飽飲生命活水。因此祂可以說:「成了」! 偉大的救恩成功了,天父的計劃完成了,魔鬼的權勢卻打破了, 法律的捆綁解除了,先知的預言應驗了,舊約的豫表也實現了。成了,祂成功了!

清朝的康熙皇因主受苦,作了一首數字十架頌:

功求十字血成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
徒方三背兩番雞;
五千鞭撻寸膚裂,
六尺懸垂二盜齊;
慘慟八垓驚九品
七言一畢萬靈啼。

十三世紀歐洲也有一首詠馬利亞悲子的詩:

慈娘直立何憂傷,
十架眼前淚汪汪,
愛子此時架高懸,
如杵直搗母心傷,
痛哉慘極且悲甚,
被刀刺透味竟嘗。

十二‧扎祂的肋旁(約十九 34)

主雖然死了,但祂的痛苦還未完畢。有一個兵拿槍扎祂的肋旁,扎了一個可以用手探進去的大洞, 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祂的心破碎了,祂實在死了, 他們的辱罵早已破了主的心,他們的打和侮辱使主已如臘鎔化了。這最後的一扎,使主的心完全破碎了,是的,祂的心破碎,為要得著千萬人的心。祂的心裏流出血和水,好叫每一個信徒用水與血配合著神的靈為祂作見證。

祂為我們開了一個泉源,要洗罪惡與污穢,但那扎祂的人, 有一天要看見祂降臨,也要因祂的審判哀哭。那時人們的罪惡要扎破每一個人的心房,要受那流祂血的報應。

感謝那為我們受苦的主,祂實在減輕了我們在今生所受的苦楚,變為至暫至輕的苦楚,也感謝那犧牲愛子的父神,有一天祂要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這一切都過去了,都被那復活的主的生命吞滅了!願榮耀全歸與永活的神和被殺的羔羊。阿們!(1946 寫於甘肅蘭州)



相關(靈修文章):


# TAG

Dr. Bisi Afolaya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