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之情

偉大的愛,來自心中湧流的悲憫不忍,那是一種惻然之悲,為他人的苦難而流淚。

但遇著一些沒有苦難,甚至有奸惡的人,你能不能愛呢?

當孔子遇到陽貨和季氏這種人,當耶穌被教條主義者釘在十字架時,能否愛這些害自己的人呢?作為受害者,不可能再生悲戚不忍,如果這時候仍能愛害人者,這才是最偉大的愛。

這種愛最先來自嘆息,對害人者的封閉和無知有所嘆;對權勢被控制在害人者手中有所嘆,對人的愚昧有所嘆。

但嘆只是無奈,不是愛。愛必須來自恕,完全寬恕接納其罪惡和愚昧,但人又如何能有寛恕的心呢?

人能寬恕,因人發覺自己也是被寛恕者,這感受來自一種信念,即宇宙間是有一個愛的真理存在,天地萬物之生息,來自宇宙終極的智慧和深情,這終極的情終會寬恕接納痛悔的心靈。

自己已蒙受寬恕,且知這終極之情亦必愛那害自己的人,了悟此理,遂可解除對其敵視,而愛自己的仇敵了。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