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永恆神聖的時空

從羅馬廢墟走到梵蒂岡,又是另一種感受,彷彿從古帝國的殘骸中,重建起光輝典雅的新文明,這就是由中世紀到文藝復興,再由文藝復興到巴羅克時代的基督教建築和藝術。

梵蒂岡永遠讓你有種空廓奇詭的寛敞感,其廣場面積可能不及天安門廣場,但設計卻讓你有種總是走不完的感覺;博物館或許不及羅浮宮大,但長廊的天花設計和無數精緻的天花繪畫,總讓你一眼看不盡,停在任何一點都像要重覆地觀賞下去,彷彿走進了永恆,在那刻無止境的延展之中移勳,不能匆匆而過。

到西斯廷教堂,只要一仰首,就會目瞪口呆,米開朗琪羅在天花上繪畫的神聖歷史,叫人彷彿定在這空間,為其渾然力氣與渾厚的虔誠所震撼。這就是宇宙創造之莊嚴與人類苦罪之掙扎,一切都打入心靈深處。

再隨著忙亂的遊客群,在烈日下排隊入聖彼得大教堂,又突然被其崇高寛廣的氣氛所籠罩,像走進了偉大的聖域,令人要跪下禱告,申訴苦情,這就是千多年的宗教精神和藝術了。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