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地獄的啟示:十九、地獄的顎

天堂地獄的啟示

第十九章──地獄的顎

第二天晚上,主與我又走進地獄。

主說:「我們差不多看完了地獄,我的孩子,我沒有讓你看到地獄的全部,但是我所給你看到的,我要你去告訴世上的人,告訴他們地獄是真的,這報告是真的。」我們走著,就停在一座山上,面對著一個小山谷。我眼所及之處,都是一堆堆人的靈魂,排在山邊。我可以聽到他們的哭聲,很響的吵聲充滿整個地方。主說:「孩子,這是地獄的顎了,每一次地獄的口打開,你就會聽到那大聲音了。」那些靈魂試著出來,但是卻不能夠,因為他們全部是被嵌在地獄的山邊的。

當主耶穌講話時,我看到很多黑形體的東西,在我們四周跌落下去直到山底下,發出「噠」的聲音,邪靈拿著很大的鏈子綁著那些人的靈魂,拖著他們走,主耶穌說:「這些是在地上剛剛死了的人的靈魂,他們正來到地獄。這種活動是日夜進行的。」突然間,一種很大的肅靜充滿了這地方,主說:「我愛你,孩子,我要你去告訴世上的人關於地獄的事。」通過顎旁的洞口,我可以深入的看到地獄口腔裡的情形,許多痛苦和折磨的哭聲從那裡發出來。我在想:這些事幾時能夠停止呢?我會很高興能從這些事上出來得安息。

接著,突然間,我感覺到很失落。我不能說我怎麼知道,但是我心中肯定主耶穌離開了!我感到很憂傷,我轉身去看剛才他站著的地方,肯定的,他不在了。我哭叫著:「不好了!不要再來一次!主耶穌,你在哪裡!?」接下來的會使你感到懼怕。我禱告這事能使你懼怕到願意來信靠主耶穌;我禱告你會悔改你的罪行,而不去那可怕的地方;我禱告你會相信我所記述的,因為我不願任何人經歷這些恐怖的事。我愛你,希望你會在還有希望和機會的時候,清醒過來,以免太遲了。你若是基督徒,而你正在讀這事,你要肯定你是得救的。要隨時預備好見主的面,因為有時事情來得突然,你沒有時間悔改!要保持你的火一直燃燒,你的燈添滿油,要時時預備好,因為你不知道他是幾時再來!你若還沒有重生,請讀約翰福音3:16-19,你來呼求主的名,他會拯救你脫離這折磨之地。

當我在呼喊著主耶穌,跑下山坡去尋找他。我被一隻大的邪靈阻擋,他手中拿著一條大鏈,它譏笑說:「你是無處可逃了!女人,主耶穌不到這裡來拯救你!你是永遠在地獄裡了!」

我哭喊著:「不,不可以啊!讓我去吧!」我用盡力量與它掙扎,但是不久卻被那大鏈綁住了,而被丟到地上。當我在地上躺著的時候,一種很奇怪很粘的一層東西來遮蓋我的全身,而且味道很臭,使我感到非常噁心,我不知道接著要發生什麼事。然後,我感到我的皮和肉開始從我的骨頭上跌落下來!我極其恐懼的不停的大聲尖叫著「主救我」,我看著自己,看到許多的洞開始在我剩餘的肉中出現了,我開始變成髒灰色,那灰色的肉從我身上掉落。我的身體,腳,手,胳膊全都充滿了洞,我哭喊著說:「不好了!我現在永遠在地獄裡了!」我開始感覺到身體裡面有蟲在爬,往下一看,見到我的骨裡充滿了蟲,甚至當看不見到它們時,我仍然知道它們在那裡。我嘗試把它們撥掉,但是有更多的蟲代替它們。我可以真正的感覺到我的身體在腐爛著。是的,我那時知道這一切,也可以很清楚的記得,在世上發生過的事情。我可以感覺到,看到,嗅到,聽到,嘗到地獄的折磨。我可以看到自己只是一具骯髒的骷髏形體,但是卻可以感受到一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看到其他跟我一樣的靈魂,眼所能及之處,盡是靈魂。我痛苦地喊,「主啊!主啊!」我要死,但卻不能死。我感到火又燃燒著我的腳,我尖叫起來:「主啊,你在哪裡!」我在地上翻滾,跟其他靈魂一起哭泣。我們躺在地獄的顎裡,一堆堆的,好象被丟棄了的垃圾,心裡充滿了難忍的痛苦。我一直不停的呼喚主。我在想,是不是一場夢而已呢?我會醒來嗎?我是不是真在地獄裡?我是不是犯了大罪而失去救恩了呢?我有沒有褻瀆了聖靈了呢?我記得我所有聽過的聖經教導,我知道我的家庭是在上面的一個地方。

