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5,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見証)活得有意義

香港 容顯懷

信自己

小時候住在一個不到250平方呎的斗室,哪不單是一家六口起居之所,也是爸爸製造鐵閘的工場。不知從哪個時候開始,爸爸經常酗酒,亦染上賭癖,債主經常找上門。最後,媽媽要到工厰裏去做工,我們也要在家中穿膠花幫補家計。姐姐讀完中一便輟學。爸爸在某些方面不能自制,但他仍是望子成龍的。為準備我升上中學,他特意請了我小學老師,在開學前給我補習。無論家境如何轉變,我都有充足的零用錢上學,使我可以專心學業,最後還考上大學。畢業後當中學教師9年,輾轉獲大學教育學院聘任。

艱苦的成長經歷使我相信成功須苦幹、需要靠自己,並漸漸養成「人定勝天」的觀念,使我長期抗拒信靠神。由年青時在一所天主教中學開始,至兒子、太太和岳母都先後信主,我始終如

一–堅持信自己!

「裸退」的決定

退休前一年,身體發出連串的訊號提醒我是時候退休了,但因太喜歡自己的工作,思前想後–退還是不退?「半退」還是「裸退」?幾經掙扎後,覺得唯有「裸退」才可以讓我這個工作狂真的退下來。一年後正式退休,發現癌症指數再度超標,頓時坐立不安,想起妹夫送给我的一本書(HALF TIME: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作者Bob Buford)。看到success和significance兩個字,我問自己:我是否成功? 我所成就的是否有意義?自己畢生從事教育工作,學生無數,當中很多都是好老師,用生命影響生命。故此,認為自己是成功的、所成就的都具意義的。但我想知道,作者所指的success和 significance跟我所認知的是否一致呢?

對書中下面的一句說話特別有共鳴,忍不住讀出來跟太太分享,雖然當時她是在一個半醒半睡的狀態當中。

God’s desire is for you to serve Him just by being who you are, by using what he gave you to work with. (Buford, p.160)

讀到這句時,我問自已:上帝給我的恩賜是什麽?回顧自己的大半生,我醒覺到自己是多麽蒙恩!我應該用上帝給我哪些恩賜去事奉祂呢?經深思後,我低頭向神禱告:神哪,感謝您給我說話能力和教導別人的恩賜,我願意將我的餘生交託給您,將更多人帶到主的面前。接着,我的內心有着前所未有的平靜,把生與死的問題完全放下了,因我深信主已經給我一個很好的安排!至此,我明白不應再追問自己是否一個成功人士;而是要以Bob Buford為榜樣,去追求具意義的新生命!對我來說就是:事奉主!

當頭喝的決志過程

為事奉主,我向兒子和家人表示希望參加他們教會的啟發班,他們聽了都為我而高興。可是啟發班已經開始了,下一期是6個月後。我按耐不住發了一個電郵給啟發班的負責人,陳述我的健康情况和渴望認識神,請求作特別處理,批準我中途加入。感謝主,一天後我收到教會的正面回應。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馬太福音七7)

啟發班第一堂的講題是:什麼是罪?起初我認為罪不外乎是哪些姦淫擄掠、謀財害命等罪行,我怎可能是一個罪人呢。殊不知,當傳道人指出「自我中心」(不以神為行事的中心)都是罪的一種,我邊聽,邊反思。立時間,我感到臉红耳赤,因想起最近發給太太的一個WhatsApp訊息,內容撮要如下:對不起,剛才發很大的脾氣,我想原因是:
1. 最近又受癌指數超標的消息影响,…

2. 我不想這麽早退休,因為我怕你要我做家務、尤其是洗碗!是真的!我小時候已經用媽媽給我上學用剩下來的零用錢叫妹妹代勞 (因自小我們四兄弟姊妹便要輪流分擔家務)!
想到這裏,我醒覺到我是何等自大和以自己為中心,忽略和看不起身邊的人,認為洗碗和做家務是卑微的工作,不值我花時間在這方面。我的時間是寶貴的,應該花在有意義的地方。更甚者,我還利用父母對自己的厚待(我是家中唯一能每星期都有零用錢,弟妹都沒有,因為他們在附近的學校就讀),欺詐妹妹為我代勞。回想起來,覺得真對不起妹妹!心感內疚!

所以,當傳道人呼召誰人願意接受主耶穌為生命中的救主時,我毫不猶疑把手舉起來,因我確切知道自己是徹頭徹尾、罪加一等的罪人。感謝主,給我當頭的棒喝,叫我認清自己過去所犯的錯,使我誠心誠意接受祂為我心中之救贖主!

可是蒙恩的卻是我這個自大、又經常以自我為中心的被造者,實在不配。我無以為報,謹誠心將此見證獻上,希望能引領更多人到主的面前!榮耀歸於主!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