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落後農村

第三個層次,從二○○一年開始我就到農村去,因為中國加入WTO,我想農村可能會遭遇很大的衝擊,我在去年暑假的時候就到了甘肅,因為我跟蘭州大學有交流,順便到西北去看一看。過去我都在沿海與最好的科研機構和大學交流,到那裡演講。我曾經到河南大學演講,河南大學教授跟我講:〝你是第一個海外比較有名氣的學者過來演講,其他學者根本都忘記這些一般的大學。〞但是,還有很多學生在哪裡,他們都是年輕有為的。所以我跑到大西北的蘭州,蘭州大學是一所很好的大學,但是它不是沿海,它的供應比較少,所以它很需要師資,需要海外幫助它提供更好的學術機會,那裡是培養大西北人文學科的基地。因為大西北一發展,跟沿海一樣的貪污腐敗問題將會出來了,我想在這些問題沒有出來之前先建立一些道德培訓中心,大概就可以為大西北提供一些幫助。

我也要求到農村去看一下,結果他們帶我到了甘肅的黃土高原,一看農村還是非常貧窮,很多山區連自來水都沒有,只能靠山頭積雨。之後我到了河北的農村,就是張藝謀的電影《一個都不能少》所講的那個縣。原來河北離北京才半個小時車程的地方就已經很貧窮了。我們是和〝燭光工程〞合作,就進去比較深入地看,一個小學,一個老師,是非常破爛的學校。中學已經有日本人捐了一個教室比較好,但是它的宿舍非常破爛,二十八個學生住一個房間,屋頂都爛掉了,有很多蒼蠅,而且廚房上面有東西要掉下來,學生們拿了東西馬上離開,因為怕上面的東西掉下來。我覺得我們也要為農村做一些工作,WTO的問題還沒有產生已經這麼貧窮了,將來怎麼辦?但是我想來想去怎麼辦呢?農村上億的孩子怎麼救呢?那麼我就想幫助老師可能比幫助孩子更有用,而〝燭光工程〞主要也是幫助老師的。

這麼多問題我也想不通,最後想到只有幫助老師,在農村裡面,通過幫助老師提高水準,孩子們就可以提高水準,水平稍微高一點就可以做一些工作了,他只要文化高一點技術多一點。但是農村的人,只要機會好一點,他們都會考上大學到沿海去了,留在農村的一般都是沒有機會受更好的教育的青年。唯一的是通過郵寄的方式來幫助教育(函授),但是郵寄的方式也是要付錢的,一個人一年大概一千塊人民幣,誰給他付呢?這個我還有辦法,我籌款來支援,所以我打算在加拿大籌到一百萬加幣來幫助中國農村的一部份教師得到大學學位。通過郵寄的方式,這樣他們就不會離開農村了,這是我們想到的唯一可行的方式。現有的問題可能需要輔導,輔導這方面中國可能還需要發展。有一個高層經濟人士對我說,這些事你還是提醒政府動員資源來做好了,你哪裡做得了那麼多?所以這方面還是要靠中國自己做。

我作為海外華人能做的,就是通過幫助教師來提高農村的文化和技術水平,農村一鞏固,中國就鞏固了,這是我心中一個很大的願望。
我的工作有三個層次,一個是與國務院官員的對話,一個是大學,一個是農村。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