我很恐慌的發覺,我的確是在地獄裡,就如我曾看見過和談到過的,那些失落了的靈魂一樣。我感到非常奇怪,我竟能看透我的身體,那些蟲又開始在我身上爬行。那種感覺很恐怖,我又害怕又痛苦地尖叫。接著,有一隻污鬼說:「你的耶穌使你失望,是不是?現在,你是屬於撒旦了!」它把我舉起來,放我在某件東西的上面,口中發出大聲的邪笑。我不久就發覺到我是在一隻活屍般的動物的背上,那只動物就如我一樣,是髒灰色的,充滿了污穢和腐爛著的死肉,一種很可怕的氣味充滿了那骯髒的空間。那只動物把我載到一條很高的壁階上,我們經過了很多在哭叫著求救的靈魂,我聽到那地獄的顎打開的大聲響,更多的靈魂從我身邊跌落下去。我的手是被綁在我的背上的,那疼痛不是連續不斷的,它是突然來到,也突然消失的。每次當那疼痛臨到時,我就尖叫,然後它們離開,我就很恐怖地等候它再來。我想著:「我如何能出去呢?前面又有什麼呢?這是不是最後的結局呢?我做了什麼使我來到地獄呢?」我在痛苦中呼求著主。我哭泣,但是卻沒有眼淚流出來–只是啜泣,震動我的全身。那動物在某物面前停下來,我向上看,見到一間很美麗的房屋,裡面充滿了奢華的財寶和閃閃發亮的珠寶,在這房間的中間,坐著一個很美麗的婦人,穿著皇后的衣服,我在絕望中想:這是什麼呢?我說:「婦人啊,請你幫助我!」她走上前來,往我的臉上吐痰,詛咒我,對我說了很多骯髒的話。我哭著說:「主啊,接下來還有什麼呢?」那女人發出一陣邪笑。

就在我面前,那婦人變成一個男人,一隻貓,一匹馬,一條蛇,一隻老鼠和一個年輕人。她選擇要變成什麼就是什麼。她有很大的邪力。在她的房間上頭寫著「撒旦的皇后」。

那動物繼續前進,對我來說,好像是經過了許多個小時它才停下來。突然一陣顛簸,我就從那動物的背上被拋下來,跌在地上。我看上去,見到一群騎著馬的人向我跑來。當他們經過時,我被擠到路旁去。他們也是骷髏形體的人,同樣充滿那種髒灰色的死亡色彩。等他們過去之後,我就被拉起來,被關在一個牢房裡,有人把門鎖了,我很害怕看到那四周的囚房,就哭泣著祈禱,但是卻沒有果效,我哭泣,我悔改我的罪一千次。是的,我想到許多事情我應該去做而卻沒有做,應當做到卻沒有做到,我悔改那些我做錯了的事和那些我忽略去做的事,我重複地呼叫著上帝來幫助我,我看不到他,也感覺不到他的同在。我在地獄裡正如其他我曾經看過的失落的靈魂一樣。我跌在地上,痛苦地哭泣。我感到自己是永遠地失落了。

