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醫生帶來的反省 (二)

  謝婉雯及多位醫護人員在抗爭非典型肺炎中的犧牲,使人明白到,香港之中有不少偉大的心靈,以愛心和行動來實現崇高的理想,證明港人不是個個醉生夢死,只求現實利益;讀書人也不是只知怨恨指摘,以侮辱他人來自封正義。   唐君毅教授曾痛心疾首地指出,中國知識份子的精神,本是躬身自省,反求於己,可惜近代卻愛刻毒罵人。   卑斯大學的丘彗芬教授最近與我討論,也提到知識和學術的精神,是以客觀研究後,公正地指出各種不義現象,而後提出批判,批判的動機是愛,從愛而來 的批判,往往在黑暗時代帶來一種價值、一種正義的原則。   本來刻毒罵人,奚落侮辱他人的尊嚴,只是市井之徒的罵街,其表現本就是人性的黑暗扭曲,與批判精神無任何關係。   可惜自五四以來,可能由於整個民族文化在內憂外患中陷溺下來,使一些知識份子開始以嘲弄來取代批判,以指責取代自省。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抓人辮子、無限上綱,隨意陷人以罪、扣人帽子,這都是激進主義的可怕。   改革以後,到九十年代,中國政府領導不再搞鬥爭,中國已由過去的激進主義中走出來,整個民族文化在復甦。想不到這種遺風卻落在一些文化人身上,知識份子常用語言暴力,去批判不同觀點的人,或去攻擊有名望的人,彼此拆台,實在令人稱奇不已。其實要破〝文革〞那套黑暗,當從內心對付自己的仇恨開始,這才是批判與自省的力量。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