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城採訪

在耶路撒冷古城中,我於橫街窄巷中穿插,深入採訪這既充滿神聖又充滿種族衝突的地方。

當天是四月六日,巴勒斯坦人在每月六日和九日都舉行罷市示威,抗議以色列過去對他們的殺戮和迫害。

聖城陽光普照,遊客都如常一隊隊在各聖地出入,默想耶穌基督的悲情和苦楚,以及其撫慰眾生的愛。然而在教堂外面的街上,大隊以色列軍荷槍實彈地巡邏,守著重要地點,對遊客非常客氣,對巴勒斯坦人則頗為粗暴。

巴勒斯坦人則大部份關起鐵門罷市,部份仍想做生意的,則開了一門口,笑容滿面地邀請遊客進,去但見以軍走過,則黑口黑面,若一有槍擊事件發生,則立即刻把最後一鐵門關上。他們全用鐵門,原因是可避槍彈。

我坐計程車去古城時,司機問我是否是記者,我說也算半個記者吧!他說若是遊客,最好不要單身闖古城,因今天巴勒斯坦人將有示烕,若我不熟古城道路的話,是非常危險的。

我的動機不單在探訪,也在探尋人生體驗,希望在神聖領域之外明白,人間仇恨衝突在甚麼地方,也想走入教堂聖域之內,體會超越界的仁愛寬恕,以及承擔和化解怨恨罪惡之道,故也不理一切,單身由錫安門走入古城。

我到處找巴勒斯坦人交談,想多了解其體驗,不料他們見我這貎似日本遊客的人,最大興趣是賺我袋中的錢,而不是吐苦水。首先是一個約七八歲的小孩,英文講得不錯,帶我進入聖殿,收我十美元導遊費,結果聖殿的回教徒把他趕走,卻歡迎我進去,另收十美元導遊費。我知小孩騙我,不過因覺得他貧窮可憐,還是給了他十元。

後來走進一間基督教書局,店主是老實和靄的巴勒斯坦基督徒,表現友善祥和,但一談起以色列,眼中就有憤怒。他說一九四八年戰火,以軍打過來,令他和父母逃難,饑渴交迫,失去家園,親人各散東西。故如今與以色列講和,必須有公義,回復巴人的尊嚴,然後又歎嘆喟人的罪孽深重,難有真和平。他的言談表達了巴人深沉的創傷感。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