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自殺是怯懦

  勇於求死的人,有些是被千古紀念的,如文天祥,本著捨生取義的精神,堅持不投降外族統治,卻以刑場為其安樂國,那是為了堅持一點仁義正氣,而甘願犧牲生命,可說是丹心照汗青,千古有餘情。   但因對病苦不能忍受,而堅持求死者,則不是對義的執著,卻是對苦的恐懼。一個人既有強烈要求自殺權利的意志,何以不用同樣意志求生呢?若怕苟延殘喘連累他人,則為何不覺得叫他人動手奪己命也是連累呢?當千千萬萬第三世界窮人飢餓垂死,盼得一飯一水以求生,先進社會中人豐衣足食,卻視求死者為英雄。   求生的意志和對康復的盼望,常會令人絕症逢生,實例多得很,但若容許了自殺的權利,則不但毀人的生命,也否定了人的意志和盼望。   生命的可貴,在其能克服艱苦,頑強地奮鬥,這才能實現人的堅忍和勇氣。執著求死者,是逃避面對和克服苦難,結果亦不會藉苦難的悲劇去淨化自己。   羅里格斯的求死得死,不論其爭取之心如何固執,從人生價值來說,均不能稱為勇敢,反是怯懦,凡自殺者,都是怯懦行為。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