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意義立根之處

記得大學一年級時,寫了一文論人生意義,列出歷代十派哲學去解決人生問題,但又把十派哲學的出路都批判而否定了。最後以人生永無答案,生命終級只是一片虛無結束。

一位中文系的女同學說:"你提出的十條出路都很好,但你又全部將之封絕,似乎很殘忍。"我說:"你看現實世界,處處戰亂,人間本來就很殘忍,一切聖哲賢人,都為人類設想出偉大的價值,但人又將這些價值摧?,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既創造出理想,而後又要將理想消滅。人活在這個罪惡的世界上,是亳無意義的。"該同學很惋惜地看著我,無話可說。

我那段日子常常偷偷地哭泣,感到無限的悲慟,因從十四歲開始讀中西哲人的著作,到二十歲發覺一切答案都不能解決人類的苦難。

當時寫信向唐君毅老師求教,他回信指出:"你為人生無意義而感到極大的悲慟,試自我反省一下,你的悲憫心從何而來,你就知道美善的根源何在。" 被唐老師一言驚醒,何以我心會悲慟,因心靈對人類的苦難有一種善意的同情,這善意的同情,豈不正是人類價值的根源嗎?人生的的義豈不是立根在此嗎?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