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隱的思考

曾經有一段時間,和妻計劃去隱居,計算一下賣去房子之後,在偏遠而山明水秀之地,以廉價購入新屋,剩下的錢放在銀行,以利息養生,天天和妻在湖邊散步,觀賞野鳥橫空,夕陽蒼茫。

當時因對中國前景看似困難重重,也不能為加拿大做什麼貢獻,加上歷經俗世人間的醜惡,連最信任的人也可以把人陷害封殺,連無過節者亦會無端端侮辱傷害,人性的狠毒與愚昧看得一清二楚。

對世界,對人類實在很難再有信心,反正世俗聲望傷身之虛名,一向只以之為方法門,以永對人間維持參與和關懷,心中真正所求,是更深的靈性體驗及超脫生死的永恆。最好是退入山林,不求聞達,全心讀天下之書,參宇宙之奧秘,寫傳世之巨著,何不與妻兒踏山間之雲霧,聽松濤之妙音,採東籬之菊花,做一片歷史之閑云?自己做事本已抱道家心態,寧願清靜無為,而怕複雜之人事鬥爭與行政管理,妻則更是清淡溫柔,愛文靜地觀山水,從不求任何成就,故兩人差點就從此人間蒸發。

但終於沒有選擇這道路,因為始終覺得對國家眾生有一種情,特別是中國人近百年的苦難,總是心中潛藏沉重的懮患擔當。我們雖無力救中國,也不能減少人類的紛爭,但總可付出一點仁心悲情,真正謙卑地去關愛,去想辦法醫治我們民族文化的痼疾,打破天朝形態的專斷思想,化解那鬥爭憤恨的淚氣,重尋中華民族的靈魂和靈性。

也在此時孕育了「文化中國」的理想,望能以對話來建立多元和諧,以悔悟來突破歷史的循環殘暴,以互相尊重來轉化鬥爭,讓中國最有思想的人,能在互為欣賞下有所溝通,而不自認為絕對真理,論斷天下。結果是奇蹟般地在幾年間將這理想已推到全世界,而又回流到中國的知識界,至今會員已達三千人,大家都有一個信念,就是中國還有希望去開放,更尊重人與文化的尊嚴,中國也須有深厚的文明。終於發覺,原來最高的靈性,仍須在世間中落實,而非憑退隱山林可得也。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