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境象

  二○○二年一月,母親身體不斷衰弱,十四日入院檢查,十六日陷入昏迷。在母親昏迷之前三天,教會牧師及會友們到家為衰弱的母親祈禱,期間我心靈裡感覺到一種神聖的臨在,像展開一個光明的空間,見到逝世多年的父親俊朗不凡地在彼岸微笑,揮手等待母親,也在安慰母親。彼岸是一個優美花園,父親似是安息在一片難以形容的上帝榮光世界中。   在記憶中,我幼小時眼中的父親高大英俊,但後來有了精神病後,就變得髒亂、暴戾和恐懼,天天坐在椅子上連續吸煙。我只能在舊相片中看到英俊的爸爸,也只能在幼嫩時期的片段回憶中,記得爸爸有出色的才華,隨口講歷史與古文學,且能吟詩作對。   父親曾言其理想是中原的文化,可惜因著中國的多次災難,他成為一個痛苦的詩人,其橫溢的才華就被埋沒在南方美麗的小島香港,成為被悲劇時代所毀滅的知識份子。   父親的性情改變,成為母親和整個家庭的苦難,但也因此激發出我自少對哲學和宗教有深度的追求,並學會以寬恕和愛心接納他,進一步學會以愛恕對其他人。母親對父親常有怨責,但當我告訴她父親在靈界所見的美麗境象,她很開心地笑,畢竟父親原是她一生最愛的人。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