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白尼的故鄉

最近應瑞典華人團體之邀,作北歐華人夏令會的講者,趁機過波羅的海,到波蘭但澤市,流浪了幾天,跑到華沙反思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悲劇,也到格但斯克列寧造船廠的三大十字架紀念碑,默念工人多年掙扎示威,在廣場被射殺,終得到一九八九年的解放。此外,也到古代條頓武士國重地馬奧堡及哥白尼工作地芬雅堡,發思古之幽情,回顧神聖羅馬帝國的歷史。

芬雅堡位於從前的東普魯士,對著波蘭內海,外有一長沙州,包圍著一美麗海域。在格但尼亞認識的波蘭朋友帶我去,經過林蔭小山丘,遠眺內海,景色優美,他告訴我,希特勒在這山丘建有別墅,常在樹林中觀海,而山下則有納粹集中營,殘酷迫害波蘭人和猶太人,此外也有著名的練馬場,是普魯士帝國的騎術學校。

汽車後來駛入一些中古式的小鎮,開始由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中世紀。芬雅堡也是中世紀的古城,在小山丘上,下臨內海,斜陽海風,藍天白雲,非常舒暢,想當年哥白尼就在這清幽環境中思考天體運行之道了。

芬雅堡正中有一巨大的十六世紀教堂,為哥白尼工作的教會,建築古樸宏大,是羅馬式和哥德式風格的結合,周圍環以十七世紀的古城牆,有一高城樓,我爬上樓頂,把古教堂的莊嚴勢態看個清楚,且見下面內海的古港口及到處有高塔的古城風光。

仰首觀天,白雲浮過,想當年哥白尼大概也在類似的城樓中觀天默想。目前的這座城樓建於十七世紀,在哥白尼之後,但相信當時也必有城樓,供他仰視天象。紅日東升西沉,晚上星光燦爛,然後他為教會編訂年曆節期,才漸對托勒密天文學解釋的行星不規則現象有所不滿,轉而純由數學模式推出宇宙新解,就是以日為中心,眾星圍日而轉的理論。

哥白尼的新理論成為世紀性的轉移,由中世紀轉向了現代,他自己至死也不知道自己在歷史上如此重要。他不過是一個教會中的主教助理,一位中世紀形態的學者,生活簡樸虔誠,晚年見到馬丁路德的弟子韋德格斯,才將其理論手稿輯錄成書,在基督新教區流布,竟然改變了世界。

如今大教堂有一棵千年古樹,我在樹蔭下仰觀斜陽閃耀的老枝幹,想當年哥白尼亦在同一樹下沉思吧!西方十六世紀的偉大,在其出了這些不斷突破前人的勇銳人物。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