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分享)參孫--從失去一切到回轉歸神

(士十六6-30)
香港 梁偉基傳道

當我們讀到參孫的事蹟時,我們必定對參孫的能力發出讚嘆,他有得天獨厚的神力,試問在眾士師之中甚至是各時代之中有誰能及他?可是我們同時也甚為驚訝,他居然會栽在一個外邦女子大利拉的手中。為何經過三次試探之後,他仍願意將神力來源的祕密告訴大利拉呢?他明明知道試探的背後是有非利士人牽涉在內的。這是何等的超出常理和難以解釋!

參孫輕看他的身份︰參孫自出娘胎就歸神終身作拿細耳人(非利未人而可以服侍神的人),不可用剃頭刀剃頭、清酒濃酒都不喝、不潔之物更要遠離,這是親近神的要求,愈接近神的人神就愈有要求,因為神要人認識祂是如何的聖潔。可是參孫卻喜歡外邦女子、生活率性而行,雖然很豪氣,卻失去了生活上的約束。他做了二十年士師,到了最後階段,他居然睡在大利拉的懷中,完全迷戀著這非利士人的女子。其實按照參孫以往的戰蹟,他曾將計就計地放火燒了非利士人的禾稼,繼而擊殺一千非利士人,顯出他是一個有心思而非只是有勇無謀的筋肉人。

參孫自負不能警醒︰在大利拉的戀情與被出賣之間,他清楚自己每次都是被出賣,但是參孫力量之大,使他完全充滿了自信,並演變成自負及目空一切,他自忖大利拉再奸詐也害不了他。因此可以理解為何在最後的誆哄中,他連最隱密的力量來源也告訴了大利拉。參孫雖為拿細耳人,卻沒有將「分別為聖」放在眼內,甚麼條例都犯了,最後只剩下頭沒有剃,所以當他頭髮被剪之後被捉拿時,他仍想照常活動筋骨,結果前後判若兩人,無力反抗了。當一個人的恩典用盡之後,羞辱就來了。

失去神的能力,才知有神的能力,是何等可悲,把神的能力一直當作自己的能力。於是神慢慢地在參孫的人生中消失了,因為他天不怕地不怕,氣吞河山,何需要「靠神」?到了失去能力之時,神卻再次在他心中出現。參孫的人生中只有兩次禱告,一次是擊殺一千人後很口渴,向神求水;一次是眼被剜去,失去神力之後,他兩次祈禱都是在無助之中,使他想起神。所以神可能會將我們放於無助的地步,使我們向祂求助,從而經歷神的能力。

參孫縱慾失去鬥心︰其實若果參孫早一點與神建立親密關係,可能有更大的成就。看來參孫慢慢地失去主動出擊的動力,只是將自己當成「紙板士師」,作以色列的阻嚇防衛力而已。按照參孫的能力,完全將非利士人消滅也不是難事,可惜他的付出與職位不相稱。

參孫被列信心英雄?希伯來書作者列出許多信心英雄,包括撒拉、基甸、耶弗,他們雖各有缺點,也同時具備很多優點,可是參孫問題太多了。除了他最後的祈禱,參孫幾乎沒有任何與神相遇的空間。由參孫慢慢地將拿細耳人的禁戒開放,至被剃頭為止,他對神的信心一直往下跌,直至谷底,完全不知道神已經離開了他。後來頭髮重新生出,於是他作了一個禱告,他願重新奉獻自己,用最後的機會與三千非利士人同歸於盡,比活著所殺的還多 (士十六27、30)。這個重新奉獻的信心、重新歸神的這一點信心,使他成了信心英雄!重新奉獻!是何等寶貴!

可是參孫的經歷也提醒我們,不要在最後機會才醒悟,或者根本沒有最後機會,能夠及早回頭豈不是可以大幹一番,將人生的價值盡獻予神?可惜啊!參孫只能作一位悲情英雄,極其量只算是慘勝而已。(作者乃樂道會九龍城堂傳道)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