時間又過了很多個鐘頭,那地獄的顎打開時的大聲音,時時都能聽到,許多靈魂都跌入地獄。我一直不停地呼叫:「主啊,你在哪裡!」沒有回應,那在我靈的形體裡的蟲,又開始爬動,我可以感覺到它們全部在我的裡面。死亡在每一處。我沒有肉體,沒有器官,沒有血,沒有身體,也沒有希望。我一直把那些蟲從我的骨頭中抓出來。我知道四周圍發生著的事情。我要死卻不得死,我的靈魂是永遠存在的。我開始唱關於生命和主耶穌寶血的大能拯救世人的歌,當我唱時,有很大的邪靈,手拿著矛前來大喊道:「停止!」它們用矛來刺我,我感到被很熱的火光燃燒,它們一直不停的刺我,念道:「撒旦是這裡的神,我們憎恨耶穌和他的一切!」當我不肯停止唱歌時,它們就把我從牢房帶出來,拖我到一個很大的洞口,它們說:「如果你不安靜下來,你的折磨會更厲害!」我停止唱歌,最後,它們又把我關回囚房內。我記起聖經一節關於墮落天使的經文,他們被鎖鏈綁住直到最後的審判。我在想,這是不是我的審判呢?「主啊,拯救在世上的人!」我哭喊著,「喚醒他們,以免太遲了!」很多聖經的經文來到我的思想裡,但是我害怕那些邪靈,所以沒有說出口來。呻吟聲,尖叫聲充滿了這骯髒的空間,一隻老鼠爬近我,我把它踢開,我想到丈夫和孩子們,又哭了起來:「上帝啊,不要讓他們到這裡來啊!」因為我肯定的知道我是在地獄。上帝聽不到我的禱告,全能的上帝的耳朵是向地獄的哭泣聲關閉的!我如此想。一隻很大的老鼠跑上我的腿咬我,我尖叫起來把它拉掉。我感到一陣閃電般的刺痛。不知哪來的火突然朝我燃燒過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是一個去到地獄的罪人。我哭泣道:「死亡啊,請快來!」我的哭泣聲好像是充滿了整個地獄的顎,其他的靈魂也加入了我的哭聲–永遠的失落–沒有出路–我要死卻不能死。

我跌在地上,好像一堆垃圾,在受著一切的折磨。我又聽到那地獄的顎打開,更多的靈魂進來了。那火現在燒到我了,一種新的痛苦加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一切所發生的,我有一個敏銳、正常的頭腦,我知道這些事,知道當那些在世上的人,罪未得赦免而死去的時候,必要來到這裡。「上帝啊!拯救我!請拯救我們全部!」

我記起我的整個人生和所有那些跟我傳主耶穌的人,我記得我如何為病人禱告主請求醫治,我記得他充滿愛和安慰的話和他的信實。我在想,若我在世上能更象主,就不會來這裡了,我想到上帝給我的一切美好的東西–他怎樣給我空氣,食物,孩子們,家庭,各種享受的東西。但是,如果他是個美好的上帝,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我沒有力量起身,我的魂一直在哭泣著「讓我出去!」在我的上面,生活還是繼續著,我知道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他們還是過著平常的生活,我知道在上面某處的歡笑,有慈愛,有仁義,但是這些也因著我受著那種恐怖的痛苦,在我思想上開始消失了。一種昏暗、骯髒的霧充滿了地獄的這個部分,這裡整個地方充滿了一種暗色的黃光,還有腐爛的肉的氣味,真是非常的難受。時間過得好慢,一分鐘如一小時,一小時如永遠一般。這些事幾時能停止呢!

我沒有睡覺,沒有休息,沒有吃東西,沒有喝水,感到十分的飢渴,是我在一生中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程度。我非常的疲倦,非常想睡覺,但是那種痛苦一直沒有停止。每一次地獄的顎打開時,它們就把一大堆靈魂投入地獄裡。我在想,不知有沒有我認識的人在其中。它們會把我的丈夫帶來這裡嗎?我已經在地獄的顎好幾個鐘頭了,接下來發覺有一種光開始充滿那房間。突然間,那火停止了,那老鼠跑掉了,疼痛也離開了我的身體,我尋找逃走的路。我在想,到底是什麼事情發生了呢?我從那些地獄的洞口看出去,知道有很可怕的事要發生,然後地獄開始震動,那火又來燃燒了,老鼠和蟲的折磨又開始了,我的魂充滿了非常難忍的疼痛。我哭泣著:「上帝啊!讓我死吧!」我開始用我的骨手用力敲打囚房的地,大聲尖叫哭泣,但是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理會。突然間,我被一種看不見的能力舉起來,離開了那囚房,當我醒來,主和我在一起。

「為什麼!為什麼!」我大聲地哭泣,絕望地倒在他的腳前。主說:「平安,安靜吧。」我立刻有了平安,他輕輕的把我抱起來,我就在他的懷裡睡去了。第二天,當我醒來時,我感到很不舒服,連續好幾天,我在記憶中重新經歷地獄的恐怖和其中的折磨。晚上,我會在驚呼中醒來說有很多蟲在我裡面爬,我非常懼怕地獄。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