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大的母親

  少年時代,看見原是優雅溫文的父親,忽然變得怨憤暴戾,自絕於世,曾激發我深入思考人生的問題,一面實踐解脫苦難的修養,一面渴求領悟終極的美善。從十四歲閱讀莊子及循古法練功開始,到二十多歲,走過了曲折的求道之路,終於憑信念經歷到宇宙本體是一極大的慈悲與親情,而確立了人生之目的。雖然失去了地上父親的形象,但卻體悟到宇宙永恆父親的存在,生命因而得到堅定和喜樂。   三十多年後,母親逝世,我失去了孝敬這位仁愛長者的機會,然而我發覺到,母親一生的偉大犧牲和付出,來自她生命所流露的中國文化價值。中國的大地及其長遠的歷史文化,原是我更大的母親。其深厚的仁義,孕育了我的品格。   可是中國文化這位母親經過一百五十年的深重傷害。從外國的欺凌,到自己的內部鬥爭,不但外在傷痕纍纍,內在更是傷害了整個民族的元氣和自信。亦正因中國無止境的災難,我的父母才會流落香港,志不得伸,而構成家庭的大劫。   當中國近期再要起步向前時,整個民族文化是何等虛弱,何等困厄。我的母親雖已長逝,但我亦須盡力,去孝敬中國這位更大的母親。雖無資財投資,但卻在文化價值和靈性內涵上,提供各種支援,使中國能固本培元,在精神價值上重建自信。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