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追思蘇佐揚牧師

voice-216

美國 邊雲波牧師
早在認識蘇牧師以前,我們當年那些大學的弟兄姊妹們,就經常學唱「天人短歌」,甚至能背誦著唱一、二十首經文詩歌。我記得很清楚,那時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大約有二十位弟兄姊妹,每晚六點到六點半,必定聚集禱告。禱告的開始或禱告中間, 就時常背誦著唱一些聖詩副歌或「經文詩歌」。

後來也見到了蘇牧師創辦的《天人報》。便把我寫的一首小詩《忠僕心語》寄給了蘇牧師請他譜曲。《忠僕心語》的背景是:抗日期間,王明道先生冒著生命的危險,堅持拒不參加日本人控制的「基督教聯合促進會」,因而被日本人請去「談話」。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叫你去「談話」,一定兇多吉少。去談話的前夜, 他和信徒們表述了至死不屈的心志。《忠僕心語》幾乎是按照王先生那一夜的原話而寫的。

我把那首詩詞寄給蘇牧師的時候,沒有寫上自己的姓名,只是 以「小羊」自稱。他為該詩譜曲後,回信給我也稱我為「小羊弟兄」。以後多次通信,他仍不知道我的姓名。《忠僕心語》的詞曲,早已被編入某些大陸的詩集。後來也刊登在天人之聲 214 期 第 33 頁。

以後蘇牧師到了上海在主日學協會負責文字工作。有一次我和楊紹唐牧師一同去訪問他。他們談及在華北神學院學習的情形較多,我當時只不過是廿多歲的年青人,多在聽他們談論,偶爾也談幾句話,蘇牧師也很客氣。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我就是那隻「小羊」。事實上蘇牧師只比我大九歲,但他的談吐,修養,對事對人的態度,卻十分成熟,滿有智慧。當年我還以為他比我大十多廿歲哩。

1949 年之後我仍然在邊疆事奉。1953 年到王明道先生處受教, 幫助老人家做點文字工作,起初一切如常。但 1955 年王明道先生被捕後,突然風雲激變。不少神的僕人和信徒被關進監牢或勞動改造。我也是其中的一個。那時候大家沒有聖經,沒有詩歌。但大家素日背誦下來的經節和聖詩,還可以在心中默想或無聲的歌唱,成了大家隨時的幫助。其中,蘇牧師的經文詩歌,既有經文, 又能默默地在心中歌唱,可謂一舉兩得。我覺得對當年無法讀經、 唱詩的聖徒們,那些經文詩歌對大家的幫助很大。

我自己被捕後,一直到勞動改造期間,起初還能常常禱告,求神(像四十年代末那樣)復興中國的教會。但是禱告了十幾年以後, 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間,覺得越禱告教會越荒涼,越禱告苦難越加重,心中軟弱,甚至不明白神為甚麼不聽禱告?後來有一天,蘇牧師的一節經文詩歌在我心中生發了力量: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主的慈愛永不離開你!這節經文短詩使我的心靈有 了轉機。到現在來看,中國的信徒苦難真的像大山挪開、小山遷移一樣。當年有些人這樣狂言:中國的基督徒已經消失了!現在很清楚,他們倒是像大山、小山一樣被挪開而消失了,然而中國信徒經過了火煉,卻增長到了幾千萬!真是神的意念遠遠地高過了我們的意念!

得知蘇牧師的工作並未因為他的安息而停止,他所創辦的《天人之聲》仍如期出版,最近收到了新書《天人幽默精選》,共有幽默 160 則,傳道人籍著聖靈的帶領,可以在講道中作為比喻之用,因為其中不少是智慧之言,發人深省。願主使用蘇牧師的遺作,也使用他的同工,繼續作成主托給蘇牧師的有意義的事工!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